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又扒了大神马甲 > 五十八章:历铭的维护

我的书架

五十八章:历铭的维护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嗯。”顾寒刚说出口,突然想到蓝浅不可能这么听话,在这里老老实实的坐一下午。
  又说道:“你也可以去练练,正好你也很久没接受训练了。”
  蓝浅低头想了想,觉得训练也比在这里一直坐着盯着那个大屏幕来得好,就答应道:“也行,那我,正好让你见识一下我到底有没有退步。”
  然后站起来冲她挑了下眉,“一起去?比比?”
  顾寒一愣,然后勾了勾嘴角:“走。”
  **
  海城的雨连下了两天,雨势只大不小。离家的人都坐在客厅里,气氛压抑。
  历琛手里拿着杯茶,面色沉沉的说:“寒寒还是不接电话?”
  许晴的脸阴沉得很,摇了摇头:“她好像给我拉黑了,打不通。”
  除了历铭神色平平,一直低头处理自己的事,对什么都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就只有顾梦能看出来丝丝喜悦,还有得意。
  “姐姐之前也是这样的,不如这件事情还是等开学再说吧?”寂静之下,顾梦甜甜的又呆又小心翼翼的声音回荡在耳边。
  许晴直接否定,激动地说:“等什么等?开学了我才不去丢这个人,考试抄袭她怎么想的?”
  故梦抿着嘴低下了头,在所有人看不到的地方微微一笑,许晴的反应让她很满意,衡川一中是最好的高中了,人人都是人中龙凤,即使是九班,随便拿出一个人,家世,地位都是旁人不可及的。
  顾寒在这所学校抄袭,就相当于告诉所有家族的人,他们历家养女什么也不是,需要靠抄来赢得大家的关注。历家人最好面子,怎么可能不生气。
  “给我吧。”一道清晰的声音传来,所有人看向了声音的来源。
  历铭正拿着电脑,抬头看着他们,神色平常,看起来没什么情绪,又重复了一遍:“把她的电话给我吧,我跟她没什么交集,她应该会接我的电话。”
  所有人一瞬间都愣在了原地,不敢相信这是一向对家里的事情漠不关心的历铭说出来的话。
  顾梦也直勾勾的看着她这个大哥,十分震惊。
  她进历家三年,花了一年的时间才让他承认这个妹妹,可也仅仅止步于此,别说是维护她了,就是夸她两句都没有,一直都是冷淡的不行。
  可现在,他竟然在维护顾寒?!
  历琛最先反应过来,虽然实在是没想到自己的儿子能说出这句话,能插手这件事情,但还是点了点头,说道:“也行,小晴,你把寒寒的电话给铭儿吧。”
  许晴还在震惊中没反应过来,也不是她想这么大的反应,不过确实是。历铭一年在家一共也说不上几句话,除了逢年过节几句客套话之外,基本上都是嗯,哦,好,之类的。
  连顾梦的事情他也极少干预,一般都是他去跟历琛商量,然后让历琛去跟他说,一般他也不会拒绝,事情也都办得规规矩矩,哪有过他主动要求的时候?
  历琛看她没动静,耐着性子又叫了两声:“小晴。小晴。”
  许晴这才回过神,连忙应道:“啊?啊?”
  “你把寒寒的电话给铭儿吧。”
  “哦,好。”
  许晴有些手忙脚乱的找到历铭的微信,把手机号发给他。
  看到微信上的信息,历铭在键盘上敲了几个键,就合上电脑,拿着手机去阳台了。
  而顾寒这边,正跟蓝浅比射击,两个人站在射击道上,聚精会神的注视着移动靶,两个人几乎同时扣下扳机,十发子弹齐齐发射。
  屏幕上数字滚动,蓝浅:9.78,孟寻:10
  蓝浅把枪扔给旁边的人,冲着顾寒不满的嘟囔着:“你不是人。”
  顾寒随手把枪递给身边的人,挥手让他们下去,说道:“还行,还没有退步。”
  蓝浅这才骄傲的扬了扬头,说道:“那是,也就是你变态的不是人。”
  顾寒刚张了张嘴想说什么,手机就响起来了。
  她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是未知号码,归属地是H省海城。
  一看这个归属地她就知道是谁打来的,她示意蓝浅别说话,然后拿着手机往远处安静的地方走,边走边接起了电话。
  “喂。”
  “是我,历铭。”历铭站在阳台上,向下看着夜景,看不清表情。
  顾寒站在外面,淡淡的说:“嗯,我知道,怎么了?”
  “阿姨让你回来一趟,她打你电话打不通,所以让我跟你说一声。”
  顾寒微微挑了下眉,,许晴的电话早就让她拉黑了,打不通很正常,她也想过历家肯定会有人来联系她,可怎么也没想到是这位只见过一面的“大哥”。
  “什么事?”她算了算日子,不是谁的生日,离开学还有一段时间,她可不相信许晴是因为想她了才叫她回去的。
  历铭似乎犹豫了一下,才传来他特有的沉稳的声音:“学校传来消息,说你考试作弊。”
  顾寒没说话,又听历铭说:“阿姨挺生气的,父亲也不太高兴,希望你能回来解释一下。”
  “没时间。”顾寒语气十分冷淡,“我没作弊,告诉她爱信不信,我没空回去。”她出于礼貌没挂立刻挂断电话,耐着性子在那里等着历铭的回答。
  “嗯。”大约是感觉到了电话那边的不耐烦和低气压,历铭也没有多说,他也不是那种多说的性子,把视线从窗外挪向客厅,说道:“那就先这样,我跟阿姨说这件事等开学再解决。”
  说完历铭就挂了电话,想来也知道顾寒不会回答了。
  顾寒确实也没打算回答,想直接挂了电话,只是他先挂了而已。
  她从兜里拿出根烟,咬在嘴里点上。
  莘塍岛的夜晚风挺大,立了秋这里晚上更凉了,烟头红光忽明忽灭,白色的烟雾遮住了那张绝美的脸。
  风吹散了那雾,吹起了她垂在两侧的碎发。跟蓝浅闹了一下午,她的脸上显出淡淡的疲惫,盘在帽子里的头发也落下来了几缕。
  一身黑色工装与夜幕融为一体,将她隐匿在黑暗中。
  她似乎很享受这种感觉,这种环境,整个人呈现一副放松的状态。蓝浅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她身后,看着她抽完一整根烟,就那么站在那。
  “看够了吗?”顾寒没有回头,声线有些哑,不经意间流露出一种压抑的落寞。
  蓝浅笑了笑,慢慢走到她身边,笑着说:“怎么可能看得够呢?我的寒寒那么美。”
  顾寒斜了她一眼,语气也变得轻快些:“里面弄完了?”
  “还没,剩下最后两组,不过现在应该是弄完了。”
  顾寒点了点头,说:“走吧,回去看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