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失落的咒法 > 第6章 炼器师

我的书架

第6章 炼器师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二天早上,经过了大半宿的精心准备的林晨困困的,作为廖宇晴小姐的奴仆,却在小姐都已经起床之后还在睡懒觉,廖宇晴走进他的房间,却是看到了一桌子的草纸,上面都写了些奇奇怪怪的东西,有的甚至还画了效果图,廖宇晴很是奇怪,这都是什么东西啊,特别是有一张图纸上画的实际上是一把机械枪,那廖宇晴要是能认识都怪了,不过那个倒不是这次炼器计划之中的物品,毕竟,那种东西不是炼器师能做的,至少得发展一下元坤大陆的工业革命了!!!
呼……呼……
廖宇晴听到林晨的呼噜声,气得都想一屁股坐他身上了!!!
只是想想他画这些个东西,也许真的睡得特别晚吧,所以就勉强原谅他,没有把他叫起来。
其实此时廖宇晴也有点恍惚,"他真的是我的下人吗??"作为廖家的二小姐,她知道这答案是肯定的,可是又感觉那么的不真实。
廖宇晴感觉她真的看不懂林晨,明明咒力为零,还要躲在她的身后,却又好像这世界上没有什么事情能难住他。
迷迷糊糊的,林晨睁开了双眼,一睁眼,就看到了那个最近几天早已经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妙曼的身影。
说是妙曼,其实就是身材修长,作为女人,是那种陌生人看到也会比较喜欢的类型,当然,漂亮也是分等级的,如果划分一下,紫灵儿和柳云竹属于绝世美女,算是第一梯队的,廖宇晴大概就属于超级美女,算是第二梯队的,而雷婷是美女,实际上漂亮程度算是第三梯队的。
"早上好啊,大美女。"也没起来,林晨直接懒洋洋的趴在床上打了个招呼。
廖宇晴觉得挺奇怪的,一般下人见到自己的女主子,肯定是要跪着行礼的,特别廖家是一个还算富裕的大户人家,规矩繁杂,奴仆见到主人也一定是这样的规矩,林晨没规矩,廖宇晴是知道的。他没规矩不是一天两天了,她也不会怎样介意,毕竟除非是一些公众场合上,平时她允许林晨不用跪她的。
但是,他很是随意的说一句早上好啊美女,这样的说法其实是挺轻薄她这个女主子的,但是又好像很自然,让她半点不会生气。
"还不快点起来,难道让本小姐伺候你起床不成?"
……
"那不劳烦主子了!!!"林晨赶快从床上爬起来,好在那个时期,睡觉的时候不会像他在现代的时候脱得那么光溜,基本上是穿着衣服睡的,也就没有那么尴尬,然后林晨将自己熬夜画的图纸整理了一下,和廖宇晴说明了情况,便打算去找廖凡龙。
此时的廖凡龙正在修炼咒力,他双腿盘坐,身上散发着浓郁的气息,男人认真修炼的模样还是挺帅气的,可惜,这一切都与他林晨无缘了。
"龙少,早上好啊。"
直到廖凡龙修炼结束,睁开双眼,林晨才上前和他打了个招呼。
"晨少……"
廖凡龙也改变了对林晨的称呼,他这几天一直在修炼林晨给他的功法,比他家里的功法强横得多,能随便就拿出这样功法的人,背景会是多么强大的,廖凡龙都不敢想象,他也是无论无何都想不通,林晨到底是被表妹抓到了什么把柄,才心甘情愿的给表妹宇晴当奴仆的。
廖凡龙是绝对无法想象的,林晨答应成为廖宇晴小姐的下人,而且是贴身伺候女主人的低等下人,只因为一条没打过的狼狗,能吃饱的大饼,还有廖宇晴本身是个超级美女。
事情其实就是这么简单,他把它想复杂了,然后就出现了现在的局面,三个人的关系乱乱的,表哥和林晨是兄弟,表妹和林晨是主仆,表哥和表妹是兄妹,然后,就各论各的相处了。
林晨知道自己咒力为零,此时屈身奴仆也是一个非常好的自我保护的方式。毕竟,他需要一定的压力,这样的话才有利于他自身的成长。
他也需要一定的力量保护他,那样的话,他才会尽可能减少遇到危险的机会。而廖家,就是个不错的栖身之地。
虽然林晨也想找到上阳圣君和云竹。但是,让云竹他们保护他,那是绝对不利于他的成长,毕竟他们的保护或者会把他变成温室里的宝宝,无法遇到任何的波折,毕竟上阳圣君也好,云竹也好,都已经是这个世界顶尖的强者了,他就没有什么机会遇到危险,他又如何成长呢,在元坤大陆,婴元境界是才出生的婴儿都会自带的咒力水平,如果一个成年人没有突破婴元境界是定然会让人看不起的,林晨可好,他竟然连婴儿的咒力水平都没有,所以,那些被看不起的人,如果是看到他心里一定会很平衡,有些人或许还会表现的很高傲。
但这是不争的事实,所以他的第一个目标就是达到婴元境界,突破零咒力。
然后尽可能更早的成为咒印修士,毕竟,他的目标是重回巅峰,可是咒印修士和林晨曾经达到过的咒法古帝阶别,还差十万八千里呢!!!
