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重生之天才少女的逆袭 > 第三十五章 下决心学武

我的书架

第三十五章 下决心学武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一天,是延和三年,五月十五日,夏日雨季。

  在雨季,夜间下雨是极为正常之事,而且还不是绵绵细雨。

  狂风说来就来,穿梭在树叶,房屋的任何一个缝隙间,发出呼啸呜咽的声音,没有多会,雨滴随之落下,越来越多,越来越密集,直至形成暴雨。

  “小九,你在干什么?快进屋躲雨!”阿水被疾风拍打窗户的声音吵醒,爬起来关窗的时候,却见到了正站在院子中央的韩小九。

  小小的身子被那猛烈的风吹的身形摇晃,就快要吹飞了去。

  乔如夏早已听不到人声,在狂风袭来之前,她已经坚持了几乎一个时辰,在这一个时辰里,初时她还能感受到手臂、肚子以及腿部的酸痛感,然后全身肌肉组织变得麻木,她其实早已无法坚持下去,身躯的痛苦和她的精神力在搏斗,她拼命咬紧嘴唇,用力捏紧手心,嘴唇被咬破流出血珠,手心被指尖戳破泛出血迹。

  这一认知,还是当雨水落在她身上,才感受到的。

  她睁开紧闭着的眼睛,抬头看向天空,雨滴落入她的眼睛里,头发里,打湿了她身体。

  一开始还只是雨珠,雨珠连成线后,划过她的脸颊,那是她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有了一些舒缓,可上天馈赠的礼物总没有那么简单,那么轻易。

  雨势渐猛,倾盆而下,带着力量击打着乔如夏的身躯,她的身躯本就已达到极限,而这场雨,则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当乔如夏感觉自己的头越来越重,重到脖子无法承受的时候,她倒了下去。

  同一时间,韩元刷的把破肠匕收回腰间,从二楼一跃而下,眨眼间就抱住了乔如夏,以免她倒在水泊当中。

  那个晚上,乔如夏又梦见前一世的自己。

  四门八出,三亭六阁九院。

  这里是静安府。

  她环顾四周,看到了自己曾经居住过的院子:启知院。

  抬腿正要走向那里,突然间,启知院往南走不过两百米距离的雁白阁冒起了黑色的浓烟。

  乔如夏一惊,走水了?

  脚边不知何时出现了装满水的水桶,她来不及思考,拎着水桶就往雁白阁跑去。

  火,火光照亮了黑夜,凶猛的火舌来势汹汹,似要一口倾吞下整个雁白阁,乔如夏急得满头是汗,她拼命的呼喊着:走水了!快救火!

  可无论她怎么努力,周围还是一片寂静,仿佛深山,又好似无人岛,没有半点人的踪影。

  仅凭她一人之力想要扑灭如此猛烈的火势,好比蜉蝣撼大树。

  她无力的跌坐在地上,眼睁睁的看着雁白阁被大火吞没,化为灰烬。

  一切有无来去,不过皆是虚空。

  叹了口气,想要从地上爬起来,突然,她的手碰到了什么东西。

  凑近一看,“啊!”乔如夏猛地后仰,可身后也有,她慌乱的起身,放眼望去,地上横七竖八的都是尸体,她看了一眼手心,上面红色的东西...

  竟然是血!

  她强忍着恶心,辨认着那些尸体,然后便是胃中无法抑制的翻滚。

  这些人,都是静安府的人。

  不少人穿着的是静安府下人的服饰,还有一些...是靳卫。

  乔如夏呼吸急促,她掐着自己的手心,逼迫自己保持清醒,不要晕过去,强忍着不适,她在死人堆中不停的寻找着。

  她在找...她的亲人。

  虽然乔家从未善待过她,但她身上流的是乔家的血液,乔家的人都是她的亲人。

  都说越缺少什么越渴望什么,在乔如夏的心里,她对亲人朋友已经正常人生的渴望,已经达到了非常强烈的程度。

  还好...没有。

  乔如夏放下心来,这时,她听到有人在喊她。

  “乔如夏。”

  她应声回头,男子骑在一匹高头骏马之上,看不清面容,只见他伸手道:“过来。”

  这个声音乔如夏很熟悉,她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像被蛊惑了一般,她朝着那人走去,突然火光四起,数不清的火把照亮了四周。

  还是看不清楚那个人的脸,可她看到了围得里三层外三层的士兵,还有...

