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重生之天才少女的逆袭 > 第三十九章 自私或骄纵

我的书架

第三十九章 自私或骄纵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乔如夏鼓捣了一个月,也没有把九连环给成功解开,更别提十四连环了,她之前耍过一次小聪明,从阿木那搞了把剑,直接把九连环劈成两半,想着这就算解开了吧,结果隔日,韩元又叫阿木给她拿来了一个全新的。

  真是够绝的。

  乔如夏把手里的九连环朝地上一扔,还是只能解开四扣,这样下去什么时候是个头。

  抬头看看周围,阿水不知上哪去了,阿木正在不远处擦拭着一把已经足够锃亮的剑,乔如夏实在不想再碰九连环,就算是短暂的逃离也好,于是她一蹦一跳的跑到阿木身边。

  “阿木哥哥,你在干嘛呢?”她问。

  阿木指了指手里的剑。

  “这把剑重不重啊?”好奇心突然泛滥。

  阿木把剑递给她,她才接过,就差点被剑给压倒,阿木一下抓起剑,然后把她扶起来。

  乔如夏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额头的刘海,悻悻道:“是挺重的。”顿了顿又问:“那这把剑有没有名字?”说完,她从地上拣了个小木棍递给阿木,示意他在地上写下来。

  可是阿木接过小木棍后愣在原地,然后摆摆手。

  乔如夏歪头想了一会,猜测到他是不是不会写字。

  “这下该怎么办呢?阿木哥哥,你和别人交流应该会有不便之处吧。”

  阿木摇摇头,表示他并没有什么需要特别交流的人,身边不过几人而已,都已经习惯。

  乔如夏看着阿木的样子,突然想到了燕元庆,前世她唯一的朋友,在那段最黑暗,最痛苦的时日中,只有他来找过自己,还为了要与她对话,请来了一位能够用手说话的先生,可惜她当时是痴傻而不是聋哑,并没有什么用。

  “阿木哥哥,你知道有人能够用手说话吗?”乔如夏天真的问道。

  阿木左右缓缓摇头,用手说话,闻所未闻。

  “就这样...”乔如夏把左手和右手都伸到他面前,学着记忆中那位先生的样子比划着,“这样子代表你,那样子代表我,这样是伤心,那样是高兴.....”

  ......

  就这样,乔如夏兴致勃勃的教了阿木好长一段时间的手语。

  “这是又在弄什么花样?”韩元从阁楼上往下看了好一会,后来实在坐不住了,手指扣住,用内力弹向树叶,树叶簌簌晃动,阿木惊觉,抬头看向韩元所在之处,当即就要走。

  乔如夏赶忙叫住他,然后双手慢慢比划,直到阿木看懂了她的意思,回了一个简单的手势。

  “太棒了,阿木哥哥你会用手说话了。”

  这时候,听到韩元咳嗽了两声,似带有不满,阿木用最快的速度赶到他跟前,单膝跪地,低垂着头,任凭责罚。

  韩元一开始没说什么,后来实在忍不住了,问道:“你和小九一直在那比划什么?”笑得这么开心。

  阿木用手比划了几下,韩元摆摆手道:“看不懂。”

  他放下了手,安静的跪着。

  “没用的东西,算了,我自己问她。”说完扭头就走,十分不耐烦的样子。

  要说阿木也是倒霉,韩元正憋着一肚子的火没处撒,接着他就撞上来了,准确的说,还是韩元找事,但他有时就是那样的臭脾气。

  阿木叹了口气,然后看着自己的手,回忆着之前小九教过他的手势,用手说话吗?

