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又扒了大神马甲 > 五十四章:在一起(一)

我的书架

五十四章:在一起(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好莘塍岛。
  顾寒刚挂了电话,蓝浅就冲了进来。
  “寒寒!”
  顾寒看着冲过来的人,不禁有些头疼,两根手指抵住额角:“站那。”
  蓝浅立马停下来,站在她不远处,甜甜的笑着。
  顾寒微微叹了口气,淡淡地说:“后天一早要去‘黑夜’,边境那边有批货要拿,你也跟我去,就别留在这了。”她放下抵在额角的手,上下打量了一遍她,问道:“你带没带别的样子的衣服?”
  蓝浅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浅蓝色碎花长裙,又看了眼自己的行李箱,冲着顾寒摇了摇头。
  “……”
  顾寒只感觉自己的太阳穴突突跳个不行,微微闭了闭眼,手肘拄在腿上,无奈的开口:“你现在去把东西放好,然后找阿宇拿几套衣服,我们是去做任务,不是去度假。”
  “哦。”这回轮到她话少了。
  “去吧,休息一下,晚上我叫你去吃饭,待不住就在岛内转转。”顾寒缓和了语气,语气中带着细微的疲惫。
  蓝浅应了一声,拿着行李箱出去了,她赶完所有的通告直接就过来了,确实有点累。
  顾寒把头抬起来,看着她走出去的背影,又叹了口气,拿起了一旁的手机,没有打开。
  漆黑的屏幕映出她的脸,冷漠,不带一丝感情。
  说句实话,她已经好久没有好好看过自己了。
  自从几年前的事情发生,她就开始彻底东奔西走,在这半年里,她告诉所有人应该忘了,可偏偏所有人都没有。她骗他们说过去了,可所有人心里都知道,她在自欺欺人。
  她逃避了那么久,可秦慕沉的突然出现,宛如把当初的场面挖出来摆在她的面前,那些在她的心里,埋藏了很久,最不愿触碰的东西。
  这三年里,她甩开了所有的人,只有蓝浅一直跟着她,东奔西走,五出不去。只要有她在的地方,蓝浅也一定在。如果说还有谁能让顾寒做出让步,那也就是蓝浅了。
  “叮。”
  突然发来的信息打断了她的思绪,是林哲。
  【人回来了,不过都受了伤,向九戚伤的重了点,我给他们安排了医院。】
  顾寒刚想回他,紧接着另一条信息。
  【这也太不尊重我了,都没用上我的人,就跑了个腿,我严重怀疑你是让我去当跑腿得的。】
  顾寒轻声一笑,敲下三个字。
  【知道了。】
  然后她就把手机调了静音,放在了一旁。
  靠在床头上,饶有兴趣的欣赏着手机屏幕亮了起来,紧接着一下下蹦出来的信息。
  片刻手机终于暗下去,顾寒也没在拿起来看,她的头现在疼的厉害,眉心微微蹩起。
  上回徐桁给她的药被她扔在了宿舍的柜子里,一直没动过,她这会儿突然有点后悔没带出来了。
  她这头疼和体寒全都是前两年弄出来的,那会年纪小,最是不爱惜自己的时候,现在落下了病根,连她自己都没辄。
  也不知道徐桁在哪里搞到的药,尽然可以帮她缓解,体温也可以变得正常一点。只是她一直都不喜欢吃,主要是总忘,忘忘得基本在那就落灰了。
  有时候难受的厉害可能想起来吃一粒,等好了又甩到九霄云外去了。
  她昨晚也没睡好,干脆也不管了,定了个闹钟,裹上被子就睡了。
  **
  海城的雨还在下,豆大的雨点打在医院的窗户上,发出啪啦啪啦的响声,在寂静的病房中十分明显。
  徐桁在白色病床上醒来,白色的灯光刺得他睁不开眼睛,下意识的想用手去挡,却发现他连抬起手的力气都没有。
  他闭上眼缓了一会,然后慢慢适应周围的光线,环顾四周。
  房间里弥漫着一股刺鼻的消毒水味,四面的白墙,刺眼的白光,还有他手上挂着的点滴。
  他在医院里。
  可是……他不是在梧城吗?怎么会在医院里,是谁把他送来医院的?
  无数个疑问冲出心头,昏迷前的记忆从脑海中一一闪过。
  无数的片段冲出,让他的头剧烈疼痛起来。
  昏迷时,好像有一个声音再叫他,那个声音好像……像……
  向九戚!
  他猛然间想要坐起来,但是因为昏迷太久又刚解了毒,又重重的摔回床上。
  后背上传来的疼痛让他猛吸了一口气,额角渗出细细密密的汗。
  “咔嚓。”门把手传来转动的声音,他歪头看去。
  一个穿着黑色衣服的男人走了进来,把保温壶放在桌子上,低头看着他:“您醒了。”
  “嗯。”许久未喝水,再加上刚刚醒,他的声音有些嘶哑。
  男人把他扶了起来,在他身后垫了两个枕头,倒了杯温水递给他。
  “您的司机已经死了,我们联系了家属,做了相应的补偿,请您放心。”
  徐桁点了点头,把杯子拿在手里,仔细的看着旁边站着的人。
  “你不是向九戚身边的人吗,怎么会在这?”其实他已经猜到了,可是还是想要亲耳听到答案。
  见那人不说话,又问了一遍。
  “他人呢?”
  那人犹豫了一下,才开口说:“老大受了伤,还没醒。”
  徐桁瞪大了眼睛,好像有一只手攥住他的心,窒息感让他觉得眼前一黑。他拔下枕头,跌跌撞撞的下了床,一路扶着墙一间一间的寻找着向九戚的病房。
  终于在走廊的尽头找到了他,后面的人也追了上来,看到徐桁站在向九戚病房门口,本来就苍白的脸现在一丝血色也没有了,怔怔的站在那,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只好默默地退了出去。
  徐桁看着躺在床上的人,一步一步的走到病床前,轻声呢喃:“向九戚,你醒醒。”
  没有人回答他。
  “向九戚,你醒醒啊!你起来啊!”
  依然没有人回答他,床上的人纹丝不动,被子露出没有盖全,可以清楚的看到肩膀上缠着绷带。
  徐桁坐在他床边,想起那晚向九戚离开时那凄凉,悲伤的背影……
  “对不起。”
  徐桁伸手把被子给他盖好,然后紧紧的握住他的手。
  ------题外话------
  嗯……听我解释!
  写了好多了手稿,这两天都会给你们更上的!不出意外的话两周一更,我会多更一些,前面的一些小细节改了一下,后面的剧情不会让你们失望哒!
  求求了,再爱我一次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