首页 > 重生之天才少女的逆袭 > 第二十六章 奶爸养孩子

我的书架

第二十六章 奶爸养孩子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韩元的担心并不是多余,养个孩子,特别是他这般的大直男,绝不是什么轻易之事。

  首先,婴儿刚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因为自己什么都做不了,所有头等要紧的是就是五字诀:吃喝拉撒睡。

  吃非普通之食,喝非普通之饮,拉撒亦非自行解决,就睡时能够得了几分安宁。

  刚开始时,因为韩元那特别容易得罪人的嘴,乔如夏会故意的给他出难题,与他对着干,可谁知,这韩元是不是有受虐的倾向,这孩子越是难搞,他越是上了心。

  除了喂奶和换尿布他实在是做不了以外,其余杂事都一概包揽,甚至自学成才,靠念书来哄睡。

  乔如夏也不是个无理取闹的,渐渐也能体会到他的用心,只是,好想告诉他,不必非要念书的。

  “小野猫长大以后一定要好好读书,可不许偷懒贪玩。”韩元每次念完以后都要说这么一句。

  乔如夏对他希冀背后的原因表示理解,因为……

  他的才学……莫说才学了,恐怕识字也是不多吧,否则,每次念书时,如何会结巴咯噔,并且错误百出,牛头不对马嘴。

  乔如夏的前一世,在别人眼中,是个什么不懂的傻子,但其实她只能无法控制自己的行为以及言语,而她的思维则并无二异,甚至相较于普通人来说,她有着超强的记忆力以及过目不忘的能力,如果真是因为高烧所致,如何会仅仅是表面痴傻,她曾怀疑过,但万万没想到导致她悲惨一生的,竟然是一枚毒药丸,而这枚药丸……

  鉴于韩元怎么说也是个男子,还是个粗糙的男子,颜肃在他快要扛不住时,大发慈悲找了个嬷嬷过来。

  一开始,韩元得了帮手,乐得直蹦,把所有事情一股脑的丢给了嬷嬷,后来,也不知他哪股筋搭错,居然主动提出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照顾小野猫,为此,他还特意进了厨房,学习了米糊糊的制作方法。

  此举惊呆了不少人,这还是那个整天嚷嚷着君子远庖厨的韩元吗?

  转变如此迅速,的确激起了不少人的好奇心,可打探一番,也不得其解,只有颜肃知晓,司右大人找过他。

  韩元端来了自己搅的米糊糊,乔如夏隔老远就能闻到那半糊不糊的味,肚子一阵反酸。

  不要吧,又来!她真的是吃怕了,可看样子韩元还并未烦腻,莫非是故意整蛊自己,乔如夏欲哭无泪。

  “小九,饭来了,今日不许再剩下了,不过才一口的量,再不好好吃饭,如何长得大?”

  话是好话,这段时间以来,乔如夏也很感谢这位他的照顾,知道他虽嘴毒但心软,可若是再改善一下手艺,她就感激不尽了。

  小九貌似是他们给自己取的名字,说是名字,但也略微敷衍了些,想来是取自排…行第九之意。…

  乔如夏无奈的摸摸脑门,小九就小九吧,作为一个合格的婴儿,整天除了吃就是睡,日子也过得飞快,今日是她重生后的第五个月零九天,在这段时间里,她除了在脑海中把前世的种种过了一遍,剩下的就是了解现在所身处之地。

  不知道是何原因,她的读心术变的有些不太灵光,本想试图从“大喇叭”,哦,也就是韩元身上打探一些消息的,奈何对方犹如铜墙铁壁,半点不透风,平时嘴也特别严,除了一些家长里短,有的没的,自从她满了月后,就从不会在这屋里说什么有关天罗门的事。

  是的,天罗门,她总算还是知道了些可用的信息,只不过,天罗门是什么地方,那个把她带来的人,姓颜的总侍,又是何人。

  面对这些个未知,乔如夏简直好奇得心痒痒,直到这天.....

  偶尔会来帮忙杂扫的下人,阿水,此时正在院子里摇着蒲扇煎茶,想乔如夏的前世,最喜之事便是喝茶品茗,爹爹每年都能收到不少极为新鲜的上品白茶,别的院子都爱喝这白茶,那些个旧茶就被囤积了,变成了陈年的墨茶,墨茶黑饼大多来了她的院子,初时,她也不甚习惯那墨茶的味,但后来慢慢的也就爱上了。

  没想到,在这个地方,也有人不喝新茶,饮墨茶。

  熟悉的茶香味,勾起了乔如夏的记忆,一时间,平时不过是能发出咿呀学语她,竟然从嘴里冒出了一句:“无由持一碗,寄与爱茶人。”

  除去稚嫩的声音,每个字说的都明晰而准确,她自己也吓了一跳,左右四顾,幸好屋内没有人,否则一个五个月的孩子开口就是一句诗,也颇为吓人了些。

  乔如夏翻了翻身子,仰起头来,窗外春光明媚,而她的心情一片大好,既然能够开口说话了,那下地走路还会远吗?

  正开心着,有人进了院子,只听脚步声,乔如夏就知道是谁,出入此地的不外乎四人,首当其冲的当然是大喇叭韩元,这个称呼是她起的,因为他说话的声音实在太大,又特别毒舌,可怜又可恨的大喇叭,成了她的“奶爹”,再来就是那个黄效,他虽然平日里言辞行为恭礼有加,但她每次见到时总不能心安,然后便是两个服侍的下人,男的叫阿水,老实巴交的孩子,十多岁的年纪,可惜不能言语,女的叫阿兰,比阿水长上几岁,最多二十出头,可阿水一口一个嬷嬷的叫着,她每次都听不习惯。

  听那脚步声,还伴随着铁片敲击地面的声音,铁定是韩元无疑,若是黄效,则会听到剑鞘摩擦坠玉的声音,韩元脚上总是穿着一双又厚又重的铁靴,她总想不通是为何,要这般难为自己。

  果不其然,来人几步跨进了屋子,一进来就掀得珠帷叮当作响。

  “小九,你看我给你带什么来了?”韩元兴冲冲的把手里的东西递过去。

  乔如夏扭头看了一眼,原来是个风筝。

  “这个东西,叫风筝,风筝是会飞到天上去的,像这样,嗖的一下,就飞高了。”韩元比手画脚的,看起来心情大好。

  大喇叭如此兴致,她也不忍打击,应声附和,不好暴露自己太多,就捏着嗓子说了一个字:“飞~”

  对于她这个小不点来说,一个字就足以吸引别人的注意力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