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陈氏家族仙缘录 > 第四十三章 新人陈长荣

我的书架

第四十三章 新人陈长荣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北冥

  六百年前,幽云涧内诞生了一头五阶妖兽,引导妖兽发动了兽潮,幽云城一时间岌岌可危。

  玄天宗弟子紫府修士陈孟云刚巧为寻找机缘游历至附近,接到金丹老祖的传音,旋即赶赴幽云城,在城外凭借大阵与另一紫府真人缠住了一头五阶妖兽,三头四阶妖兽共三个时辰,最后金丹老祖赶到,险险救下了浑身是血的陈孟云。此战过后,陈孟云经脉损伤大半,无缘道途。

  金丹老祖有愧于弟子,便允许他带一部分传承立下家族,还压下了宗门内部的反对声赐下了一株四阶灵植五行果树,还专门出手为陈氏布下了四阶中品大阵都天烈火阵。陈氏家族在修仙界中就此立下山门。

  ——————

  六百年后,浩扇郡

  清源山的山腰处的一所院子内,有一家人正在食用晚膳。结束时,那中年男子从储物袋中掏出了一个玉瓶:“昊儿,你近些年的努力我和你娘也看见眼里,你爹我也没啥能帮你的,这里面有一粒归元丹,你服用后应该便能进入练气五层了。”

  “父亲!”青年大感意外,毕竟父亲很少同意自己使用丹药,借用外力突破。

  “给你了拿着就是,再过一段时间你就年满十八了,家族就会给你派发任务了,早点突破吧!”男子说完便起身,看样子是回屋修炼了。

  “昊儿,你也快回去修炼吧,你已经突破四层两年了,以你三灵根的资质,打磨真气,还是有把握在近期凭借丹药突破的。”刚刚一直没有发话的妇人对着陈长昊说道。

  “好的,母亲。”陈长昊应道。

  ——————

  三个月后的一天早上,一支打着陈氏旌旗的车队行驶在乌木林的古道上,这是由陈家世字辈排行老三的陈世寒带领的车队。

  这支车队拉了共二十辆马车,上面载满了灵谷和灵草,他们此行就是将这些货物送到氓山坊市售卖于散修或别的家族。

  有一青年坐在一辆载满灵谷的马车上,慢慢地翻阅着书籍《百草录》。

  青年身材高大,眉清目秀,一双眸子炯炯有神。他便是陈长昊,刚满十八岁的他已经练气五层了,此行乃因被家族分配去了氓山坊接替十七姑,负责炼药的工作。

  车队一开始走的很正常,突然,作为领队的陈世寒感觉林间有些不对劲,太安静了!旋即右手一抬,整支车队也随之停了下来。陈长昊见此情况也知道是碰上危险了了,便收起了书籍,翻身站立在马车旁,从储物袋中拿出了一柄二阶下品的流光剑和几张攻击类的符篆跟族人一起以戒备状警惕着看着周围。

  只见陈世寒低沉着声音对着周围道:“道上的朋友,我们是清源陈氏的车队,可否行个方便,让我们过去。”说着,手中打出了一道求援符篆。

  “桀桀桀桀桀桀。“一阵诡笑传来:“陈氏?劫的就是你们。”

  “哼,这里距离氓山坊仅仅不到三百里,筑基真人一盏茶之内便能赶到,你觉得一盏茶间能拿下我们这二十人?不如我给你们一百块灵石当过路费放我们过去?”

  “杀了你们,所有东西都是我们的。”对面回了一句后,直接动起了手,大量黑衣穿着的人往车队冲杀过来。

  刚刚在发现不对时,二十辆马车便围成了数个个圈,现在三伯拿出一个阵盘,瞬发激活了蕴含在其内的阵法。

  黑衣人们的第一波攻击全部落在了护罩上,没有对陈氏族人造成一点伤亡。

  “可恶,一支普通的车队都带二阶中品的阵盘,还真是阔绰!”外面领头黑袍人的声音传了进来。

  陈世寒面色凝重的看着外面,喃喃自语道:“四个练气九层,有些麻烦了!”