关于这个,林晨不知道的是,廖宇晴小姐心中是有打算的,她也不想自己的奴仆是别人眼中的废物,特别他的模样还是不错的,在廖家镇,有一家廖家资助的学堂,是专门为少儿学习咒力打基础的蒙学学堂,虽然廖小姐也觉得让他一个十五六岁模样的成年人去五岁六岁孩子的学堂会有点别扭,但是,还是想让林晨去试试,毕竟,他的资质实在太差了,恐怕他也打不过那些孩子,根本不可能到成人学堂修炼和学习。
就更不要说那些个在魏国闻名于世的大宗门了,比如道法宗,御剑宗,龙杀岛,这些都是在魏国赫赫有名的宗门,如果能在这些宗门学习咒法,出来后,在魏国都会得到一个相当好的前途,甚至皇家都会争着聘用,或者成为带兵打仗的将军。
实际上再过一年,廖宇晴和廖凡龙也会去大宗门道法宗报名的,兄妹俩最近商量过这个事情,兄妹一起,互相有个照应,好在宗门允许一些大户人家的少爷小姐随行带几个奴仆的,廖宇晴还真的舍不得和林晨分开,她不知道为什么,或许因为他长得不错,或许因为他看似潇洒不羁,但绝对不是因为他会伺候她,实际上,林晨根本就没有像下人伺候小姐那样伺候她这个女主子,不调戏她,她都觉得是万幸了。
林晨也是头一次发现,廖凡龙这个刚开始让他觉得有点臭屁的大少爷,其实也是一个十分刻苦的人呢,虽然爱出风头,喜欢拈花惹草,倒不是个不学无术的公子哥,也难怪年纪轻轻的,就达到了咒法师中期水准,最近修炼了林晨的功法更是达到了高级咒法师的水平,再努力折腾折腾,也许就能达到咒法师巅峰了,这么年轻的巅峰咒法师,前途无量啊,至少在魏国年轻一辈中,肯定是不错的了,也难怪雷家的大小姐雷婷,对他都有些意思。
"龙少,想不想成为一个九品炼器师?"
林晨开门见山的说,而且,炼器一途,本就高深莫测,山高路远坑深……很多人天资不够聪颖,可能成为一个一品炼器师都非常费劲了,何况九品炼器师,那是啥概念,绝世高手里才会出现九品炼器师。
他廖凡龙怎么可能不想成为九品炼器师呢,但是实际上曾经在现代社会做过人力资源培训师的林晨,这是在给廖凡龙画大饼呢!!!直接把他捧上天,让他看到希望,然后好让他接受从头学起,最重要的是帮他制作灵器。
"当然想了,在元坤大陆上,无论是炼器师还是炼药师都是地位崇高的存在,可是,成为一个炼器师哪有那么容易啊?"
"呵呵,这不是有我呢吗?只要你觉得自己天赋不输别人,我就赐予你成为至少六品以上的炼器师的机会。"
林晨自信满满的说,他咒力为零,却装得好像是个绝世大高手,如果不是廖凡龙知道他底蕴太深,换个人绝对想踢他。
他的表现也确实太特么膈应人了!!
"你真的可以让我成为一个厉害的炼器师?"
