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陈氏家族仙缘录 > 第三章 陈长隆

我的书架

第三章 陈长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二人刚走进百兵阁,便有一青年迎了上来:“大伯,九弟。”

  “四哥。”青年名陈长翰,是四灵根灵根,目前练气四层。

  “长翰,你去百货阁取些灵水回来,速去速回,等会直接递到后院。”陈世玉指挥者眼前的青年。

  陈长翰应了一声,匆忙走出店门,前往百货阁取灵水去了。

  陈世玉带着陈长昊越过前堂,刚走进后院。便有一身穿黑色玄服,身后背着一柄宝剑的人向陈世玉走过来拱手道:“大伯,有四位族人的伤势用回春丹已然压制了,想来修养一年便能痊愈。只是三伯因为之前服用用血气丹强行拔高修为对抗贼人,血气在体内翻涌,而且三伯又受到了重创,丹药现在只能勉强压制伤势,还是得要更高阶的疗伤丹药才行!”

  来人如此说道。

  陈世玉点了点头:“无事,三弟他的伤势我已有了办法,你不用在担心了。”

  “那便好,大伯,那小侄便先告退了。”来人说着便要离开。

  “等等”陈世玉叫住了青年:“长隆,你现在去玄天宗驻地租借一只青鹰兽,返回族里,把此间发生的事情告知族里,再把这枚玉简递给家主。”说着将一枚刻好话语玉简递给陈长隆。

  “你也离家五年了,借此机会回去看看吧,若是十一弟问起,就说是我说的。”

  陈长隆依旧面无表情:“是,谢过大伯,那我这就启程。”

  “唉,终究还是个孩子,十一弟这些年压的太狠了。”陈世玉望着青年离去的背影略带感叹。

  ——————

  十一叔自己是五灵根。对于五灵根的修士家族是不会提供太多资源的,因为这批人就算资源充足一直修炼可能也要百岁才能到练气九层。而练气修士的寿命也只有两个甲子左右。

  家族要想一直传承下去,第一件要学的事就是要会算账。

  得不到家族太多帮助的十一叔,又不甘于被家族安排娶妻纳妾哺育下一代。

  于是二十岁时练气二层的他便一人离开家族去外面闯荡。岁月匆匆,三十年后,一个面容沧桑的中年男子在清源山的山门处来回晃荡,良久,探了一口气的他终于做下决定,掏出了一个令牌递上山门前的陈氏弟子,只见上面刻着二字——世杰,此时的他练气五层。

  回到家族的十一叔彻底放下了筑基的执念,将希望放在了下一代身上,娶了数房妻妾,三十年前开始开枝散叶,孕育了四子七女,而陈长隆是唯一一个具有灵根的子女,火木双灵根。

  十一叔将全部的资源,全部的爱放在了十弟的身上,只是这爱十分沉重。

  在陈长隆六岁测灵根之前,陈长隆每天都会在山上到处跑着玩,家族的长辈对他的性格也是非常喜欢,格外疼爱!

  但自从陈长隆测出灵根后,对十弟寄语厚望的十一叔就对十弟要求变得十分严格:不许他出去玩,经常拿‘你不是天才,你有什么资格去玩?’这句话压制他。

  每天除了去学堂外,陈长隆便是呆在家带着修炼。陈世杰从来不会因为陈长隆做的事有多好而夸奖他,反而会时常抓着他不擅长的事贬低他:做的为何如此差!

  陈长隆也在陈世杰的管教下变得让周边的所有人都感觉十分陌生,之前对所有东西都有兴趣的,充满天真的少年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脸上一直带着寒霜,万事皆与我无关的修士出现在世间。

  不少人都觉得这也许只是陈长隆一开始想要以此让父亲能对他满意而带着的面具罢了,只是戴久了,再也摘不下来了,不少人都在叹惋,却又没人有资格去说教。

  随着一阵脚步声的响起陈长昊也回过神来。

  陈世翰手捧着一个葫芦走了进来:“大伯,这里面有二斤玄冥灵水,可够?”

  “暂且够了。”陈世玉接了过来。便一人走进了安置陈世寒的屋子:“长昊,长翰,你二人也跟我进来。”

  二人走进去时,看见陈世玉拿出了一个玉瓶,用法力从中提取出了一滴液体,掺杂进了葫芦之中。

  “大哥,咳咳...”听见动静的陈世寒睁开眼,想要起身见礼。

  “身受重伤,就好好躺着,不用在乎那些俗礼。”陈世玉教训了一句陈世玉。又把那掺杂灵乳的灵水给了陈长翰吩咐道:“先给你三伯服用大半,然后再给那些受伤的族人们一人一口,多余的酒仙就收起来。”

  陈长翰不知这灵液何有何效果?但大伯既然这么吩咐了,想来也应该是具有疗伤的作用,只是不知效果如何。心忧族人的他为陈世寒喂服了大部分灵液后,便匆匆向旁边的屋子赶去。

  “大伯,那滴灵液为何物?”看见陈长翰走出去,陈长昊便出口询问。

  “千年灵乳!”

  “什么,咳咳...”听到陈世玉的话语,陈长昊还无甚反应,躺在床上的陈世寒先激动了。

  “服用了稀释的灵乳后,你慢慢调养,两年内必能复原,说不定还能借此良机筑基!”

  “糊涂啊大哥,近年来林氏动作频频,就连一些依附我们的练气家族都在暗地里搞小动作,还不是知道了八叔公大限快到了,咳咳...你有千年灵乳竟然浪费在我身上,咳咳...”陈世寒没有理会陈世玉的话语,越说越激动,又导致体内不受控制法力开始活跃。

  “三伯,大伯做事你还不放心么,大伯敢这么做就说明手里肯定还有。”陈长昊连忙上去安慰三伯冷静下来。

  “这么大人了,连小辈都不如。”陈世玉刚迈出的脚看见陈长昊上去之后又收了回来,然后就将这次山洞之行的起因与收获都说与陈世寒听。

  陈长昊也才知道原来那玉瓶中的是千年灵乳,心中顿时激动起来,他也是知道一些事情的:八叔祖已然二百三十多岁了,距离理论上的大限仅仅不到十年,若是八叔祖故去,偌大的陈氏没有一筑基后期的存在,陈氏现有的地盘凭借两位筑基前期,两位筑基中期是绝对护不住的。

  当年陈氏的最后一任紫府故去后,地盘便从当年的一家独占浩扇郡,变成现下了三足鼎立,可想而知一但陈氏连筑基后期的修士都没有回面对怎样的险情。

  八叔祖若能吞服下一滴灵乳,让身体机能重回巅峰,破境进入紫府的几率不低于两成,若是再配合上一些灵物丹药,最少有四成的几率。

  若是侥幸,八叔公成功进入紫府的话,就算不能把另外两家从浩扇郡争斗中踢出局,也能保陈氏在这场争斗中立于不败之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