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又扒了大神马甲 > 五十九章:历琛与顾寒的过往(一)

我的书架

五十九章:历琛与顾寒的过往(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黑夜总部。
  楚陌这几天忙得不可开交,双眼布满血丝,平时打理得体的头发现在也有些凌乱,冷白的灯光照在上面,乌黑的头发照的反光。
  他处理完手边的最后一份文件,重重的向后靠去,闭上眼,头微微向后仰。
  他已经三天没有好好休息了。三天一共睡了四个小时,之前神经一直绷着也没觉得多累,现在一放松下来,那疲惫感直接用上神经,头痛接踵而来。
  “楚陌。”苏千城推门进来,在桌子上放下一打纸,看起来有二十几页。
  “这是莘塍岛刚传过来的,是这次他们的人数还有合作协议,我看过了,没什么问题,你看一眼。如果可以的话签个字,他们那边说明天过来签······嚯,你怎么搞什么啊你?”
  苏千城那个“字”,还没说出口,就被触摸的这个样子吓了一跳。
  苏千城这阵子也跟着他忙东忙西的,基本上文件放这儿他就得走,楚陌这大半年不在,工作堆得不是一点半点,他也一直没怎么注意过他。
  今天把东西都弄好了,这么一看他着实吓了一跳,虽然他也好不到哪去,但是也不至于这样啊。
  “顾小妹抛弃你移情别恋了?”
  出没坐直了身子,声音略微嘶哑,略带疲惫的骂道:“滚,你三天睡四个小时试试?”说着拿过了那打纸,翻到最后一页,签上了他的名字。
  苏千城得手贴上了他的额头,另一只手贴着自己。
  “没发烧啊。”他说。
  楚陌把他的手拍掉,身子向后仰,两只手交叠放在腿上,不急不缓的说:“活腻了?”
  苏千城摸了摸自己的手,默默的往后退了两步。
  果然,陌爷还是陌爷,即使上一秒能跟你斗嘴,下一秒一样还是那个“杀伐果断”的楚家大少爷。
  “你去睡会吧,据说莘塍岛那位的脾气出奇的古怪,越是重要的事起的越晚,还偏偏谁也不敢叫她。据说起床气上来能把莘塍岛掀了。”
  苏千城走到门前,手搭在门把上,冲着他说道。
  楚陌也确实太累了,将桌子上的东西整理好,跟这苏千城出去了。
  这边,某位刚从训练场出来就连打了两个喷嚏的顾·脾气出奇古怪·起床气上来能把莘塍岛掀了的·寒。
  “寒寒,你不会是着凉了吧?”蓝浅皱着眉头看着她。
  顾寒揉了揉鼻子,将衣领的扣子扣上,点了点头,说道:“应该吧。”然后抬手看了眼时间,在心里算了一下自己睡觉的时间,轻轻叹了口气。
  “走吧,明天还得早起。”
  月光洒在海面上,找的海绵泛着点点白光,四周归于安静。
  没人知道,地下暗流涌动,黑暗里探出无数双眼睛。
  **
  历铭跟顾寒挂了电话之后就一下站在阳台上。
  屋内的暖光照在他的脸上,他就那么侧着身子靠在墙上。
  眼前画面变换。
  一个阿姨旁边站着一个小姑娘,正微微抽泣,低着头抹着眼泪,那个阿姨在跟一个从没有见过的叔叔争吵,客厅里难得这么热闹,确实到处弥漫着火药味。
  那时他正处于事业上升期,就在这个位置边打电话,边注意着那边的动静。
  挂了电话之后,他也不想过去参与那可笑的争吵,所以就在这看着。
  他淡淡的扫过每个人,无意间瞥到了那个靠在一旁,曲起一条腿正低头不知道再回谁信息的人。
  周围的争吵好像与她无关,她把自己哪里完全变成另一个空间,与周围的环境隔开。
  那是他第一次见顾寒。
  他早就知道有这个人的存在,从他知道有许晴这个人的开始,他就调查了她身边所有的关系。
  她出身与一个海城边上一个叫做小柳庄的地方,这个村子因柳树多而得名,而许晴呢,之前在一家奶茶店里上班。
  顾森则是一个外省的,来海城打工。之前是干保险的,干得还算不错,手里有些存款,算是个中等生活水平的人。
  两个人因为在奶茶店相遇后恋爱,结婚一年后生下顾寒,再过了两年又有了顾梦。
  两个人的生活一直很平淡,算不上富裕,也算不上贫穷,但是两个女儿早就耗光了顾森的那点存款。
  再加上上学,还有顾梦学钢琴,也是耗钱。
  顾森除了干保险又去兼职了好几份工,只不过许晴并不满足这样的生活,他觉得顾森十分没用,给不了女儿和她好生活,两个人吵架的频率越来越多,最后两个人不欢而散。
  顾寒跟许晴不亲,所以跟着顾森,许晴带着顾梦,没过多久就进了他们家的家门。
  他早就见过顾梦了,刚到历家的时候眼睛里闪烁着慢慢的羡慕和向往,他当时只是看了一眼,没什么感觉,毕竟这样的人他见多了。
  可顾寒的反应却没有,这让他很惊讶。
  他也看过她的资料,那履历比她的反应更让他惊讶。
  妥妥的一个社会小混混。
  可为什么······
  顾寒好像发现了他一样,突然抬起头看向他,两个人的视线在空气中相撞,历铭那一瞬间愣住了。
  他从来没见过这么好看的人,那双眼睛又大又亮,黑色的眼瞳中好像有星星,白皙的小脸上还泛着一丝粉红色,脸上还有一些未褪下去的婴儿肥。几缕碎发贴在额前,正带着一丝防备和疑惑看着他。
  他的喉结上下一滚,用尽所有力气压下去自己的异样。
  顾寒看了他一会,估计是确定他不会对自己做出什么,接着又低头回着他的信息,丝毫没有受影响。
  他和她父亲走的时候,他还去机场看了一眼,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他心里说不上来什么滋味。
  后来他忙起来,也渐渐的把那段记忆埋在深处,直到两个月前,再次见到她。
  她眼中的点点星光已经消失不见,脸上的婴儿肥也褪了下去,略尖的下巴,高挺的鼻梁,乌黑的长发松松的扎起一个马尾,比三年前更美了。
  她依旧是一副对什么事情都不在乎的模样。如果说,三年前她是一只不谙世事,被人惹生气了还会亮爪子的猫,那现在她就是一只无时无刻不亮起尖刺的刺猬。
  让人无法靠近,也无法伤害。
  他曾调查过顾寒在国外三年的经历,可是却一无所有。他不知道她到底经历了什么,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
  想到这儿,他有些喘不上来气,好像胸口压了块大石头。
  “铭儿。”
  一道浑厚的声音唤回他的思绪,历琛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他身后,叫了他一声。
  历铭回过头,看清身后的人是谁后,把整个身子转了过去。
  “爸。”
  历琛点了点头,缓步走到他身边,想刚才历铭一样望着窗外,旋即开口说道:“那丫头怎么说?”
  历铭看着他的父亲,神色如常,语气淡淡地:“她说她没作弊,现在没空归来,这件事情等开学以后再说,希望您可以谅解。”
  “哼。”历琛从鼻腔中发出一丝冷笑,回头看着他的儿子,略微浑浊的双眼冒着精光,一副看破一切的语气说道:“最后一句话是你加的吧。”
  ------题外话------
  今天先这样,晚上可能会有三更。
  最近疫情严重,宝贝们出门记得做好防护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