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失落的咒法 > 第7章 女主子的惩罚

我的书架

第7章 女主子的惩罚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看到自己的护卫被轰飞,林婷玉也一改刚才矜持的模样,她的另外几个护卫往林晨和廖凡龙这边围了过来,"你们好大的胆子,对小姐出言不逊,还敢对我们风域林家的人动手。"
林晨的原本笑容满面,却突然收敛,他心想,哎呀我的暴脾气,特么的就说五元素家族都是女儿,就是出言不逊了?
"我觉得,说你们林家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在我看来,你们风域林家,还有水域张家,土域??土域我不知道是谁家,总之……都是垃圾……"
林晨回忆着电影里的台词,《破坏之王》断水流大师兄对在座所有人说:不要...不要误会,我不是针对你,我是说在座各位都是垃圾。
这种气人的台词,当着别人说出去可是真爽,只是这样一来,一旁廖凡龙也懵逼在了当场,这晨少,一句话等于同时和五行岛五元素家族其中三家宣战了啊!!!
这性格,这让人讨厌的性格绝对是咒帝级别的。
气氛突然变得相当的僵,身旁,廖凡龙似乎有些感觉不妙也的确不好意思,带着诚恳的、浓浓的歉意,露出赔罪的笑容:"刚才的事情,真是……呵,误会啊,各位见谅、见谅……"
这是第一次廖凡龙有这样的想法,晨少,绝对是一个惹事精啊!!!
这事情不久,就会传得满城风雨吧!!倒是当下,显然,廖凡龙道过歉也是没有用的,不但无法熄灭风域林家的怒火,不知道是谁通知的,水域张家和土域楼家的人也都到了石器阁,这个事情,甚至惊动了石器阁的阁主周君婉。
廖凡龙的心里面有些庆幸的是刚才晨少口下留德,没有把火域的人也捎上,要是同时和五元素家族的四个宣战,过几天五元素家族的比武大会,雷家也会因为他们成为众矢之的,这都挺对不起雷家的了。
"小姐,这两个人,在拍卖会见过的。"水域张家大小姐张新月身旁的下人,和她窃窃私语起来。
而对于林晨,张新月也是有印象的,上次在雷霆拍卖场见到林晨的时候,看到他穿着下人的衣服,却完全没有半点下人的规矩,当然,最重要的是,林晨的模样肯定是很帅的,当时张新月心中甚至有些惋惜,可惜了这么好的皮囊,不过以实力为尊的元坤大陆,长得帅是没有用的,女人喜欢的,绝对是像廖凡龙这样年轻,长得也好,又有实力的青年强者。
"嗯,当时我也注意到他了,没想到身为一个下人,竟是如此的狂妄。"
林晨说风域林家,水域张家,土域楼家是垃圾,张家大小姐张新月当然也是听说了,作为张家族长张问天的女儿,作为张家的二把手,她岂能让一个下人如此羞辱张家。
楼家的少族长楼长生是男的,林晨这才发现了新大陆一样,终于改变了五元素家族都是生女儿的那个念头。
不过现在这个状况,对他来说有点棘手啊,林家,张家,楼家代表的风域,水域,土域的年轻一辈当家的都在这里了,五元素家族比武大会这就是他和廖凡龙的对手,现在在这被他们剿灭了可不是什么好事儿。
廖凡龙的实力是没有问题的,但是也只是在年轻一辈中,如果说那几个家主也赶过来,比如风域林家的家主林灼他们在拍卖会上还见过的,人应该就在附近,长辈中的强者廖凡龙打不过啊!!!
