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一壶小酒 > 第十三章 斩妖人

我的书架

第十三章 斩妖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终南山往西有一大城名曰永阳,乃是八皖州首府,永阳府再南百里则为凤阳郡。凤阳郡南高北低,北部为坦荡的冲击平原,南部群山环绕,河流遍地。凤阳郡东南群山之中有一座帽子山,因形似到冒而得名。帽子山南麓三十里有一座集镇,道路整齐划一,房舍鳞次栉比,古时乃是名门望族平棘堂的封地,如今是凤阳郡下属之地,当年的平棘堂李家,此时不过是镇子上的普通门户罢了。

  初夏时节,石榴花开,阳光从密密层层地花瓣间透射下来,在地面上印出好似铜钱一般的粼粼光斑。

  扑通!

  一位乡民精疲力竭,于逃命之中不甚绊倒,跌在某栋院落的围墙下。追赶乡民者非人非兽,乃是一只小妖。那小妖身材矮小,通体赤红,双目惨绿,四只白耳一只短尾,叫声尖锐有力,振聋发聩,十分恼人。

  《八皖州地方志》中载:有妖焉,其状如禺而白耳,伏行人走,其名曰长狌,食之善走。

  乡民被那只长狌吓得丧魂失魄,伏在地上颤颤巍巍,心知必死无疑了,只能做那鸵鸟,藏头露尾。那只长狌四脚着地,飞速奔来,于两丈外高高跃起,前爪锋芒,便要撕碎乡民后背。

  恰当时,一道身影自院墙跃下,紧握朴刀斩向长狌,朴刀且锋且利,加之自上而下,力道极大。那长狌方方落在乡民背上,只觉脖子一凉,身首两处,死的不能再死。

  乡民惊骇,连忙将那小妖的尸身推开,也不去管谁人救了他,四肢其用跑向别处。原以为他精疲力竭,此时看来该是被吓破了胆,一旦没了危险,便又能跑能跳了。

  救他那人粗布褐衫,男生女相,不是原小酒还能是谁。原小酒一刀落下,气喘吁吁。他不敢在外边多待,连忙翻上墙头回到院子里。这院落,自然便是平棘堂李家的宅子,只不过此时宅中仅有他原小酒一人,李家人等早已逃之夭夭了。

  那一日天明时分帽子山忽然传来兽鸣,李秀书出门窥探,回来时心急如焚,二话不说领着众人夺路而逃,甚至当他们发现陆离不见了,也浑不在意。

  起初原小酒与他们李家人同行,不想妖怪来势汹汹,一行人与众多乡民还未等逃出平棘镇,一群群奇形怪状的妖怪便直奔镇子而来。

  原小酒在混乱之中与李家人走散,眼看路上妖怪愈来愈多,他赶忙折返回去,关上院门躲进屋里,只希望那些妖怪别闯进来。

  这一躲便是两个昼夜。

  那群妖怪似乎并不是特意冲击平棘镇,它们来势汹汹,却未在平棘镇逗留,而是直奔帽子山去了,只留下一些糊涂小妖在镇子及周围闲逛,伤人性命。

  原小酒救人之后重新回到屋里,心里想着:“我也该想办法离开才行,不知道徘徊在附近的妖怪什么时候才会散开,我这么一直藏下去绝非上策,那些妖怪可不是完全没脑子,搞不好夜里就会闯进屋里,到时我必死无疑。与其整天担惊受怕,夜不能寐,不如拼一下。何况我已拖了十来天,若是还见不到师父,恐怕随时都可能气绝而死。”

  原小酒没有长力,身体虚弱。他在屋里歇了半个时辰,便收拾一些吃食离开院子。此时平棘镇尚有零星乡民未曾逃命,原小酒避开肉眼可见的妖怪,从镇子西南绕了一圈,再往西北去,路上遇到了几位拿着粪叉的乡民,他们也不打算继续藏起来,准备拼死逃离了。

  这支逃难队伍很快引起其他乡民的注意,当他们行至镇子西北口时,人数已经超过了五十,除了最初的七八个男人,其余皆是老幼妇孺。

  原小酒担惊受怕,逃命之时人数太多并非好事,太容易引起妖怪的注意。何况这队伍里能战之力屈指可数,撞到一两只小妖还能一战,若是遭遇多只妖怪或碰到大妖,恐怕会全军覆没。

  “前边那是什么!”

