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重生之天才少女的逆袭 > 第六十一章 风水轮流转

我的书架

第六十一章 风水轮流转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始终隐身在暗处的牧山野津津有味的看着这一切。

  “韩...小...九...”他轻声念道,当他知晓这个女孩姓韩,又看到那把匕首后,他都知晓了。

  破肠匕,韩元的东西。

  而韩元,他一向看不上此人,所以开始只打算给韩小九提供一个避身之所。

  如今,他有点改变看法了,这个韩小九无论行事作风,都不像那个脾气暴躁,心狠手辣的韩元,再者,他若真的收韩小九为徒弟...

  他已经有点迫不及待想看韩元知晓此事后,脸上的表情会有多精彩。

  十分有趣......

  自从乔如夏回来,宫柏就一直十分紧张的跟着他,所谓风水轮流转,这回,轮到他当一次跟屁虫。

  “我来!”宫柏忙不迭上前,抢过乔如夏拿在手里的茶杯。

  “宫柏师兄,我是伤到左手,但右手一点事没有。”乔如夏对宫柏突如其来的热情十分不适应。

  宫柏往杯子里倒满水后,递到乔如夏的手里,道:“先生吩咐过,看顾好你,但却害你伤了手,都是我这个做师兄的错。”

  这人何时变得如此殷勤,还要从他得知先生已经正式收乔如夏为弟子,成为了他的小师妹开始说起。

  乔如夏看着这样的宫柏,轻轻摇了摇头。

  宫柏立刻拿过茶杯道:“怎么了,是水太烫了吗?”

  “不是水的问题,是我的问题。”乔如夏道。

  “你的问题?”宫柏疑惑,“是手臂的伤痛又发作了吗?”

  “不是手,是眼睛。”乔如夏缓缓道。

  “眼睛...怎么了吗?疼痛还是模糊不能视物。”宫柏猜测道。

  “都不是,我突然意识到自己对于人的认识还是太简单了。”乔如夏如此道。

  宫柏不明所以:“认识?小师妹想要知晓何人何事?”

  乔如夏用下巴点了点宫柏,她原以为宫柏是一个冷面人,至少脸上很少会表现出喜怒哀乐,从未想过他会有如此殷勤的围着她转的一天,简直是不可思议。

  “我?”宫柏指着自己,想了一会道:“小师妹想知晓什么,师兄一定知无不言。”

  乔如夏听到这话,来了兴致:“真的吗?”

  “自然是真话。”

  “那...你与那牧紫嫣是什么关系。”某人的八卦之魂又开始燃烧了。

  宫柏没有想到她竟会提及牧紫嫣,咯噔道:“紫...紫嫣?我自从记事开始,就跟在先生身边,那会就与紫嫣认识。”

  “传说中的青梅竹马?”乔如夏的眼睛在发光。

  宫柏愣了一下,道:“算...是吧。”

  “是就是,不是就不是,什么叫算是。”乔如夏对这个答案不满意。

  “我与她一起长大,就这个方面来说,是青梅竹马。”宫柏思忱过后,得出了答案。

  “只是一起长大这么简单?”显然乔如夏并没有这么轻易就放过他。

  宫柏颌首,道:“就这么简单。”

  乔如夏伸出手指左右晃了晃:“不不不,绝不止认识和长大这么简单。”牧紫嫣对待他态度亲昵,看他的眼神也不一般。“她...好像喜欢你。”

  此言一出,宫柏瞪大眼睛道:“没有,你想太多了。”然后转移话题,“小师妹,昨日先生让我抽查你对药经学习掌握的如何,你准备一下我们就开始了。”

  药经?她看一遍就够了。乔如夏漫不经心道:“来吧。”

  宫柏道:“现在开始?”

  她耸耸肩,表示:那不然呢?

  “那就先考你对药材的认识,分别找出亮银星、月石坠,通天眼.......一共十三种药材。”顿了顿,宫柏又补充道:“小师妹说所在位置,我来拿。”

  乔如夏无法忍受宫柏把自己当作易碎的娃娃看待,她右手完好无碍,自己拿就是,刷刷刷,三下五除二,都不用花时间思考,就把十三种药材一一拿了出来。

  宫柏一个个检查看过,无一错误。

  “接下来便是药方,我说病症,师妹回答药方即可。”宫柏连续说了五个常见病症,五个疑难病症,每个病症包含多个方子,他提升了难度,这对于一个才学药经不久的人来说,不会简单。

  可偏偏乔如夏回答的行云流水,丝毫不差。

  宫柏觉得不可思议,又问了有关阴阳五行,藏象论心,五脏六腑和奇恒之腑等比较晦涩难懂的知识,乔如夏还是没有一丝犹豫,侃侃而谈。

  最后,在宫柏震惊的延伸至,乔如夏道:“其实比起药经,我对制毒解毒更感兴趣。”

  宫柏收回张大的嘴巴,道:“先生是用毒的高手,不过我也只学习到些皮毛而已。”

  “皮毛也是毛,左右现在无事,先生也不在,要不,师兄你先教小九两招?”乔如夏嘴甜道。

  宫柏想了一会,道:“想学什么,迷魂香?”

  乔如夏摇头,太简单这个她会。

  “一草断肠?”

  “是断肠草吗?吃下去人会因腹痛而死的那种?”乔如夏问道。

  宫柏点点头,道:“没错,一草断肠的确是用断肠草制成的,我可以教你制作的方法。”

  乔如夏来了兴趣,拼命点头,道:“好呀好呀,不单单是制成的方法,就连解毒的法子,我也想要知道。”

  宫柏带乔如夏进到了她从未去过的房间,在进去之前,他就千叮咛万嘱咐,绝对不能乱摸乱碰,眼睛所及以及不可见之物都可能有毒,而且大部分含有剧毒。

  “这就是断肠草。”宫柏小心翼翼的拿起一根藤蔓。

  乔如夏凑过去看,道:“断肠草不是草,是藤蔓?”

  宫柏点头道:“没错,要制成一草断肠,除了断肠草,还需要别的东西。”

  说完,宫柏就原模原样的给乔如夏演示了一遍。

  不出三个时辰,就炼出了一小瓶,液体状的“一草断肠”毒药。

  乔如夏像看到什么新奇的宝贝一般捧在手里:“原来这就是一草断肠。”

  就在这时,宫柏一把从她手里拿过,不由分说的便打开盖子,接着把瓶子里的液体倒进嘴里,一口喝下。

  乔如夏整个人都看待了,冲击道:“你...你...你!”

  宫柏把瓶子放回桌面,十分淡定道:“这剂量的一草断肠距离毒发是半个时辰,距离腹痛身亡不超过两个时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