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失落的咒法 > 第1章 重生

我的书架

第1章 重生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1000年前,元坤大陆法历222年,被称为人间仙境的桃花坞……
狂风大作,美丽的仙境就如同被洪水猛兽吞噬一般,整个海岛都在地动山摇。
"紫灵儿,你为什么要相信赵坤吉的鬼话,纵然我林晨是一个世人眼中的绝世魔头,难道你不知道我有多爱你吗?"
林晨心脏被紫灵儿手中的穿云剑刺穿,鲜血淋漓的,他看着自己曾经一直深爱的女人,心中满是愤恨,不应该是这样,不应该发生这种事情的。
想他林晨原本是天下第一的强者,被世人称为咒怨大帝,一生洒脱不羁,如果不是他对自己心爱的女人紫灵儿完全不设防,这世界上又岂能有一人可以伤到他呢。
……
"我知道你爱我,可我不爱你啊!在你眼中除了得到更强大的实力,有多少时间是可以和我沟通感情的,我受够了,告诉你吧,我早就是赵坤吉的女人了,你死后,他就是天下第一,他至少比你更懂得怎么让我得到满足!!!
"混账……"
林晨有些歇斯底里起来,而随后紫灵儿也终于下了决心,将咒印的力量释放在剑上,彻底刺死了林晨。
一代王者,就此陨落。
他是不甘心的,为了自己心爱的女人,封印了自己的力量,没想到这是她的圈套呢。
林晨死前回忆了很多过往的事情,这是他第二次被女人背叛了,曾经在那个世界,他还是一个国际上著名的时装设计师,他曾喜欢过一个名模的,只是,人家只是把他当成了潜规则她的对象罢了,说起来,那个叫周紫依的女孩儿和紫灵儿长得还有点像,只不过一个穿高跟鞋,一个穿丝履罢了,总之都是高挑美女。
……
在他第一次来到元坤大陆前,曾经在世界顶级的拍卖会上,拍下一颗蓝色晶莹的石头,此时,却亮了起来,和他的尸体一起消失了,石头名为轮回石,当然,这是他给起的名字,毕竟因为这石头他曾经在现代社会死而复生过,之后便来到了元坤大陆。
他也不明白为什么石头也跟他来了,似乎是和他成为一体了的样子。
……
元坤大陆法历,1222年……
又一次缓缓的睁开双眼,林晨冷笑了一声,无语的看着现在的自己。
没想到会在1000年后复生,更没有想到,复生在一个同样名叫林晨的乞丐身上。
如果是在他出生的地方,那个高跟鞋,飞机,火车,《王者荣耀》,是世界的主要元素的地方,乞丐嘛,也就是在街边乞讨乞讨……要点口粮,可是,在元坤大陆上,这身份在世人眼中是很卑微的存在了。
这落差,上一世是天下第一的强者,这一世,老天要让他做个乞丐,来中和自己的命运吗?想想林晨就苦笑出来!!
曾经在同样的这片大陆上,林晨被称为咒法之王,此时他伸出手来,感受不到任何的力量,要知道,这个崇尚武力的时代,实力的境界代表着地位的高低!!!这是一个人人都天生拥有咒力的世界,哪怕是才出生的婴儿也有,只是咒力高低不同,林晨知道,他真的惨了,这次复活,他的咒力为零,如果不是他曾经其实是个乐观的人,都得找块豆腐撞死了!!!
"……"
林晨无语的看着眼前的豆腐,"算了,还是吃了吧!"他自言自语的说道。
来到这个时代后,他也知道了当前世界的格局,曾经自己心爱的女孩儿紫灵儿,如今已经和赵坤吉建立了不朽帝国,一个被称为不朽天帝,一个被称为桃源仙后,两个人的存在在整个元坤大陆是至高无上的,完全无人可及。
而林晨却因为重生为乞丐,并且没有半点咒力,而成为了整个天下最卑微的存在。
今天说起来是个好日子,在廖家镇,身为这里最大的家族的廖家,正在对附近的乞丐施粥,而林晨也想去凑个热闹,他可不是打算认命,但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呢,咒力全无,能活着,就是万幸了。
要知道在元坤大陆,强者抹杀弱者,根本就不需要理由,他有时候觉得这样很不公平,可是曾经他自己是天下第一的王者,他又好到哪里去呢??
