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陈氏家族仙缘录 > 第十四章 风雨飘摇

我的书架

第十四章 风雨飘摇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飞卫,你连续两次质疑长老,冒犯长辈,按照族规,罚你去看守凡人城镇三年,引以为戒,你可服?”老人对林飞卫做下了惩罚。

  毕竟对于天才子弟来说去灵气匮乏的地方,修为进境会大受影响,这对林飞卫来说,惩罚已经不轻了。

  “弟子服气,谨遵三伯令。”林飞卫拱手,他也知道自己的行为有多严重,脸上也带着恭敬的神色。

  “嗯。”老人对他的态度很满意,接着发话道:“无事便都下去忙吧。”

  ——————

  “跃庆,你留下有何事?”老人望着下首的男子问道。

  “三伯,对飞卫的处罚是不是太清了。”林跃庆显然对刚刚的处罚不甚满意。

  “哦?你觉得该如何处罚他?”老人的话语不带一丝情感,闭上了眼睛。

  “三伯,我觉得那枚筑基丹可以扣下,不给飞卫,算是这次的惩处,也可以让族人们知道,在家族里不是你天赋好就可以猖獗的!”林跃庆把自己心中的想法说了出来。

  “你先回去吧,这件事我想一下。”

  “是。”林跃庆起身向着门外走去。

  “唉。”老人叹了一口气,望着林跃庆的背影,眼神充满复杂,用自己才能听道的声音喃喃着:“林氏?潘氏?”

  谁也不知老人说这事什么意思,他又发现了什么?

  —————

  虎潘山潘家的一座阁楼内

  一中年男子向着一浑身黑袍的人行礼,若让外人看到肯定大为吃惊,一向给人豪爽正派的潘氏家主竟然以这么谄媚的表情向着一个魔修行礼。

  “圣使,林家传来消息,林氏已经将对我们的怀疑摆在明面上了,派出了人手调查我们潘氏,我们需不需要做些什么以防不测?”男子向黑袍人问询。

  “无妨,就那些废物,再多一家也查不出什么。”黑袍修士有些不屑,也是对魔门手段的自信。然后又吩咐男子:

  “暂时的策略还是联林灭陈,只要他们不捅破那一道纸,你就当什么都不知道,知道么?”

  “是是是,一切都听圣使的。”男子慌忙应到。

  黑袍修士提到陈氏仿佛又想到了什么,又问他:“你的人还没安插进陈氏?”

  男子听到这有些紧张:“圣...圣使,...”

  黑袍修士打断了他,语气低沉道:“这么说,我五年前给你的任务,你到现在还没完成?”

  “不...不是,圣使,我已经控制了两名陈氏修士,还有数名是挂靠在陈氏的修士,但都很外围,根本靠近不到核心。”男子一边望着黑袍修士的脸色,小心翼翼地说道

  黑袍修士也知道这才是正常结果,传承六百年的家族有自己的一套管理方法,不像潘氏这样,已经变成筛子了,修士失踪都不能及时察觉。

  黑袍人想了想,从储物袋中摸出了一个玉匣,递给中年男子。

  “这里面装着紫灵玉髓,你自己想办法取信陈氏高层,派人进入核心圈,要是在动手前,你要是还不能让我满意,我看你也就没必要存在了。”

  黑袍人拿出紫灵玉髓的时候犹豫了一下,但片刻后还是给男子了,反正给那陈氏他也没机会用,等我占下陈氏,连本带利都拿回来。

  “圣使尽管放心,五年内必定出结果,让您满意。”男子望着盒子中盛放的紫灵玉髓,漏出贪婪之色,不过片刻就收了起来,恭敬的对着黑袍人说道。

  “圣使大人家底可真丰厚,连此等灵物都有,估摸陈氏林氏加起都不及圣使丝毫。”男子对黑袍修士拍着马屁。

  黑袍修士表示对此很受用:“呵呵,你尽快吧,圣战开始后,我要在第一时刻给门主大人献上一个完整的郡,桀桀桀桀桀桀......”

