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又扒了大神马甲 > 六十章:寒姐:因为我不会跑去敌方色诱他们

我的书架

六十章:寒姐:因为我不会跑去敌方色诱他们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寒儿,这儿,快来!”一道高大的身影跑过来拉住顾寒的手,拽着她在雨中狂奔。
  身后有无数个人追着他们,每个人手里都有武器。
  “这边,快!”
  那只大手紧紧地抓着她,温热的体温顺着那只手传到四肢百骸。
  他们七拐八拐的穿过一条条小巷,最后来到一个空旷的地方,后面的人已经追了上来,四面八方也慢慢聚过来人。
  他们无处可跑了。
  下一秒,她发现她右手正拿着枪,颤抖着瞄准前方,耳边一直有个声音。
  “开枪啊,开枪啊。”
  “你开枪啊,你在害怕什么?只要你开枪你就可以离开这里了!”
  “快开枪啊!快啊!只要你的手指微微一用力,一切就都可以结束了!”
  “啊啊啊啊!”顾寒尖叫着闭上眼,食指用力扣下扳机。
  “寒儿!”“砰!”
  顾寒睁开眼,枪从手里滑落,惊恐的看着前方。
  面前的男人重重的跪在地上,胸口还有一个不断往外冒血的血洞。
  男人眼睛瞪得大大的,直勾勾的看着她,仿佛再说:“为什么要开枪?为什么?!”
  顾寒跪坐在地上,双手抱着头,带着哭腔的声音还有一丝颤抖。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对不起······
  顾寒从梦中惊醒,猛地坐起来,视线有一瞬间发黑,片刻后又恢复正常。
  她抬起那只正在发抖的手,面无表情的看着,然后用力攥了攥,起身去喝水。
  她看了一眼挂在墙上的表。
  早上五点。
  然后换了身衣服,拿出来一条毛巾搭在脖颈上,开门出去晨跑。
  莘塍岛这么大,自然也有专门跑步的地方,等顾寒到那,已经有一个人在那里跑步了。
  顾寒一挑眉,不紧不慢的往前走。
  走近一看,是任修。
  她站在那看他跑了一圈,任修也看到了她,加快速度跑到她面前。
  顾寒一挑眉,问道:“你怎么在这儿?”
  任修勾唇一笑,一副欠揍的语气说道:“我在这儿有什么问题吗?”然后上下打量她一番,略带惊讶问道:“你也来晨跑?”
  顾寒听出他话里的意思,没接话,然后迈开步子开始跑。
  “这么早来跑步的人可不多。”
  任修正低着跟着她,被她冷不丁这么一句吓了一跳,然后又恢复了往日的模样。
  不徐不缓地说:“我有个朋友曾经对我说,你几点醒过来,就最好几点去跑,因为那个时候是最清醒的,这个时候跑步一整天都会十分清醒。”
  “也不知道从哪学来的歪理,是不是很搞笑······喂,你怎么了?顾寒!”
  顾寒的脚步渐渐停下,直勾勾地望着前方,任修后面说的话她已经听不见了,只有那段话与记忆里的那个声音渐渐重合。
  “你说你都行了,怎么还在这躺着?在这睡个回笼觉还不如起来去跑步。”
  顾寒翻了个身,用被子蒙住脑袋,冷冷的吐出两个字:“不去。”
  声音里还带着点不耐烦,有点像撒娇耍无赖。
  那人把被子掀开,抽走抱在怀里,瓷白的灯光照在他俊秀的脸上,嘴角还挂着一抹宠溺又无奈的笑,“别耍无赖,赶紧起来。”
  顾寒回过头,盯着那张足以让万千少女沉迷的脸,片刻才低吼道:“何明毅!”
  任修快步走到她面前,把手在她眼前晃了晃,“喂,顾寒,你······。”
  话还没说完,顾寒一把抓住他的胳膊,向前逼近一步,语气冰冷得掉渣:“这句话是谁跟你说的?”
  任修被她弄得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只觉得胳膊上的力道越来越重,痛得让他倒吸一口冷气。
  “什······什么?”