  然后回头对着族人说道:“对方既然敢动手,必是有备而来,大哥要两炷香才能赶到,万一等会阵法被破了,怕护不周全你们,世字辈的留下拖住对面,长字辈的直接施展遁术逃,阻拦十息后世字辈也可以逃离。”

  “三伯,我也已经练气五层了,我也能留下来御敌。”不甘于逃遁的陈长昊主动请缨留下。

  “不行!”陈世寒想都没想便拒绝了这个请求,语气严重道:“你留下来就是添乱!你修为是有五层了,但你实战经验丝毫没有,又谈何御敌!”

  陈世寒说完感觉语气有些重了缓了缓又说道:“换个角度看,你们逃了,他们也要派出人手阻拦,也是可以为我们分担压力的。”

  陈长昊低下了头,握了握拳头,想要反驳陈世寒,却不知从何反驳,只能点头同意下来,其余族人也没有出言反对的。

  陈长昊又看向护罩,阵法护罩不知何时已经便布裂纹了,可能再过数息便要完全破裂。

  随着一声“哗”的声音,阵法彻底碎裂,数人护持的阵盘也已崩裂开来。陈世寒手持数张二阶下品的离火符扔向贼人的一角对着众人大喊道:“趁现在,快走。”

  陈长昊看着被三伯杀死的两名贼人而漏出的缺口,一咬牙,施展身法便冲了出去。

  一出被对方用阵法覆盖的地面后他便拿出土遁符,借着地势逃遁。一盏茶的时间后,他的脑袋从连绵的山脉中的一处地方冒出,借着遁符的效果,陈长昊已经跑了数百里了,而代价就是他现在体内的法力所剩无几了。

  陈长昊站起身来,用洁净术弄身上的尘土心中想道:不知道三伯现在怎么样了,大伯应该已经赶到了,不知能不能顺利救下三伯。

  脑中的念头闪过,又被陈长昊强压下去,旋即起身打算观察周围的环境,看看自己逃遁到哪儿了。

  陈长昊走着走着突然觉得周围有点怪怪的,又仔细瞧了瞧脚下的土地,虽然荒废了许多年了,但依稀能看出灵田的雏形。

  荒山之中竟然有废弃的灵田存在,说明此山以前是有灵脉的?还是有家族或散修在此居住过一段时间?

  陈长昊便四处查看,期望能找出点过去的痕迹出来。

  陈长昊在围着一处山壁查看时,路过一处墙体时,突然觉得草木气息大增。陈长昊邹着眉头看向墙体:草木的气息,难道这山体后有灵植?可山体内部真的能长灵草么?还是说这快山体是虚假的,只是视觉上的障眼法而已。

  陈长昊先是伸出手探了探,确定了石体是真实的之后,陈长昊从储物袋中掏出了自己的流光剑,试着对这块山体劈了一剑,只留下一道淡淡的痕迹。

  这,陈长昊不免有些咋舌。二阶下品的剑竟然劈不坏身为凡物的石块,他又走向其他方位的山体,重新劈了一剑,山体随着剑所到的位置瞬间裂开。

  陈长昊回头望着那块劈不坏的山体诺有所思,想来,便是那山体有问题,可能是一处洞府,洞口被人运来石块挡住,整个洞府被人加持了坚硬属性的符篆,最少也得是三阶上品往上的符篆,否则自己的流光剑怎么可能才留下浅浅的剑印。

  陈长昊还想试试其他方法的时候,突然感到储物袋中传来了动静,将传讯符抓了出来查看信息:是大伯让族人会和,也在传讯符中指明了会和地点,让陈氏族人迅速赶往,陈长昊只能暂时放弃眼前这面奇怪的山体,匆匆做了一些记号,想着等告诉长辈这里的事情之后,让家族长辈派人来探查它,便朝着会和的方位赶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