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失落的咒法 > 第29章 修行的资格

我的书架

第29章 修行的资格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林晨心中不甘,却知道不能让雷婷小姐难堪,"小人万不敢有逾越的想法,请您放心。"
"有也没关系,到时我会处死你,晴儿也不会为你求情的,但你一直恪守本分,没有逾越之事,我可以额外为你安排一个名额,让你在服侍主人的同时,也可以在道法宗的内宗旁听。"
"小人谢过夫人。"
伶雨竺虽然嘴上盛气凌人,也是为了让林晨断了念头,毕竟她虽然是廖凡龙的后妈,却比廖凡龙大不了几岁,那关系是很微妙的,她和廖凡龙母子关系算是融洽,能为他做的,她也不会含糊,伶雨竺想过处死林晨,但一想到他是廖宇晴的贴身奴仆,也就作罢了,伶雨竺眼睛变成淡黄色,这是她的幻术,精神攻击咒法,她想窥探林晨记忆和灵魂,伶雨竺发现,林晨的灵魂海非常广阔,却像是巨大的石壁垒起的牢笼,她不断往深处走,有一个巨大的洞穴,伶雨竺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闭塞阴冷的灵魂空间。
继续深入,她却是发现一个浑身被锁链缠绕的男人,那男人也非常帅气,棕发,黑眼炯炯有神和林晨的形象完全不一样,浑身散发着惊人的霸气,他突然睁开眼,也是看到了伶雨竺,"滚……"惊人的霸气形成了风压直接把伶雨竺震出了林晨的灵魂世界,没有人知道在乞丐林晨体内有咒帝林晨的灵魂,更是不会有人想到,除了咒帝林晨,他体内还有其他的灵魂存在,曾经被咒法古帝封印在自己体内的远古圣兽九幽翀餮,当年林晨就是从他手中救下的上阳圣君楚阳的君妃柳云竹,现实中,伶雨竺强忍着胸口的血气翻滚,有些震惊的看着林晨,马上又装作平静的说,"如果你恪守本分,就没有人会为难你"
伶雨竺转头对雷婷又说道,"婷儿,我让丫鬟先把你们送回去吧,我换件衣服随后过去。"
"是"
雷婷和林晨一起往回走,雷婷在廖府自然会和林晨保持些距离,其实她也有很多话想和他说。
……
伶雨竺自己一个人在屋子里,才终于没忍住一口鲜红色从嘴角溢了出来。
这个林晨……她的心中充满疑惑!!
回到主人身边的林晨,还在想着刚才的事情,能在道法宗进行正统的学习,对于想成为强大咒法师的他,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此时大厅里面十分热闹,年轻一辈的或说笑或嬉戏,大厅中央艺妓的丝竹之音,缓缓而起。
好吃的东西很多,廖宇晴也给林晨拿了烤羊腿,"你也吃些东西吧,别饿着。",林晨是没有资格自己拿东西吃的,但是小姐拿给他,他就可以吃,这是规矩。
"谢谢主人。"林晨拿着烤羊腿高兴道。
其实他早就饿了,特别是看着别人吃东西,就更感觉自己腹部空空,饥肠辘辘。
廖宇晴笑笑,很温柔,很美。
那边廖凡龙也拉着雷婷到处敬酒,和客人们有说有笑。
宴会继续!!!
雷婷和廖凡龙敬了一圈,和他耳语几句,便单独来找廖宇晴。
"晴姐姐。"
"婷儿。"
"刚才在那边看到晴姐姐刚才也表演了舞蹈,果然还是晴姐姐最多才多艺,无论哪方面都可以做得那样好,妹妹就无法达到那样的境界。"
雷婷今年十四岁,性格比起廖宇晴更活波可爱一些,和姐姐见面了,自是寒暄起来,有一件事她是开心的,过几天就要去道法宗了,在长达三年的学习时间里,她都可以和姐姐在一起,还有……相公和……林晨哥哥。
"妹妹谦虚了,说起来,在灵池的时候,妹妹也已经突破了吧?"
