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失落的咒法 > 第2章 宗家天才

我的书架

第2章 宗家天才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林晨手中拿着一个大饼,一口一口的往嘴里塞,说起来他也是有点不拘小节了些,他是低等下人,却如此的没有规矩,如果不是因为他林晨现在是二小姐的贴身奴仆,估计,挨揍都不是十回八回了。
只是这个时候,也真的没有人管他在干什么,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擂台上。
这比比武招亲什么的,可是隆重多了。
一千年前,林晨曾经也参加过类似的比武大会,不过那个时候的他也还不是后来雄霸天下的咒法古帝,成为咒法帝之后,比赛什么的,这种事情就脱离了他的人生轨迹。
今天似乎那种久违的热血感觉又回来了!
比赛场上站着的是廖强和廖凡龙,根本就不是同一水准的两个人,廖凡龙原本是想一挑四的,让廖强,廖宇晴,廖玲珑,廖小玉一起上。
廖强是最小的弟弟,脾气绝对不小,他可咽不下这口气,如果四个人一起上,以后分家在宗家面前,还能抬起头来吗?
尽管自己的几个姐姐还是有些崇拜廖凡龙的,不过那也不可能任由他这样羞辱。
廖强是使用元素咒法火的咒印修士,一抬手,身体周边已经出现诸多火球,这是典型的进攻姿势。
那边廖凡龙只是轻蔑的看着他,丝毫没有使用任何咒力,平静的像一个普通人。
只不过他这样,廖强更是感受到了极大的侮辱。连林晨都有点生气了,明明是井底之蛙,那廖凡龙有什么资格这么高傲的?
……
火影燎原,廖强的进攻开始了,一个一个巨大的火球向廖凡龙飞了过去。
廖凡龙站在原地不动,那些火球像是碰了空气墙壁一样,远远的就都炸开了。
"呵呵,结印速度还挺快的。"林晨当然一眼就看穿了廖凡龙的情况,嘴里小声说道。
"你可以看到他结印?"旁边,廖宇晴听到了他的话,吃惊的问道,她也看到了,但是眼睛跟不上,非常勉强,廖宇晴知道自己和那家伙对阵,也肯定会输。
"不是看到的,是……猜的。"
林晨解释道,也算是实话,他的眼睛根本就不可能跟得上廖凡龙的速度的,要不然,他也不会连一条狗都没打过!!但凡有一点儿咒力的人,虐狗也是轻松。
"我就知道……"
廖宇晴应了一句,心中却有些失望。
说起来,她有什么失望的呢,这个男人,原本就是路边的乞丐,她怕他死在外边,才收他为奴的,还指望他成为什么人中龙凤不成。
……
廖宇晴想了想,继续观看比赛,说是比赛,实际上是单方面的碾压,根本没有激烈的战斗过程,廖凡龙的身边的一切被黑色的魔气缭绕着,廖强更是被他的威压,压得无法站直身体!!!
这是控制重力的咒法,比五元素咒法要罕见很多!!!
当然,像紫灵儿那样可以把物体甚至人类缩小的咒法,就不是罕见,而是仅有了。
"堂弟,你认输吧,你不是我的对手。"
无情的讥讽,让廖强更是爆发出惊人的力量,可是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他的努力却显得毫无意义。
"廖凡龙,不要觉得我分家没有人了。"廖宇晴看到弟弟被欺负,被侮辱,终于是忍不下这口气了。
她身材婀娜,像天外飞仙一样飞到了舞台上,裙摆也是极为美丽的在空中划出了温柔的弧线,……
林晨想伸手叫住她,可还是晚了,说真的,不管怎么说,廖宇晴小姐也是他林晨名义上的女主子,他还真不想她吃亏。
但是林晨非常清楚,晴小姐也是打不过那廖凡龙的。
"咒印修士巅峰,表妹距离成为一个咒法师也只有一步之遥了,表哥要在这里恭喜你呢。"
"哼,少假惺惺的了,宗家来分家,不就是为了炫耀武力夺取资源的吗?今天,小妹在这里领教了。"
廖宇晴出招,她是冰系的咒法师,她的手上迅速的结成一把漂亮的冰剑,以极快的速度向廖凡龙刺了过去。
分家的长辈其实内心是很满意的,十五岁的咒印修士巅峰,也就是说廖宇晴在二十岁前很有可能达到魔咒师的水平,那可就是能帮廖家在魏国跻身大家族的行列了。
不得了啊……
廖凡龙毕竟层次高过廖宇晴一个阶别,战斗这种事儿,越级取胜,有些天才是可以做到的,越阶打赢对手,似乎没有这种先例,所以廖凡龙依然不紧不慢的站在原地,他将手抬起,向地面一划,一股强大的重力就将廖宇晴的身体也压向地面。
廖宇晴也没有想到,差距这么大!!!
