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失落的咒法 > 第3章 魔罗镇

我的书架

第3章 魔罗镇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也不去想那些了,茂密的森林里,廖宇晴认真的修炼自己的冰系咒法,有时候一群魔狼向她冲过来,都被她的冰剑划得伤痕累累。
她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胸腔明显的上下起伏,廖宇晴漂亮的脸上挂满了汗水,有些狼狈不堪。
但是应该距离突破也只有一步之遥了吧,要更加加把劲才行啊。
另一方面,廖凡龙的实力也精进了不少,他修炼了林晨给他的功法,明显进步神速。
只有林晨饥饿了,从包裹里拿出一个大饼。开始不顾一切的吃起来,他是一个不需要修炼的人,只能用大饼来打发时间,尽管他的咒力为零,但是林晨自从收了白虎后,就想到了自己的生存方式。
打造一个属于自己的动物军团也是不错的主意,毕竟,这是他此时唯一能做到的事情。
所以,以后再出来历练,他就也有事情做了,就当是大规模招聘好了,最好能超过十二只魔兽,那样驱使起来,才有派头。
夏季的夜晚总归是炎热的,但是林晨这个曾经的绝世魔头,喜欢夏天的味道。
特别是他来到元坤大陆之前,在大学时期他就是一个喜欢夏天的夜晚逛夜市吃烧烤,喝扎啤的男人。
当然了,火锅和烤肉也是他的最爱,现在嘛……这个时代的调料味道也确实是太一般了,他也不会要求那么多了。
魔兽森林不适合过夜,林晨让白虎带着他们三个人来到森林边缘,因为白虎的体型过大,不能就这样出去,林晨让它变身,变成了小猫大小的小白虎,这样就能抱在怀里了,别说,这一变,林晨觉得凶悍的森林之王有点卡哇伊,结果连廖宇晴小姐都被它萌到了,和林晨抢着抱它。
"喂,喂……它是我的。"
林晨紧抱着小白虎,身体往后倾斜。
"连你都是属于我的物品,所以……你的就是我的,拿来!!!"
"不要。"
"快给我!!"
……
林晨最终没有抢过廖宇晴,在一旁徒增伤感,这个谁也打不过的身体,真的是憋屈死了,更何况还有廖凡龙在一旁看笑话呢。
从森林边缘出去,他们来到了魏国第四大镇,魔罗镇。
魔罗镇是个很大的地方,从镇子东头走到镇子西头,就是一刻不歇着也要走个一天一夜。
不过他们也没想过要走那么远,随便找个店住下就好了,白天还要穿回森林,另一个边缘,丫鬟云儿还在那等着他们。
说到住店,廖宇晴小姐和廖凡龙各要了一间房,林晨的计划肯定是晚上找廖凡龙喝酒去,和他蹭同一间房就可以了,但是却被廖宇晴叫住了,"你,……和我一间。"
廖宇晴说着这话的时候,自己都脸红了。
"嗯?"开始林晨没反应过来,然后兴奋的说,"行啊!!"
上大学的时候,也在大学城附近的各种宾馆和小女友开过房,大概就是那种感觉吧,不过这二小姐也太主动了,不是喜欢上自己了吧,林晨此时脑补了非常多的画面,当然基本上都是一会儿怎么样的姿势最爽一类的。
一刻钟后……
"放开我,放开我,你把我绑起来干什么?"
林晨大喊,这和他想象的不一样啊,他觉得他和廖小姐即便不能相爱,至少也是暧昧吧,他还没等把她扑在床上呢,就直接给他绑起来了,像绑猪那样,廖宇晴看到地上的林晨,都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你别叫了,你再叫喊,本小姐把你放床下垫脚。"
"主子,这要是半夜进来土匪,我就没法保护你了。"
"我看你是想要溜吧!!!"
……
廖宇晴自然不会真的绑他一宿,不过呢,自己要安稳的睡一会儿,正好用他看门了,这小乞丐,自从施粥那日收留了他,就总想着调戏她这个女主子,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
林晨气鼓鼓的看着熟睡的廖宇晴,看着看着,他突然感觉自己似乎get到了她的美,女孩儿娴静的躺在床上,表情优雅,身材也是非常好看,之前林晨心里面也是说过将来封她做个妃子,当时只是为了补偿她,此时,却真的是因为喜欢而想封她为妃了。
不过想到紫灵儿,林晨就又对感情开始不信任起来,难道他曾经给紫灵儿的爱还少吗?