此时,石器阁的阁主周君婉倒是先开口说话了,"各位都是我石器阁的贵客,希望各位看在小妹的面子上,化干戈为玉帛,毕竟我石器阁还要开门营业的,你们在这里打起来,我的客人都要被吓跑了,到时候我们炼器宗的老宗主怪罪下来,小妹可担待不起啊。"
一番话说的很有涵养,当然,却也只是周君婉自谦的一种说法。毕竟她的年纪只有十四岁,比在场的所有人都要小,但是即便只是这样小的年纪她也是炼器宗宗主千古流的九个嫡传弟子中的一个,而且是他最宠爱的一个,这事儿在江湖上哪有人不知道的,五元素家族还没有胆子去招惹炼器宗这样的庞然大物。
在元坤大陆,炼器宗,丹师协会,都是顶尖势力,尽管周君婉的老师千古流也只是在魏,齐,吕,赵,燕,耶等北方六国范围内的炼器宗分支的宗主,那也是远远凌驾在五行岛五元素家族之上的庞大势力了。
所以,石器阁阁主周君婉才以十四岁的小小年纪,就游刃有余的在五行岛上做着器具销售的生意,加上她本来就是美女,所以更是在年轻一辈中,显得更加游刃有余了。
更直接的说明她地位的方式是,过几天五大家族的比武大会,年仅十四岁的石器阁阁主周君婉,是被五大家族特别邀请的观赛嘉宾之一,而她自身的修为也达到了魔咒师初期的水平,有的时候,修为和年纪也真是没什么关系,像林晨,虽然穿越前在现代社会也是成年人了,但是来到元坤大陆却是只有十岁左右的身体,十五岁就成为了顶尖强者,开挂的人,和别人走的是完全不一样的人生路。
不过这一次情况不同了,同样是十五岁的身体,却是和天下无敌时候相反的情况,咒力为零,成为了战斗力天下最弱的人,同比之下,十四岁的周君婉不就是天之骄女嘛!!!
周君婉说完那番话,水域张家的一个管事的下人却开口说,"你说不打就不打,被他羞辱了的可是我们水域张家,风域林家,土域楼家这三大家族,不让他头断当场,我们三大家族以后颜面何存。"
"阿生,对周小姐休得无礼。"张新月马上训斥了自己的下人,然后,却也接着说道,"我们三家自是不会冒犯石器阁,但是这个下人,还请交给我们三家处置。"
张新月这话说的非常有分寸,按理说她们三大家族真正惧怕的是炼器宗,虽然石器阁阁主周君婉实力很强,但是毕竟没有到让三大家族望尘莫及的地步,小辈不行,毕竟还有长辈呢,但是她说的却是不会冒犯石器阁,这样的说辞无论无何都给足了周君婉的面子。
人捧人,互相抬高,也是一种在元坤大陆流行的社交礼节,既然张小姐这话给足了石器阁面子,周君婉自是不好再干涉她们,她便说道,"既然如此,各位给我一个面子,就由我石器阁出手处决他,不过一个下人而已,我这个阁主可以亲自出手。"
处决?处决你大爷!!!林晨在心里生气的嘀咕着,一个小丫头片子都敢在他面前这么放肆,这么妄自尊大了!!!
这世界还真的是变了,林晨看着那周君婉将手掌向自己这边摊开,然后他的身体,就像被某种力量束缚了一样,在空气中就飘了起来!!!
"住手……"廖凡龙看那阁主就要处决林晨,他也急忙挥剑向周君婉的方向斩去,结果他的斩击产生的巨大气爆,都被空气墙壁给阻挡了,廖凡龙和周君婉比,实力还是差了一大截。
林晨感觉身体被非常紧的某种力量束缚着,甚至有种可能会被碾碎的感觉,千钧一发了的时候,一个巨大的闪电朝这边轰了过来,此时所有人回头看去,雷家家主雷霸天终于是到了,他身后还有他的女儿雷婷,廖家的二小姐廖宇晴。
"各位,过几天就是咱们五大家族的比武大会了,这两位都是我们雷家的外援,何不在赛场上一较高下。"
雷家的雷婷和雷霸天刚才正在和廖宇晴聊天,就听下人汇报了发生在石器阁的事情,雷霸天当然不可能任由其他人处决他们雷家的客人,而且,无论是他还是雷婷,听到林晨说过的那句无论是水域张家还是风域林家还是土域楼家都是垃圾,他们心里爽得很,五大家族看似和谐其实这么多年一直在竞争,实际关系真的算不得好,林晨的话,让他们雷家感觉太解气了,虽然……这种发自内心的爽,不能表现出来就是了。
雷婷之前因为林晨的一句指点就突破了咒印修士巅峰,她这个人有恩必报,自然也不会看着林晨被处死。
于是,他们带着廖宇晴小姐一起赶到了石器阁,雷霸天更是在千钧一发的时候出手,上一辈强者出手,小辈自然是无法抵挡的,何况雷霸天的功夫本来就是强悍霸道的,就算是同级别的强者也不愿意与其碰撞。
有了雷霸天的撑腰,廖宇晴也是壮大了胆子,走上前去,说道"小女知道诸位都是五行岛的年轻翘楚,各位都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何必和我的奴仆一般见识,今天小女在这里代他向大家赔礼道歉,不管怎么说,我自己的奴才,希望大家能让我自己惩戒。"
……
廖宇晴的形象非常的好,自身带着一些因为异常漂亮而产生的高贵气质,这种气质实际上是挺唬人的,所以她说完,其他家族的人,甚至都在猜想她到底是什么人!!!