吃完小碗里的豆腐,想着这些,他不知不觉的就走了很远,此时已经来到了廖家府邸的正门口,这是一个看起来富丽堂皇的大院,廖家也算是当地的有钱人家,大户了。
门口的女人,年纪十四五岁,身上穿着漂亮的淡黄色裙子,一头黑发,如果是散开头发,也是一个典型的黑长直啊,自然是没有紫灵儿漂亮,但也是个美女了。她是廖家的二小姐,年纪虽然不大,却也是一个咒印修士了。
咒法力量的高低其实是分为十个等级,从弱到强分别是婴元境界,咒印修士,咒法师,魔咒师,悲咒师,幻咒法师,咒法皇,咒法尊者,咒印王者,咒法古帝。
只是一般十四五岁的年纪,很多人还没有脱离婴元境界的水平,而廖家二小姐廖宇晴,却已经是咒印修士了。
现在的林晨,看到这样的女子,也是需要仰视的存在,想想他就在心中冷笑,还想报仇呢,搁个屁报仇啊,他现在眼中的紫灵儿是美女,他就是蝼蚁,曾经是他女朋友什么的,这事儿现在根本不用去想,世界都已经天翻地覆了。
今天是七月九日,空气是比较温暖的,也充满了夏日里应有的鸟语花香,只不过,林晨的心中一片寒冷,紫灵儿的咒法又变得更强了吧,她最擅长的是改变物体大小的咒法和控制风力强弱的咒法!控风,很多人都会,这是基本的元素咒法,但是改变物体大小可就是远古时代才有的"失落的咒法"了,紫灵儿甚至可以将敌人缩小后一脚踩碎,这失落的咒法还是林晨送给她的礼物,当然,穿云剑也是林晨送给紫灵儿的礼物,那是他亲手为心爱的女孩打造的神兵,他却死在那上面!
"小姐,要不您先回去吧。只是一些乞丐,何必劳烦小姐亲自来施舍他们。"
一个管家模样的男人走过来说道,这管家应该已经是一个咒法师了,论实力,肯定还要在二小姐廖宇晴之上,这也是自然,年轻一辈一般都是在十四五岁的时候开始修炼的。
资质好一点的,或许在十四五岁的时候可以达到魔咒师的实力水平,那样的男孩儿,绝对会被一大帮同龄的女孩儿爱慕的。
就是这样的时代,长得帅也不见得有人爱慕,可是实力强大,就会有女人缘。
外貌协会的其实也不是没有,但是很少!!!
林晨如果单纯说见识的话,他是咒法帝级别的,至于实力……就呵呵了。
他也是为此而郁闷,他不怕自己从头开始修炼,但是……咒力为零,这几乎断了他修炼的可能性。
在元坤大陆,即便是婴儿都不会咒力为零的,咒力是所有人的基础属性,没有咒力的,宠物狗或许没有咒力!!!
唉……
林晨叹了一口气,端起自己的碗,向施粥的地方走了过去。
他不是没有想过在这个时代打个工什么的,但是无论什么工作,都和咒力息息相关的,他一点点的咒力都没有,靠工作赚钱讨生活几乎可以放弃了,当然,不需要咒力的工作也不是没有,但是那都是伺候人的活,他宁可乞讨,也不想做那样的工作。
……
"姑娘,你可不可以给我多打一点儿粥,我真的饿了。"
已经超过两天没正经吃饭,刚才好不容易捡了块豆腐,对,是捡的。
此时肚子还饿着也是必然的!!!
林晨的态度恭敬而又谦和,嘴角挂着笑容,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个多唯唯诺诺的卑微男人呢,谁能想到他当初是何等的霸气。
"你这臭乞丐有什么资格和小姐提要求?"
廖宇晴没有说话,旁边的丫鬟上前一步语气居高临下的说道。
"云儿,不可以这样轻视弱者,他同样是人,同样需要得到尊重。"
廖宇晴一边给林晨施粥,一边这样说道,虽然她也把林晨当成是弱者,但这就像优等生知道差生学习不好,却不会因此鄙视差生,大概她心中是类似的感觉,这个时代就是那样注重尊卑观念的,一个小女人家,也改变不了社会风气。
林晨想说点什么的,但又放弃了,他只是觉得这姑娘还不错,真的给他多盛了一些粥,自己应该帮助她些什么的,可是一想到自己此时咒力是零,又放弃了这样的念头,说起来都是眼泪啊,廖家镇在魏国只是一个边陲小镇,魏国也不过就是元坤大陆千国百朝中的一个弱国,他林晨,曾经是元坤大陆的王者,天下第一的霸王,此时难道成为了天下倒数第一吗?这个落差是不是有点大啊!!!
