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失落的咒法 > 第70章 杨家将

我的书架

第70章 杨家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林晨哥哥,我们接下来去哪里?"
"想和他们汇合的话,就得到整个杨家镇最热闹的地方去,像这样一个大家族统治的镇子,势力众多,但是多数人都会去的地方,只有三个,饭庄,妓院,赌场,而我来的路上听说有一个叫美人谷的地方,包含了这三项服务,咱们就去那里。"
林晨说完,雷婷愣了一下,美人谷,似乎她也听说过,但是,她一个女孩子,如何去得妓院那种地方?
最终雷婷碎碎念的说道,"林晨哥哥,你好兴致啊?!"
"唉,唉……婷婷,我可不是冲妓院去的啊,我是去赌赌运气,你是不知道,我的赌术天下无双嘞,哥哥曾经可是靠赌,赢来一个王朝。"
雷婷吐吐舌头,"信你才怪。"
就算林晨再厉害,一个王朝是什么概念啊?整个元坤大陆不过才几百个王朝,而一个王朝包含像魏国或者齐国这样的国家在内的几百个国家。靠赌术赢一个王朝,说出来谁会信啊?
走到美人谷,林晨看到一个个拎着酒壶的美女优雅走过,他不由得感叹,"真是个美艳的地方,都不想走了。"
"杨家镇是通往御剑宗必经之路,很多修行者都会汇聚在杨家镇,而美人谷,往往是这些修行者歇脚的最佳选择。"
林晨身边一个陌生男子很熟悉杨家镇,便解释起来。
当然,他更是好奇,林晨身边的女子美貌无双,怎么跟一个没有咒力的废物走在一起呢?
"这位兄台很熟悉这里啊?那么请告诉在下,赌场往哪边走?"
"喏,那边……"男子用手一指,林晨和雷婷走过去,他们看到一些衣装贵气的男子围着长条桌子坐着,一位穿着白色罗裙的女子坐在桌子上方,长腿诱惑撩人,她的手猛地摇晃这骰子蛊,然后重重的砸在桌子上。
那些衣着贵气的男子,纷纷拿出元石契具开始下注。
"我去,赌一把都几百万元石啊?"林晨虽然也有道法宗宗主输给他的五千万元石,但在这地方,也就能赌个十把八把的,如果买饼,他可以吃十辈子了。
犹豫了一秒钟,林晨才开口,"婷婷,咱们既然来了,就也去赌一把吧?"
"我可没钱给你赌博。"
雷婷并不是真的没钱,但是几百万一把,她可拿不出来,就是能拿出来也不能让林晨这么挥霍啊。
"呵呵,我有……再说了,我可以把你抵押了,有钱了再赎回你。"
"你讨厌呢……"雷婷低声生气的说道。
"呦,好美的姑娘,好俊俏的仆人,你们主仆也是来美人谷参赌的吗?怎么不过来……"
林晨看看自己的服饰,今天并没有穿下人的衣服啊,毕竟已经是道法宗的长老了,怎么还被当成仆人。
咒力?是咒力的原因吧,咒力为零,肯定被轻视了。
"我没有钱。"林晨想空手套白狼,开口说道。
"不,你家主人一定很有钱,我舒羞阅人无数,不会看走眼的。"
女子态度一直都是妩媚动人的,不得不说,她也算是美人谷一个焦点了。
"你为什么这样觉得?"
林晨非常好奇的问了一句,只是看雷婷的外表就能猜到她特别有钱,也太牵强了些,还是说还有其他什么原因。
"你看你,明明是那位姑娘的家仆,却依然可以穿得仪表堂堂,长得也算是很俊俏,那主人家,自然是拥有很强势力的大户人家,不过……你们应该是外地来的客人吧?"
