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安排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现在还怨为兄否?”陈世玉有些揶揄。

  “大哥不早点说,害得我被长昊看笑话”陈世寒有些不好意思。

  还在那里的陈长昊被这一句话拉回了神,求生欲满满:“我什么也不知道,若是大伯,三伯没有什么事的话,小侄这便退下了。”说完,便要逃离。

  “站住。”

  陈长昊漏出了苦笑:完了,早知道我去分发灵水,让四哥留这里了。

  “你小子跑这么快,怕我欺负你不成?”陈世寒指着陈长昊说道。

  “......”

  “好了”陈世玉出口打断了二人:“长昊,你跟我一起出去吧吧。三弟,你安心调养吧,这灵乳虽然稀释了,但你还是要好好调养慢慢吸收它的功效。”

  “好的,大伯”陈长昊便随着陈世玉走了出去,留陈世寒在屋内调息。

  二人走进了一处空的小院,相对而坐。

  “长昊,你的炼药水平是一阶上品了?”

  “是”

  “不错,看样子这些年来你修行的同时对于技艺也没有松懈,那你待会便去丹坊找你二爷爷,二伯会安排你接下来做事的。”

  “是,大伯”陈长昊应了下来:“那小侄先行退下了?”

  “嗯,去吧。”

  ——————

  “九弟,你怎么来了。”陈长昊刚踏进丹坊的大门,就被一胖胖的身形一把揽在怀中。

  “六哥,先放开小弟,快呼吸不了了。”陈长昊有些无奈。

  “还不是太久没见你小子了么。”来人有些不满。

  “小弟这不是专门来见六哥你了么。”

  “得了吧,估计是家里把你分配到丹坊来了吧。”陈长富撇撇嘴。

  陈长昊有些尴尬,被六哥说出了真相。

  “算了算了,你六哥我大人不记小人过,你小子第一次来丹坊,改明儿估计便要在这工作了,不熟悉怎么行?我先带你熟悉一番。”

  “谢风,你先看一下大堂,我带我九弟转一转丹坊。”陈长富回头对一伙计喊到。

  “好勒,六哥。”

  说完陈长富就揽着陈长昊向楼上走去,一边走一边直接柜台介绍道:“楼下放着的都是些不入品阶的丹药和药散,了解一下就行了,没啥好看的,我带你好好看看楼上值钱的东西。

  我们丹坊前堂是四层建筑,二楼放的都是一阶的丹药和药散,大部分的一阶丹药都是你六哥我负责的,药散之前是十七姑炼制的,但她数日前回返家族了,想来接手的是你吧?”虽是疑问句,但语气却十分的肯定。

  陈长昊点点头:“小弟现今是一阶上品的炼药师了,家族让我过来负责练些简单的药散。”

  陈长昊看看了二楼内摆放的物品问到:“六哥,这药散数量都快是丹药的两倍了,这么热销的么?”

  “嘿嘿,九弟,你可知这氓山坊市中,什么才是消费主体?”

  没等陈长昊回答又出声:“是散修,散修们可不像家族修士有人提供资源,若是修炼遇到瓶颈怎么办呢?买丹药,没灵石又该如何?只能进氓山山脉中抓捕妖兽,采摘灵药,卖与家族或宗门换去灵石。

  氓山山脉里妖兽奇多,练气后期的人也难保自己不受伤,疗伤丹药那么贵,散修能舍得买?所以他们只能买些疗伤用的药散,虽然见效慢,但价格却十分的低廉,但薄利多销么,我们每年也能通过卖回春散赚至少两千灵石往上。”

  陈长昊听了这一席话后若有所思:一份炼制回春丹的药材成功也才出丹一粒,更别说还有成功率这回事,而若是炼制回春散的话,完美的情况下,可以炼制十份药散,而且药散要比丹药易练,就比如现在的陈长昊会的三种药散就都在六成以上,辟谷散更是达到了七成。药散成本低,但效果也低,就比如一个修士受到练气中期修士的全力一击,服用回春丹后可能七日之内便能完好如初,但若是换成回春散,他前期只能给你吊着让你死不了,痊愈最少也得两月左右......

  时间换灵石,得看人怎么想了。

  纵使心中思绪万千,嘴上却马上回道:“原来如此,那三四层又摆放着什么?”

  陈长富便又拉着他向上走:“跟我来,第三层放着的是二阶下品的丹药,还有少量中品的,至于药散的话,因为十七姑已经走了,可能暂时要断货一段时间了,不过这也没办法。”

  陈长昊听着点点头:家族的二阶药散没有疗伤的,主要是辅助修炼的,可能不像回春散一样销量奇大,应该也少赚不了多少。

  “咋们这里还接受指定丹药的炼制,若对方提供陈氏没有的丹方,则无需提供药材便可获取一枚丹药,否则都是六份药材换取一枚成品丹药。”

  “四楼就是咋们的炼丹室了,二爷爷现在应该还在练丹,我们去那边等等他吧。”陈长富说着便带头走向了四楼正中间的屋子门口,还向陈长昊打手势,让他过去。

  两人都没有什么急事,便都没有使用传讯符,毕竟练丹途中最忌分心,若是因为分心毁了一炉上好的丹药未免太不值了。

  两人就站在门口闲聊,炼丹室内布置了隔音阵法,两人也不用担心声音打扰到老者炼丹。

  ......

  “听长翰说你们途中遭遇了贼人劫道?”

  “对,就在乌木林那里,有四个族叔掩护我们遁逃陨落了了,还有好多位重伤。”再次说起这个话题陈长昊还是有些低落。

  “可恨的贼人,连我们陈氏的道都敢劫了!”

  陈长昊没有回话,心中在想:这次八叔祖若是能够进阶紫府,一定要把那些在背后搅风搞雨的家族鼹鼠拽出来。

  ......

  半个时辰后,炼丹室的大门终于打开,一个拱着背,拄着拐杖的老者走了出来,看到了侍立在一旁的陈长昊:“是长昊啊,到多久了?”

  “刚到,刚和六哥在叙旧呢。”

  “哈哈,好,想必长富也带你了解了丹坊吧?”

  “是,二爷爷。”

  “嗯,你今日刚到,让长富给你安排住的地方吧,你可以在坊市中先转转,三日后日再开始炼制药散吧。”

  陈长昊则回道:“二爷爷,我明日就可以炼制...”

  老者打断了他:“练药散这个不急,先休息两天养养精神。”

  “好了九弟,刚来休息休息都成规矩啊,过几日再让你大显身手,明日六哥带你好好转转这氓山坊。”旁边陈长富拉了拉陈长昊衣角。

  “好了,无事长昊便下去休息吧,长富你去安排一下。”

  “是。”

  陈长昊见过了老者后,便遵循安排,随六哥陈长富进入后院,找了一个屋舍,便开始打坐修炼了,对于修仙者们来讲,修炼便相当于普通人通过睡觉来补充精神了,一个效果。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