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唐第一国士 > 第39章:李世民背锅

我的书架

第39章:李世民背锅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啊?”
医官吃惊的表情看着李元吉,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李元吉淡淡的说道:
“你不是说这酒没问题吗?现在我要你喝了它!”
说着说着脸色渐渐阴沉了下来,盯着医官:
“还是说,你不敢?这酒是有问题的?”
医官被李元吉的阴狠表情吓住,连忙拿起酒囊就喝了起来。
“咳咳,咳咳!”
由于喝得太急,被酒给呛到了,两个酒囊里的酒剩的不多,都只有四分之一的样子,医官喝完一囊,马上又拿起另一个喝了起来。
喝完之后脸色通红的看着李元吉:
“齐王殿下,下官已经喝完了。”
李元吉见到医官喝完两个酒囊中的酒,点点头。
“恩,很好,你就坐在这,若是三个时辰后你没醉死,就可以离开了。”
医官拱手称是,心里却不以为然,这酒老子开始就偷偷的尝了一口,正宗的琼浆液,醉死之人以往又不是没有。这么大惊小怪作甚,白白浪费这么多佳酿,好酒可是要慢慢品的。
由于李元吉的营中突然死了两名近卫,大军暂时在原地停留一天。明日再开拔前往幽州,对此,李世民表示理解,反正突厥一时半会打不下幽州,耽误一日的功夫影响不到大局。
三个时辰一晃而过,那名医官坐在李元吉帐内昏昏欲睡,知道有人进来禀报秦王来了,他才清醒过来。
李元吉瞥了一眼医官,说道:
“你下去吧,此事是我想多了。”
医官行礼告退,走出去没多久,李世民就进到李元吉的帐中。
“四弟,听闻你的两名近卫昨夜离奇死去?可曾抓到凶手?”
李元吉冷笑道:
“不劳二哥费心,已经查明了,那两个家伙喝多了醉死而已。”
李世民面露惊讶说道:
“哦?这群丘八着实该死,军中明令禁止饮酒,如今这二人醉死了也好,没死也要拉出来整肃军纪。”
李元吉闻言内心之中无名火起,面庞憋得通红,咬牙道:
“这就不劳二哥多费心思了,我自己的部下,自己会管好的。”
李世民哈哈大笑,看着李元吉说道:
“二哥这不是怕四弟忙不过来么?既然你能管好自己的部下就行,军中饮酒可是大忌,四弟当谨记在心,尤其是身边之人更不能胡作非为。”
李元吉呼吸加重,强忍着怒气道:
“二哥若是没有其他事就请回吧!弟这里还有其他事情需要处理。”
“那好,我就不打扰你了,哥哥就先告辞了。”
看着李世民走出帐篷,李元吉一把踢翻身前的桌子,并且将帐篷之内其他物件打砸一番。这才稍微平复了一点内心的怒气,看着帐外恨声道:
“醉死?同时能醉死两个?好你个方磐,爪子够长的!怕是这事连二哥都拖不了干系,看样子我果然没猜错,他们两一早就是站在一起的!”
说到这,对着帐外呼喝两声,马上有兵丁进来清扫一番。待清扫干净,其他人退出帐外之后,李元吉立马来到桌前写起了书信。
他得马上通知太子,把这里发生的一切通通写进去,让他多防备方磐,千万别被那小子的表面给迷惑了。
书信写完,立马便派人快马加鞭送回长安,并且嘱咐一定要亲手送到太子手里。
当太子李建成收到弟弟的来信之后,只是一笑置之。
这个四弟,看样子待他回来之后还得劝慰一番。不过二弟也真行,如此费劲心力拉拢一个少年。军中暗杀,哼!亏你想得出来。
只要方磐不傻,他会不知道如何选择?不论怎么看二弟都没有任何赢面的局,傻子都知道该如何选,更何况一个多智近妖的少年。
李建成一直都很笃定,方磐始终会投靠进他的怀抱,而不是那个被自己一直狠狠压在下面的二弟。
不过这一次的“醉死案”,李建成和李元吉都猜错了,李世民在收到消息后也是一脸惊讶,然后便是苦笑。
知道自己要替那小子给背了这个黑锅,原本他是打算在战场上下手帮方磐的。可现在那小子来这么一出,完全打乱了他的计划。或者说打翻了自己的计划,人家根本不用你出手。
这次两名近卫之死,完完全全都是出自方磐之手。至于到底是如何让人醉死,这事恐怕就只有方磐和动手之人才知道了。
此时的方磐,完全把那两个打他爹的人抛诸脑后了。至于李元吉,也顶多还能蹦跶一年多,不值一提。
他正忙着教孩子们画画和筹备开香水店的事情,上午长孙亲自来了一趟,通知他店铺人手都已经到位了,询问何时可以开张。
方磐强调偷偷的开业就行了,不要弄大声势,反正酒香不怕巷子深。现在他这香水经过郑观音的一通宣传,已经响彻了整个长安贵妇圈子。
都盼着这香水店开业,好早日能购买几瓶自己用上。
店铺的名字方磐都想好了,就叫芬芳阁。只是现在碍于不敢太高调,他只能与郑观音和长孙约好,这件店子对外宣称是霓裳与丽质两个小家伙开的。
千万不能挂上自己名字,虽然不怕麻烦,但是秉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用太子府与秦王府的名头开。
现在方磐唯一考虑的就是香水的产量,太多了,树大招风。别人不知道这香水是谁造的,可李建成知道,他就怕被这家伙给明抢了,你还反抗不了。
若是太少了,又不符合自己前期积累资本的目的。
想来想去,最后他与长孙商议好,每月就售30瓶,只能造出这么多,并且还要看花季和花期。至于成本,为了隐瞒太子那边,方磐托长孙运来了海量的花朵。
制作香水的地方也只能方磐一人进出,外人是不得入内的。
成本最后方磐对外称20贯一瓶,售价最便宜的玫瑰香水100贯,最贵的牡丹250贯,并且有价无市。
与长孙定好价格后,他将开业用的50瓶香水交出,称随时可以开店。
交给那些掌柜的去弄就行了,他要安心在家教书。
长孙以为这小子只是托词,想当个甩手掌柜,只管收钱不想管事。
可事实上,方磐是真的想在家安心教书。
因为千字文教完的话,他就没有什么语文材料可教了。
儒家的东西,他可是一点都不知道,至于后世的那些,他又不是师范专业的,能教什么。
数学和其他科目都还好,多多少少能知道点。
语文是真的让他头大,好在他懂得变通知道。想起以前自己上课不就是学课文么。课文里面教的是什么?道理啊!做人,做事的精神!
于是最近他都在编写教材,编故事,背课文,这些可是个漫长的活计。在不想教无可教断课的情况下,这几日只要一有时间他就把自己关在房内码字。
一篇篇后世经典课文与故事,慢慢的汇集在了一起,眼看着大唐的第一本正规语文书就要出炉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