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失落的咒法 > 第55章 四圣兽

我的书架

第55章 四圣兽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林晨反应极快,手持光剑硬挡住那白发老者的剑,不过只一瞬间,林晨的光剑就破碎掉了。
巨大的剑气将林晨和廖凡龙一起撞飞。
直接被剑气撞飞的林晨更是晕了过去!!!
……
"嗯?"看着自己衣服上一身的血,爬起来的林晨有点崩溃,虽然血迹已经干涸,"这形象真有辱斯文。"
他无奈的语气说道。
"呦,小龙龙,你怎么也受伤了?"
突然转头,看到旁边的廖凡龙,他的手臂被划伤了,正在滴血。
林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看到导师和几个熟人都在面对着一伙外来人,又看到沈婧怡在他们那群人当中的时候,他就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林晨,装作若无其事的慢慢走了起来,往远离他们的方向,雨过天晴,森林里,阳光是浅浅的柔黄,空气中还有几分燥热的氛围,"你给我站住。"沈婧怡突然化成一道闪光,快速来到林晨的面前。
"大美人,又见面了……"
林晨笑眯眯的说,心里面一万个草泥马!!!
"你还想跑啊??"
沈婧怡之前让林晨逃了一次,本来就已经怒气冲天了,此时,她的威压就让林晨跪趴在地上。
"别……别……你别过来……"
沈婧怡带着怒气,一步一步走向林晨,在这种情况下,林晨知道就算是花言巧语,就算是嘴遁也没有用了。
沈婧怡走到林晨正上方,抬右脚踩住了他的头。
"像你这样的蝼蚁,也敢戏弄我。知道吗,不久前,也有人脑袋被我这样踩在脚底下,你猜,他最后怎么样了?他的头颅,像西瓜一样被我踩碎了。"
"像你这样的大美人,不需要这么残暴吧?"
"说,你把功法藏在哪里了?看在功法的份上,我会留你的全尸的……"
廖家兄妹,雷婷,泪千千他们都想来救林晨的,却被白发老者的威压,压制的无法动弹,眼睁睁看着那个女人把林晨的头踩在脚底下。
"你把所有人都放了,放过他们,我带你去。"
"谁会信你。"
……
"换我上来……"林晨灵魂世界,突然出现了另一个声音。
"老臭虫??你醒了???"
"翀爷没有伟大到和你们两个白痴一起死,我们虫族拥有极强的风险感知能力,真的遇到麻烦的时候,自然就醒来了。"
"呀,那当年封印你真的是天意啊,你们远古四圣兽,准确的说是四大凶兽,翀餮,腹麟,苍穹,离傲,只有你有这样的感知力吧,难怪……"
"少罗嗦,换我上来,你可以继续沉睡了。"
"我又不会假寐之术……"
咚……
九幽翀餮的灵魂打晕林晨的灵魂!!
……
急剧暴涨的咒力……
沈婧怡感到不安,跳离林晨的身体。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几乎变态的狂笑声,尖锐的从林晨口中传出。
他看看自己的手,是实体,终于有了实体的感觉,双脚深蹲,两个手像抓子一样,林晨起跳的动作和野兽无异,所有人都用古怪的眼光看着他,"绿色的眼睛?"雷婷曾经见过暴走的林晨哥哥,是血色的瞳孔,怎么又变成绿色的了???
林晨,也就是九幽翀餮的攻击目标是冲着那个咒皇阶别的老者去的。
他完全可以秒杀了他,但是,自己难得有个身体,才不想那么快结束战斗,再就是林晨曾经提醒过他,不要表现的太夸张,以免给真正的林晨带来麻烦。
"什……??"白发老者,身为咒皇却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就被林晨抓起了脖子,林晨抓住他的脖子,撞碎一座山,两座山,三座山……然后将他身体甩向空中,林晨手中突然生成一个巨大的绿色光球,冲那老者扔了过去。
老者躲不开,身体坠落下来,"父亲",沈婧怡也傻了,想帮忙,林晨只是瞪了她一眼,她就无法动弹了。
其他人更是不敢上前,林晨抓住白发咒皇强者,再次把他抛向空中,自己则一瞬间来到他正对面,头锤,林晨双手抓着老者的头,用自己的脑袋猛烈的撞击老者的头,一下,两下,三下,四下……不停的撞。
"天啊,他是人吗?这种战斗方式,是何等的狂态。"
咒皇强者毫无招架之力!!!