廖宇晴突然想到了修行的事情,便问道。
"嗯,如今也是魔咒师巅峰的境界。 "
"那太好了。"
廖宇晴看到妹妹境界提升,也是欣慰的点点头,然后看四下无人的时候,就开始了悄悄话,"婷婷,我……我最近有个想法,我想你是知道的,在道法宗,因为舅妈的推荐,咱们三个会被直接送进内宗,成为宗主的关门弟子,可是这样一来,在内部分化,人情错综复杂的道法宗,咱们也会遇到很多的麻烦。"
"嗯,姐姐的意思是想,先不进内宗吗?"雷婷冰雪聪明,很快听出了廖宇晴的言外之意。
"是的,我想和舅妈说,先进外门,我觉得咱们三个靠自己的实力,早晚也定然会进入内门,那个时候,就不会让那些道法宗的弟子心里不痛快了,冰音姐姐是道法宗的圣女,她说过道法宗的内部,派别分化是非常严重的。"
"婷儿一切都听姐姐的便是,呵呵,以姐姐的美貌和修为,再加上姐姐这样的才学,搞不好会在道法宗遇到自己的如意郎君也说不定。"
"我才不打算嫁人呢!!"
雷婷笑笑,她明白,晴姐姐再等谁,可惜,……
两个人又是些寒暄,晚些时候客人陆陆续续离开廖家宗族府,廖宇晴和廖玲珑也带林晨离开,马车一路疾行,实际上刚才小姐和雷婷姑娘的悄悄话就在身边的林晨是有听到的,他觉得自己这女主人真的是心性淡泊,从不介意名利。
明明是皇亲国戚,却并不会在意在平民眼中她是什么样的女人,明明可以是宗主的关门弟子,却要和外门那些普通学员一点一点提升在宗门的地位。
不过这些对林晨来说倒是无所谓的,他一直在做奴仆,虽然懂得伺候人,宗门和学堂一类的事情,他是一点儿都不懂的。
不过林晨心里清楚,反正他只是个旁听生,除了学习正统的咒技之外,他还得修行自己脑海里的那些东西,那才是他遇到危险的时候真正可以倚仗的东西。
一路平安的回到廖家的分家,廖玲珑回到自己房间,廖宇晴却带林晨去蒙学学堂的教室,不过倒不是让他来学习的,而是让他在这测试一下咒法属性,林晨现在是咒印修士境界,正是打基础的黄金时期,总得知道要让他主修哪一种属性的咒法,比如廖凡龙的咒法就是暗系的,她自己是冰系的咒法师,雷婷则是雷系。
正常来说,每个人都可以学习使用多属性咒法,但这也在于悟性,很多人都会修炼和自己身体属性比较契合的咒法,也有例外,像咒法古帝林晨,他就会使用所有属性的咒法,包括远古时代已经销声匿迹了的失落的咒法,那就和身体契合哪种咒法无关了。
"二小姐,您怎么来这了?"
一个中年人远远看到廖宇晴,走上来,弯腰行了个礼,主动问道,二小姐从来不来蒙学学堂的,让他颇感意外。
……
"张师,这是林晨,我想测试一下他的身体属性。"
"嗯,小姐随我来。"
张树平带着二小姐廖宇晴和林晨走进学堂后院,后院竖着一个精美的大石头,"把手放上去吧!"廖宇晴随意的说道。
"啊?"
林晨愣了一下,马上反应过来,把手按在那看着精美的石头上,那石头的光泽立马发生变化,并且出现"嗡嗡嗡"的响声,石头光芒渐渐变强,最后上面出现了一些雷电的电光,只是,有些微弱。
"竟然是雷属性的体质?"廖宇晴忍不住噗的笑了出来,她的奴仆竟然是婷婷家族擅长的雷属性。
"林晨,我把你卖给婷儿,如何?当然,说是卖,我又怎么会收婷儿的钱呢?就形式上收她一元石吧!!!"
说完,廖宇晴噗的又笑了,完全没有了平日的淑女模样。
一元石把林晨卖掉,绝对会传为佳话的。
林晨也听出来了主人在说笑,可是,给他的价格定得是不是也太低了,林晨以前是了解过奴隶市场的,在城市,奴隶的买卖多是明码标价的,如果是有才艺的女奴,一般都在2500元石左右,而一些做苦力或者随行牵马坠蹬伺候小姐的骑奴,价格在500元石左右。
廖小姐想一元石卖了他,要真不是玩笑话,那他林晨,就值二十个烧饼……
"一……一元石??"林晨表情不自然的抽搐了一下,随后才说道,"那好吧!!!"