  队伍忽然躁动起来,原小酒定睛一瞧,心里顿时凉了半截。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官道百步外出现了一只高大牛头妖。那牛头妖怪一双眼光如明镜,两道眉艳似红霓。口若血盆,齿排铜板,见到人类后发出怒吼,声震大地。

  乡民们顿时吓得四散开来,亡命奔逃。此番情形,就算原小酒心有戚戚,也没有能力救下任何一个乡民。他跑出几十步,不由得回身去看,但见那牛头妖怪大跨步追上一小波乡民,抬脚踢死几人,巴掌打死几人,又抓起一个试图用粪叉扎它的乡民,双手一开,硬生生将其撕成两半。

  原小酒只觉胃中翻腾,忍不住呜哇一声呕吐起来,脚下虚浮摔在田里,再也难能起身。

  牛头妖怪大杀四方,老幼妇孺哪里能跑得过它,竟是无一幸免。待四周无人可杀,牛头妖怪大眼翻飞,发现了趴在农田里“装死”的原小酒。

  原小酒与那牛头妖怪视线相碰,心中凄惨。恰当时,官道上突然出现一名骑士,那骑士见到路上情景后双目爆红,脚下吃劲借力飞来,腰间长鞭陡然甩出,飒飒惊风,直奔牛头妖怪攻去。

  那牛头妖怪不躲不避,抬起胳膊硬生生吃了一鞭。原小酒远远看着,心想对付此等皮糙肉厚的妖怪,用鞭子抽它又有何用?却不想那甩鞭之人手腕急抖,便见那长鞭如海上狂狼一般滚滚而去,竟在须臾间连炸七次,传来七声响鞭!

  这七次响鞭一次比一次更响,连绵不绝,待到最后一声时原小酒只觉耳膜生疼,头晕目眩。再看那牛头妖怪的胳膊,竟是生生炸裂出一个碗大的口子,鲜血淋漓,甚是可怖!

  牛头妖怪愤怒难当,嘶吼着向那持鞭之人扑去。但见持鞭之人丝毫不让,一支长鞭如同狂蛇乱舞,却有虎啸之音,卷起漫天沙尘,搅地遍地生烟。

  空气炸裂之音不绝于耳!

  待扬尘散尽,终可视物。但见那持鞭之人双手撑地,浑身发抖,一头秀发随风飘扬,久久不落。而那牛头妖怪已然倒在田间,浑身上下再无一处完整,俱是深可见骨的伤口,极为恐怖。

  持鞭之人正是平棘堂李家长女,李招弟。她所施展为平棘堂独门绝学《荆棘卅式鞭法》,乃是当世兵器榜中排行前十的极强鞭法。

  原小酒努力从田间爬起来,拖着精疲力尽的身体走到李招弟身旁,想要将她扶起来。李招弟双手撑地,泪眼迷离,竟是甩开他手哭了起来。她一边哭啼一边说道:“他们都是我平棘镇的乡民,有看着我长大的阿伯阿婶,有陪着我一起长大的发小玩伴。如今都死了,都死了,呜呜呜!可恶的妖怪,我李招弟一定要杀光你们,杀光你们!”

  原小酒蹲下身子,这才看到她的双手血肉模糊,该是使用鞭法时磨破的。再看一旁那支鞭子,原小酒才知道这不是普通长鞭,而是十三节的雷神鞭。这雷神鞭形如宝塔,每节之间有突出的铁疙瘩。鞭尾如方锥,有利尖。鞭身粗一寸有余。把手处有圆形铜护盘,通体铁制。

  此刻这支鞭子上尽是些血污皮肉,原小酒握住把手,竟是一下子没拿起来,甚是沉重。他道:“李姑娘,你,你怎么会在这里?”李招弟泪眼婆娑,满脸血污,好半天才平缓心情。她扬起头望着原小酒,说道:“姓原的混蛋,我若是不在这里,你此刻便已经死了!快,快点扶我起来,此地不宜久留,若是再有大妖出来,怕是连我都要交代在这儿啦。”

  二人同乘一匹马,往凤阳郡行去。

  七八十里路并不算远,二人当天傍晚便赶到了凤阳郡城下。便见到附近人山人海,城门口更是排起了长龙,有壮士携刀出城,也有平民拥着进城,甚是混乱。

  李招弟道:“我听闻那些忽然出现的妖怪都是往帽子山去的。我平棘镇离帽子山还有些路程,此番算是糟了无妄之灾啊。”原小酒道:“李姑娘,为何会有人出城逆行,他们不怕遇到妖怪么?”李招弟道:“原公子,你怕是没见过妖灾吧。”原小酒摇头道:“我自小生活在终南山下,从来不曾遇到过什么妖怪,妖灾之事也只是略有耳闻。”

  李招弟肃然起敬,道:“那些逆行者,各个都是斩妖人。斩妖人和咱们江湖人有所不同,咱们江湖人莫不是刀枪剑戟斧钺钩叉,又是争夺资源又是比出胜负的,还搞出许多无用的排行榜,为了各种理由打打杀杀没完没了。”

  原小酒第一次听说斩妖人,不由问道:“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江湖难免有纷争。不知道斩妖人和江湖人有何区别?不也是从小习武么?”

  李招娣深吸一口气,道:“是的,但是斩妖人这辈子只干三件事,从一而终,那便是:锻体,练刀,斩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