因为紫灵儿一句话,林晨一己之力碾压千国百朝,这种事情,就是一千年后的现在也没有人能做到。
讽刺的是紫灵儿现在是桃源仙后,是天下第二高手,他林晨咒力被婴儿碾压,更是在单挑中输给了一条狼狗。
地位高低他不在乎,毕竟他是林晨,一千年前就是咒法古帝,是这个世界最强大的皇帝,能屈能伸才是王道。
但是,仇恨他可不会忘记,"紫灵儿,你等着吧。"
林晨狠狠的在心里面嘟囔一句。
夜,渐渐深了,廖宇晴起来看到地上的林晨被绑着还是睡着了,先鄙视了一番,然后绑他的绳子倒是被她轻轻的解开了。
看着林晨清秀的帅气的面孔,廖宇晴也是叹息,长得蛮好看的男孩子,怎么就以乞讨为生呢,而且还这么无赖。
"唉?"
林晨突然睁开又闭上的双眼把廖宇晴吓一跳,……
"刚才的是什么?他的眼睛变成了红瞳?"
廖宇晴的印象中,好像再厉害的咒法师也没有红色瞳的,这已经超出了她的认知,而且,林晨身上没有半点咒力,这她是知道的,他到底是什么人啊?旁边小白虎比他们更早就睡下了,廖宇晴也把这件事藏在心里,似乎,这是不能让别人知道的事情。
到了第二天,林晨睁开双眼,已经是大亮天了,看到自己身上绑的绳子没有了,反而是欣慰了一下。
不管怎么说,在心里面,他是知道的,他这女主子,是个内心温柔的姑娘呢。
只是希望她不要像紫灵儿那样,内心深处那么阴暗,连他都没看出来对方的心思。
白天廖宇晴打算逛逛街,然后就回去了,说来也怪,这三个人的关系其实是乱乱的,廖宇晴小姐是廖凡龙的表妹,廖凡龙把林晨当兄弟,林晨又称廖小姐是主子,这样一来,出来后反倒是一切都廖宇晴说了算了,在宗家的人面前可以这样扬眉吐气,这么多年来,这还是头一回呢。
她知道,这一切和林晨不无关系,她也对他越发的好奇起来。
魔罗镇在很多年前其实是一个非常有名的镇子,这里曾经留下过很多咒法高手的传说,传说上阳圣君楚阳和他的君妃柳云竹,就是在这个地方相识的,那时候他们也只是咒印修士,如今却早就成为咒印王者了。
林晨其实挺希望云竹妹子此时还在魔罗镇的,很多年没见了,有一千年了,他们并不会变老,云竹一定还是那个倾国倾城的美女,要不是朋友妻不可欺,他倒是真想追求一下她,毕竟在二十一世纪还有句话叫朋友妻不客气,当然,也就想想,那种事情,他干不出来的,心里面喜欢云竹是另一回事,那种闭月羞花倾国倾城的美人,谁会不喜欢呢?
倒是身份有点差距过大了,柳云竹现在是身份凌驾于很多王朝之上的咒印王者,林晨是小王朝中的小城镇里一个地方大户的低等下人。
如果不是原本是好朋友,他就只有给云竹当舔狗的份了!
不过想想,那感觉也蛮有趣的,林晨,廖宇晴和廖凡龙的脚步加快了,大城市就是大城市,琳琅满目的很是繁华,街边有卖衣服的,有卖早餐的,还有卖一些饰品的摊贩,林晨从廖宇晴小姐那里讨来一些元石,冲大饼摊走了过去。
他喜欢吃大饼,并不是因为这东西多好吃,单说味道,和现代的馅饼,鸡蛋灌饼,手抓饼,烤冷面,煎饼果子那是没法比的,可是,它当饱啊。
这个时代的东西,本来就不好吃,如果再吃不饱,可就麻烦了。
廖宇晴也是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他,似乎每次看到他,他都在吃大饼,廖宇晴小姐不得不好奇起来,那大饼……真的有那么好吃吗?
林晨吃大饼,自然是为了打发时间,他又不需要修炼咒法,他并不是刻意隐藏实力,因为他现在根本就没有实力。
只是此时如果云竹真的看到他,恐怕也不敢相认,天下第一的男人,穿着下人的衣服,啃大饼子,这种事情,她难以想象嘛!!!
"干嘛买那么多??"
