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重生之天才少女的逆袭 > 第三十一章 保护的意义

我的书架

第三十一章 保护的意义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眼神扫视一圈,放着水壶的桌子旁边是用来做饭的大锅灶台,灶台烟大,靠近窗户,窗户有个木台子,与灶台连接,窗户下是镂空木雕,正好可以借力爬上窗台,再从窗台走向灶台,然后一步跨越到置物台子上,她低头看看自己的小短腿,这一步虽然尚有些勉强,可努力一下应该可以。

  当她准备爬窗台时,阿木就猜到了她要干嘛,阿兰总说小九聪明,的确比大多数孩子都要有智慧,可毕竟是太小了,没有经验,做事还不太周全。

  乔如夏这一番攀爬下来,累得气喘吁吁,终于来到了跨越的一步,这一步从下往上看时,她并没有觉得有什么大问题,可实际站到高处,问题就没有这么简单了。

  她要克服的,不仅有高,还有这一步对于她来说的...远。

  趴着探出头去看了看,不行,不能放弃,可以的,要相信自己。

  阿木津津有味的看着韩小九,等待着她摔下之时。

  “就小九这机灵劲,再大些肯定是个不省心的。”不知何时,阿兰来到了阿木的身边。

  阿木弯腰,十分恭敬的低头行礼,然后点点头,表示认可阿兰的话。

  “我之前和你说的事,考虑的如何?”阿兰道。

  阿木刚要做反应,就见阿兰一挑眉,顺着看去,竟看到韩小九在过独木桥。

  危险的事情,乔如夏是不做的,办法总比问题多,她从灶台上找来了一个用来蒸东西的木板,长度宽度都非常合适,木板横在两个台面之间,十分稳当,轻轻松松就走了过去。

  拿到水壶后,和她预想的一样,满满一壶全是热水,韩元并不是每天都会出现在听枫苑,但只要他来,差不多就是这个时辰,于是每天阿木都会在这个时间备好热水,以防不备之需。

  阿木之前觉得小九不够周全,原因就在她只考虑了如何上去拿水壶,而没有考虑如何下来,如果抱着水壶爬下来,一来于小九而言,太过艰难,二是水壶里的水估计都要给撒了出去。

  可他判断错误,乔如夏早就想到了这一点,于是在身上揣了根绳子。

  看见绳子出现,阿木也跟着挑了挑眉,乔如夏把绳子一头栓在水壶的提手上,然后抓着绳子把水壶稳稳的放在了地面上。

  她爬下来的时候,还顺手揣了几块干净的白布,以及一个小碗。

  拿好这些后,乔如夏抱着水壶就跑,在她出来之前,阿兰和阿木对视了一眼,然后藏了起来。

  乔如夏在喂阿水喝水时,发现他根本咽不下去,水顺着嘴角都流了下来,没办法只好先打湿一块布,盖在额头上降温。

  阿水的左手大臂以及小臂上满是交错的伤痕,血肉模糊,她只是轻轻碰了一下,阿水就露出十分痛苦的表情,可是想要让伤口好起来,避免化脓溃烂,就必须要让衣服布料与伤口隔开。

  可布料与血肉大部分融为一体,如果轻举妄动,势必会让阿水痛上加痛,如此,她只能再拿一块浸湿了水的白布,避开伤处擦拭着,再小心的,缓慢的分离布料与血肉。

  这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当碎布料彻底被清理完之后,乔如夏重重的呼了一口气,然后用白布条裹住伤处,整条手都是长长短短的伤,白布条不够,还用上了她随身带的手帕。

  做完这些后,她抬头,正好对上了阿水的眼睛,阿水脸色苍白,眼神迷茫,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却因为没有气力,吐字并不清楚,只听到两个字:“小九...”

  乔如夏点头道:“你是不是想喝水,给。”她抬碗过来,碗里是先前就盛好凉着的水。

  阿水的手抬不起来,她两只小手抬着碗喂到阿水的嘴边,阿水一下慌了,挣扎着想要起来,想要伸手去拿那只碗,眼神惊慌,一直在看着左右。

  “不许动!快喝。”乔如夏强硬命令道,眼神坚决。

  阿水也从未见过这样的小九,一下子愣住了,猛喝了一大口水,反倒把自己呛住,咳个不停,因为咳嗽,拉扯到伤处,又痛得龇牙咧嘴。

  这样的阿水,眼神中满是小心翼翼,痛了不敢叫,更不敢哭,一切都自己承受。

  乔如夏看着他,想到了自己,那时候,自己也差不多和他这么大,在静安府的启知院,被克扣用度已经不是什么值得说的事了,下人不尊敬背后嚼舌头,也没什么,可是就因为她痴傻她不能顺畅说话,他们把她锁在了黑屋子里,一关就是两天一夜,她被人发现的时候蜷缩在角落里,神情呆滞,没有反应,找到她的人还以为她死了,那两天一夜怎么过来的,只有她自己知道。

  乔如夏伸出手,轻轻的拍着阿水的背,仿佛她又见到了在黑屋子里无助恐惧痛苦的自己,一滴泪不受控制的从右眼眶落了下来。

  这一滴泪砸在了阿水的手背上,他惊讶抬头,连咳嗽都停止了,他不知道因为什么,只好笨拙的用没有受伤的那只手碰了碰小九的手,道:“小九,你哭了?”

  自从阿水来到这里,他从来没有见过小九哭,这么小的一个小不点,摔了磕了碰了,从来没有哭过。

  这句话拉回了乔如夏的思绪,她猛然抬头,反射性道:“我没哭。”

  “是不是害怕了?”阿水把受伤的左手藏在背后,然后扯出一个比哭还丑的笑容,“不怕,没事了。”

  乔如夏叹了口气,收回之前所有的脆弱,叉腰道:“手上有伤口不可以乱动。”

  “哦。”阿水乖乖答应,小九有时候很可爱,有时候又特别有气势,虽然不想承认,但他挺怕小九的。

  “就这样包着也不行,伤口要上药才能好。”乔如夏自言自语。

  阿水看向自己的左手,看到那块粉色的手帕,想说什么,却也没说出口。

  乔如夏想了一会,突然打了个响指,“知道了。”说完就跑了出去。

  从西院跑到北院,又从北院跑到东院,乔如夏跑的上气不接下气,还是没有见到人。

  “小九,找什么?着急忙慌的,还有没有个女孩样子,不说琴棋书画,温柔贤淑,你也不能整天上蹿下跳的每个样子。”韩元在楼上的窗户边,念叨了东奔西跑的乔如夏。

  “韩大人,您见着阿兰嬷嬷了吗?”比起义父,她比较喜欢称呼韩元为韩大人,没那么别扭。

  “你找阿兰做什么?”韩元疑惑。

  乔如夏摆摆手,含糊道:“有点事,您就别问这么清楚了。”

  韩元撇了撇嘴,道:“臭丫头,反了天了,一点规矩也没有,有时间看我不好好收拾你。”

  乔如夏闻言,吐了吐舌头,扭头就跑,这话她都听了八百遍了,也没见韩元有什么表示。

  “话还没说完,跑什么跑?”韩元从二楼飞了下来,直接抓住韩小九的后脖领子。

  又来...乔如夏翻了个白眼,这人怎么如此爱抓自己的后脖领子,也忒憋屈了。

  韩元的轻功在天罗门里是能排得上名号的,人送美称:梁上公子。咳咳,此称呼既有轻功高强之意,也有....不过自从韩小九出现,他倒是转了性子,也不做梁上君子那些个勾当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