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唐第一国士 > 第22章:李二上门

我的书架

第22章:李二上门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李世民与长孙闻言同时惊得瞬间起身,丽质不明所以,顿时吓了一跳:
“父亲、母亲,丽质没事的!方磐哥哥说了,只要多注意饮食和保暖,就会与正常人无异。”
李世民背着收在屋内来回踱步,片刻后,面色凝重的问丽质:
“方磐真的与你说了你也患有气疾?并且他知道治疗之法?”
丽质呆呆的看着父亲,说道:
“方磐哥哥是这么与我说的,他还说现在的医术治不了气疾,只能多注意,只要不发病,就与常人无异,没有任何影响的。”
又思考了一阵,李世民突然笑呵呵的对着丽质说:
“囡囡先回屋去休息,你想住在方磐那里,明日父亲和母亲陪你一起去看看。若是真如你说的为了课业好,身体好,父亲向你保证,一定说服你母亲。”
“父亲说话可算数?”
李世民笑着点头道:
“自然,为父何时食言过?”
丽质高兴的蹦了起来,一双小手兴奋的在空中挥舞。
“父亲您真好!女儿这就回屋去了。”
长孙见此情景,顿时急了:
“二郎……”
李世民抬手阻止了欲开口的长孙,看着兴高采烈的女儿一蹦一跳的离去。
待丽质走后,长孙才开口问道:
“二郎,莫非您还真打算让丽质住到府外去?您不会真以为那方小子还会岐黄之术吧?我患有气疾,这长安城内有几个不知?
他能说出来不过是道听途说的罢了,估计就是见丽质年纪小,哄哄她的。”
李二长叹一声,抓着长孙的手,轻抚着说道:
“唉,若是以前,我自然是不信的。但是你可知道,这方磐,可能真懂一些旁人所不知的医术。”
长孙闻言好奇的问道:
“哦?这话从何说起?”
“当初这小子刚开酒店的时候戏耍了一番程知节,第二日知节便带着叔宝一起过去。想刁难他一番。可却被这小子给看出叔宝的宿疾,并且给了一个什么食疗的法子。”
“难道说他治好了翼国公?”
李世民犹豫了片刻,摇头道:
“没有,不过叔宝按他所说的方法试了,果然有用,那些头疼等毛病都没有发作过。不过当初给了叔宝食疗的同时,还给了一张忌口的单子,据那小子说,叔宝这病也是治不好,只能慢慢养着。
若是不忌口,吃了那单子上的东西又会再次发病。那忌口的东西偏偏有酒,叔宝自是忍不住,见病情稍有进展也不再理会。就叫上知节喝了一顿,结果病情真的又发作了。
叔宝的病你是知道的,这么多太医都拿它毫无办法,这方磐看一眼就能知道病情,并且拿出有效的治疗办法。你说这小子现在说丽质患有气疾,而且有办法治疗,我能不信吗?”
长孙听得目瞪口呆,过了好一会才回过神来,想到丽质也患有气疾,顿时紧张的反抓着李世民的手。
“二郎,您说得对,明日咱们二人亲自去一趟。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我们的女儿可不能跟我一样受这气疾只之苦,若是方磐真的有办法治好气疾,丽质住在他那里也不是不能接受的。”
“我找那小子可不单单只是为了咱们的女儿,还有观音婢你啊。跟着我受了这么多年的苦,若是有机会能治好你的病,我自然会不惜一切代价。”
长孙温柔的笑了笑,靠在李世民的肩膀上,望着窗外的夜色缓缓道:
“这一辈子能跟在二郎身边,妾身不苦!”
……
第二日,方磐正在和孩子们吃着早餐,就听到了丽质的声音:
“方磐哥哥,快出来,我父亲母亲来了!”
方磐听到这话,顿时懵了。
我靠,李二怎么来了?还和长孙一起来?这情节好像不对啊?我最近应该没做什么可以吸引他们亲自过来的事吧?
带着一脸疑惑,方磐走出饭厅,就看见了迎面而来的众人。
当先的男子身着丝质袍衫,头戴一顶镶玉幞头,双目不怒自威,唇上有頾,颔下留有3寸短须。
他身旁的女人则是身着一袭绯色衫裙,头戴金步摇,发髻上还戴着数片鎏金的牡丹花钿片。眉似柳叶,一双丹凤眼正在上下打量着方磐。
这两个应该是李二和他老婆长孙了,方磐心里默默的想着。
又瞧见他们身后还跟着几个孔武有力的壮汉,眉头皱了皱眉,不过也没多言,行了个揖礼:
“见过秦王、秦王妃。小子有失远迎,还请见谅。”
李世民见方磐看到自己等人进来,这小子居然皱眉。莫非是不欢迎本王?
丽质的眼色相当快,瞧见方磐皱眉就明白怎么回事。对着李二说道:
“父亲,您让身后的人都去府外候着吧,这么多人挤在这里方磐哥哥不喜欢的。”
听见这丫头这么了解自己,方磐嘴角上翘,心道:没白疼你个小屁孩,真了解哥。
李世民挥了挥手,身后的随从便拱手退了出去。
又瞧了瞧方磐,开口问道:
“怎么?不请本王进去坐坐?”
方磐笑了笑,侧过身子,右手往前一引,不卑不吭的道:
“小子第一次接待贵客,多有怠慢,还请秦王与王妃移步正厅。”
李世民顺着方磐引到方向走去,方磐落后半步跟随,至于长孙,则被丽质牵着跟在后面。
进入正厅,方磐安排李二坐在主位之上,长孙坐在李二下手位,他自己则是陪坐在另一边。
“不知秦王与王府驾临寒舍,可是有何指教?”
不待李二开口,长孙便对着缠着她的丽质说道:
“囡囡,你先出去与那些孩童玩耍,父亲与母亲有些话要与方磐说。”
丽质乖巧的点点头,朝方磐挥了挥手,蹦跳着出去找楚楚他们去了。
见女儿被支开,李二才开口说道:
“小子,当初救了我女儿,为何没有直接送到秦王府?”
心里叹息了一声,就知道要从头问起。
脸上神色不变,方磐缓缓答道:
“得知郡主身份后,初时以为是太子下的手,小子不想参和到这里面去,于是便想着治好刘莽后,让他自己带郡主回家。”
李二听到这话,颇有些意外的问:
“初时以为?现在莫非查到凶手了?”
嘴角扯了扯,淡淡的说道:
“查到了。”
李世民与长孙一惊,李二惊疑不定的又问了一遍:
“当真查到了?”
方磐直视着他的眼睛,点点头道:
“真查到了。”
李二起身走到方磐面前,死死的盯着他,咬牙切齿的问道:
“是谁?”
方磐探头越过李二的身躯,看了看坐在对面的长孙,此刻她也一脸愤怒的看着这边,等着方磐说出幕后之人。
叹了口气,方磐头伸向李世民的耳边,悄悄的耳语了一番。
只见李世民霎时间暴怒,将方磐身旁的桌椅都给踢翻,死死盯着方磐吼道:
“不可能!小子,你可知你说此话的后果?”
……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