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重生之天才少女的逆袭 > 第六十七章 更广阔天地

我的书架

第六十七章 更广阔天地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乔如夏眼珠一动,牧山野今日里十分反常,还提及了韩元,难道盒子里装的是,“破肠匕。”她还没有打开盒子,就先道出了答案。

  牧山野摇着手中的羽扇,一直看着乔如夏,过了一会才道:“当初你问老夫要,老夫没给你,没生气吧?”

  乔如夏打开木盒子,安静躺在里面的,正是破肠匕,她摇摇头道:“不气,小九知道,先生行事自有先生的原因。”

  牧山野沉吟片刻,道:“若非今日遇见黄效,你准备何时同老夫聊这事?”他指的是韩元,自从两年前乔如夏在他面前提及自己丢了东西,那时候,两人都心知肚明,重要的不止是一把匕首而已,更多的是这把匕首背后的人,和那些复杂的关系。

  乔如夏收起严肃的表情,嘴角往上扬了扬,道:“先生...师父,从一开始,小九便知晓,您...不会伤害我,只是...还望先生理解,小九一路走来,经历了不少事,武功差不说,更是人微言轻,能做到的便是尽量不节外生枝。”

  牧山野看向乔如夏的眼神中多了一丝对晚辈的疼爱,“如今你已是老夫的徒弟,若再说自己武功差,不是打老夫的脸吗?”

  “是,小九感谢先生悉心教导,他日必将报答。”乔如夏眼角上挑,表情看起来十分灵动。

  “匕首老夫改动了下。”牧山野道。

  乔如夏闻言,把破肠匕从木盒子里拿出来,仔细看了看,的确和以前看上去不太一样了,不仅样貌有所变化,还添了两处机巧和一处暗格,机关可以射发银针,暗格则...可以放置毒药。

  “这真的太棒了,谢过先生。”乔如夏欣喜万分。

  “既然换了个样子,再重新取个名字。”牧山野嫌弃的摇了摇头,“不要整天破肠匕,破肠匕的叫,生怕别人不知晓你与韩元的关系,老夫再同你说个秘密...”

  “什么秘密?”听到秘密二字,乔如夏眼睛都亮了起来。

  牧山野悄声道:“你这个义父,平日里不知道得罪了多少人,惹了多少仇家。”

  乔如夏附和的点点头,确有其事道:“先生说的不错,虽然小九知道的不多,但就依着他那副臭脾气,也不难想到,定是这样的。”

  牧山野闻言,“哈”了一声,开心道:“原来连小九也觉得这人脾气臭。”

  “先生,你和...是不是曾有什么过节?”乔如夏试探道,她早就感受到这一点了,特别是她刚来这里的时候。

  牧山野脸色一沉,道:“韩元这厮,行事蛮横,残暴无礼,心狠手辣,杀人如麻....”他细数着韩元的罪状,说着说着,觉得在小九面前这样说有些不太好,便试图往回找补:“不过...这人还是有优点的...吧。”

  “比如呢?”乔如夏憋笑道。

  “比如...比如...”牧山野想了好一会也没有举出例子来,便说:“比如,这人好像还挺关心挂念你,总是探听你的消息,我一直以为他会是那种没有一丝情感的冷血之人。”

  牧山野口中的韩元的确是他本人没错,但是站在乔如夏的立场上,却是能够看到一个不一样的韩元,就像牧山野后来说的那样。

  乔如夏眼眶有些微微泛红了,她知道,韩元给她破肠匕不是想要害她,想要让那些曾与他有过节之人知晓他们之间的关系,只是单纯的想把破肠匕交予她防身,或许还希望别人不要为难她,想成为她坚实的后盾。

  前一世她从未感受过来自父母长辈的庇佑与关爱之情,但是在韩元的身上,她切切实实的感受到了被守护的感觉。

  “感动了?”牧山野淡淡开口,“不过尽管韩元为人处事太过差劲,但似乎对你还算不错,否则你也不会...这么聪明。”还有善良。

  韩元做了很多事,这些乔如夏都不会知道,但是她知道,有人一直挂念着她,这就足够了。

  “先生。”乔如夏起身,朝着牧山野鞠了一躬,道:“小九深知韩大人的...行事风格,也知道韩大人曾与先生有过过节,小九虽不知具体为何事,但小九愿在自己的能力范围内,替韩大人偿还。”

  牧山野许久没有说话,过了好一会才道:“父债子还?”嗤笑了一声,“小九,一来你不是韩元的孩子,二来...你还不起。”

  乔如夏眼睛睁大,能用如此语气说出还不起三字,证明这份过节并不是简单的恩怨,说不定还涉及到人身性命。

  牧山野看乔如夏一脸紧张,道:“你也不必如此,自从老夫决定收你做弟子,就已经把你与韩元分开了,小九,奉劝你一句,当割舍便割舍,韩元欠下的债,和你没有一点关系,别犯傻。”

  原来他们都知晓自己并非韩元亲生的孩子。

  牧山野又开口道:“小九,既然你想要报恩,就以你我这两年多的师徒情谊,答应老夫一件事。”

  乔如夏抬头,道:“先生请说。”

  “小九,这里不会是你的归宿,总有一天,你会从这里离开,去到更广阔的天地翱翔。”牧山野顿了一顿,“老夫只希望小九今后若是有一天,我家嫣儿遇到了什么危险时,能够....”

  “先生。”乔如夏眼神坚定道:“若真有那一日,小九定不负先生所托。”

  牧山野静静的看着乔如夏,“好。”一声好,包含了多少深意。

  乔如夏自然知晓自己不会一直在这里,但是没想到那一天来得如此之快。

  三天后,牧山野挖出了树底下珍藏的好酒,叫上了宫柏以及乔如夏,乔如夏当时正和黄效在一起,于是,从来不喝酒的黄效也加入了这场酒局。

  望着摆放在眼前的几大坛子好酒,乔如夏连连咂舌:“先生,你可是有何喜事,怎想起来找我们喝酒。”

  牧山野笑着,撬开了其中一坛子酒,霎时间酒香四溢,他道:“这可是老夫埋了整整十五年的桑落酒,你们几个今日可算有口福了。”

  宫柏小声问乔如夏:“小师妹,喝过酒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