林晨心中苦笑,以后出门,干脆,还是直接打扮成下人模样好了,这个时代的女人,果然以咒力论尊卑,就像他出生的年代,以钱论尊卑是一个道理。
明明他都坐拥五千万元石了,结果在别人眼里还是一个下人。
雷婷不解释,反而在那边憋着笑。
看林晨哥哥出糗,她自然是乐意的。
林晨一想,反正只是来赌钱的,其他事情都无所谓的。他便坐在桌前,那白裙美女舒羞再次摇晃骰子蛊,晃荡了一会儿,才把它扣在桌面上。
舒羞看向林晨,"公子要下注吗?"
"下,当然下……"
如果论咒力,林晨肯定是天底下最弱小的,但是赌术嘛,那就另当别论了,就算是一千年前,也没有人能在赌场赢过林晨,他可以算是吃喝嫖赌抽全面发展的超级不良少年,小小的美人谷,林晨大有种我是老千我怕谁的架势。
"等等……"
这个时候后边有一个黑袍男人说话了,"大美人,什么时候,一个下人也可以上赌桌和我们这些身份高贵的人一起赌博了?难道你不怕为了他坏了美人谷的规矩啊?"
"规矩?"舒羞轻视的看着那黑袍男人,笑意正浓,她光着的脚丫用脚尖一点桌面,整个人腾空而起,白色罗裙在空中飘舞,甚是好看,只是,那黑袍男人突然感觉到自己被一股力量锁定了,他两眼透着恐惧,舒羞手中飞出一把冰刀,直冲那男子脖颈一侧刺去。
正当那冰刀要刺穿男子喉咙时,一把黑色的剑突然格挡,将舒羞的冰刀弹飞。
舒羞微微一笑,手上突然多出两把冰剑,身体在空中旋转,她的剑快速斩向那黑剑的主人。
"我舒羞要杀的人,没有人能拦住。"
黑剑主人一愣,这女人竟然使用的是在元坤大陆极为罕见的冰系咒法。
"这女人,有点意思啊……"林晨认识的咒法师当中,只有廖宇晴使用冰系咒法,这是第二个,雷婷也是看到了舒羞使用咒法的模样,不由得自言自语道,"不知道晴姐姐他们几个现在在哪?"
"等吧,反正也得等大家都聚齐了才能继续上路。"
林晨懒洋洋的说。
舒羞的实力已经达到了魔咒师巅峰,即便不如雷婷却也没有相差太远,杨家镇的女子有如此实力,林晨还是挺震撼的。
如果成为朋友,在杨家镇就省去不少麻烦,林晨心里面这样想着。
然后对雷婷说,"婷婷,恐怕一会儿那黑袍男人身后还有势力支持他,如果打起来了,你帮帮舒羞姑娘。"
"嗯。"林晨不胡闹的时候,他的话雷婷还是听的。
不管怎么说,林晨都是他们道法宗的核心。
甚至很多弟子都觉得林晨的话比很多长老和导师更有影响力。
元坤大陆,强者为尊,这是任何人都无法改变的社会形态。
舒羞将黑剑主人斩杀,她自己却被一群黑衣人围了起来。
"舒羞,你好大的胆子,我们可是绿影仙踪的人。"
黑袍男人看自己的护卫被杀了,勃然大怒道。
噗……林晨正在喝茶,听到【绿影仙踪】这四个字的时候开始是听成了"绿野仙踪",一口茶水没忍住喷了出来。
"呋呋呋呋呋……"林晨強憋着,最后还是笑出了声。
他这一笑,把绿影仙踪的人都气坏了,这显然,根本没把他们宗门放在眼里啊。
"结七星剑阵,这两个狗男女,还有舒羞那个贱人,一个都不许放过。"
欻……
雷婷一剑将向她这边移动的两个黑衣人斩杀。
"想结阵?下辈子吧。"雷婷怒道,竟然敢说林晨哥哥和她是狗男女,他们招谁惹谁了。
林晨伸出大拇指,意思是,婷婷威武,好活,该赏。
也是,区区绿影仙踪,林晨他们都没听过,也敢在这装逼,不是找干吗?