林晨拿着粥碗走到一旁喝了起来,廖宇晴突然对他说,"你还这么年轻,为什么选择乞讨呢?"
"廖小姐,我的咒力为零,连婴儿都比不了,哪有什么适合我的工作啊?"林晨喝粥的时候,一脸毫不在意的说道。
廖宇晴心中也是感觉古怪,因为咒力为零在元坤大陆上几乎是不可能的,但她也的确感受不到这小乞丐身上有任何的咒力,她觉得这样卑微的人,如果不主动保护起来,他很可能随时就被别人弄死了。
毕竟,他连婴儿都打不过啊……咒力有点像武侠小说里的内力,婴儿虽然没有什么思想,但是他们的咒力对林晨依然会形成强大的威压,让他无法站直身体。
林晨形象是非常不错的,廖宇晴觉得他这样死在外边是非常可惜的,她便主动问他,"你愿意的话,可以做我的奴仆,我只会吩咐你做些你力所能及的事情,每个月给你一百元石作为你的月钱。"
……
"我不愿意……"
林晨果断的拒绝道,如果他能接受伺候别人,他早就投身某个大户人家做个伺候人的下人了,但是那样,就失去自由了,他才不干呢!!!
"没出息。"
廖宇晴觉得眼前的男人无可救药了,而且好赖不分,也是生气的嘟囔了一句,毕竟她觉得他就是懒,不想靠工作挣钱养活自己,只想乞讨,廖家二小姐也是第一次知道,真的有这样没出息的人,作为一个年轻的男人,真的太差劲了。
……
不过,林晨走出廖家府邸的区域后,又折返回来了。
"我想了想,能贴身伺候一个如花似玉的姑娘也不错,我答应了。"林晨当然是说的违心话,实际上的情况是刚才在树林里遇到一条狗,那狗挡住他去路,他一气之下和那狼狗打了起来,结果林晨打输了,想了想,还是回来了。
不过,贴身伺候这四个字从林晨嘴里说出来,廖宇晴脸都红了,"臭乞丐,流氓,登徒子,回头看本小姐怎么收拾你。"
林晨便随丫鬟云儿一起进了廖家,这里面确实是个大宅院,虽然和他的桃花坞比不了万分之一,不过桃花坞现在已经是桃源仙后紫灵儿的府邸了,林晨也不想夺回来了,因为他现在的能力,和咒印王者巅峰实力的紫灵儿比起来,那差距犹如灰尘和星辰,其实他重生前也没想到,自己和前女友有一天会变成这样的差距,紫灵儿如果知道林晨此时的模样估计也会大吃一惊,天下间唯一的咒法古帝,竟然会变成她眼中的微尘。
甚至,连杀他的心情都没有了。
当然,也或许会觉得曾经自己和这样的男人做那事儿,是一种玷污吧。
廖府也是当下社会的一员,自然和其他家族一样,都将下人分为三个等级,上等下人被称为管家,管理家中大小事物,东家会给他们不少的报酬,中等下人被称为长工,主要做些家务事,洗碗,摘菜都是她们的工作。
而廖府的低等下人,就是随身伺候主人的角色了,林晨此时,就是一个属于廖家二小姐廖宇晴的低等下人。
这倒是让他回忆起了不少往事,曾经第一次从高楼大厦,飞机坦克,高跟红唇的那个世界来到元坤大陆的时候,他可不就因为什么力量都不会用,成了紫家小姐紫灵儿的仆人嘛,好歹那个时候是管家,这次竟然成了低等下人,……这人设可以啊,林晨心中怪笑,这是要让他重走巅峰之路吗?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我总不能一直叫你小乞丐啊!!"
廖宇晴想到自己还不知道这眼前的男人叫什么,便开口问道,她对他有些特别的感觉的,这男人从认识她开始,就没有表现出应该有的卑微模样,反倒让被奉承惯了的女孩儿感觉挺特别。
当然,私下里这样也无所谓,如果在场合上,林晨还是要跪着听她的吩咐的,这个社会的一些规矩,还是要守的,毕竟这就是他的命运,人生而不平等,这个没有办法,别说古代,林晨是在现代社会出生长大的,虽然不用跪了,但是又何谈平等。
"我,哦,……林晨。"
"噗……当着你主子我的面,还在那吹牛。林晨……你可知道这个名字的分量,他是上古时代唯一的咒法古帝,他几乎会使用天下间所有咒法,凭借一己之力就镇压了千国百朝的战争,他是被称为绝世魔头的男人,……"
"怎么?你爱上他了?"林晨用那种居高临下的眼神看着廖宇晴,结果……
"哎呀哎呀……疼疼疼。"他被廖宇晴狠狠的踢了一脚。
唉……说句实话都不行,林晨感慨万千……
都是被紫灵儿害的!!!
