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陈氏家族仙缘录 > 第十五章 重择兵器

我的书架

第十五章 重择兵器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呼!耗费两年多的时间终于六层了,虽然比不上长隆那个妖孽但还算可以吧。”陈长昊想着自己的十弟的修炼速度,嘴角就一阵抽搐。

  前一阵子听往返的族人提起说家族出了一个妖孽,短短两年的时间,连破练气后期两层,自己对此很好奇,细问之后才知道是自己十弟陈长隆。

  当时陈长昊就感觉惊讶,明明大家同样是三灵根,你怎么修炼那么快。

  可真是凭借事实向族人证明了修炼不止看灵根,还看天赋,使一些四灵根,五灵根的族人们突然充满了动力:虽然我灵根不行,但万一我天赋优秀呢?每个人心里都有这样的想法。

  陈长昊前几天的时候向六哥提出要闭关几天用以破境,陈长富也答应了。毕竟盛会已经过去快半年了,修士已经散去很多了,如果有药散的订单就积压几天吧!反正利润也不大。

  突破后的陈长昊也没有急着出去,一方面还要适应一下新境界,另一方面他想趁此想一下之前的事情。

  之前猎妖盛会的时候自己只能猎杀一些实力比自己低是妖兽,因为当他狩猎同境的时候战况总会僵持,有时还会出现险情。

  自己不擅正面搏杀,通过猎妖盛会已经能明显的看出来了,直觉告诉陈长昊要是与同境的散修搏杀自己死亡率高达九成。

  毕竟散修常年游走在死亡线上,搏杀技巧与经验都不是自己能及的,他们比妖兽更加危险,自己连同境妖兽都无法正面击杀更别说散修了。

  既然自己正面打不过,那我就避开这一方面,可是我又如何避开呢?

  突然他脑子中闪过了一个兵器,弓?对呀,我如果换择兵器,选弓不就可以完美避开这点么。

  等会去找大伯问问他的看法,陈长昊心里做下决定。

  ——————

  陈世玉看着面前的陈长昊眼带笑意:“这么说,你是觉得自己不擅搏杀,所以想弃剑从箭?”

  “是的,大伯。”陈长昊点头。

  “你的剑可是练了十多年了,说弃就弃?”

  “它不适合我,我也不适合它,我自然要选个适合的。”陈长昊答道。

  “不错不错,其实世寒上次猎妖盛会结束后就与我说过你的战斗风格不适合剑,想要与你说,不过我压下了,也没有提醒你,你可知为何?”

  陈长昊低下头,恭敬道:“大伯应是在等长昊自己想清楚,望大伯恕罪,长昊近半年才看清这一点。”

  陈世玉点点头,看着陈长昊,愈加满意道:“不错,终归是能看清自己,自己认为适合,那才是适合,别人纵使有千人万人说你适合,你不这么认为,终究是空费力气。”

  “兵器我也早已为你准备好了。”

  “枯叶弓,二阶上品的弓。这弓算做这次你给家族提供噬魂蛛信息的报酬,就不需要你额外花费贡献点了。”

  陈长昊顺手接过。

  陈世玉又从储物袋中掏出了三只箭矢,向陈长昊介绍道:

  “枯叶箭,这三支箭矢的箭杆是上次斩杀的三阶树妖的枝干打造的,箭镞是由精铁打造,其中有一支箭镞涂上了噬魂蛛的剧毒,会带有致幻的奇效,若不是生死搏杀,不可擅用。”

  “是,长昊知晓。”陈家族规一向是不先下死手,信奉以和为贵。至于林氏,别人都要灭你族了,你总不能对人家说,以和为贵吧。

  “一支一百点贡献点,带毒的一百五。”陈世玉又说。

  陈长昊一个踉跄:这价格...不会是把枯叶弓的价格算箭矢里了吧。要知道一阶箭矢二十灵石一捆,一捆百支。二阶的一支灵石也最多十来块块,这几支箭矢总不能三阶吧

  仿佛看出了他的想法陈世玉撇撇嘴,道:“你小子别得了便宜还卖乖,这么多最低都是二阶上品的材料,打造出来的箭矢可是无限接近三阶,配合上你六层的实力,正面足以射穿练气八层修士的护体真气,若是你到九层,都可以对筑基修士产生威胁。”

  “哼哼,我要是拿外去卖,你信不信二百一支都有人抢?”

  “真的?”听到陈世玉这么说,陈长昊眼冒精光,小心翼翼试探道:“要不,我再买几支?”

  “.......”

  “滚蛋!”

  “好嘞!”

  说着陈长昊就跑出了百兵阁,回丹坊了。

  刚踏进丹坊一只脚,就被人撞上了,那人看见是陈长昊开心道:“九弟,你终于出关了,来来来,今天来了一个大单子,我把药散的材料给你,你晚上把他练出来。”

  ......

  我刚放松一天,哪儿怕一天啊。从猎妖盛会开始自己一直连轴转,先是猎妖,然后回来不停歇的炼药,加上刚刚突破练气六层,精力消耗巨大啊!不行,我要逃炼!

  陈长昊装作无奈的回头:“六哥,我也想啊,但是大伯刚刚给了我一个任务,让我去试试一柄弓箭的威力,你要不要一起来看看?”

  陈长富愣了一下,随即狐疑道:“不会吧,大伯能让你去试他练出来的新兵器?那不是一向是百兵阁内的弟子负责做的事情么?”

  “真的,可能我今日刚好撞上了吧。”说着他从储物袋中掏出了弓箭,为了显得更有说服力,还晃动向陈长富展示:“六哥你知道小弟我可是练剑的,这套弓箭价值可值数百块灵石了,我总不能花个四百多百灵石买套二阶上品的弓箭当装饰物吧。”

  “你现在竟然能判断这些兵器的价格?”

  陈长昊冷汗都冒出来了,但脸色不能变:“大伯跟我说的定价啊。”

  “真奇怪,还没测试威力的弓箭竟然定价了。”

  陈长富好像信了,看着陈长昊又好奇道:“那你回来干嘛,我记得傀儡场在城西吧,离大伯那不远,你咋跑回来了?”

  对啊,我咋来这了。

  陈长昊脑袋飞速运转,最后望着陈长富认真的说道:“溜达。”

  别管六哥信不信,反正我信了。只要我气势摆足了,六哥也会跟着我信的。

  然后两人对视了几秒,陈长富就把装着大量药材的储物袋递给了陈长昊,然后还说了一句,其实这是二爷爷指明让你练的,似乎是怕他不信,还加了一句:“真的。”

  “......”二爷爷是有多嫌不管丹药来管低阶药散的制作。

  我还能怎么办,陈长昊丧着脸,走向炼药室,开启了漫长而枯燥的炼药时间,练箭也就只能明天去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