  被刀架在脖子上的,她的爹爹,乔景山,她的娘亲,何念芙,她的三姐,乔如曼,她的弟弟,乔星辰。

  乔如夏瞪大了眼睛,手里不知何时多了一把剑,毫不犹豫的拔出剑,指向马背上的那个男子,喊道:“放了他们!”

  还是看不清那人的脸,可她却感觉到那人在笑。

  乔如夏举着剑,刺向那个男子,可是却刺了一个空。

  手中的剑凭空消失,之前看到的所有景象都随之不见,眼前一片赤目的红色,就好像雁白阁的大火和那手上沾染的血迹。

  她伸手一抓,好像抓到了什么,扯下一看。

  原来这满目的红色是一块红布而已,她舒了口气,等一下...

  红布,盖在头上?莫不是成婚?

  她低头看自己身上的衣服,再跑到镜子面前,凤冠霞帔,是成婚没错了。

  可是...和谁?

  不出片刻,她就有了答案,有人推门走了进来,身上穿着的是和自己成套配对的礼服,而这个人,同刚才在马背上的人有着一样的身形,那双手还有给她的感觉,竟是同一人。

  那人朝着乔如夏步步逼近,她惊慌失措,把手边能触碰之物皆砸了过去,拼命呼救,可都是徒劳。

  “别过来!别过来!别!过!来!”

  “小九,小九!”韩元用力推着乔如夏的肩膀,想要唤醒她。

  “啊——”乔如夏尖叫着醒了过来,伸手碰了碰额头,都是汗,连头发都湿了。

  韩元轻轻的拍着乔如夏的后背,用他自认为最温和的语调道:“没事了,没事了小九,你只是做了个噩梦。”

  乔如夏抬眼看向韩元,许久都没调整好急促的呼吸。

  韩元很有耐心的陪着,见她好了一些,道:“梦到了什么,怎么把自己吓成这样?”

  乔如夏就那样静静的看着韩元,此时在她的身上,半点找不到平日里爱笑爱撒娇的那个小九,缓缓开口道:“狼。”

  “原来是梦到狼了,早知道就不给你看《江湖奇闻轶事》了,免得你代入到情境里做噩梦。”韩元用轻松的语气道,“你现在还小,再等你大些,你就会知道,最恐怖的东西不是狼。”

  “那是什么?”

  “是人。”

  乔如夏眼睛都不眨的看着韩元,问道:“为什么是人?”

  韩元眼角上挑,回道:“因为人可以战胜狼,如何,扎了一晚上的马步,现在还想继续学武功吗?”

  “想。”毫不犹豫的点头。

  “你可要知道,如果走上这条路,今后要承受的痛苦无法想象,昨晚那一点皮肉之痛根本无法相提并论。”韩元正色道,“这条路上有血腥,有暴力,有残杀,有背叛,有所有你想得到的和想不到的困难,回答我!还继续吗?”

  “......继续。”眼神坚决。

  韩元盯着乔如夏的眼睛许久,道:“好,那就继续,不过仅凭你的一句话,并不能证明你准备好了,小九,接下来我会给你三个考验,等你通过了,我便真的教你武功,在此之前,你完全可以反悔作罢,可听明白了?”

  “明白。”

  “走了,一会药来了乖乖喝药。”话音刚落,韩元就从窗户飞了出去,乔如夏不知道的是,韩元在这里照顾了她一夜,还用上了最好的药,所以高烧才退得如此之快,连右脸的血瘀肿胀都消了下去。

  韩元走后,乔如夏剧烈的咳嗽起来,她的脑海中一直浮现那个梦里的情景。

  雁白阁起火,这么多人被杀,她的亲人被抓...

  那个男子,大婚....

  难道只是梦吗?真的只是梦?

  她前一世是成过婚的,那个人,有可能是他吗?

  乔如夏闭上眼睛,比狼更可怕的是人,最可怕的,是人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