  韩元的怒火不止发在了阿木的头上,还波及了乔如夏,准确的来说,首先遭殃的是阿水。

  阿水像往常一样去冰火阁送饭,不知道哪里做错了事,或惹到了韩元,直接被韩元踹了一脚,那一脚对韩元来说,或许还没用什么力气,但于阿水来讲,却是极重的伤害。

  之前阿兰嬷嬷提醒过乔如夏,不要去引火烧身,她自是知道老虎生气的时候要躲远些,所以一直藏在自己的易居,想着绝不露面,可是,当她知晓韩元一脚把阿水踢成重伤,她怎么还坐的住。

  “不再考虑考虑?”阿兰在她身后道。

  乔如夏回头望了她一眼,道:“我答应过阿水,会保护他。”

  阿兰嗤笑一声:“真是天真。”

  来到冰火阁,乔如夏手中端着一盘从自己房里拿来的点心,做了三次深呼吸后,敲了敲门,谄媚道:“韩大人,英明神武,飞檐走壁,轻功天下第一的韩大人在不在?”

  “不在。”语气并不是那么好,却也缓和了许多。

  “分明就在,还说不在。”

  乔如夏抱住点心盘,艰难的用小短腿跨过门槛,然后蹬蹬蹬蹬跑过去,像献宝一样把点心递了过去,粲然一笑道:“韩大人,饿了吧,小九给您送点心来了,吃一块?”

  韩元脸上还是写满了怒气,看到那么一小只的韩小九手里费力抱着个盘子,冲着他笑,心情倒是好了不少,拿起一块糕咬了口,然后皱眉,这么甜的东西只有这丫头自己爱吃。

  放下桂花糕,道:“什么事?”

  乔如夏用余光看见了角落里跪着的阿水,被踢成那个样子了还要罚跪,真的是太惨了。

  “韩大人...”乔如夏撒娇道。

  “好好说话。”韩元扯过自己的衣角。

  “我...小九还没吃东西,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了,要不...让阿水...”乔如夏知道韩元的臭脾气,小心翼翼道。

  她这边想着把阿水弄走,那边阿水简直蠢的她想怒吼。

  “小九,餐盒我已经放在易居的桌子上了。”阿水捂着腹部,艰难道。

  乔如夏翻了个白眼,道:“我谢谢你,阿水。”谢谢你让我无话可说。

  韩元自然知道她心里那点小九九,可突然不知道有哪根筋不对了,脾气说上来就上来。

  “韩小九,你给我认清楚自己的身份,不要整天和下人混在一起,张口闭口就是保护,就是谢谢,这些是他们该做的,不是你!”韩元虽没有对乔如夏动手,可态度绝对不友好。

  乔如夏有些委屈,道:“为什么不能说谢谢,我就是想保护他,韩大人,你告诉小九,我是什么身份,我和他们有什么分别,在这里不是一样无父无母...”

  “啪。”

  世界都安静了,连风声也停止了。

  韩元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的手,动了动嘴唇,还是什么也没有说出口。

  乔如夏简直是拉满了委屈值,眼泪在眼眶中打转,却一直没有落下,这一段时间,韩元对她太好了,给了她从未体会过的关爱和温暖,以至于她忘了自己...

  眼泪还是没有落下来,她轻声道:“是小九错了。”

  韩元想说什么,还是没有说出口,只道:“回去吧。”

  乔如夏点点头,走出了冰火阁。

  在她心里,是真的把韩元当成了自己的亲人,她享受着从未拥有过的,长辈对待子女的那种亲情,自私的想占为己有,但她应该清醒一点的,她不是韩小九,或者说,不仅仅是韩小九,她还是乔如夏,她不能够把所有对她的好当作理所当然,当作骄纵的资本。

  乔如夏回去后,韩元闭眼又睁开,然后对趴在地上的阿水道:“你也走吧。”

  阿水磕头谢恩,并没有回西院住处,而是去了易居的方向,但是却远远的站着,不敢靠近,阿木走过来,往他手心里放了能够活血化瘀的药,然后摸了摸他的头顶,阿水很意外,在他的记忆里,哥从未对他做过如此亲昵的动作。

  阿木静静的站在他身边,一同看向易居的方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