尽管很不情愿,她还是掉下了屈辱的眼泪。
这一切,林晨看在眼里,突然有些心疼。
"不知道我可否代替我家主人,与你一战。"
林晨看到廖宇晴被重力压迫,心中难免有些心疼,但是嘴贱之后,又后悔了,他拿啥与人家一战啊?
廖家人,无论是宗家的还是分家的,都一时间被他吸引,特别是分家的人,此时更是议论纷纷起来。
"这家伙是谁啊?看他的服装不过是一个低等下人,也敢帮自己的女主子出头。"
"他不是爱上二小姐了吧?"
"呵呵,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痴心妄想。"
"听说他的咒力是零,二小姐也是把他当宠物狗养着的吧,狗都是护主的,这也正常。"
……
林晨听着诸多讥讽的声音,却完全不为所动。
他走向廖凡龙,身上没有丝毫力量,可是脸上却还是让廖凡龙感受到了曾经不曾见识过的威严,那种威严,是多自信的人,才具有的。
但实力为零的林晨,此时也只能用霸气唬人了,打……是肯定不能和他廖凡龙打的,不过林晨想的很清楚,不打就解决问题的方法,也是有的!!!
脑海中有上万种初级功法,对他们这个层次的人来说,可是高级货,随便牺牲一套,送给他好了。
于是……,众人不解的看着林晨走到廖凡龙身边,比比划划的和他说了半天。
然后就看到廖凡龙对林晨鞠了一躬,"我认输了,那事就有劳林兄了。"
刚才被廖凡龙的重力完全压住的廖宇晴小姐也是有种扶额要摔倒的冲动,这……就赢了?
……
这场族比,很认真的开场,却迎来了戏剧性的收尾,不过好在分家在宗家面前保住了面子。
只不过说来也怪,所有人都看到是林晨突然出场做到的事情,但是所有人都认为功劳依然是宇晴小姐的,她的奴才就是她的物品,无论做什么功劳也是她的。
只是……
"跪下!!!"
没有外人,廖宇晴很生气的对林晨说道。
"啥?"
林晨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呢,他可是帮这个廖家二小姐争回了面子呢!!!
"跪下,说,你到底是什么人?还有多少事情瞒着我。"
看得出来,她真的生气了,她其实是有感觉的,这个小乞丐生性洒脱不羁,对她也不会阿谀奉承,显然也不是一个真正的没有过曾经的人,虽然现在他落魄了,但难免过去不是一个和她一样级别的高手,只是,不管他有怎样的过去,哪怕他和廖凡龙一样是个如此年轻的咒法师。
作为奴才,都不应该对自己的女主子有任何隐瞒的。
林晨也生气,亏他刚才对廖凡龙提出的交易条件里有一条是,廖凡龙要代替他林晨暗中保护宇晴小姐,他自己想保护任何一个人都是有心无力的,为此,林晨甚至打算利用业余时间开发一些灵器,以他的见识,开发出来的东西对付普通强者也是绰绰有余了,如果遇到高手……得拉拢啊!!!
反正他最大的财富就是自己的见识了!咒法帝脑海中的知识,估计得甩普通咒修八条街,不,八万条街,所以,越是厉害的人物,越会对他形成依赖,这一点他是知道的!!!
林晨没有跪下,一屁股坐下了,坐在了地上,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
如果是公众场合,也许为了给二小姐留面子,候命的时候跪了也无妨,只有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他是不想跪的,毕竟,他是林晨……
"我说过,我是林晨,是你不信啊。"
"哼……你是林晨?我还是桃源仙后紫灵儿呢!!"
廖宇晴说完,她突然感觉有那么一瞬间林晨的表情变了,当然只是一瞬间,马上又恢复了平时的无赖样子。
不过今天的族比,她看到了,分家和宗家的差距到底有多大。而廖凡龙也不亏是宗家的天才,真的是超过他们同辈很多呢!
廖宇晴看看林晨,她特别好奇这个家伙那个时候,到底做了什么?能让廖凡龙和他称兄道弟的,越是这样,宇晴小姐才越要让他清楚,自己的奴仆身份,不要逾越,低调才能好好活下去啊!!!
