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又扒了大神马甲 > 十六章:自己查自己?

我的书架

十六章:自己查自己?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楚陌轻笑一声,起身不再逗她。

  毕竟惹毛了,照她性格非得跟他打一架不可。

  刚刚那一拳他虽然接住了,但是拳劲震的他得手现在还在发麻,如果真的打起来自己未必会赢,反而还会挂彩。

  顾寒站直了身子,调整了自己的声音,说道:“今天的事抱歉,没什么事我先走了,再见。”

  忽然觉得手腕一紧,她回头看向后面的人。

  顾寒疑惑的看着抓着她手腕的人,挺不解他的做法,同时又微微调整了姿势,好像只要他一做出什么对她不利的事情,就会出手。

  楚陌看着她疑惑又带有丝丝敌意和防备的眼神,有些无奈:“别紧张,你留在这吧,我离开。”

  接着,他用另一只手打开她握紧的拳头,把一枚钥匙放在她手上,转身出去。

  等顾寒回过神来,低头看向自己手中的钥匙,上面贴着医学实验室的标签,连她自己都没有发现她的嘴角微微带着笑。

  **

  “什么?!你把钥匙给了那个小丫头?”校医室里,苏千城对着楚陌大声问道。

  “嗯,给了。”对方不以为然的坐在沙发上看着手机,这是医学组织给他发过来的报告,让他看看哪里有问题。

  苏千城看着他这副样子,走到他面前抽走手机,问道:“你知不知道给了那个钥匙代表什么?那里可都是你心血和医学组织的机密,你就这么让她进去了?”

  楚陌双手环胸,看着他这幅气鼓鼓的样子,莫名有点好笑。

  “嗯,我知道,然后呢?”

  “然后呢?!你不怕被泄露出去吗?”

  楚陌耸耸肩,无所谓的说道:“无所谓啊,如果她想就随她。”

  苏千城微微扶额。

  行,您老不爱江山爱美人,您不在乎不代表别人不在乎啊,这要让医学组织的人知道了,您老为了一个小姑娘,连这些资料都不要了,那些老家伙不得气死?

  楚陌微微一笑,拿回自己的手机,继续看着资料。

  苏千城还在埋怨楚陌对这件事的不上心,只是他不知道,如果让医学组织的那些人知道顾寒看了这些资料,估计得乐疯了。

  **

  顾寒从实验室里出来时天已经亮了,她回到寝室简单的洗漱了一番,就去教室了。

  苏沫见顾寒来了,问道:“寒寒,你昨晚去哪了?怎么一晚上没回来?”

  顾寒趴在桌子上,疲惫的开口:“网吧打游戏。”

  苏沫看着她眼底的青紫,又想起她的事迹,也没有怀疑。

  突然,顾寒睡着睡着觉得身边有些吵,略有些烦躁的抬了抬头,看到门口围了一大帮人。

  她踹了踹旁边的桌子,示意他们安静。

  所有人回头看向顾寒,女生浑身萦绕这“莫惹老子”的气息,微拧的眉毛和冰冷的眼神让他们心下一颤。十分识趣的散开。

  随着人群散开,顾寒看到了刚才被围起来的那个人。

  怎么是他?他怎么来了?

  顾寒淡淡的扫了一眼,身上的疲惫冲淡了心中的疑惑,没在乎那么多,继续补觉。

  男生看向她,淡淡一笑。

  阿寒,我回来了。

  正好楚陌从校长室出来,路过九班时刚好看到这一幕,他淡淡的扫了一眼,跟旁边的苏千城说到:“查一下他。”

  苏千城只觉得头疼,堂堂黑客Q,国际排行榜第三得黑客,现在要查一个高中生?

  您老不觉得小题大做了吗?

  苏千城看着楚陌的背影,叹了口气,无奈的摇了摇头,快步跟上。

  **

  下午第二节课,体育课,都要出去,顾寒也不例外。

  她没精打采的,一看就是没睡醒,双眸微眯,一副没精神的样子。

  她将帽沿压低,微微靠在树上,双手环胸,平凡的校服也让她穿出了时尚风。

  老师让所有人先跑五圈,瞬间哀鸿遍地,但还是站上了跑道。

  顾寒在最后面,虽然慢但步伐沉稳,时不时打个哈切,但是五圈下来速度始终不变,可以看出来这个人的体力有多好。

  跑完之后,所有人都低头喘着粗气,大汗淋漓,反观顾寒,气息平稳,不仅连一滴汗都没出,怎么看起来还有一点困?

  您老是人?您是女生吗?

  顾寒还是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这不能怪她,她实在太困了,这五圈要按她的速度跑三分钟就下来了,只是不想让自己变成围观的猴子,所以慢慢悠悠的在后面跟着。

  老师看向顾寒,大声说道:“顾寒出列!”

  顾寒抬起头,往前迈了一步。

  “带着他们再跑三圈,然后带他们伸展活动,做完就解散吧。”

  她看了一眼老师,最终也没说什么,只是答应到:“是。”

  顾寒只觉得麻烦,带着一群人还不如让她去带组织的新人,打了个哈欠,变重新站会跑道。

  同样的速度,三圈下来他们只觉得比五圈还累,反观顾寒好像更困了,一副兴趣乏乏的样子。

  她又带着他们做了准备活动,然后说了声解散,语气清冷。

  她走到一棵树下,坐下,拉低帽檐,浅浅的眯了一会。

  叶康看向数下的人,摸了摸口袋,想她走去。

  顾寒正睡着,突然发现自己的阳光被挡住了,抬头看了看“罪魁祸首。”

  刚想开口问怎么了,一股浓郁的水果糖香飘进她的鼻子,一枚彩色的棒棒糖静静的躺在他的手心,伸到她面前。

  顾寒伸手接过,剥开糖衣将糖放进嘴里,道了声谢就继续睡了。

  九班教室,一到身影正看着操场那边发生的事。

  阿寒,你怎么能要别的男生给你的糖?

  怎么可以?

  双手紧握,指甲嵌进肉里。都感觉不到丝毫的疼意,血从指缝中渗出,却还在用力,仿佛只有这样才能减轻自己的恨。

  课上到一半,兜里的手机突然响了,是时萧然。

  自从上回让她掩藏阿夏的行踪之后就没再找过她了,也没跟她提过接单的事,不知但今天打电话过来什么事。

  顾寒带上变声器,接通了他的电话。

  “怎么了?我在上课。”

  “寻,上次的单子考虑好了没?”时萧然语气平和,却不见情绪起伏。

  “时萧然,有事你就直说,什么时候跟我拐弯抹角了?”顾寒微微皱眉,有些不耐。

  时萧然轻叹一声,开口说道:“有人给107下单,查你,让我拦下来了。”

  顾寒揉了揉手腕,语气有些冰冷:“哦?查我?”

  时萧然知道这家伙生气了,估计对方又要惨了,略有些无奈:“对,查你顾寒,然后花了大价钱让你查。”

  让我自己查自己?有意思,这年头还有人敢查我?

  呵。

  顾寒眼底浮出一层冰霜:“资料给我一份。”

  时萧然应了一声,就挂了电话,将资料发给她。

  顾寒打开资料,快速的扫了一眼。

  苏千城……

  ------题外话------

  晚好鸭,非非今天去置办那些住宿要用的东西,实在太累了,熬夜赶出来的,太困了太困了,先这么多,明天非非多更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