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又扒了大神马甲 > 六十一章:历琛和顾寒的过往(二)

我的书架

六十一章:历琛和顾寒的过往(二)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历铭坐在办公室里,靠在椅背上,下眼泛着淡淡的青紫。
  昨天晚上历琛的话还言犹在耳。
  “两年前,我去F国办事情,遇到了何家的人。”历琛低着头喝了一口茶,淡淡的说。
  “Y省何家?”历铭的公司包括整个历家都跟何家有合作,再加上何家名气大,自然熟的不行。
  历琛点了点头,继续说道:“而且,还是和家的大少爷,何明毅。”
  “这跟顾寒又有什么关系?”历铭不解得问。
  “因为我遇见他的时候,他正在和顾寒吃饭。举止不像是刚刚认识,像是认识了很多年。”时隔三年,历琛已经没有了当初的震惊了。
  “那是,顾寒跟我说,让我不要跟任何人提起这件事,也不要跟任何人说见过她。当时何明毅站在她身边,我也没有多问,只是答应了她。”
  “后来,历家突然收到了何家的一个合作案,我就猜到了是什么原因,本来想着亲自去谈合作,可是何明毅当时说不用了,他已经签好了,让我确定没问题之后签字就行了。”
  “那个合作案完完全全就是给我们送钱的,何家不亏,但是也没有丝毫的好处,意思再明显不过了。就这样,我在F国意外与何家签了一个合同,但是我这次的目的是京城秦家。”
  李明站在那静静的听着,听到“京城秦家”这四个字眼眸微微动了动。
  “秦家?”
  “对,你那时一心在公司上,还没有彻底稳定下来,自然不知道京城还有个秦家。那是一个一夜之间就强大起来的家族。”
  历琛讲到这里,语气中夹杂着一些深意。
  “本来,与秦家谈好了合作,我就该走了,可是那天下雨,飞机停飞,我就把机票改签到了第二天,因为一脸忙了半个多月,我那天心血来潮就打着伞一个人出去走了走。”
  “因为要方便坐飞机,酒店就在机场附近。那天雨下的很大,我的裤脚都湿透了,就打算往回走。”
  “没走多远,就听到不远处穿来枪声。我快步走过去一看,正是顾寒和何明毅,还有秦家现在的家主,秦慕沉。”
  那段记忆如泉水般游上来,时隔多年,在讲述那段过往,他的语气还是有些颤抖。
  “秦慕沉的面前,是倒在血泊中的何明毅,而对面,是顾寒。”
  “她的脚边掉落着一把枪,正在被人向后拽。”
  历铭一直毫无波澜的脸,听到这儿,浮现出一脸的不可置信。
  他紧紧的看着历琛,希望在她的表情中找到一丝撒谎的痕迹。
  历琛几不可见的叹了口气,语气也恢复了平静。
  “你没听错,顾寒被带上了一辆黑色的奥迪,刚上车就飞快的开出去,一眨眼就没了影子。奥迪低调,速度太快秦慕沉不可能看清楚车牌,所以她只好把何名义的尸体带走,后面的事我就不知道了。”
  “因为当时并没有搞明白其中的关系,所以我没有贸然把她叫回来,知道几个月前,我在跟何家谈合同续约和新项目的时候,无意间看到了书架上摆着一张照片,是何明毅。”
  “这张照片让我想起来当年的事情,也让我确定了让顾寒回来的决定。”
  “而她回来的前两天,我们就见过了。”
  历铭这一个晚上接收的信息量有点大了,一时间还没法消化,只是呆呆的看着他的父亲。
  “她问我,为什么一定要让她回来。”历琛抿了一口已经凉透了的茶,说。
  “那您怎么说的呢?”历铭轻声的问。
  “我说,你终归是小晴的孩子,那也是我们历家的孩子,长期生活在外面像什么样子。”
  “她信了?”
  “当然没有。”
  咖啡厅里放着舒缓的音乐,顾寒带着一顶黑色的鸭舌帽,坐在历琛面前。
  “我觉得我对您和历家没有什么价值,为什么一定要让我回来?”顾寒淡淡的问。
  历琛看着眼前这个满身带刺的小姑娘,又想起了那日的情节,不由得叹了口气,说:“其实,我看见那天的事了。”
  顾寒那平静的脸猛然浮上一层冰霜,还带着警惕,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漆黑的瞳孔仿佛一个黑洞,要将他吞噬进去。
  历琛被她看得不舒服,但是他好歹也是一家之主,还不至于被吓到。
  “先别激动,我也只是无意间看到了其中一个过程,历家不是京城世家,当时的历家不能保护你,只能袖手旁观,可是何家也对历家有过帮助,于公于私历家都应该帮你。”
  “你是什么身份我也不会过问,你的事情我也不会管,与其在外面东躲西藏,不如回来,历家不会公开你,你也不许要出席一些名流会场,也不会有任何人发现你。”
  古汉没说话,思考了片刻后点了点头:“那多谢历叔叔了。”
  历铭此刻已经说不出来话了,站在那里不知道在想什么。
  “所以你懂了吗?那丫头的身份并不像你看到的那样简单,她作没作弊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件事不可以闹大,否则不管是对她还是历家,都不是一件好事。”
  他顿了顿,继续说:“而且我听说,秦家的人来了,不管是不是真的,都多半是冲着顾寒来的,无论如何,都必须要小心。”
  “而且,如果秦慕沉对她有敌意,来了的话也一定可以找到她,那顾寒现在肯定有麻烦,她现在还能出去玩,就说明秦慕沉对她没有敌意,那这样的话,发现咱们历家对她好,一直照顾她,那对历家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历铭不确定的问:“所以······您这么着急叫她回来,是为了这个?”
  历琛点了点头,把顾寒叫回来也是有私心的,不管她是什么身份,现在对她施与援助之手,日后对历家一定有好处,顾梦只可能对历家产生一定的辉煌,而且她目光短浅,成不了大器。
  而这些,历铭也懂。
  历铭收回思绪,揉了揉太阳穴,疲惫感让他浑身无力。他脑子很乱,所有事情混在一起,弄得他的头隐隐作痛。
  他把办公室的门从里面反锁,走进里面的休息室,放了一首舒缓的音乐,躺在床上,沉沉的睡了过去。
  ------题外话------
  下午好,今天先这样,咱们后天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