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陈氏家族仙缘录 > 第十二章 八足噬魂蛛

我的书架

第十二章 八足噬魂蛛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罗奎正了正颜色,开口说道:“陈老弟可了解八足噬魂蛛?”

  陈长昊点了点头,他在家族的藏书阁里看过,这种妖兽剧毒无比,成年后二阶妖兽会分泌有毒气体融入空气中,非筑基不可挡。三阶妖兽甚至能扰乱一些意志不坚的修士心神,破其道心,十分厉害。

  但也一身是宝,八足和牙齿可比二阶的矿石还要坚硬,锋利,壳也能炼制宝甲,蛛丝也可以炼制暗器偷袭于人还剧毒无比。

  罗奎见他点头就继续说道:“我今天来,是想卖一个消息于你们陈氏,不知你可否做主?”

  陈长昊见他脸色认真便问:“罗大哥觉得你的消息值多少钱?”

  “两千灵石。”

  陈长昊脸色阴沉下来,就算私交再好,也不能在家族利益上让步:“罗大哥可是在说笑?你要知道两千灵石都能够买一件三阶灵器了。”

  罗奎脸色不变:“陈老弟与我往来数年,可见过我信口开河?我既然这么说,那一定是值的。”

  陈长昊一想确实如此,脸色稍稍好转:“那罗大哥稍等,我去请示一下长辈。”

  “陈老弟请便。”

  陈长昊阴着脸走出待客室,迎面撞上六哥陈长富。

  “谁惹你了,要不要我帮忙。”陈长富看着陈长昊脸色不好看,有些好奇。

  “没,感觉那个罗奎有些狮子大开口。”陈长昊便把刚刚待客室发生的事与他说了。

  陈长富修为虽然不行,但眼界还是有的:“九弟,那罗奎也不像是没脑子的人,敢这么说,必定是有所屏障。”

  “嗯,我也是这么想的,但两千灵石我做不了主,要去请示二爷爷。”

  “那你去吧,我还忙着整理药材呢,对了,今天又有一散修团体预定了一百份回春散和十份无痕散,明晚前练出来给我啊。”

  ......就知道撞你没好事。

  后院一庭院内,老人炼丹闲时便会在这喝茶。

  “二爷爷,长昊有事求见。”陈长昊站在门口出声。

  “进来吧。”老人挥手打开了院门。

  “二爷爷,有一散修团体找到孙儿,说要卖我们陈氏一个价值两千灵石的信息,孙儿来请示一下。”

  “两千灵石的信息?”老人来了兴趣:“你怎么看?”

  “二爷爷,那人我已交往两年多,信誉一向极好,但知人知面不知心,我不能确定。”陈长昊实话实说。

  “呵呵,一起去看看吧,看看那消息值不值。”老人起身,示意陈长昊带路。

  待客室中的罗奎看见陈长昊带一老人走了进来,就知道这应该是主事的了,连忙起身:“罗奎见过前辈。”

  “听长昊说你要卖我陈氏一条价值两千灵石的信息?”老者笑眯眯的望着他。

  罗奎感受那练气九层的威压有些吃力,但仍旧咬牙:“前辈,我保证值两千灵石,要不是我与陈兄认识,我说不定会找林氏卖三千灵石。”

  说道林氏,老人的表情瞬间变了,眯了眯眼睛:“你在威胁我?”说着又加大了威压。

  陈长昊毕竟也才练气五层,虽然不是直接被压迫的,但也十分吃力:“二爷爷...”

  老人看着陈长昊的样子收回了气势,对着罗奎冷哼一声:“说吧,要是我认为不值的话,你知道后果的。”

  罗奎刚刚话一出口便感觉不对,脑中大骂自己蠢,此时老者给了机会哪能不抓住。

  “是这样的前辈,我有一个朋友,在猎妖盛会时失踪了,但失踪前给我发出了一道求救符篆。”

  陈长昊见二爷爷已经有些不耐烦了,好心提醒道:“说重点就好了,前面我们没兴趣。”

  罗奎也发现了老人脸色变化,便加快了语速:“之前我带人去查看,发现了一头三阶的八足噬魂蛛,而且诞下了不少卵,而且那三阶的噬魂蛛现在可是极度虚弱。”

  “卵?”老人抓住了关键。“刚诞下多久?”

  “不超过七天。”罗奎回到。

  “七天?”老人喃喃着。

  “前辈,你看灵石?”罗奎显然没了刚刚来的自信,小心翼翼的试探着。

  老人抬头望了他一眼:“哼,你现在在这呆着,明日带路去那,要是真的,就给你三千灵石。”

  随后又吩咐陈长昊:“长昊,你带他下去安排个院子给他坐下。”

  陈长昊带罗奎选了个院子后,又派人通知了他的小队成员们,示意他们安心。

  百兵阁

  “二伯,你说的可是真的?”陈世寒听了消息有些激动。

  要知道八足噬魂蛛在妖兽天赋里也是排名上等的,是有几率进入三阶的,不像有些妖兽会被锁死在一阶,这就是血脉的影响。

  “应该假不了,此事你安排一下,越早办越好。”

  “大哥回了家族,三阶妖兽,可能有些麻烦。”陈世寒有些为难。

  “我记得世玉上次拍卖会买了一把烈火刀,现在可在百兵阁。”老人眼中精光一闪。

  “烈火刀?”陈世寒有些犹豫,感觉有些浪费,毕竟牛妖精魄是一次性用品。

  老人看出了他心中所想,摆摆手:“有得有失,若真的能拿下那些蛛卵,交于家族培育,区区一把烈火刀又算的了什么。”

  陈世寒也想明白了,若真的拿下蛛卵,养致成年,就平白多了数头练气后期的战力,若能如鹤祖一样,侥幸进入三阶,那家族将再多一底蕴。

  “还是二伯想的通彻,就依二伯所言。”

  “嗯,想明白就好。如今我陈氏没有筑基修士坐镇邙山坊,行事须低调,你明日安排族人偷偷出城,在城外集合,不要被人发现了。”老人再次叮嘱。

  “二伯放心,世寒一定安排妥当,必定带回蛛卵。”陈世寒向老人打着包票。

  “向族里传讯,让世玉来的时候带个御兽师来,到时候将蛛卵交于他看护,不要出现叉子。”

  陈世寒点点头,就算老人不说,他也会做的,不过他也不会打断老人。

  老人又絮絮叨叨的叮嘱一些事,才返回丹坊。

  陈世寒看着老人佝偻的背影,探了口气:终究修士敌不过岁月啊,当年脾气火爆的二伯性子也改变了许多。

  良久,回身安排事情去了,毕竟是三阶妖兽,做事需要多想种可能,准备解决方法,以防万一。

  噬魂蛛视力极差,纯靠嗅觉感知,我记得无痕散可以遮蔽痕迹与气息,明日也带上些吧,陈世寒心中这样想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