"求求你,放过我的父亲",沈婧怡无法动弹,恳求道。
那白发老者显然马上就要死在林晨手里了,这种战斗方式。
廖宇晴都对林晨恐惧和陌生起来。
廖凡龙的情绪则是羡慕。
雷婷不知道如何说好,不对,不是上次那个强大的林晨哥哥,虽然这个依然强大得连咒法都没使用,就把咒皇打得毫无招架之力!!!
林晨手中生成一个巨大的能量球,砰……白发咒皇强者神魂具灭。
"父亲……"
沈婧怡哭了,儿子死了,为了报仇,父亲也搭上了吗?
嗖……
林晨出现在了沈婧怡身边,唰,一个手刀,沈婧怡脑袋就和身体分家了,手段残忍至极,林晨口中的大美人,就这么被翀餮宰了。
幻咒法师一重天的女人,被一个手刀斩下了头颅。
廖宇晴和雷婷,还有泪千千都要被吓哭了,这是林晨吗??
"夫人!!!"那边李威看着岳父死了,这边老婆也被杀了,已经木了,林晨一个瞬身到他面前,自己的利爪从李威前胸穿透过去,又一个幻咒法师一重天被一回合干掉。
刚才玉临风,泪千千,轩辕冰音还三个人大战林晨,此时完全说不出话来了。
特别是玉临风,幸亏没有听信自己的女人的话,报复他们。
这林晨,根本就是个怪物啊!!
……
任务结束,林晨再次晕倒,对九幽翀餮来说,这个身体,太弱了,根本无法长时间承受他的灵魂控制。
……
七天后……
林晨眼皮震颤着睁开双眼,"这是什么地方?"
"林晨哥哥,你醒了,太好了,人家担心死了,你睡了整整七天。"
这几天林晨一直在发高烧,雷婷此时正在给他换湿毛巾,看着林晨醒来,满脸洋溢着开心。
尽管,七天前,那个狂态的林晨真的让她……们都非常的不适应,可是,如果不是林晨哥哥,是不是他们道法宗弟子都得死在那个白发老者的手上呢,咒皇强者,虐杀整个道法宗根本不在话下。
"小婷婷,咱们现在在道法宗吗?"
"嗯,在内宗,咱们四个已经成为内宗弟子了,虽然宗门历练被迫中断了,不过,呵呵……宗主说你这样的人,比他都厉害还当什么内宗弟子,晴姐姐和宗主解释了好半天呢,关于你和你到底是不是一个你的问题,最后宗主也没听明白,晴姐姐也没说清楚,所以宗主说,随便吧,反正你在道法宗,将来全国大比时,咱们道法宗赢定了,婷儿也这么觉得。"
"唉……"林晨也叹了口气,双魂一体真的是麻烦死了,再加上个偶尔出来平事儿的老臭虫,别说,这次还真多亏了九幽翀餮,要不他也废了。
"对了,沈婧怡怎么样了?"换翀餮上场后,他的记忆就没了,那家伙是什么人啊,他可太清楚了,想到那是一个大美人,突然关心起来。
"被你斩首了,婷儿知道,那个时候的你,可能不是你。"雷婷此时表情有些惊恐,那一幕确实吓到她了。
"我操……"林晨要被那臭虫子气死了。
算了,漂亮不漂亮,也确实没有必要心疼敌人。
这个时候,雷婷又告诉林晨,"后来,他们很多潜入进来的余党,也被赶来的老师们消灭了,再后来,宗主从京都赶来,大家一起回了道法宗,咱们四个被安排在了内宗。"
"嗯,是这样啊。"
雷婷突然问林晨,"林晨哥哥,如果有一天你狂化了,不认识人了,哪怕是再亲近的人都不认识了,你会杀了婷儿吗?你会也把婷儿的头颅斩下吗?"
"婷儿,不要胡思乱想,我怎么可能,我杀掉自己都不会伤你一根头发,也不会让任何人伤到你。"
"嗯,我相信你。"
雷婷不由得想起才认识林晨的时候,竟然还以为他是一个普通的下人,没想到,时过境迁,今天已经完全不一样了。
"他们俩呢?"
