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失落的咒法 > 第38章 黑暗教廷与女妖

我的书架

第38章 黑暗教廷与女妖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沈婧怡本来是来杀林晨的,和皇帝也算是旧识就来拜访一番,却没有想到黑暗教廷发动了针对大魏皇朝的战争,她和李威夫妻二人在魏国能活得高贵,与皇室的支持是脱不开干系的,帮皇室处理杂鱼也是情理之中,毕竟,他们算是皇家的供奉,不过,即便是皇帝求情,他们也不会原谅杀害儿子的凶手,这一点也是肯定的。
不过,在这之后,她却快速离开了皇宫,目标:林晨。
林晨本人还并不知道自己被马上就要突破成为幻咒法师的女人盯上了,此时还在抱着郡主在空中乱窜,京都被黑暗教廷的人和魔兽占领了,除了皇宫和魏武王府,其他地方已经尽皆沦陷。
两个人落下,躲进一个破庙里,"下雨了,先在这躲躲吧……"林晨说道,此时两个人身上都有点湿。
"嗯,咱们先把火生起来吧,天气有点寒凉。"郡主说着就要去旁边的杂物堆拾柴,林晨拦住了她,"这种粗活还是小的来做吧。"
虽然为了救郡主,抱都抱了几次了,但是林晨确实不是个尊卑不分的人,他知道关系再亲近,她也是郡主,粗活,还是不能够让她去做的。
而且,林晨看到郡主的衣服还湿着,就说想去外边找找,看哪家被破坏的布行还有女式的衣裙。
"不用了,我的纳豆空间里面还有很多备用的衣服。"
"哦,太好了,那就方便多了。"林晨喜气洋洋,要是郡主被淋病了,他可担待不起,咒法师虽然会使用咒法战斗,身体还是人类的血肉之躯,这一点也是改变不了的事实。
郡主说着,就从衣别中,拿出一颗金色的纳豆,林晨很羡慕,金色纳豆比普通的纳豆空间,空间要大很多。
真不愧是郡主……林晨心中羡慕着。
"把身子转过去,不许偷看哦……"
郡主从纳豆空间释放了一件漂亮的裙装,这样对林晨说,林晨听话的转过身子,郡主才开始褪掉已经被浇湿的男装,而是换上了裙装。
林晨一直没敢回头,其实,他是有点想偷看的,那么个大美女,还是郡主,想归想,最后还是没敢回头看就是了。
过了一会儿,郡主换好了衣裙,才对林晨说,"好了,转过来吧。"
林晨这才转身,之前的"翩翩公子"已经变成了女人,这是一个很美很美的女人,一身粉色的衣裙,风轻轻的吹过她的头发,发丝飘逸,她肌肤胜雪,白皙而细腻。
既高贵漂亮,又端庄优雅,林晨有些看呆了,先是柳妃妃那魏国第一名妓,现在又是魏安郡主这样倾国倾城的高贵女子,他觉得自己最近一定是走桃花运了。
呃,林晨转念又一想,和柳妃妃在一起被李贫的父母通缉,和郡主在一起被黑暗教廷围堵,这不是桃花运是桃花劫啊!!!
