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重生之天才少女的逆袭 > 第六十二章一草即断肠

我的书架

第六十二章一草即断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乔如夏脸上写着:真是个狠人。

  “所以,师妹你必须在这个时间内找到解一草断肠的法子,并且让我服下,否则....”宫柏异常冷静,仿佛喝了毒药的人并不是他。

  乔如夏吞了吞口水,喃喃道:“解药...解药。”

  宫柏嘴角轻轻上扬,他知道小师妹很聪明,能够过目不忘,但很多东西想要真正会,还需领悟才行。

  以身试毒这一招就是先生教他的,只不过本该让小师妹自己服下毒药,换成了由他来,毕竟...他有些不忍心。

  一草断肠虽说是半个时辰才会毒发,可乔如夏发现不过一盏茶的时间,宫柏的脸色就从原先正常的肤色,变得有些发青,再过一盏茶得时间,青色转铁色,尽管在这方面她是个尚在敲门阶段,还是能够看出不对劲。

  她在书上看到过,断肠草有极强的毒性,如果制成毒药,中毒者会感觉腹部绞痛,最后肠子破裂而亡,所以名曰:断肠。

  今日通过宫柏的演示,她知晓了断肠草虽然叫做草,但其实是藤蔓状的模样,而且还教会了她利用断肠草制成的独家毒药,一草断肠。

  可是...

  让她自己来想解毒的方法,这未免有些.....强人所难。

  要命的是,宫柏从始至终一脸信任的看着她,丝毫不担心自己毒发。

  这种莫名的相信给乔如夏的压力更大了。

  她手忙脚乱的翻着各种高深晦涩的医书以及目光所到之处,各式各样的奇珍异草,瓶瓶罐罐。

  宫柏紧张的跟住她,生怕她解药没有研究出来,反倒把自己给毒趴下。

  乔如夏视而不见,随他跟着,一门心思投入到解药的制作。

  她刷刷刷的翻阅着书籍,查看其他解药的制作方式,粗浅的得出了两个结论,大多数常见的解药,都是利用与毒药相克的对应药物进行解毒,但这种方法比较适合解单一且有相克药物的毒药,为了增加难度,或者说让毒药更具有致命性,更难解除,一些厉害的毒药会用多种毒物混合制成,比如说一草断肠,对比普通的断肠草毒药,一草断肠的药性更强,更致命,而且更难解。

  乔如夏好不容易找到了与断肠草相克的一味草药,她拿在手里向宫柏求证:“是这个吗?”

  宫柏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只道:“由你决定。”

  乔如夏揪着自己的头发,苦恼道:“这可是人命关天。”

  宫柏不以为然,道:“做你觉得正确的事。”

  乔如夏吞了吞口水,现在距离宫柏服下一草断肠已经过去了半个时辰,毒性开始发作,宫柏不止脸色不对劲,明显能够看出来他在强忍着疼痛。

  快速把那个看起来像满天星却又不是满天星的草药捣碎成汁,然后放进瓶子里,递给宫柏。

  递过去的手不受控制的抖了抖。

  宫柏毫不犹豫的拿过,仰头喝个干净,就像他之前喝下一草断肠那样爽快。

  乔如夏看他喝下去,然后满脸求知欲的东看西瞧道:“怎么样,怎么样,能解一草断肠吗?有用吗?有用吗?”

  宫柏不答她的话,嘴角动了一动。

  乔如夏围着他转了一圈,道:“脸色看起来较之前有所改善,如果腹部不再疼痛...”

  她话还没说完,宫柏就一口血喷了出来。

  鲜红的血迹,尽数喷在了乔如夏的白衣上,那红色十分刺眼。

  乔如夏不想承认,但她必须承认,此刻,她慌了。

  “师...师兄,你...你没事吧。”此话颇有些明知故问,宫柏此刻的样子就不想没事的。

  她按照之前牧先生教过的把脉诊断之法,抓起宫柏的手,两指放于他的手腕处,把起了脉。

  脉象呈现鼓点状,十分急速,犹如沙场上的战鼓,脉细太过强劲,又过于快速了,这绝非是什么好事,说明宫柏体内脏腑受了重伤。

  宫柏的脸色又变作之前那般铁青,他试图控制着自己,可身体却在剧烈的疼痛下,顺着墙,滑落在地。

  “师兄,正确的解毒方法是什么!”乔如夏着急道。

  宫柏嘴唇干裂,满头大汗,下巴处尚有吐血后残留的血迹,他缓缓的摇了摇头。

  乔如夏无奈道:“快说啊,难道你想自己被毒死吗?”

  宫柏还是摇头。

  乔如夏见他太过固执,实在没办法,只能去找牧山野。

  自从牧山野收她为徒后,乔如夏想找到他便不再是什么难事。

  原来,牧山野除了是用药用毒的高手外,对于阵法机关术的造诣也十分高明,此地的森林迷宫就是他的手法,除此之外,他之前也是通过阵法障眼法,把自己所居之所给藏了起来。

  当乔如夏知晓了其中奥秘之后,连连感叹,满心福气,想要跟着牧山野学习阵法机关,可是被他拒绝了,说是还不到时候。

  “先生!先生!”乔如夏按照自己的记忆,找到了牧山野的居所,她刚一踏进院子,就大声呼喊道。

  牧山野此刻正在打坐调息,突然被惊扰,有那么一瞬间,特别想一脚把他这个小徒弟踢出去。

  “先生,先生。”乔如夏找到了牧山野,忙道:“先生,大事不好了。”

  “天塌下来了吗?若不是,你可以走了。”牧山野黑着脸,不高兴道。

  “天没塌,可是你的徒弟要没命了!”乔如夏才不管他什么黑脸红脸,反正救人要紧。

  “你快没命了?那老夫可要去烧一柱香才是。”牧山野十分欠揍道。

  乔如夏心中默念:我忍,我忍。

  “不是我,是宫柏。”她道。

  听到是宫柏,牧山野也没什么反应,“哦”了一声,不急不慌道:“他怎么了?”

  “宫柏...师兄中了一草断肠之毒,已经毒发好久了,再不救他的话,他真的要被毒死了!”

  牧山野听到一草断肠后,又坐了回去,悠哉悠哉的打坐,道:“一草断肠这种简单的毒药,你宫柏师兄闭着眼睛都能解了,老夫有些困倦,要休息。”

  乔如夏合掌成拳,一拳打在桌子上,发出了好大的动静,她软硬兼施道:“先生,还烦请您移移尊驾,帮小九这个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