廖凡龙的心里是激动的,再次想要确定林晨不是在逗他,想到林晨给他的功法,也许真的不是在逗他,那样的话,他会拥有怎样的未来啊……
想到这里,廖凡龙或许有些激动,就要跪下拜师,……
林晨当然没有让他拜下去,"喂,喂……你不能拜我,要不然……咱们三个关系就全乱了,……已经够乱的了,好吧……"
"晨少,您不会真的是那个……"
"咳咳……怎么可能?他和我,就是名字相同的两个人,你看他是天下无敌,无比帅气,风流倜傥,玉树临风,高大威武,貌似潘安的咒法古帝,我来你们廖家之前一直在廖家镇乞讨的……你可以问你妹妹。"
"晨少,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隐藏自己的身份,但是你说你真的就是廖府的下人或者是之前的乞讨者,我是不信的,你一定有你的目的,不过我不会过问你的私事,你今天打算教我些什么呢?"
廖凡龙有些迫不及待起来,炼器师啊,多少咒修梦寐以求的职业,虽然不知道晨少在炼丹方面是否有造诣,但只是能成为炼器师也是不错的。
……
"今天啊……"林晨也是认真的想了想,随后笑着说,"今天打造一件龟磷铠甲吧。"
林晨也是突发奇想,刚才他突然就想到了曾经看过的动漫里有一个龟壳法师赵满延,之所以被称为龟壳法师,是因为他一身的护甲,林晨现在也特别需要给自己打造一件龟壳,对他来说护甲的重要性,远远超过进攻武器。
……
"嗯,都需要准备什么?"廖凡龙比林晨更兴奋,立马就问道,五行岛上各种售卖炼器材料的店铺很多,其中最大的是炼器宗下属的石器阁,只要有钱,在石器阁就可以买到大多数需要的炼器素材,廖凡龙肯定是有钱的,他都想现在就去买器材了!!!
"咱们需要去趟卖石材的地方!不同材料打造的龟甲是不一样的。"
说着,林晨就转身往外边走,这次廖凡龙反倒有点愣在原地,他还沉浸在成为炼器师的幸福里呢。
"走了,小龙龙!"
林晨回来拍了拍廖凡龙的肩膀,然后潇洒的往外走……
小……龙龙??
廖凡龙听到这个称呼,一脸无语的表情,随即跟着林晨走了出去,到了外边,因为两个人其实都是第一次来五行岛,也是边打听边走的,毕竟世界这么大,谁也不是活地图,拿手机开导航什么的,林晨现在是想都不用想,就算他曾经是咒法古帝,移动,电信和联通他也无法复刻到这个世界上。再说,百度地图和高德地图上也不可能有元坤大陆的地图不是……
一刻钟后,两个人按照路人的指引,来到了石器阁的门口,这是个看上去很宏大的三层楼阁,门口的女迎宾员看到廖凡龙气度不凡,还带着一个下人,就面露笑容的迎了上来。
"贵客,请问想挑选一些什么样的器材?"漂亮的女迎宾员主动开口问道。她看得出来,廖凡龙的身份肯定是个大家族的公子哥,而在石器阁做迎宾工作的女人,其实也是推销自家商品拿提成的销售,林晨觉得有点像4S店的卖车小姐,反正收入高低看自己的销售能力,一千年前,林晨就想过这个问题,其实古代和现代有很多东西是挺像的,或许,用现代人的见识和他们周旋,就是有点欺负人的,但还是挺有趣的。
"可以给我们介绍一下你们这里……"
廖凡龙对女迎宾员这样说道,一副翩翩公子的气度,让那女迎宾员很是喜欢和崇拜,便也就认真的给他介绍起来。
石器阁总共有三层,一层是一些残破的石材。纵然这些石材残破不堪,偶尔也能够从中淘到一些好东西,要知道能进入石器阁的东西,本来都是被一些优秀的炼器师精挑细选过的。
二层是一些灵石和晶石摆放的地方,二层的东西要比一层贵了很多,假如说一层是平价消费区的,二楼就是高档货的区域了。
至于石器阁的三层,东西非常少,但是都是炼器师的成品放在这里寄卖,卖出去的东西他们和石器阁分成,不过由于炼器师和炼药师在元坤大陆都是稀缺人才,所以石器阁有专业的炼器师坐镇,本身就能提升此石器阁在同行中的地位。
自古以来,稀缺人才都是值钱的,这也是廖凡龙为什么那么想当炼器师的一个重要原因。
……
跟着女迎宾员进入石器阁内部,即便只是在一层的平价区,林晨却有种看得眼花缭乱的感觉,货物架上摆着各式各样的灵石,有大有小,有胖有瘦,有高有低,即便是一些残石,还是散发着宝石才具有的璀璨夺目的光芒,在室内光线映射下也是美轮美奂,灵石上都有明确的标价,同样以元石作为交易货币,从一千元石到上万元石不等!!
