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陈氏家族仙缘录 > 第二十六章 玄阳矿脉

我的书架

第二十六章 玄阳矿脉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又一个多时辰后,一个老者驾着一头二阶的飞行灵兽赶到了淮县县城。

  老者看着完整的淮县县城明显舒了一口气,可他仔细观察了四周,发现并没有妖兽的踪迹,但城墙上的烽烟仍在燃烧,这让老者十分生气。

  他看到几个男子站在城墙上,气势不像凡人,就往几人身边降去。

  陈长昊三人看着一修士驾着灵兽而来,看那修士身着黑色玄服,上面秀着一支九幽鹤,三人便知这人的来意了。

  刘氏兄弟见老者落地,双双躬身见礼道:“刘耀辉(蓬)见过巡守!”

  老者看起来十分生气:“老夫前些年还听过你们名声,还以为你们有些本事,如今一看,不过尔尔!”

  “妖兽已然退去,为何烽烟不息?这点小事都做不好?”老者的语气很是严厉。

  刘氏兄弟二人一直保持着躬身状,见老人如此愤怒更不敢起身,只盼着那神秘男子能够说两句。

  陈长昊看老者借二人稍去了一口怒气,站了出来:“十七叔公,这烽烟是我不让他们熄的。”

  老者这才注意到旁边一直站着的陈长昊,看着他有些迟疑:“你是长昊?”

  “是的,十七叔公。”陈长昊点头道。

  老者虽不常回山,但家族的子弟就那么多,总会有些印象。

  老人知晓是陈长昊下令之后,脸色好了许多,对仍旧摆着姿势的二人说道:“起身吧?”

  “长昊,虽是你下令的,但你要不给我一个说法,我虽没权利惩处你,但我会上禀家族,让家族惩戒。”

  陈长昊脸上带着尊敬道:“长昊也不是不知晓规矩的人,只是这件事有些重大,我做不了主,才会想着继续点燃烽火,叫族中长辈过来主持此事。”

  老者看着陈长昊神态不似作伪,便开口问道:“何事?”

  “十七叔公,这次在淮县出现的是一只二阶中品的妖兽!”陈长昊语气慎重道。

  “二阶中品的妖兽?”老者有些惊讶,二阶妖兽在灵气甚低的野外凭空出现概率是很低的。

  “是的,那头妖兽被我射伤了之后,很快的就退去了!”陈长昊点头确认道。

  “没有跟上去?”

  陈长昊摇头道:“这头妖兽速度很快,我没把握跟住,而且我怕这妖兽察觉有人跟着它,反而会带着我们走向一个错误方向,得不偿失。”

  老者听着陈长昊说的话点头赞同道:“嗯,是有这种可能。”

  老者眼睛眯了眯,大声道“既然确认了妖兽是在淮县这一带的话,刘耀辉,刘耀蓬。”

  一直侍立在旁边的两人听见老者喊到了名字,慌忙道:“属下在,巡使有何吩咐。”

  老者看了一眼二人,下令道:“召集城中士卒、猎户,顺着妖兽消失的方向撒出去,告诉百姓谁发现了踪迹赏银千两,发现地点,许他家可任县令三代,被妖兽杀了的人后辈可由我陈氏照顾。”

  两人听完老者吩咐后,应声道:“必不负尊使所托,一定查出妖兽踪迹。”

  “十七叔公,其实不用这么大的阵仗。”陈长昊阻止了要下城墙去安排示意的刘家兄弟。

  “哦?不知长昊可有什么好主意。”老人对着陈长昊发问道。

  “十七叔公,我之前已经说过这妖兽的后肢已经被我射穿了。”

  “长昊是想说借着血迹查找?你要知道妖兽的伤口止血可是很快的,恐怕很难找到。”老人有些失望,摇摇头说道。

  “十七叔公误会了,我是想说我射出的那支箭矢上捆绑了一包七无散!”