毕竟分家的人,也不都是那么友善的。
第二天早上,廖家恢复了平时的安静,廖宇晴打算出去历练,她没有想到,宗家的少爷廖凡龙主动提出陪同她出去历练,那个男人竟然一改平日高傲的模样,于是,实际上一起上路的就变成了四个人。
廖宇晴,丫鬟楚云儿,廖凡龙,还有林晨。
分工明确的很,廖凡龙负责泡妞和保护妹妹,丫鬟云儿照顾小姐生活,林晨便成了力工,什么好看的衣服啊,鞋子啊,胭脂啊,发卡啊,有时候廖凡龙会走过来偷偷和他聊几句,每次离开他又有种茅塞顿开的感觉。
他甚至很多次想问林晨,他这样的男人,到底为什么在廖家的分家做了一个低等下人。这话也是问不出口,但他知道林晨绝对不简单。
虽然,他也想不到林晨就是一千年前那个陨落的咒法古帝!!!那个世界最强男!!
离开廖家镇,第一个来到的地方是宣言城,对于这个地方,一千年前林晨就一直想吐槽了,他听过,但没来过,毕竟当时的他是咒法帝,魏国都是蝼蚁,不要说魏国里最弱小的一座城了,宣言城,呵呵,举右手吗。
当然,本地的百姓也不会觉得自己是弱者,毕竟他们也没机会看到外面的世界。
"二小姐,快到周家庄了,大小姐和周家公子周程宇有婚约,和周家二小姐周程兰又是好姐妹,咱们要不要去周家问候一下。"
"这次就算了吧,想要历练,最快速有效的方式就是进入魔兽森林,和强大的魔兽厮杀,才具有快速变强的可能性。云儿,到时候,你就在森林外边等着我们三个就好!!"
听到这,林晨把手举了起来,就像小学生要向老师提问那样,……
"我也不进去啊……我没有咒力,进去就回不来了。"
废话,林晨才不傻,他当初在廖家镇连一条狼狗都没打过,在魔兽森林打怪,想啥呢,打死也不进去啊!!!
……
"你得去,妾身还得需要你的保护呢!"廖宇晴故意装出柔弱的样子,反正,廖凡龙也会保护他的吧,她倒是想看看这个男人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人。
"我得了无法进入森林的怪病。"
"少罗嗦!"
"哦,好吧!!!"
林晨无奈的答应了,不去,估计也会被硬薅过去,他又不是羊毛,还不如自己主动进去了,而且,他认识的魔兽,恐怕比她们加一块还多百倍。
也许有他在反而更安全!!!
几个人走到魔兽森林边缘的小镇,按计划,云儿留了下来。
进入森林的则是林晨,廖宇晴和廖凡龙。
一主一仆,一兄就这么走着,这个地方没什么其他人,也没有太多强大的妖兽在森林边缘出没,看起来前期还是安全的。
"我说,你们两个,等会儿如果有妖兽出没……如果你们打不过……呃……让我……"
林晨吞吞吐吐的说道。
二小姐廖宇晴蛮感动的看了他一眼,说,"我在,我就不会让你被妖兽吃掉来为我们争取时间的。"
林晨一看被误会了,马上解释道,"我是说,让我先跑……"
"你……???"
廖宇晴白感动了,回头想想也是,这个下人确实没有个下人的样子,所作所为也是她捉摸不透,但绝对不是什么舍己为人的男人。
嗷……
突然,森林深处传来了怪物的吼声,三个人这才表情严肃,严阵以待起来。
实际上即便是廖凡龙的实力,有些魔兽他也是对付不了的。
但是越强大的魔兽,干掉后爆出的宝贝也越值钱!!!
传说九尾凤凰死后,可以爆出不死灵丹,吃了便可以永生不死,浴火则复生。
这东西,就连林晨也只是在看《圣斗士星矢》的时候听说过,一辉嘛,至于在元坤大陆,他身为咒法古帝也没有见过九尾凤凰,而且他从来都是只知道世间有九尾妖狐,这九尾凤凰是什么鬼?他也是在一千多年前就开始好奇了。
从森林深处窜出来的是一只白虎,身体很大,看起来威风凛凛的,林晨非常自觉的躲在廖宇晴的身后,大男人躲在女子身后是很没面子,但是和命比起来……面子不重要,节操碎一地,他啊,就是觉得活着最重要。
大不了,将来自己再次称帝的时候,给廖宇晴留个妃子的位置回报她好了。
正想着,白虎已经扑上来了,这是一只已经达到魔咒师同等实力水准的白虎,廖凡龙的重力,轻易的就被白虎挣脱了。
"我去……"
林晨也有点郁闷,咋能一进森林就碰到这种东西呢,这不是简直和中彩票一样吗?
白虎不应该是出现在森林边缘位置的魔兽!!!
看来,得用那招了,……"用我的真诚打动你之术"
嗯?
廖宇晴小姐懵懵的听着林晨嘟囔着那个招式搞笑的名字,然后眼看着他向白虎走去!!!