  ——————

  玄天山玄天宗

  数人在此议事,但每个人的脸色都是十分的严肃。

  “振钰,你向几位师叔讲一下你发现事情的经过。”金丹真人吩咐了底下一个年轻的弟子。

  “是,老祖。”年轻人向前走了一步,向诸人行礼。

  “弟子三月前路过凤鸣镇的时候,因为那里景色秀美,所以印象较为深刻,所以这次返程时,弟子便邀诸位师兄弟们前去一观。”

  “但这次弟子到那时,那个村子仿佛凭空消失了一般,不留一丝痕迹。”

  “我可以确定地点是没有问题的,整个镇子数万人就那么凭空消失了,我去了地方县城,奇怪的是我翻阅了他们的卷宗,上面竟然没有凤鸣这个镇。”

  “所以我直接去了郡所,查看后发现风郡才两千九百八十三万余凡人,与宗门卷宗进行比对,六年前我玄天宗统计人口时,风郡可是超过三千一百万人的。”

  “六年间并未发生天灾,兽潮,这种人口异常大规模减少蹊跷无比。”

  “之后我又想去拜访那些修真家族问一问,但我发现了一个问题,六年间,风郡大部分的筑基家族和练气家族,高层都发生了变动,之前台面上的长老、家主,大部分都消失了,而且并未再出现过。”

  “查到这里,弟子便没敢继续深查,便与诸位师兄弟直接返回山门了。”

  “此事是有些蹊跷,真人,我建议即刻下令玄天卫前往风郡彻查此事。”这话是负责战堂的风世平风真人提出来的。

  玄天卫是由玄天宗在立宗之后便组建的力量,底层人员全部由练气九层组成,十人一伍,十伍一队,十队一卫。平时分散各地,监察各方,收集情报。

  现今这支力量是由紫府真人丁义负责掌管。

  “不行。”丁义出言反对。

  风世平怒道:“丁义,这种情况下还不调查,你想干什么?更何况这种情况下,你已然失职,还不行动补救?意欲何为?”

  丁义没有生气,依旧十分冷静道:“风大哥,你先听我说完,我玄天宗治下二十郡,玄天卫一半的力量布扎在此,每个郡基本上都是在二到四伍的。”

  “风郡的十八名练气后期,两名筑基期的弟子,没有一个人通知我们风郡的异常,诸位觉得该是哪儿里出现了问题?”

  “玄天卫叛变了!”风世平几乎是吼了出来!

  “底层弟子不好说,但那两个筑基期的弟子大概率是的。”于淼也眯着眼睛,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真人,玄天卫在我的管理下出现这么大披露,丁义请求真人降罪。”毕竟作为管理者竟然没发现下面的异常便为失职,失职便要承担后果。

  主坐的金丹真人听了这么久的事,终于开口了:“丁义,你的事等到事情解决再说,眼前的问题是如何解决这次的危机!”

  “危机?”风世平的语气中带着不解:“真人,要不让我率领战堂直接去解决好了,一个月内必出结果。”

  丁义从真人的话中嗅到了不一样的味道,“真人,你是说风郡不是个例,治下可能还有一个或几个郡一样出现了异常?”

  老者没有直接回答这个问题,反而问起了众人另一个问题:“你们可知我玄天宗是在何背景下建立的?”

  作为收集情报的,这些史料也是需要涉猎的。丁义直接开口道:“自然知晓,据传三千年前魔门无天异军突起,率领魔门大军横扫整个北冥,从中州来访友玄天老祖也被卷进了战争,也立下了玄天宗,三十年后与另两位化神真仙联手斩杀无天,百年后,魔门余孽被赶进北方苦寒之地,再无踪迹。”

  说道这里,丁义也反应过来:“真人莫不以为这是魔门的手笔。”

  “夺舍?蛊惑人心?消失的村镇?这可是魔门的手段啊,怕不是魔门将出!。”老者有些忧虑。不过也很快做出了决策。

  “丁义,将派往其他各州的玄天卫秘密召回,你再开始着手调查调查宗门内部弟子,将那些被蛊惑的弟子监视住,暂不动手。”

  “是。”丁义应到。

  但如何分辨魔修他又一阵头疼,毕竟三千年不现世的魔,谁知道他们的气息是何样的,不过想来藏经阁应该有所记载吧。丁义这么想着。

  “蔡杰,你最近带着商队以贸易的名义游走各宗,秘密将我们的发现通知各宗,望早做准备。刑赏阁由于淼暂时监管。”

  “是,真人。”两人应到。

  丁义突然问道:“真人,我们需不需要提醒一些修真家族。”

  老者思考了一下,摇摇头:“暂时不必增加这样的风险,等玄天宗内部确认了,再开始排查那些家族吧,内部不宁,何以扫外?”

  各人没有多说什么,纷纷下去准备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