舒羞也侧头看了眼雷婷这边,心中暗暗揣思,这位小姐的实力,或许在自己之上啊。
不过她想不明白的是,为什么和一个下人一起出门,却是小姐保护下人,正常应该带一个或者几个实力不弱的护卫才对吧。
舒羞也想到一种可能性,林晨毕竟长得不错,或许,他是伺候这位漂亮小姐的身子的奴吧。
想到这,她对林晨发自内心的有些鄙夷,所有奴仆当中,伺候主人身体的是最卑微的一种,……
黑衣人看到舒羞和雷婷这两个女人都不好对付,却发现林晨身上没有咒力,就朝他围了过来。
"……"
林晨看了他们一眼,不屑的说,"你们连两个女人都打不过,还有什么脸活在这个世界上,都出去找棵歪脖树,吊死自己得了。"
林晨这话一出,所有人都看着他,"这家伙是在找死吗?连绿影仙踪的人都敢羞辱?谁不知道绿影仙踪宗主李墨林是出了名的残暴。"
"我看他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三名黑衣人那刀冲向林晨,想将其斩杀,雷婷手上已经开始快速结印,只不过,比雷婷更快的,欻,……一个黑影挡在林晨身前,一剑将三名黑衣人全部斩杀。
"这是什么?"
黑袍男子大吃一惊,林晨身前的黑影,身上没有半点人气,连呼吸都没有,却能从他身上感受到强大的力量。
林晨自己也是一愣,这"灵傀"是谁的?不是小龙龙之前的灵傀,力量应该更为强悍。
"呵呵,就你们这些虾兵蟹将,还想砍小爷我……"
有了灵傀护卫的林晨,有恃无恐起来。
"都愣着干什么?给我杀了他。"
黑袍男人不甘心的喊道。
可是,那群黑衣人全部都踌躇不前,不敢轻易多走一步。
刚才那灵傀一剑斩杀的三人,是功夫比较好的,却还是被秒杀了,他们哪会没有自知之明呢?
雷婷走过来,"林晨哥哥,这是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啊……估计我的人品太好,总有贵人相助。"
林晨大言不惭的说。
"呵呵,贵人?老夫可不敢当……"
一个老者走到林晨和雷婷面前,"多谢前辈出手援助,小子感激不尽。"林晨非常礼貌的说道,他知道,这个老者的实力在雷婷之上。
"这位小兄弟太客气了,你们的事情,我听说了,我叫杨修,是杨家七将之一,道法宗的骨老可是我的救命恩人呢,这美人谷也是我们杨家将镇守的领地,自然不会让人在这地方撒野。"
"这么说……"
"嗯,你们有两个人已经在我们杨家了,正在和族长聊天。"
杨修看出林晨要问什么,没等林晨话说完,便先回答道。
道法宗?黑袍男人听到这三个字的时候都已经傻了,其实就是舒羞也是一愣,本来以为是带着仆人游历的千金小姐,想不到他们都是道法宗的人,那可是魏国三大宗门之一,道法宗,御剑宗,龙杀岛在整个魏国都属于庞然大物,自然不是杨家镇可以比得了的。
舒羞突然想到,她心目中一直爱慕的一个名字,"请问公子,这次道法宗最强弟子玉临风是否和你们一起同行?"舒羞情绪有些激动,那个男人即便她没有见过,也是她心目中最崇拜的男子,去年全国宗门大比的第二名啊,这样的男子,哪个女孩儿会不青睐。
"舒羞姑娘,……"林晨犹豫了一下,接着说道,"玉少是在的,但是,道法宗最强弟子可已经不是他了,而是这丫头的相公,廖凡龙。"
???
舒羞特别意外,去年全国宗门大比第二的男人,在道法宗还有人可以比他更强吗?
"哎呀,林晨哥哥,你胡说什么呢?"林晨是名誉长老,冷伶伶是导师,某种意义上说,廖凡龙确实是道法宗最强弟子,这雷婷也承认,但是,当着别人说是她相公,总还是有些害羞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