眼看着从卖饼的小贩那里,林晨装了十张大饼在他那专门放食物的包裹里,廖宇晴也忍不住问道。
"旅途还很遥远,你要饿了,也给你吃。"
其实现在的林晨,比以前饿得快了,曾经他不吃东西也是没事的,完全可以做到不食人间烟火,身体变成了普通人,反倒饿得更快了,一顿饭不吃就难受的要死,包裹里不放点干粮,心里面就不踏实似的。
他只是庆幸自己不是路飞也不是超级赛亚人,饭量没有大的过分……
林晨拿出一个大饼,吃了起来,包裹也背在了身上。
与此同时,远处传来了兵荒马乱的声音,十几个大汉,骑着马,往这边狂奔。
这些人个个都是一身横肉,身上还带着刀,不过在咒法时代,背着刀的莽汉,基本上都是些小人物,只能靠欺负普通百姓过活。
对于这样的人,林晨是满脸鄙视的,他就是乞讨,都不会欺压普通百姓的。
"走开,走开,走开……"骑马跑在头里的莽汉手中挥舞着大刀,驱赶沿途的百姓。
廖宇晴很是生气,她最讨厌欺压百姓的这些粗人,不过她是廖家的二小姐,大家闺秀的气度自然还是有的。
这个时候,在廖宇晴出手前,突然从天空中落下一个姑娘,一个一身黑袍的姑娘,怒视着眼前的那些野蛮人。
那姑娘身上散发着气场,几匹野马倒是不由自主的停了下来。
"什么人?竟敢拦住我等的去路!!"
其中一个大汉,怒视着黑袍女子,恶狠狠的大喊道。
"你们烧杀抢掠无恶不作,本小姐既然在这魔罗镇,就绝对不会坐视不管的。"
"好大的口气!!!"
大汉提起自己的刀,冲那姑娘砍了过去,只见那姑娘非常随意的一闪,那刀在空中画了个弧线却是扑了个空,黑袍女子手中出现电光,瞬间让那大汉身体麻痹的倒在地上。
"你到底是谁?"
"五行岛雷家,雷婷。"
女子有些骄傲的说出了自己的名字,对于五行岛,廖宇晴和廖凡龙也是有些了解的,虽然说是五行岛,但是岛上的五大家族却不是以金木水火土命名的,而是雷,火,水,风,土,当然了,雷家又恰好姓雷,这就是如有雷同纯属巧合的事儿了。
对于这些家族,林晨反倒没有什么了解,他到这个时代的时间不长,曾经身为咒法古帝的他,就是千国百朝他都不放在眼里,别说是某个小国当中的某个岛屿的什么势力了。
从咒力上来看,这雷婷应该也是一个初级咒法师了,这些莽汉,人数再多,也没什么用。
在大咒法时代,普通士兵和土匪真的没有什么价值和能力,所以这个时代特别崇尚咒法师,一群士兵在战场上发挥不了什么作用,但是实力强大的咒法师,却可以轻松的灭国。
灭国的紫灵儿,这个称号也不是空穴来风,她真的是用实力碾压各大公国,才成为人人恐惧的女王的。
五行岛的人,那群大汉自知是惹不起的,为首的大汉却看到了不远处看起来柔弱的廖宇晴,……这是想抓个人质的意思啊?
吃着大饼,林晨看热闹的不怕事大,他反正知道,这群莽汉想伤到咒法师是不可能的事情。
只有林晨他自己,是咒力为零的人,不过,有了白虎的保护,他也不害怕普通的匪徒的。
"姑娘小心……"雷婷并不知道廖宇晴也是咒法师,伸出手,几个雷球快速的向那些大汉劈了过去。
砰砰砰的几声巨响,那些大汉被炸的飞了起来,重重的砸在地上,却是连站起来都非常困难了。
廖宇晴本来是想要出手的,看那雷婷姑娘已经先出手解决了这些莽汉,便欠身行了个礼,"多谢姑娘。"
雷婷回礼,对眼前长相漂亮的姑娘,她是有好感的,看样子和她一样,估计也是个大家闺秀,吃着大饼,几步走过来的林晨,却说了句不应景的话,"姑娘家家的,成天打打杀杀的,也太没有女人样了。"
……
空气瞬间变得尴尬起来,……
雷婷其实刚才就注意到林晨了,这男子分明是穿着下人的服装,却很没有规矩的一直捧着个大饼在那啃,简直太粗鄙了。
只是他是其他女子的奴仆,和她雷婷没有什么关系,她也就没有怎么在意,这个时代的尊卑思想是非常严重的,作为一个千金小姐,很难把一个下人放在眼里的,无论是自己的下人,还是其他家的小姐的。
她只是很好奇,如果说她雷婷有点泼辣,那廖宇晴则是安静与温柔的,怎么会有这么没规矩的下人呢!!!