不过,廖家二小姐也是真不错,他是低等下人,却没有让他像哈巴狗一样伺候她,如果不是正式场合,甚至不需要下跪。
可不是每个千金小姐都能这样心地善良的。
而后,因为廖宇晴这样的性子,林晨也就变成了廖府最清闲的低等下人,这样子,十天时间都无所事事的过去了。
十天时间里,他也是摸清了廖家的人物关系,廖宇晴是廖家二小姐,她有个姐姐叫廖玲珑,有个妹妹叫廖小玉,家里还有个最小的弟弟廖强。
其中咒力修为最高的就是他的女主子廖宇晴,当然,她确实是最善良的一个,林晨就亲眼看到过,廖玲珑用皮鞭抽打低等下人,只是因为那个下人给她打洗脚水动作慢了。
今天廖家比平时都要忙碌起来,原来是宗家的人也要来廖家镇,参加一年一度的廖家族比。
林晨分明就是看出来了,今天的廖宇晴比起平时都要紧张,宗家的代表之一廖凡龙,实力听说已经达到咒法师中期水准了,他的咒术,甚至可以劈山开石,廖家年轻一辈中,廖凡龙是绝对的天才。
分家被宗家欺负,似乎成了非常自然的事情!!!!
林晨曾经是咒法古帝,是天下第一的男人,不过此时他咒力为零,遇到那种嚣张跋扈的人,他啊,肯定是……想躲远点!!
不过,他是廖宇晴的贴身奴仆,躲再远,也离不开她身边就是了。
于是,他乐此不疲的成为了跟班儿,反正有吃的,不会饿肚子,其他随意,这就是他此时的想法,至于将来,他确实得想办法突破自己身体的限制,他是咒法帝啊,特么现在连条狗都没打过,这要是叫一些旧日老友知道了,他不要面子的啊!!!
林晨曾经最好的朋友上阳圣君楚阳,每天都吵吵着要超越他这个咒法古帝,现在可好了,真的是超越了,而且是远远的超越了。
楚阳的妻子柳云竹,和灵儿一样是个绝世美人,也是咒印王者级别的超级强者,她爱慕上阳圣君却仰慕林晨这个咒法古帝,毕竟最强是非常有魅力的,虽然咒印王者已经是倒数第二个阶别的强者了,但是一阶的差距,是不可逾越的鸿沟,巅峰时期的林晨,灭杀天下第二的强者都不需要一柱香的功夫,不过,今天他连条狗都打不过。
他这几天也想过,云竹那小妮子看到现在的他,也会大跌眼镜吧,他不知道的是,上阳圣君和他的君妃云竹,已经找了林晨一千年了,他们夫妻俩,无论如何都不相信林晨这个世界最强男,会莫名其妙的陨落。
不过这些是后话了,当下,林晨和廖宇晴来到了比武场,这是廖家后山的一个大型比武场,族比就是要在这里进行。
……
呵……林晨看着比武场地的擂台,他觉得他就是黄金圣斗士在看青铜比赛的感觉,或者是神在看青铜比赛的感觉,但是虚荣心反而有点满足,毕竟实力已经没了,见识依然是天下第一。
不要说普通的咒法,失落的咒法,他几乎全都会,虽然现在变成纸上谈兵的理论了。
陆陆续续的,廖家的小辈都聚了过来,长辈们也开始在主席台入座,准备观看比赛。
族比第一名,会得到家里提供的修炼资源,这种机会,每个人都不会错过的。
不过从刚才开始,年轻漂亮的女孩子几乎都在围着廖凡龙转,强者果然是可以吸引女人的,林晨曾经也有过左搂右抱的时候,后来因为太爱灵儿变得专一起来,没想到自己却死在灵儿手里了,这一世,他不会再专一了,至少……
算了,现在一个也追求不上的……
他这样想着,族比的鼓声已经敲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