不管怎么说,不知底细的情况下,没有人会轻易动手的。
雷家老爷子是个多高傲的人,其他家族的人也是知道的,雷家为她撑腰,她或许身份背景还在雷家之上呢,这是此时很多人都有的真实想法。
廖宇晴看到所有人的反应,知道他们暂且被她的话唬住了,她优雅的走到林晨的身边,林晨看着她生气的眼神,心中竟有一丝心悸。
林晨知道自己曾经是咒法古帝,论心性都绝对不是一般人能比的,尽管他现在咒力全失,那也不会因为害怕恐惧而产生心悸的感觉,他知道,看到她生气的眼神而心悸,那只有一种可能性,真的……是已经喜欢上她了。
……
"你应该清楚自己的身份,走在外面,你代表的是我廖宇晴,是我廖家的脸面,身为你的主人,我不可以让你如此放肆而放任不管的。"
廖宇晴说话间,身上散发了一种冷冽的气质,使用冰系咒法的人很多,但是连林晨都觉得,廖宇晴的冰咒法很美,就好像晶莹的天使。
林晨此时倒没有心思欣赏她的美,因为他自己的身体从他的双脚开始,正在迅速的结冰,"主子,您……"
林晨话还没有说完,就已经被彻底冰封了。
廖宇晴的举动,其实让很多年轻一辈中的强者都有些震惊的,刚才石器阁阁主周君婉也想要处决林晨,但是她毕竟和林晨是陌生人,在元坤大陆,处决一个下人,陌生人当中卑微的人,那是无可厚非的,但是她廖宇晴是林晨的女主子,却如此决绝的将自己的奴仆冰封,一个没有半点咒力的人,就是冻死在里面也是非常正常的事情。
"在五大家族比武大赛开始前,我是不会将他放出来了,这样他就不会再给诸位带来什么麻烦,不知道小女这样处置,大家可还满意??"
"既然廖小姐这样说了,还请大家给个面子。"雷霸天也是马上补充道,给廖凡龙和廖宇晴撑面子,怎么说,这两位也是他家族的强大外援。
"哼……"林婷玉冷哼了一声,带着自己人离开了石器阁,第一她本来也不想得罪周君婉这个有炼器宗背景的漂亮女人,第二,长辈不在,她们也不可能是雷霸天的对手,平时他或许不会以大欺小,但是如果这几位是他们雷家的外援,那就不一样了,她们也观察过,那个廖凡龙,咒力很强,而廖宇晴和她们接近,只是,听说那个下人也是参赛选手,这就有些费解了,他的咒力,他有咒力吗?完全感觉不到,而且,他的主子冰封他的身体对他惩戒,似乎也没有半点反抗之力,这样的男人上了战场,和她脚下的蝼蚁有什么区别,到底要如何在五行岛这些青年强者云集的武斗会上,作为选手参赛呢?