看林晨看愣神了,郡主伶语丝故意逗他,"咳……咳,登徒子,你敢觊觎本宫的身子,该当何罪。"
"郡主殿下,我……"林晨知道自己失态了,立马就要下跪,被郡主拦下,"逗你的,那么紧张干嘛?还有啊,除非是在公众场合,以后咱们两个单独在一起的时候,你都不要跪了。"
"小人明白了。"林晨立马回答道,他也不是想跪,奈何自己和对方身份悬殊,这是元坤大陆的规矩啊……自己的主人,需要双膝跪地行跪拜礼,而其他高贵女子,则是单膝跪地行礼,所以他见到廖宇晴时和与其他女子在一起的时候,跪拜礼的行礼方式是不一样的,这不是林晨的规矩,而是天下的规矩,不遵守规矩的奴仆会怎么样呢?林晨想想自己在柳家做下人时,那些因为没及时下跪被女主人射杀的"兄弟"就知道了,那样的过去给他留下不小的阴影,即便变强了,很长一段时间内,他都无法正视自己,而且……在咒印王者身边,咒皇强者也是奴仆,但是咒皇强者在魏国这样的地方,可以称霸,为什么不称霸却甘心做奴仆呢,因为咒皇强者面对紫灵儿,柳云竹,夏婧璇那样的咒印王者,同样会被瞬杀,想活过一秒钟都很困难。
尊卑是相对的,大千世界却本就残酷,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而这种残酷,其实不只体现在人与人的尊卑关系上,人类和魔兽之间的矛盾更是不可调和。
魔兽一旦突破天级,就有智慧,可以学会人类的语言了,甚至有些境界更高的魔兽可以化为人形,那种,则被称为"妖",这次的魔兽袭城,实际上就是黑暗教廷总部的头目和女妖莎妮娜达成协议,派来援助的魔兽。
虽然数量远不及魔兽森林那次的多,但是毁坏力还是十分惊人的。
林晨知道细雨绵绵的时候他只能和郡主避一会儿了,虽然时间紧迫,他们也需要恢复恢复咒力才能再次参战,林晨还好,自我修复能力极强,郡主则是吃了颗丹药,静心凝神,林晨看空气阴冷,就使用火焰咒法点燃一些木柴,给郡主取暖。
但他心里面却出现个古怪心思,如果是主人或者雷婷小姐,即便将自己燃烧为她们取暖,也愿意吧。
"唉"林晨叹了口气,这辈子都这命了。
然而此时林晨的灵魂海内部……
"老……臭虫,好久不见了。"
被叫老臭虫的男子,正是曾经将宗家主母伶雨竺轰出林晨灵魂海的远古圣兽九幽翀餮,他对面突然走来的男子,则是咒法古帝林晨。
"混蛋,老子有名字,老子叫翀餮。"
"别生气啊,在我的家乡,这样称呼一个人,可是关系亲密的朋友才会有的。"
咒帝林晨,笑笑说道,翀餮却接着他的话讽刺道,"亲密?你和紫灵儿亲不亲密,结果呢,她说和你一起过过普通人的生活,你就把自己的全部咒力封印了,还被她给杀了,简直是蠢货。"
"你……"
林晨最讨厌别人提这件事,他自己也被自己蠢哭了,复生后这是他玩世不恭的外表下唯一的心结。
"老臭虫,帮我个忙。"林晨转移了话题,这才是他出来见九幽翀餮的目的。
"保护他是吗?你比我还强大百倍,你怎么不保护他?"
"你也知道,我的力量被那东西吸收了,现在的我和普通人没有区别,所以……他靠你了……大不了,如果有朝一日我能跨越星空,回到我的故乡,我送一架私人飞机给你。"
"你说的那个什么……鸡,真的有那么好,这是你第三次说要送我那个了吧!!"
"那可是奢侈品,学着享受吧,老臭虫。"
"哼,要不是他死了我也完了,老子才不管那个没出息的货呢!!"
"不,我们家乡有句俗语叫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别看我是天下第一的咒法古帝,如果有一天你被很强的人抓住了,有生命危险,我也会放下咒帝的身份,跪下求人放过你的。"
"滚"
九幽翀餮霸气滔天,咒帝林晨的灵魂被震荡着,不过其实九幽翀餮心里把他当朋友了,尽管曾经是死敌。
他问了一句,林晨也想了很久的问题,"为什么,这个废物和你同名,样貌都一样?"