"晴姐姐和龙哥被安排了送信的任务,要去御剑宗走一趟,和他们一起去的还有千千。对了,有件事情林晨哥哥还不知道吧,咱们参加宗门历练时,京都出事了,黑暗教廷的人想要夺皇权,后来被几大宗门的宗主还有一股外来势力制止了。"
"外部势力??"林晨一边喝着婷儿沏好了的茶,一边好奇的问。
"一群自称来自雅典的人,都穿着金色的战袍,蒙着面,他们说他们是奉纱小姐的命令,来京都解围。"
噗……林晨一口茶水全喷了,雅典……娜吗?纱小姐?纱织??在这个世界,知道这两个名字的,只有每天听他胡说些现代社会趣事的云竹了,是云竹的人。
看来一直在背后保护他的,不止小婧璇,云竹也一样。
只是不知道,这个什么黑暗教廷又是个什么鬼??
"林晨哥哥,你干嘛啊?"
"没,没什么?"
"我说的有那么好笑吗?"
"不,不好笑……噗……"林晨没忍住,又狂笑起来。
"看来你完全好了,宗主怕路上节外生枝,让咱们俩也在你身体养好后前往御剑宗,接应他们三个。"
"呵呵,小婷婷,你不怕我在一路上对你下手啊。"
【呵呵,小婷婷,你不怕我在一路上对你下手啊。】
雷婷手中的小贝壳发出了回声。
"这是伶伶导师送给我的音贝,被她施加了传音咒的,我要放给晴姐姐听。"
"姑奶奶,我错了。"林晨秒怂。
"哼……"雷婷此时心里面特别满足,和林晨哥哥这种亲密的感觉,真好。
尽管,也许这不是爱。
……
"驾,驾……"繁星下,林晨和雷婷各自骑马在山林间奔驰。
"林晨哥哥,过了这座山,就到御剑宗所在的城市御景城了,御景城比较大,我们找家客栈先住下,明天早上就前往御剑宗,他们会等咱们到了一起离开。
"嗯,……好。"
林晨嘴上答应着,心里面在盘算着什么,反正,他是一肚子坏水儿。
好像,和婷婷一起单独住客栈,这还是头一回啊。
难得廖凡龙那个大灯泡不在身边,这机会可是真好。
……
这个夜晚的星光不错,月亮的寒芒也一股股的洒在这片青石的巷子里。林晨来这座青龙客栈时,在门口的青石凳上坐了坐,院落深幽,各个屋门紧紧挨在一起,三棵老树点缀在黑瓦青墙间,偶尔有行人过去,对他善意的点头,林晨倒也不是认识他们的,但他也是点头回礼。
雷婷说去买些姑娘家用的东西,也该回来了吧。
林晨惬意的看看这,看看那,好多年没这么放松的感觉了,想想几天前还差点被杀了呢。
"林晨哥哥,我回来了。"
"也不让我和你一起去,等了半天了。"
"都说了,是买女孩子用的东西,你去肯定不方便嘛!!!"
"走吧,上楼吧,咱们得订两个房间,这附近就这么一个条件好点的客栈,别没房了。"
林晨平静的说道,实际上,……两刻钟前,
【兄弟,一会儿我带一个姑娘上来订房间,无论还剩几间房,你都只说就剩一间房了,明白吗?这个赏你了!!】
林晨在苦修岛捡到一个空间戒指,没想到里面有海量的资源和钱财,他用一百元石贿赂店家。
"小姐,您是打尖还是住店?"
"哦,我们要两个房间,在这住一晚,明早就走。"
"对不起,小姐,只剩一间了,您看……"
雷婷有些害羞,但是一路走来,确实没什么更好的客栈了,"好吧,一间就一间,给我们单独多准备一套被子。"
"得嘞……"
林晨在背后坏笑,雷婷转身他一秒变脸,"只能将就将就了,我睡地上好了。"
"嗯,委屈林晨哥哥了。"倒是,也不能她睡地上不是。
房间里……
"咱们把东西放下,去楼下吃点东西吧。"林晨有点饿了,便对雷婷说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