  “七无散?”老者念了一下名字,还是有些不了解,他对药散不甚了解。

  “这七无散是二阶灵散的一种,本身炼制出来后形态是色泽浅淡,没有丝毫味道,不过若是在其上撒上三行散的话,那不仅色泽会变得十分鲜艳,还会散发出一种带有刺激性的气味。”陈长昊在一旁解释道。

  老者眼中冒出一丝精光:“凭借这灵散就可以找到鼠妖踪迹了?”

  “应该是没问题的,不过快一点为好,时间拖久了灵散的痕迹也会慢慢消散的。”陈长昊建议道。

  “嗯,那你们两兄弟拿着灵散顺着妖兽的踪迹训过去,找到了回来通报。”

  刘氏兄弟从陈长昊手中接过几包灵散,便出城往那山林而去。

  ——————

  距刘氏兄弟出城寻找妖兽踪迹已过去了整整一天,终于有一人回禀来了。

  “二位大人,我们发现了那妖兽的踪迹,就在淮县东北方向,不过六十里。”刘耀蓬在堂下汇报道。

  陈长昊有些诧异:“这么近?”

  刘耀蓬低头道:“不敢瞒上使,确实只有六十里,现在我大哥在那里盯着妖兽洞口,我回来禀告。”

  老人在一旁放下了茶杯:“六十里也差不多了,既然出现在淮县外围,也就不可能隔重山。”

  陈长昊听着长辈之言点头:有道理。

  老人起身,走到院子中,抬腿站立到了飞行灵兽身上,回首示意二人上来赶往鼠妖那边。

  又小半个时辰后,几人飞行到了一处无名小山。

  刘耀蓬指了一个方向示意道:“前辈,我们顺着气味走到这附近,那处洞口想来就是鼠妖的。”

  老者和陈长昊都顺着他指的方向忘了过去。

  陈长昊看了洞口处的一根折箭愣了一下,随即有些心痛,当时是看男子的飞刀对妖兽造不成伤势,怕普通箭矢不能做到一击重伤的效果,才换上了枯木箭,自己拢共三根枯木箭,谁料到会在这折了一根。

  不过他也知事情缓急,对着身边的十七叔公确认道:“没错了,叔公你看那里一支碎成几节的箭矢,就是我之前射出的箭矢。”

  “那我们就下去吧。”老者发话道。

  三人与一直蹲守的刘耀辉回合后,顺着那个狭窄的洞口进了山洞,顺着山洞的走向一直向前走。

  “小心。”陈长昊感觉道危险,出声示意道。

  几人纷纷快速离开刚刚呆着的位置,只有刘耀蓬速度慢了些许,被鼠妖的爪子在背部划了道大口子,不过都是小伤。

  通过鼠妖后肢的伤口仍能看到里面鲜红的血肉,骨头也依稀可见,看样子之前的伤势不清,不过仍在对着几个闯入者龇牙,猩红的眼睛紧紧盯着几人。

  老者也看出了妖兽的状况不好:“一起动手,速速解决。”

  陈长昊听了老人话后,也拎着弓柄就上去了,接着鼠妖挡住老者的刀口时,轮起弓柄就敲了上去,从鼠妖的反应来看效果还是不错的。

  至于刘家兄弟,事实证明,实力还是很重要的,哪儿怕鼠妖状态堪忧,但这两兄弟对鼠妖还是难以造成实质性的伤害,不过本身无论陈长昊还是老者也没指望这二人,数息后,鼠妖不甘的倒在了老人的刀刃下。

  “终于解决了,接下来就该看看是何物能让这妖兽成长到二阶中品了。”说到这,陈长昊实在是好奇。

  老人看妖兽被解决后也带着笑意道:“没有灵药的灵气,应该不是凭借灵物。”

  老人又打量了一下山洞,发现洞府除了岩石再无其他,举起了刀口,插入了墙壁,将一块石壁直接撬了外来。

  陈长昊看着墙壁里面漏出的岩石,惊道:“这..这是...”

  老者目光仅仅盯着漏出本色的山体,语气低沉道:“玄阳矿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