  “那句话,是谁告诉你的。”顾寒又往前逼近一步,一字一句的问道。
  一米七四的身高加上强大的气势,站在任修面前丝毫不不弱。
  她双眼充斥的血丝,紧紧的盯着他,那咄咄逼人的气势让任修心里一紧,觉得她下一秒就能把自己吃了。
  胳膊上传来的疼痛越来越重,那剧痛让任修下意识挣开顾寒的钳制。
  看着胳膊上发红泛青的痕迹,不由得一想,这人是吃什么长大的,力气这么大。
  他向后退了一步,侧过身不再看她。
  “与你无关。”
  四周寂静无声,冷风不断捶打在顾寒的脸上,她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深吸一口气,紧紧闭了闭眼,转身快步离开。
  任修看着她离开的背影,目光逐渐变冷。
  砰。
  砰砰。
  顾寒对着沙袋一拳又一拳,手上没有绑绷带,也没带拳套。
  每一拳都用了全力,双手关节处泛着红,有的地方还渗出了血。
  拳击袋上的鲜血不断的增多,顾寒的脸色越来越苍白,薄唇紧紧抿着。
  “顾寒!”
  蓝浅醒了去找她,在房间里却没看到人,又去了她平时跑步的地方,也没找到人,然后心里编剧的不对了,就赶紧跑过来,果不其然。
  蓝浅快步走到她面前,将她依旧沙袋上打得手拦了下来,向后一拉,冲她吼道:“你疯了吗?”
  顾寒踉跄了一下,瞳孔涣散,呆呆的看向蓝浅。
  “大早上起来你发什么疯?”蓝浅怒道,把她一直颤抖的手松开。
  顾寒向后退了两步,轻声的呢喃道:“对不起,何大哥,对不起······”
  他的声音颤抖着,带着恐惧和自责。
  蓝浅一看她的样子,就知道她怎么了,向前两步扳过她的脸,迫使她直视自己。
  “你给我看清楚,我是谁。”
  顾寒涣散的瞳孔逐渐聚焦,紧紧地盯着她,半天才脱离的吐出两个字:“蓝浅。”
  蓝浅松了一口气,心想,还好,还能认出来。
  然后放开她的脸,轻声哄道:“现在回去洗个澡换身衣服,然后我帮你处理一下受伤的伤口,在吃个早饭,好吗?”
  顾寒没有立刻回答她,她的手还在抖,伤口处还在往外冒着血丝,笑脸在白黄的灯光下更加惨白,双唇紧抿,像是在纠结什么。
  蓝浅没有着急,耐心的等着,目光柔和。
  “好。”好半天,顾寒才轻轻吐出一个字。
  浴室里水汽氤氲,顾寒对着镜子狠狠的搓了把脸,看着镜子里胸口的那道已经被一簇蓝色的勿忘我花的纹身遮住的伤疤。
  虽然已经过去两年了,可是这道疤有时还会隐隐作痛,尤其是阴雨天,痛的更厉害。
  她现在已经从刚才那种状态里出来了,如果不是蓝浅,他还真不知道要在那种状态里呆多久。
  “寒寒,你还没好啊,吃饭了!”蓝浅的声音从外面传来,甜甜的声音里带着一丝担心,仿佛是怕她又像刚才那样。
  “好了。”她的声音有些沙哑,伸手拿了件浴袍穿上,擦着头发走出来。
  桌子上摆了两碗冒着热气的豆腐脑,还有几个包子和几根油条,看起来像是刚做出来的。
  顾寒变擦着头发边坐下,,哑着嗓子说:“如果我没猜错,这些又是你威胁食堂大姨给你弄得吧。”
  蓝浅拿着筷子坐下来,递给她一双,不满的说道:“什么叫又?什么叫威胁?这明明是我苦求来的。”
  “······”
  顾寒决定不跟这个脸皮厚的人继续讨论这个话题,咬了一口油条,淡淡的说:“一会你那两套衣服走,再从阿宇那里拿把枪,我床头抽屉里有护腕,衣柜最里面有一件防弹衣,你都拿着,以备不时之需。”
  闻言,蓝浅咽下嘴里的那一口包子,一脸不服气的问:“护腕和枪也就罢了,为什么还要带防弹衣?你自己怎么不穿?”
  顾寒一脸平静的抬头看着她,声音也恢复了往日的清冷:“因为我不会跑去地方色诱他们。”
  “······”
  “顾寒!”
  ------题外话------
  这一张主要是个缓冲,下一张开始讲述历琛和顾寒的事情。
  上一篇文有个结尾没打上去,我补上了,大家可以回去接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