"姑娘别生气,他这个人,就是嘴贱,人还是挺好的。"
看出了气氛的尴尬,廖宇晴赶紧解释道。
……
"哦,没有生气,他是你的?"
"我的奴仆,不过平日里不怎么管教的,刚才的事情,我给姑娘赔礼了。"
廖宇晴一边说,一边用眼神抹拉林晨一眼,意思是,老实点,在外边别总是胡说八道的。
"没事,姑娘,你们主仆这是要去哪里,也是要参加在我们五行岛举办的比武大会吗?"
"比武大会?"廖宇晴疑惑的问道,林晨则在一旁静静的听着。最近他,怎么竟是遇到这种事情。这个世界很大的,其实以她们现在的水平,又究竟有什么好比的呢?
"嗯,不久前,我们五行岛的五大家族在一次共同的历练中发现了一处温泉,起初也并不知道那温泉有什么价值,后来发现在那温泉中浸泡,可以明显的提升咒力,但是因为那力量肯定也不是无穷无尽的,所以,五大家族在一起就做了个约定,举办年轻一辈的比武大会,根据族人名次高低,来决定可以进入温泉修炼的名额数量,不过这次每个家族都可以请三个外援,来帮自己家族争取名额。"
雷婷自顾自的说了很多,听到温泉可以明显的提升咒力的时候,林晨的脑袋上面绝对是亮起了"灯泡"的,他现在就需要这样的东西啊,虽然他也不知道到底行不行,总得尝试一下!!!
如果他可以重新修炼,以他的见识,重新变成"咒法古帝",也只不过是时间问题了。
"我们原本不是来参加五行岛的比武大会的,不过既然姑娘有意邀请我们,我们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廖宇晴才想回答雷婷,林晨就抢先说道。
"林晨,你怎么……"
廖宇晴话没说完,就看到林晨在眨眼睛,看来是有事情,有内幕啊……
"主子……"林晨又开启了哄女人的模式,他一这样,廖宇晴就一点招都没有了。
"那不知道姑娘这边是否方便我们去雷家做客一番。"
一旁,廖凡龙也终于过来插话,这个时候,雷婷嘴上答应着,说方便,却是疑惑的问廖宇晴,"你的仆人,叫林晨?"
"嗯。"
"竟然和那个咒法古帝叫一样的名字。"
"是的。"
嘴上应着,廖宇晴心里美滋滋的,只是不知道,如果有一天,她知道了她的奴仆真的是天下最强的咒法古帝,她的表情会是怎样的精彩。
既然已经决定前往五行岛,廖凡龙先回去通知了丫鬟云儿,让她别担心她的主子,然后他回来,几个人就一起启程了,目标自然就是位于魏国和齐国之间的五行岛,这个岛说是岛屿,其实更像是岛国,无论怎么说,占地面积都是相当的大。
不过想抵达这里,至少也要穿过几个大城市呢,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
于是,四个人租了马车,在这个时代,交通方式只有那么几种,要么就是骑马,要么就是租马车,近距离的话,还有人力车,不过黄包车这东西绝对是一千年前林晨成为咒法古帝后,带到这个时代的,一来解决了部分普通人的就业问题,二来给一些养尊处优的大小姐们行了方便。
林晨自己都拉过人力车,那时候他已经是咒帝了,能让天下第一的咒法帝拉车的女孩儿,万千年来,也只有紫灵儿一个。
林晨和紫灵儿,本来应该是风流皇帝的千古佳话,谁知道佳话最后变成了笑话,一时是佳话,久后是笑话,似乎紫灵儿嫁给赵坤吉之后,就成了咒怨大帝林晨抹不去的污点了。
林晨主动担负起了驾车的任务,不是因为他是仆人,是因为他喜欢驾驶,保时捷开不了了,马车也凑合着开吧,他真的就是这么想的,当然,总不能告诉廖宇晴他们他就是喜欢开车,他是老司机什么的,他们听得懂吗?
告诉他们将来世界上会出现飞机和火车,他们能信??
老实开车,呃,老实驾马车得了。
一路上,在荒凉的大草原上飞奔,对林晨来说,从新开始历险,倒是别有一番风味。
只是……,他的小白虎俨然成了廖宇晴小姐的私人宠物了,算了,连他自己都是人家的私人物品了,还说什么白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