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陈氏家族仙缘录 > 第四十五章 联合(一)

我的书架

第四十五章 联合(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在陈长荣到来后上半个月时间,陈长昊都是在这么匆忙的情况下度过。

  不过好在陈长荣经过半个月的适应后,也知道了每天应该做的事情,主动提出要与陈长昊进行轮班。

  陈长昊也没有拒绝,一开始他带着陈长荣一起按着自己平日巡查的路迹行走,过几天后他看到陈长荣熟悉了流程之后就直接放手了,开始与陈长荣一人一天的出去巡查!

  陈长昊在留守山上的时候也没闲着,下午他会在后山练两个时辰的弓箭。上午则会跑到酒池去跟黄飞学习酿酒,打算到时候跟黄飞也能轮下班。按照他的想法:酒方我是看不懂,不过步骤我还能学不会?

  黄飞自然也乐的到时候有人跟自己轮班,教的也很用心。

  这一天,陈长昊在跟黄飞学了半个月的酿酒知识后,开始试着自己酿了,他拿着原材料在配比例。

  突然,一直在旁边观看的黄飞拍了一下他肩膀。陈长昊被吓了一跳,差点把手中的东西全扔坛子里了,回头问道:“咋了,比例不对么?”

  黄飞仰着头看向天空,指着天上说道:“九哥你看看那是不是家族的青灵鹰啊?”

  陈长昊顺着黄飞指着的方向看去,只见一只巨大的飞行灵兽从西南向东北方向行去,速度飞的很快!

  “好像是,不过飞这么快的吧,估计北边哪个地方出现妖兽了?希望平安吧!”陈长昊望着天上的灵兽飞远,最后化成一个黑点,有些担忧道。

  “先酿酒吧!”黄飞回过了神,将手搭着陈长昊的肩膀上,道:“九哥说多少次了,酒曲少放点,你又放这么多!”

  陈长昊回头一看,好像真倒多了,不过嘴硬道:“我觉得按你方法酿的酒太淡了,我想喝酒味重一点的果酒。”

  “呵,我还不知道你,九哥,恐怕自从我酿出果汁出来以后你就没喝过酒吧!”黄飞揭底道。

  “谁说的,我天天都喝两杯酒好嘛。”

  “啊哈?”

  两人在斗嘴中气氛很快又热闹起来,不过那刚刚升起的担忧也只是压在了心底,并没有减少!

  时间又过去了一天,这一整天来陈长昊经常看到天上有青灵兽在来回飞行,不知道是在干什么。

  这天傍晚的时候,陈长昊和黄飞两人坐在小院中喝酒,探讨一下修炼的心得,以此来避免自己一直去瞎想青灵兽频繁飞行的目的,扰乱自己心境!

  “九哥,九哥,我知道些些日子那些青灵兽那么着急的向北飞去是干嘛的了?”陈长荣从外面冲了进来,急匆匆道:“飞哥也在这啊!”

  陈长昊和黄飞对视一眼,一齐看向陈长荣道:“是为了什么?真是北面出现了一个强力妖兽,家族领地被袭击了?”

  陈长荣在二人的催促中,将自己知道的事情通通说了出来,这也是他今天从一过路散修的手中了解的。

  听说是家族有一支商队在与青茫山脉一代的那些新建的小家族进行贸易的时候,林氏有好几个修士过来突袭了陈氏商队,商队一行七人三死两失踪两重伤。

  家族以为林氏是要向家族开战,才会紧急调用青灵兽将后方的族人们调到前线。

  陈长昊和黄飞听到这个消息面面相觑:要开战了?

  ————

  夜里,潜龙山来了一个特殊的‘客人’。

  林氏的主事人亲自领着他向密室走着,打开了门客气道:“陈修士,请!”

  “哼。”陈一平冷哼一声,对着眼前老者的示好熟视无睹。

  林一清面色不变,等陈一平进去后,对着里面的老人行了一礼,轻轻将门带了起来,在外面守着。

  陈一平坐了下来,与诸位的老者对视,顶着老者给的威压毫不退让!

  良久,两人都松了下来,老者先开口道:“这次的事情不是我们林氏安排的!”

  陈一平鹰眼紧紧盯着老者:“我知道,否则我也不会秘密来此了,但就算不是你们的本意,你们林氏也要对此事给个交代。”

  老者沉默了一下,缓缓道:“我会将参与这件事的林氏族人全部派往风郡战场。”

  “不够!”

  “对那些死掉的修士我们会有补偿。”

  “公开道歉!”

  “好。”老者答应的很干脆。

  “那就没...你答应了?”陈一平很是诧异。

  老者手中出现了一个玉简,说道:“这是玄天宗发下来的密令,你可以看看。”

  陈一平看着悬在空中的玉简迟疑着,不过很快就接了过来,浸入心神查看,不一会儿陈一平额头上就冒出了汗珠,沉声道:“这是玄天宗发下来的?”

  “不然你觉得我有胆子伪造这个。”老者反问。

  陈一平没有说话,他在思考这件事的真实性。

  “你是如何觉得我不是它们?”

  “刚刚我已经测试过了,你的气息并没有它!”

  “我要跟玄天宗的真人亲自谈!”

  “恐怕没机会,现在玄天宗动作不能太大,否则被魔修发现异常了,情况可能会转瞬急下,不过我可以帮你们传递玉简送到宋真人手上,转呈给真人,不过要等等!”

  “好,那我要回去商量一下!”

  “可以,到时候你将玉简送过来!”老者说完又抛掷了一个玉简给他,道:“这里面是可以分辨魔修气息的,留给你们陈氏内部自查。”

  陈一平将玉简收了过来,借着月色悄悄离去了。

  林一清出现在老者身旁,看着陈一平远去的方向:“真是可怕的隐息术,他要不主动现身我可能都发现不了!”

  老者不置可否:“隐蔽天赋是很高,要不是有魔修的威胁,发现他就应该尽早铲除才对!”

  林一清点头,又有些唏嘘道:“与陈氏斗了几百年,没想到最后我们是要和陈氏联手了。”

  “人算不如天算啊,魔宗?”

  ......

  ——————

  清源山

  几位筑基真人都在做,主位的一个老者漏出了与坐下几人完全属于不同层次的气息,很明显老者已经成为以为紫府修士了。

  陈一平花费两天的时间回到了清源山。

  “一平,怎么样?”已经出关的陈太丘坐在主位上,看着陈一平进来开口问道。

  陈一平先给老者见礼,然后顺着空出的位置做了下去,将这次出行的见闻都说与在做的众人听,并没有加入自己的看法,以免误导众人!

  几人听完陈一平的话后,很是震惊。又将陈一平带回玉简来回传阅了一遍,每个人都仔细的盯着玉简想找出破绽来,可惜一无所获。

  众人陷入了沉默之中。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