廖宇晴愣了一下,他竟然说那好吧,什么意思?还真的想给婷儿当奴仆啊?
"哼……"
生气了?说错话了?
"主人,我是不是说错话了?"
"没有,我就是想啊,早晚有一天,我真的把你卖了,卖到苦窑去搬石头。"
……
两个人说了些没什么营养的话,然后廖宇晴很是郑重的和林晨说,"三天后要启程去道法宗,舅妈和我说了,她也为你要了一个旁听生的位置,无论我去内宗还是外宗,你都可以护在我身边,不过我的想法是,你可以晚些天过去,我和表哥还有婷儿先看看那里到底是什么情况,你也可以把境界再提升提升,咒印修士境界就是进外宗也还是差距太大了。"
"嗯,我会尽快赶过去的,我不在的时候,主人自己也要多加小心。"
"呵呵,……好了,先退下吧。"
"是"
林晨离开时,突然想到什么,和廖宇晴请了假说要离开廖府一会儿,廖宇晴把写着"晴"字的令牌给了他,有了这个,他可以自由出入廖府,反正,以前她也不管这个爱吃大饼的家伙的,虽然现在这个,貌似不是他……
之前她会介意别人对林晨的看法,为了不让他太惹眼总是尽可能和他保持正常的主奴关系,貌似现在已经不用顾忌什么了,她马上要走了,他也就自由了。
有了这个令牌,林晨的活动自然不受拘束,他第一个要去的地方,是曾经自己住的那个小破屋,林晨有种奇怪的感觉,就像是要回到家里看望久别的娘子一样。
从林晨离开到现在,已经过去太久了,柳妃妃的脸上明显有些不悦的神色,"你还知道回来啊??!!"
"实在是出了趟远门。"林晨很是尴尬的解释道,其实他是真的身不由己,回到廖家之后,他什么时候去哪,哪是他林晨说了算的,他说了不算,就多久能来看望柳妃妃都不意外。
柳妃妃倒是也没有一直猫在屋里等他,饿了,就化化妆易容一下去街市吃点东西,累了,就在屋子里休息休息。
在廖家镇她终归只有林晨一个熟人,倒是挺期待他能回来的。
"出远门了?去哪里了?"柳妃妃好奇的问道。
"廖家宗族府,廖家的大公子廖凡龙修为突破悲咒师,邀请宾客前来庆贺,我家小姐自然也被邀请去了。"
"悲咒师?他是不是不到二十岁?这么年轻就到这种境界了,再晋升可就是幻咒法师了,整个魏国又有几人?"柳妃妃也有些羡慕和崇拜,但林晨此时才意识到,他吧,之前也知道廖凡龙的条件出身都好,但也是觉得好,却没有往更深想,但柳妃妃的话,让他突然意识到,那家伙是魏国少有的青年才俊,而他林晨这样的低等下人,多如繁星。
此时的廖凡龙,应该比五行岛火域叶家叶千宇还要强了吧……林晨觉得这个情敌可真的是让他倍感压力!!!
"他有爱的人了!!!"
林晨非常一本正经的提醒道。
"你在胡说什么啊?我又没说想和他怎么样!!!"
"真的?"
林晨怀疑的口气,问道。
"咱们一直这样躲着也不是办法啊?"柳妃妃没有回答林晨的话,顾左右而言他!
"现在只能忍一忍了,早晚有一天,我会想办法解决了这个事情。"
林晨其实是挺喜欢和柳妃妃在一起的,聊聊天,互相嘲讽一番,而且柳妃妃和他对外也是假的主仆,不用动不动就跪,让林晨放松的很。
柳妃妃的身份是大魏国的名妓,她自己也是劳苦出身,即便今天也算是高贵女子,却并不会利用身份地位再去凌驾于奴仆之上,这就是林晨喜欢她的地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