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重生之天才少女的逆袭 > 第六十章一报还一报

我的书架

第六十章一报还一报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牧山野顶着这张脸,却一口一个老夫,乔如夏觉得十分别扭。

  “牧先生,明人不说暗话,小九就不绕弯子了,我并不十分清楚自己为何会来到这里,但是万事皆有其因,而且我坚信,牧先生绝非一般人,今日小九可以不要回匕首,但有一请求,希望牧先生成全。”乔如夏诚恳道。

  “请求?”牧山野道,“说来听听。”

  “小九想跟着牧先生修习武功。”乔如夏道。

  “你想当老夫的徒弟?”

  “徒...”乔如夏愣了一愣,徒弟吗?也不是不可以,道:“对,徒弟。”

  “如此勉强?”牧山野扬头道。

  “不,小九愿意成为牧先生的弟子。”乔如夏赶忙找补。

  牧山野轻笑:“倒也不是不可以,只是...当老夫的徒弟很辛苦的,小九姑娘如此细皮嫩肉的,恐怕吃不了那个苦。”

  “不妨试试?”乔如夏道。

  好一会,牧山野道:“既如此,那老夫便收你为徒。”嘴角的笑意十分明显。

  “多谢牧先生,哦,师父。”乔如夏作揖答谢。

  “同宫柏一样,唤我先生就好。”牧山野笑得意味深长。

  牧山野踢了一脚被打晕的野人,用短刃把捆着野人的绳子割开,然后把短刃丢给了乔如夏。

  乔如夏接过。

  “这是老夫教你的第一课。”牧山野淡淡道,“杀了他。”

  乔如夏手里握着短刃,此刻牧山野的脸在她眼中与记忆中的韩元进行重叠,曾经,韩元也对她说过同样的话。

  今日的乔如夏与那年的乔如夏已经今非昔比,可是,仍旧无法认同他们这种通过虐杀来进行考验是否足够狠,足够坚定的方式,更何况,这个野人,一度救了她的性命。

  难道在他们的眼中,想要变成一个强大的人,就必须心狠决绝,冷酷无情吗?

  乔如夏走近野人,一步一步,直到能够抬手就能触碰到的距离。

  “野人随时会醒来,奉劝你一句,不要靠这么近。”牧山野抱着手,靠在一棵树上道。

  乔如夏不听劝告,把短刃插回腰间,再拿出手帕以及药瓶,完成她之前就要做的事。

  当金创药洒在野人腿上伤口处的时候,因为疼痛,他喊叫着醒来,乔如夏与庞大的野人相比,显得十分弱小,仿佛野人轻轻松松就能把她打晕过去,甚至更为严重,可是面对力量如此悬殊的野人,乔如夏不见惧怕,也不躲避。

  牧山野没想到她胆子如此大,直起了身子,紧密注视着野人的一举一动,韩小九在他这里,很多事他可以随自己意来,唯独一点,绝对不可有生命危险,否则,他无法交待。

  因为疼痛,野人有些无法控制住发狂,当拳头挥向乔如夏时,乔如夏快速闪避,可因为离得太近了,还是被击中了左手臂,她闭了闭眼,心道:惨了,骨头定是断了。

  乔如夏强忍住疼痛,看向野人,四目相对,她用没有受伤的那只手,再次做出安抚的动作,轻声道:“我在给你腿上的伤口上药,不要紧张,很快就好了。”

  神奇的是,野人看到乔如夏的手势后,不再发狂般的挣扎,渐渐的安静了下来。

  牧山野盯着乔如夏,把一切都看在眼里。

  乔如夏见野人安静了下来,伸过手去,轻轻的拍了拍他,野人猛的抬头,看到触碰他的人是乔如夏后,又把头低了下去。

  很快,乔如夏包扎好了野人腿上的伤口。

  她起身,看向牧山野。

  “老夫是让你杀了他,并未让你把宝贵的金创药浪费在一个野人身上。”牧山野促狭道。

  乔如夏回道:“牧先生,我可以理解你想要杀他的原因,因为他带走了你的女儿,或者是他有可能会伤害到其他人。”

  牧山野不置可否。

  乔如夏继续道:“可是,你的女儿在被这个野人带走近三个时辰,却是毫发无伤,而且精神状态也并无异常,可见野人并没有伤害她,至于他刚才的发狂,那应该是在与野狼搏斗后造成的。”

  “所以?”牧山野反问。

  “这个野人能够听得懂我们说的话,他并没有被完全野兽化,所以,我们不能就这样杀死他。”乔如夏眼神坚定。

  “不是我们,是你。”牧山野指了指乔如夏,“是要你杀死他。”

  乔如夏皱了皱眉头,道:“我不会杀他,姑且不说他曾救了我,尽管他生存于野外,远离世界,语言功能退化,但他始终是一个人,一个...无辜的人。”

  “无辜...”听到这个词,牧山野笑了,笑得欢快,他越来越觉得这个韩小九十分有意思。

  乔如夏不知道他在笑什么。

  牧山野笑够了后,道:“既然你坚持,我也不逼你,不杀便不杀罢。”

  说完,牧山野转身离开,瞬间就见不到人影。

  乔如夏看着他离开的方向嘟囔道:“奇奇怪怪的。”

  感觉有什么在扒拉她的衣袖,回头一看,是野人。

  她耐心道:“过一段时间,你的伤就会恢复了,我要...回去了,你自己多多保重。”

  野人紧紧抓住她的袖子不肯放,而且还是断了骨头的左手,乔如夏很难使上力。

  “把我的袖子放开好吗?我的左手好痛。”乔如夏嘟起嘴,委屈道。

  听到这句话,野人刷的放开手,乔如夏的左手臂快速落下,痛的她呲牙咧嘴。

  野人见她捂着手臂,笨拙的,用他自认为轻轻的力度,拍了拍乔如夏。

  乔如夏知道他不是有意的,也看出来他的示好,冲他笑了一下,道:“不怪你,是我自己不小心。”

  “我真的该回去了。”过了一会,她道。

  回去的路乔如夏是清楚的,她对道路空间的记忆,就像她对文字图像的记忆那样,过目不忘。

  月光清冷,举着火把照亮脚下的路。

  乔如夏走了一段距离后,猛的回头。

  见她停了下来,一直在身后跟着的野人,也停了下来。

  当她继续往前走,野人也继续往前走。

  乔如夏说了无数遍:不要跟来,回去吧。

  可是没有作用,野人一直跟着她,兴许...是想要保护她吧。

  在快要进入森林迷宫的道路时,乔如夏再次回身,对着野人招招手,一旦走进森林迷宫,野人便不可能找到正确的路跟着她,这个迷宫的主人,也不会允许外人进入。

  “再见了,谢谢你之前的陪伴还有舍命相救。”乔如夏告别后,踏进森林迷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