廖凡龙的脑袋上也是无语的表情,可是他也挺期待,这个"世外高人"到底能做出什么惊人之举来。
他堂妹的这个仆人,绝对是个落魄的大人物,他心中这样想着。却也没什么直接的证据,只是昨天他给他的咒法,真的很强大,他为此兴奋了一宿。
"来,乖……我这有一个大饼给你吃。"
晕……
廖家兄妹,谁也没想到林晨真的去哄白虎去了!!!
只是那白虎,似乎也收敛了刚才的进攻态势,变得温顺了许多,看起来好像是真的被林晨驯服了一样。
林晨拥有的王者的眼神,白虎看得很清楚,廖宇晴和廖凡龙是看不到的。
"好了,白虎兄说可以带咱们去森林更深处。"
林晨笑嘻嘻的和廖宇晴小姐说道,其实,他也没有想到自己的王者气度还能这么用,刚才也是赌一把,实际上,腿都软了。
三个人骑上白虎,朝森林更深处前进。
同一时间,廖凡龙在分家认输的消息却传到了宗家这边。
宗家大小姐廖丝竹此时正在询问着从分家回来的管家廖善。
"那么,到底是谁,竟然可以让表哥认输的?分家已经出现了这样的少年才俊了吗?"
"回小姐话,那人,不是分家的族人,是,……是……是廖宇晴的一个低等下人。"
啪……
生气的廖丝竹一掌拍碎了木桌,"你说什么?"
"少爷认输了,对方是……廖宇晴的下人。"
管家廖善知道小姐生气了,还是认真的回答道,毕竟,当着东家的面说生气的话尤可活,欺骗小姐会死的。
"一个低等下人?那本小姐倒是想要见识一下了。"
魔兽森林……
一只白虎带着三个人类一路狂奔,如果说廖宇晴和廖凡龙的感受是轻松的话,林晨的感觉就更是有些亲切了。
这速度,简直相当于他的保时捷911了,那个世界的事情,他都感觉离自己越来越远了。
那个世界,……
他曾经也想过把很多现代社会的东西带到元坤大陆上,比如面包和方便面,口红和高跟鞋,旗袍和水手服,到底是觉得这个时代的人无法接受而放弃了。
放弃了那些,自己反而习惯了这个时代的生活,古代的缺点是下雨后地面会比较脏,最奢华的院落也比不了高楼大厦那样壮观!!
但是习惯了,也就习惯了!!!
不知不觉的,天渐渐黑了,四周充满了敌视的目光,只是群狼遇到白虎也不敢轻举妄动。
三个人,带着紧张的情绪来到魔兽森林,此时却是无比轻松的感觉,有白虎的保护,除非遇到比白虎更强的妖兽,否则,他们这次狩猎之旅毫无压力啊,主要是林晨觉得自己有了保障了,另外两个,就是来历练的,反而希望自己遇到的危险多一点,只要不是那种会丧命的危险,就可以接受。
"主子,白虎说,在森林深处,有个好色的大猩猩,专吃穿得多的女性,您要不要,脱几件衣服……"
啪……
巴掌的声音无比的清脆,咒法帝的威严……也被一巴掌扇得稀碎,玩笑开大了,尽管此时林晨真的就是那么的无聊。
廖凡龙的心里面也很复杂,这个家伙,到底是什么人啊!!!他可是为了得到高阶咒法才对林晨认输的。如果别人看到林晨这个样子,他这廖家宗家的大少爷也是跟着一起丢脸,唉……
……
"唉?你叹什么气?那东西贰,你不想要了……"
"要,要,……"看了壹,已经让廖凡龙感觉受益匪浅了,怎么可能不要贰呢,那万有法则,对修炼重力压迫的他来说,绝对是好东西。
"你到底给了他什么啊?一个嚣张跋扈的宗家少爷,怎么变得这么没有格调了呢?"
"格调不格调,都是人为划分的东西,其实啊,顶不重要的。"
"对了,我也有礼物送给你,……不过,需要等你突破到咒法师的时候。"
林晨有些神神秘秘的对廖宇晴说道,而对于他能拿出什么东西,廖宇晴小姐反倒是有些期待起来。
她看着眼前的男子,最早认识他的时候,是因为他是乞丐,而廖家在施粥,他阴错阳差的成为了她的贴身奴仆,可是他完全没有奴仆的样子,哪有当奴才的调戏自己的女主子的,但是被调戏了,廖宇晴心里面却不真的生气,身边有个不去阿谀奉承的下人,也挺好的,而且,驯服白虎,她也做不到啊,他是怎么做到的呢!!!???
……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