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唐第一国士 > 第54章:比自己更该悲伤的人

我的书架

第54章:比自己更该悲伤的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一夜,方磐在吴三墓前对着坟墓说了一夜的话。
刘氏与虎子等人前来看过几次,见他在那对着坟墓喃喃自语,也就没有上前打扰。
方磐将从这里带着虎子出去之后的两年内所经历的,谋算的,将来计划的轻轻的说了出来。
似说给吴三听,又似自己在复盘,总之他絮絮叨叨的说了一夜。
……
同样难以入眠的还有李二,接回家眷之后又与长孙无忌、房玄龄、杜如晦一众谋士继续议事。
毕竟刚经历了夺嫡,一切都要从新洗牌,由哪些人接管什么位置,哪些人驻守在哪,防止叛乱发生。
这些都要一一布置好,而且东宫的原有势力怎么处理也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直至深夜,众人才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府。
待众人全部离去后,阴影之中的手下才上前行礼。
李世民看了他一眼,问道:
“如何?可有查到位置?”
“暂未查到具体位置,由于您事先交代不得被发现,加上对方警惕性也很高。所以我等只能远远跟着,进入秦岭后便失去了目标。”
低头思考了一会,李世民笑道:
“秦岭吗?呵呵,倒是会选地方,选几个人扮作猎户去秦岭慢慢搜索吧,切记,一定不得暴露身份!”
“是!”
挥了挥手,那名属下退了下去。
这是长孙从屋外进来,说道:
“二郎这是还信不过方磐吗?”
李世民笑笑,搂过长孙将她抱在怀里。
“并非信不过,不然也不会将你们送至他那里。只是我必须弄清楚这小子的底,既然往后要管理这天下,总不能连身边人的底细都不清楚吧。”
长孙轻靠在李世民怀里,双手环抱着,说道:
“前夜妾身去方府的时候曾稍微试探了那小子一番。”
李世明斜着脑袋看着长孙,笑道:
“哦?爱妃还知道试探人了?本事见长啊,结果如何?”
长孙白了他一眼,对于李二打趣他似乎颇为不满。
“那小子的心思好像不在朝堂,他曾对我言此生绝不入朝堂,最多想混个爵位,算是给祖宗的交代。”
“这是为何?”
想起这事,长孙就有点咬牙切齿,恨恨的说道:
“那小子说他懒,不想上早朝,而且还说自己性格不好,若是入朝之后别人得罪了他,会忍不住弄死对方。
他只想赚赚钱,教教学生,这不就是小富即安的心思吗?
我估计他就是想借我的口向你表达不当官的意思,事后我想了想,这小子不当官也好,若是他真当官了难免会与那些世家起冲突。
二郎,你觉得呢?”
李世民听见长孙带来的消息,一沉良久的沉默。
长孙也没有打扰他,就这么安静的靠在他怀里,夫妻两就在这静益的夜晚相互抱着。
一声叹息在长孙耳边响起,接着就听见李世民说道:
“这小子的话是对的,此时让他一个十四岁的毛头小子当官,难免会招那些世家之人不待见,以他那不肯吃亏的性格,冲突在所难免。
现在一切都才刚刚起步,我必须借助那些世家的势力才能达到各种目的。
不过不想入朝为官?哼哼,小子,待到我巩固了手中势力之后,你还能逃得了?世家?哼!”
长孙的唇角微微翘起一个弧度,并未开口,只是双手搂抱得更紧了一些。
……
第二日,当太阳刚刚露出地平线,秦岭深谷之中还未沐浴到阳光之时。虎子、刘氏、赵叔、刘叔都已经站在了方磐身后,几人一脸担忧的看着仍旧坐在墓前的方磐。
似乎感觉到身后之人的担忧,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方磐转过身笑了笑。对着众人说道:
“走吧,咱们回家!”
四人见他的神情似乎是没事了,心里都松了一口。
在虎子的大呼小叫下,几人启程往长安城而去。
回到家之后,方老爹看见方磐面上无恙,也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方磐上前跪在老爹面前。
“爹,让您担心了。”
方老爹将他扶起,拍了拍肩膀,之所了一句“没事就好。”然后便去找赵叔与刘叔了。
方磐来到后院时,孩子们很自觉地没有玩耍,而是在自习。
欣慰的点点头,并未打扰他们,独自回房休息去了。
吩咐下人没有重要的事不要打扰他,就把房门关上。
进入房内他直扑床上,用被子盖着脑袋。不久,被子之内传出了呜呜之声。
今天,他不想授课,不想算计得失,不想处理任何事情。只想好好的哭一场来发泄自己的情绪。
压抑了两年的情绪他打算用这一天时间发泄完,过了今天,他还有众多事情要去处理。
哭声随着时间的流逝渐渐隐去,随之而来的是呼呼的鼾声。毕竟昨夜他一晚未睡,精神情绪上又经历了大悲之痛,还要在人前强装自己没事。
他太累了,哭累之后就睡着了,期间方老爹进房看了他一回,轻轻地将他的被子盖好,又给他拭去了眼角的泪水。
叹了口气,背着双手走出了门外。
这一觉直接睡到了第二日天亮,整个人浑身无力的躺在床上,呆呆的看着房顶。
直至霓裳冲进来找他,才转过头看着眼前的小丫头。
霓裳穿着睡衣,脱掉鞋子爬到他身边抱怨说丽质前日回家,方磐又两天没搭理她。可怜兮兮的钻进方磐被窝抱着他,要方磐给他做蛋糕吃。
看着眼前抱着自己的小丫头,心里想道。
自己有什么好悲伤消沉的,比起这个丫头,可能她才更应该哭泣痛苦吧?一天之间,父亲死了,兄长死了,姐姐们以后也难见一面了,家都没了。
也不知道郑观音如何了?那天没来得及问程咬金,看样子还得去打听打听。
摸了摸小丫头的脑袋,把她抱着坐在肚子上,逗弄了一会。两人一起在房里洗漱,然后就去厨房找吃的了。
填饱了独自,让小丫头先去和楚楚他们一起画画,自己则是找到了老爹问当日他离开之后的情景。
方老爹直接说道:
“你走之后,秦王接了家眷也跟着走了,就是宿国公跟我说要你回来之后去他府里接人。”
老爹,顿了顿,问道:
“娃子,接什么人?要宿国公亲自帮你照顾?”
方磐笑了笑,说道:
“霓裳她娘,接过来以后就跟咱们一起住了。”
方老爹点了点头,刚想说应该的,可是反应过来之后大骇的道:
“前太子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