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重生之天才少女的逆袭 > 第六十三章 真正的毒药

我的书架

第六十三章 真正的毒药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牧山野睁开一只眼看她,道:“若是老夫帮了你这个忙,你该如何谢老夫。”他并不会因为乔如夏的无礼而生气,反而觉得这小丫头十分有意思。

  乔如夏眯了眯眼,心道:原来在这等着我呢,真是老奸巨猾。

  “先生想要什么谢礼,先说与小九听听,小九才好准备。”乔如夏十分狗腿的上前,用小拳头给牧山野捶背。

  她是不会什么都允诺的,不说清楚肯定要被这为老不尊的坑到骨头都不剩。

  牧山野虽然看起来年轻,但其实已过五十,乔如夏每次见到他,都要感叹一番他的御颜之术。

  “老夫若开口要什么名贵之物,想来你这丫头也拿不出来,既然没有钱,那就出力吧。”牧山野轻描淡写道。

  乔如夏闻到了一丝不祥的味道,不会是故意在这里等着要坑我吧。

  “先生请说。”

  “西边有处地方缺人手,你去搭把手吗,让那些人不要三天两头的来烦老夫,就算你的谢礼了。”

  听到这话,乔如夏眼睛亮了一亮,可以接触陌生人吗?她哪还顾得上什么阴谋的味道,果断的一口应下。

  “先生,我答应你,走吧走吧。”

  牧山野一脸不耐烦,勉为其难的跟乔如夏来到了制毒室。

  乔如夏看到宫柏时,叹道:“果然。”

  宫柏缩在角落,手一直放在腹部的位置,迟迟不为自己解毒。

  牧山野轻轻的摇了摇头,三下五除二,快速的配制出了一草断肠的解药,递给乔如夏,然后伸了伸懒腰...走了。

  期间不足一盏茶时间,更没有说了一个字。

  乔如夏把解药喂宫柏服下,在解药发挥作用的这段时间,她反复回忆着刚才牧山野的动作,根据记忆,又重新调制了一遍解药。

  这下,在她手心里的有两个瓶子,一个红色的是解药,一个黑色的是毒药。

  宫柏的脸色渐渐红润,他知道小师妹去找先生了,他迟迟不自己调配解药的原因,就是想让先生亲自动手来教她,并且也让先生知晓,小师妹想要学习用毒之道。

  乔如夏蹲在宫柏跟前,不断打量。

  宫柏扯出一个很丑的笑容,道:“师妹别担心,师兄的毒已经解了。”接下来用内力调息就可恢复。

  乔如夏点点头,然后神神秘秘的从袖子里拿出那个黑色的瓶子,左右看了看,又打开瓶子闻了闻。

  宫柏不明所以的看着她。

  “好喝吗?”乔如夏没头没脑的问出这样一句。

  “什么?”宫柏没明白,看到乔如夏的动作后,惊呼:“不可!”

  但是晚了,宫柏把瓶子从乔如夏手里抢过来时,瓶子里的液体已经被她一口喝下。

  乔如夏嘴角上扬,摇头微笑道:“一点也不好喝。”

  宫柏看乔如夏的眼神里,震惊且不可置信:“小师妹,你...你如何能...这可是毒药!”

  乔如夏两手一摊,不以为然道:“既然师兄你都可以把一草断肠喝下去,小九为何不可。”

  “你...”宫柏一时语噎,“反正...反正就是不可以。”

  “师兄是看不起小九?”乔如夏道。

  “我没...我...”宫柏有些语无伦次。

  乔如夏不再和他争论,她又拿出那个红瓶子,像宝贝一样在宫柏眼前晃了一圈:“噔噔噔,这个瓶子里装着的,是我刚才自己调制的解药,下面,就是见证奇迹的时刻。”她从不会和自己过不去,喝一草断肠,一的确是好奇,想试一下,二也是检验自己调制的解药,看看是否有效。

  宫柏之前告诉过她,一草断肠毒性发作的时间的半个时辰,所以她才这样不慌不忙,可是...

  人生处处有惊喜。

  尚未等她服下解药,就感觉到腹部传来剧烈的疼痛,嘴里有着强烈的血腥味,她赶紧打开红瓶子,把解药吃了下去。

  原想着没事了,不知是解药弄错了还是什么原因,她的症状并未减轻,甚至吐出一大口血来。

  “小师妹,你这瓶一草断肠可是在架子上拿的?”宫柏着急道。

  乔如夏边咯血边点头。

  宫柏无奈道:“架子上的...都是剧毒。”

  他之前喝下的一草断肠是自己调配的,用料较轻,所以说半个时辰毒发,就是想要给乔如夏一点时间,可乔如夏喝下的这瓶一草断肠则是用料十足,毒性也十足的一草断肠,并没有什么半个时辰毒发的说法。

  而且,乔如夏制成的解药是先生根据他之前喝下的一草断肠的程度来调配的,用量较轻,无法解她喝下的真正一草断肠。

  乔如夏哪知道其中有这么多的弯弯绕绕,也是聪明反被聪明误,自己挖坑自己跳了。

  宫柏身体尚未完全恢复,但已经顾不得这么多了,手脚并用的忙着给乔如夏调配真正的一草断肠解药。

  乔如夏此时不知道的是,这个行踪神秘,驻颜有术的牧山野曾经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毒王,大约十五年前,毒王一夜之间销声匿迹。

  只有寥寥数人知晓他加入了天罗门,并改其名为牧山野。

  也差不多是在那个时候,牧山野无意间捡到了父母双亡的宫柏,把他带在了身边,宫柏现如今也不过十七八的年纪。

  无论是毒王发明的毒药,还是毒王带出来的徒弟在用毒制毒上都绝非泛泛之辈。

  宫柏与一草断肠的博弈就在看这毒最后是致死还是解除。

  乔如夏做了一个好长好长的梦,一开始她梦到自己又变回那襁褓中的婴儿,看到的是韩元那张带有一丝邪气的脸,闻到的是那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糊味米粥,她的腹部不禁抽痛了起来,这个糊味米粥简直成为了她的噩梦食物,经过整整一年的摧残,让她的身心都有了阴影。

  突然,糊味米粥连同韩元都消失了,她不再是襁褓中的婴孩,而是九岁时,曾在静安府的自己,乔如夏从那个乔如夏的身体中剥离出来,她站在一旁,看着自己,准确的说,应该是前世的自己。

  “如曼姐姐,我们这样做会不会不太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