……
风域林家走了,水域张家走了,土域楼家走了,这事情似乎才告一段落。
林晨被冻成冰雕,也被雷霸天差使底下人抬回了雷家。等到了雷家,廖宇晴立马就给林晨解冻了,这样冻几天,真的会要了他的命,最多看着他,不让他离开雷家也就是了。
作为雷家的客卿,林晨他们在雷家的行动还是非常自由的!!!
浑身哆哆嗦嗦的,林晨感觉自己非常虚弱,现在这个身体的素质,他也真的无语了,比当初在健身房锻炼之前都差的感觉。
"嘶"林晨用手按着太阳穴,咬着牙,眉头紧锁,这头疼的,让他浑身都难受无力。
林晨是二次穿越的人,上一世在元坤大陆成为咒法古帝无敌天下,上上世却是个地地道道的现代五好青年,两世的记忆都没有消失,这也让他觉得自己在穿越者中都是一个特别的存在,古代和现代双穿,来到了中间的这个时代,他爱和同事吃烧烤的时候喝点冰镇啤酒,现在自己被冰镇了,还真的是难受的要命,甚至他在想,是不是感冒了呢!?
阿嚏……
想到这里,竟然打了个大喷嚏。
"臭东西,你怎么这么能给我添乱。"
廖宇晴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关心着他的身体状况,看林晨似乎生存下去也是问题不大,便开口说道。
唉,这是拿他消遣,而且是明晃晃的消遣,也怪他自己嘴巴上没有把门的,原本是现代人的林晨,肯定是怎么爽怎么来啊,所以就把那句得罪人的台词原封不动的说出去了,现在……就是后果!!!
不过,被廖宇晴冰封的时候,他就没有担心过,他这女主子嘴硬心软,他太了解了,完全不用担心她会一脚踩碎他变成的冰雕。
"突破了?"林晨没有回答廖宇晴的话,反而打听起来她的状况,毕竟,他把帮她快速突破的办法都刻在了那张大饼上,在食物上写功法秘籍,这种事恐怕只有林晨这样的男人才干得出来。
"嗯。"
林晨这句问得认真,廖宇晴也就很认真的回答道,然后说,"等再回到廖家镇的时候,我会和父亲说,让你做我们廖家的理论教官,你这样有见识,不应该一直在我身边做低等下人的。"
……
林晨看着廖宇晴的眼睛眨了几下,然后淡淡的笑了出来,不是很假的那种应付人的笑容,而是发自内心的笑了出来,他是这样对廖宇晴说的,"教官什么的,我可没兴趣,上一世我没有机会扮猪吃老虎,因为我是人中之龙,这一世,难得成了人中之虫,这是个好机会啊!!!"
"何为……扮猪吃老虎?上一世?你在说什么呢?"
廖宇晴听得完全懵,她能听懂就怪了,可是林晨却笑笑摆摆手,"就现在这样的关系就挺好,林晨是廖宇晴的仆人,廖宇晴是林晨的女主子,甚是有趣。"
林晨很是洒脱的说道,之前廖宇晴无奈的情况下冰封他,他也没有怪她,或许,将来这段故事,真的成了咒法皇帝在民间留下的千古佳话呢!!!
然后,林晨和廖宇晴道别,走到廖凡龙的房间里,好怀念啊,炼器师的生活,终于又开始了。
所有的东西都在林晨的脑子里,他却没有办法自己炼器,这是挺可惜的,咒力果然是和生活息息相关的!!!无论是炼丹还是炼器,都需要有咒力作为基础能力,到底如何是好呢,林晨猛然觉得,现在的他没有咒力,那不就是他作为现代社会的普通地球人的那种状态吗?……不能吧!??
他想到这,突然恐慌起来,如果他是恢复成了在现代社会的那个身体,那就一辈子别想修炼咒力了,因为那是一个最普通的客观科学的身体,直观的比较就是,紫灵儿可以让整个元坤大陆被风暴侵袭,他林晨恐怕两三百斤的大米他都搬不动。
……
开……特么什么国际玩笑!!!
林晨心中甚是气愤的吐槽他自己一番!!!
吐槽完了,还得面对现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