进出石器阁的客人不少,特别是一层的客人更是非常的多,这些人基本上都不是太有钱的修炼者,所以都选择在一层看看能不能靠运气,弄到什么物美价廉的好宝贝。
林晨一件一件的欣赏着,他也挺兴奋的,成为咒法古帝之后,他的存在像Bug一样,根本就无敌,即便是现在,他的力量没了,见识还留着,看着眼前的一切,他有种怀念的感觉,炼器,炼药……他也有好久没弄这些个东西了。
"好美的晶石"看到一个蓝色晶莹剔透的石头,连林晨也忍不住感慨一下,廖凡龙的眼光扫过林晨所看的晶石,便问道,"这是咱们所需要的材料吗?"
"呃,虽然制作龟磷铠甲用不上,不过还是买下来吧,打造成戒指或者项链,泡妞还是用得上的。"
"晨少,何为泡妞??"
……
"就是,让你喜欢的女人,很亲密的和你在一起的意思,比如……那个雷家的雷婷小姐,我看你好像对她很有意思啊?"
"嗯,晨少见笑了,她是很吸引我。"
"她对你也有好感的!!"林晨早就观察过雷婷,那丫头基本上已经把喜欢廖凡龙写在脸上了,也就嘴上还在那里装矜持,他不如鼓励廖凡龙去追求雷婷,明明两情相悦,因为没有一方好意思开口,而错过这姻缘就太可惜了。
虽然他林晨不是月老,也不会去刻意牵红线,但是,适合的情侣,能促成,也是他的一段福运呢!!!
"唉?"林晨看到一个高半米,宽两米的大石头旮瘩愣住了,标价一千元石,在所有商品里是最便宜的,可是,他认得那东西,那是柔韧度和坚硬度都是上等货色的"子母玄金铁啊,那东西刀枪不入,遇到咒力攻击也会反弹,"买下它"林晨指了指那大石头,语气肯定的说道。
"嗯,好,就这个石头?"
因为样子很丑,廖凡龙的眼光闪出怀疑的目光,晨少是认真的吧。
"对,就是它。"林晨真心感觉无奈,如果是在咒域,那个咒法尊者级别以上的强者比较多的地方,都会觉得这大铁块是个好东西吧,在五行岛这样的地方,竟然把它当成破烂处理,不过,这倒是便宜廖凡龙了,用了这么少的钱,买到这么好的石器!!
"那还买其他东西吗?"付了钱,用空间纳豆将刚才的蓝色晶石还有子母玄金铁一起吸收了,廖凡龙这样问道。
"今天就这样,制作龟磷铠甲后,咱们俩还可以回来,这是个淘宝的好地方。"
林晨和廖凡龙打算离开石器阁,却听二楼有人喊,"是林婷玉,……林婷玉。"
那人语气十分兴奋,让林晨都有些好奇,毕竟,他也姓林嘛,而林婷玉无论从哪个角度分析,貌似都是一个漂亮女人的名字。
"是什么人?"林晨是从一千年前过来的人,在这个时代认识的人不多,自然便开口问廖凡龙。
"听说是五行岛风域的族长林灼的掌上明珠,估计也是想来石器阁淘些宝物吧。"
"呵??五元素家族生的都是女儿吗?"林晨的脑洞大开,想到雷家的大小姐雷婷,水域大小姐张新月,如果再加上风域的大小姐林婷玉,这五行岛的风水也太阴盛阳衰了吧!!!
……
林晨说这话没有刻意小声,而且这语气分明对女性有点轻视,当然他肯定没有那个意思,但说者无心听着有意啊,结果是不止廖凡龙听到了,林婷玉也听到了。
她的护卫便朝着林晨这边走了过来,非常不友善的伸出拳头,而林婷玉也并没有叫住自己的护卫,她只是觉得这陌生男子,明明穿着下人的衣服,竟然也敢用轻视她们这些千金小姐的口吻说话,自然是要教训一下的,所以她把林晨当成了那种缺乏管教的下人。
林晨没有动,动也白动,倒是廖凡龙马上和那林婷玉的护卫对拳,将那护卫轰飞出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