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重生之天才少女的逆袭 > 第二十八章 右处凤凰令

我的书架

第二十八章 右处凤凰令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九,你快出来,别闹了,这里可是韩大人的书房,不许任何人踏进一步的。”说话的人叫阿木,阿水的弟弟,七八岁的年纪,自打韩小九能够下地走路以后,她就是整个院子里最闹腾的那个,阿水口不能言,阿兰嬷嬷又不经常来,所以把阿木给接了过来,为的就是看住韩小九这个淘气包。

  韩小九,也就是乔如夏,她这一两年以来最为增长的就是演技,日日琢磨,如何让自己看起来像一个正常的两岁半,可装的再好还是会露馅,总是会一个不小心就口出惊人,行为惊人,幸好,面对她的蹩脚演技,韩元根本没有多想,依旧保持着他的孩子是天才的心态,平日里除了机密要事会在书房商谈,别的都不怎样避开她,甚至还会挑一些他自认为能够为难住小孩子的问题来出考题,每当这时,就是乔如夏考验自己的时候,她既要回答的像一个不谙世事的孩子,又不能太像孩子那样一问三不知,其中度的把握真是难控制。

  今日,她借玩捉迷藏游戏之名,偷偷溜进了韩元的书房,这间书房的构局和普通书房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非要说不一样,那就是书架上的书也太新了吧,就像从未翻阅过一般,估计还真的是无人光顾,书桌上该有的都有,只是这笔架上,除了一只笔碰过水,其他几只连笔都没有开,乔如夏暗暗偷笑,这韩大喇叭,非要装自己有文化,殊不知在明眼人看来,都是表面功夫,还不如放些他喜欢的刀枪剑戟,自己开心了不说,别人也挑不出错来,何必私钥面子活受罪。

  乔如夏爬到椅子上,随手扒拉着桌面上的文房四宝,不知道碰到了什么,右手边一排的书架突然动了起来,她顿时吓住了,眼看着书架自己移开,然后露出了一面墙。

  扑腾着自己的小短腿,费力从椅子上下来,然后走近那面墙,走了几步,突然,刷的掉下来什么圆形的东西,待她看清楚了那东西是何物后,不禁觉得胃有些不舒服。

  那圆形的东西,是一颗人头,非骷髅,而是血淋淋的人头,她闭上眼睛,往后退了几步,在她脚离开那个区域之后,那圆形之物随之消失,移开的书架也缓缓合上。

  乔如夏又快速抓着把手爬上了椅子,她回忆着自己刚才碰过的东西,按照顺序重又碰了一遍,可是毫无动静,一切如常,书架没有移开,人头没有出现,仿佛她刚才看到的都是自己的想象。

  可是她自己清楚,绝对不是,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她所接触的这些人,特别是韩元,于这个人,她要重新开始审视了。

  这些时日她发现这个地方与外界隔绝,她听不到所有喧闹声以及烟火气,而且这里的人,口风都极严,纵使面对她这个牙都没长两颗的孩子,也从不透露半点不该说的,倒像是训练有素,可如黄效之流训练有素便算了,如阿木阿水这样小的年纪,也表现出了与年龄不相符的严谨与老成,更别提那她一见到就害怕的阿兰嬷嬷了。

  乔如夏不知道的是,此刻,也有一双眼睛在她不知道的地方,观察着她。

  这个院子名为听枫苑,所属并非韩元,包括这间书房,连韩元也不知晓的是,这看上去平平无奇的书房里暗藏的玄机,何止一二。

  惊吓到乔如夏的不过只是小把戏罢了,站在这间屋子之中央,抬头看向顶处,可见呈穹窿状的天花藻井,如伞如盖,其花纹图案并不寻常,她初进这屋子时,就有注意到这一点,但也不过是多看了两眼那没见过的图腾,其他并未多想,也想不到。

  实际上,这间屋子看似是塔状尖顶,但在藻井之上,还有一处隐蔽的空间,而且,这处隐蔽空间能够通过中央藻井看到下面发生的所有事情,从下往上看,什么都没有,从上看向下,一览无余。

  窥视乔如夏的那人一身玄衣,通过脚上那双净色的布鞋可以猜测身份,颜肃。

  “大人,这...”直到他开口,才知道屋里居然有另一个人的存在,那人便是司右夏弘安。

  夏弘安的隐身之术如果论第二的话,天下恐无人敢称第一,什么简单易容藏匿都不值一提,江湖中有人称他身怀变形之能,只要他想,无人能发现他的一片衣角,更别说抓住他,于江湖四海漂泊这十年,多少人想趁机取他性命,无数高手忙活了一通,结果什么都没捞到,因他踪影莫测,身份多变,无法知晓他真正的武功究竟是什么一水平,但是百花高手榜前十却总有他一席之地。

  夏弘安嘴角勾起,不明所以的笑容,竟还有一丝宠溺,颜肃都看呆了,他是看这弘安少爷长大的,还从未见过这副摸样,这个女娃究竟是什么来头,这种捉弄人的把戏倒是弘安少爷能够做出来的事,可对一个路都走不稳的孩子,正常吗?还有这女娃,从一进门,论眼神动作哪像一个不谙世事的孩子,还有,见到一颗血淋淋的人头出现,居然能够冷静面对,若说她是不知者无畏,可那眼神分明不是这样的,难道又是个像弘安少爷这般的怪胎。

  为何用又呢?因为夏弘安在这么大时,就是个该懂的懂,不该知道的也知晓的混世魔王,或许他这般看重这个孩子,就是因为在她身上看到了自己小时候的影子,可他曾说过,这个孩子事关右处未来十年的命运,难道时培养接班人?这臭小子又要想去哪里野了,颜肃皱起眉头,心里一直犯嘀咕。

  夏弘安都不用看颜肃一眼,就知道他心里想的七七八八,他懒得细说,更何况,关于这件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只听他慢慢悠悠开口:“这小丫头果真是机灵又可爱,难怪这韩元一下子性情大变,我听说他现在可是连飘雪楼都不爱去了。”

  说起这个,颜肃也乐了,要说整个右处,甚至整个天罗门上上下下的谁人不知这兼济处韩大人虽然并未成家,可得空就往飘雪楼跑,都说他的小情人在那,可自从韩小九来到听枫苑后,他去的次数可谓是屈指可数,“如此行为反常,会不会引起...怀疑?”颜肃道。

  夏弘安悠哉悠哉的晃着手中的硬骨羽扇,漫不经心道:“怀疑也是怀疑我右处是不是有什么动作,谁能想到他不去飘雪楼的真正原因。”

  “可是...”颜肃凝色,让敌人对自己产生怀疑,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不。”夏弘安笑的像只狡猾的狐狸,“这就是一件好事,产生怀疑,才会暴露在阳光下,再顺便丢两颗诱饵过去,不妨给他们尝点甜头,然后...”

  “然后就能够更顺利的完成我们的大事。”颜肃有些明白了。

  “或许吧。”夏弘安耸耸肩,“别忘了轻敌乃是大忌。”他从来不会把成功押在别人的失败上,想要取得胜利,就需要近乎完美的计划,就如同他最擅长的隐身一般,万无一失。

  在这宏大的棋盘中,谁是最后的胜利者,一切皆是未知。

  夏弘安自阴影处看向下方的小九,这丫头是这盘棋中最大的变数,至于是好是坏,尚且不得而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