"……"
……
林晨这边和郡主在破庙中躲雨,修养生息,在魏国的另一片天空下……
道法宗外门黄系一班的教室里,今天的课程都结束了,很多男学生都没有离开,他们才舍不得走呢,自习是假,想多看看大美女廖宇晴才是真,可以说,自从廖宇晴来到道法宗,同班同学的男生,有逃课想法的都没有了。
"婷儿,我成功了,成功了。"
从刚才开始,雷婷就把制作蛇皮甲的方法教给廖宇晴,廖宇晴来到道法宗的时候,这个课已经结束了,雷婷毫无保留的告诉她,然后她就开始实践,此时,看着外观漂亮,又饱含灵气的铠甲,显然已经成功了。
"晴姐姐果然比妹妹天赋要高,这蛇皮甲看起来更加精致,姐姐炼制时的样子也赏心悦目。"
"那是,我们廖家的……"
廖凡龙想自吹几句,话没说完,就听外边有人喊,"新来的,给我出来……"
"好嘛……看来又要打架了……"
廖凡龙非常自觉的走了出去,在道法宗,黄系一班只新进来三个学生,他,雷婷,廖宇晴,打架这种事情,肯定他上啊。
廖凡龙是先走出去的,雷婷和廖宇晴跟在他身后也走出教室,一个机灵漂亮活泼,一个美丽高贵优雅。
来的人是之前被廖凡龙揍过的天系弟子邹炎,只是他身后还跟着一个人,看到这个人,围观的学生沸腾了,"内宗的金色战袍?"
"果然连内宗的人都引来了啊!!!"
"这不是在内宗也能排进前五十的宫天雷吗?传说他的雷法已经出神入化了,雷法可是在自然系咒法中都排在前面的。"
……
"宫天雷……"从刚才看到他开始,就一脸生气模样的雷婷冲着他大喊,听到熟悉的声音,宫天雷先是一愣,然后顺着声音看过去,最后露出吃惊的表情,"小,……小姐??你怎么在道法宗??"
"嗯?"邹炎也是一愣,有种不好的感觉!!他这时才知道,自己之前还是小看了这几个新来的。
……
宫天雷更是一脸的汗,自己的小弟掏了钱让自己来外宗教育教育新人,不是指小姐吧??玩大了!!!
"我就是在外宗学习呢,怎么地吧?"
【我就是调戏你了,怎么地吧?】雷婷想起了当初林晨哥哥的话,学着那讨厌的口气说道。
"地……吧??"这是什么说法??宫天雷一脸懵逼,但是马上觉得情况不对,也不管有没有别人了,就想给雷婷跪下,他就是个被族里重点培养了一下的弟子,送到了道法宗慢慢熬成了内门弟子,但是骨子里他可不会忘记,在小姐十岁前,他都是小姐的贴身奴仆,宫天雷在雷婷面前,绝对比哈巴狗还没脾气,哪怕他比雷婷强也是一样,但使用古法.雷霆万钧的她,宫天雷还真不是对手,毕竟强悍的咒技会超越咒力的差距。
越阶杀人,全看咒技,而不是咒力。
宫天雷跪下后,雷婷指着邹炎问他,"是这个人让你来外宗找我麻烦的对吧?……给我教训他!!"
"是。"
宫天雷心中暗自庆幸,这么多外宗弟子在看着,一直跪着太没面子了,不跪他又不敢,好在小姐让他揍人,这样不用跪了,还因为揍天系弟子保住了面子。
雷婷……也是这么想的!
之后是拼命逃跑的邹炎,被揍的惨叫声……不绝于耳。
"婷儿,这回这个?"
廖凡龙的话里有话。
"嗯,虽然之前和你说过又不是每个雷系咒法师都是我的奴仆,但这次这个家伙,还真的是,我十岁前他都是我的贴身奴仆,后来被家族送出去学习,没想到是这里。"
"那还真巧。"廖凡龙有些醋意,贴身奴仆是有侍寝义务的。
雷婷看他那表情,意识到了什么,凶巴巴的说,"那时候我还不到十岁,怎么可能懂那种事。"
……
说到这个,雷婷和廖凡龙却不约而同的看向廖宇晴。
"看我做什么?我也没做过什么……"嘴上这样说,脸却红了。
嗯?这是做过了……
晴朗的天空下,廖凡龙和雷婷夫妻俩心中心有灵犀的想着同样的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