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唐第一国士 > 第63章:简单粗暴的赎人

我的书架

第63章:简单粗暴的赎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程处默话还没说完,那边方磐就一口酒给喷了出来!
你妹的,老子要你解释,你直接威胁,这请回去还怎么帮我教学生?
程处默见方磐怒视着他,大大咧咧的说:
“方大哥,你不懂,这些青楼的女子就喜欢拿捏自己,最是吃硬不吃软。你好心好意他不一定领,强硬点,待弄回家,搓圆揉扁还不是随你的意?”
方磐闻言想了一下,还真是这么个道理,但你特么说话能说的好听点吗?什么叫搓圆揉扁?搞得我真跟个恶少似的,尽干些欺凌柔弱女子的事情。
于是不再语言,这事就交给程处默处理了,反正只要弄回去,这馨兰就知道自己不是骗她了。这里解释再多也是无用,先弄走人才是正事。
程处默又是一番威胁加恐吓,馨兰仍是不为所动,气得他差点要开始打砸东西了。
冲着门外把老鸨给喊了进来,怒道:
“这个小娘皮我兄弟看上了,你开个价,我今日就要把人带走。麻溜点,否则当心老子拆了你这里!”
老鸨一见程处默开始发飙了,顿时叫苦不迭,又看了看坐在中间的馨兰,心中一突,怎么把这个祸害弄到这来了。
这群杀千刀的奴才,让你们弄个歌妓过来,没让你们把她给弄过来啊。这下好了,得罪了程处默,喊着要赎人,
赎人?老鸨子一愣,眼珠一转,计上心头。陪着笑脸道:
“小公爷息怒,小公爷您兄弟看上的人老鸨子我能不答应吗?只是这个姑娘性子比较烈,当初韦家的公子看上她,反被她给咬了,差点就把小店给拆了。
再说了,这馨兰只是卖艺不卖身,您兄弟弄回去她不会伺候,到时候岂不又会怪到我们这玉珠阁头上吗?”
程小公爷不耐烦的道:
“让你开价就开价,别啰嗦了,我兄弟是韦家人能比得了的吗?只要进了他的门,就出不了任何事。
快点,开价!老子还等着陪兄弟喝酒!”
“是是是,小公爷说的对,这个馨兰可是我这的头牌歌妓,一手琴艺那是没话说。而且歌喉更是一绝,说一声余音绕梁也绝不为过。
您在瞧瞧这模样,虽然轻纱挡住了容貌,但是我敢打包票,绝对是倾国倾城,还有这身段,啧啧,就是我看了都流口水呀。
要价500贯绝对不算贵,这也是看在小公爷的面子上,不然其他人来了,没有800贯别想领人走。”
程处默听了半天,最后听到要500贯,就准备开口大骂,狗日的老鸨子这是当老子是冤大头呢。
就看到方磐起身从袖口拿出两个小瓷瓶递给老鸨,在老鸨疑惑的目光下说道:
“这是香水,东市上的芬芳阁卖100贯一瓶,每月限售30瓶的那种,想来你应该听说过。
这东西若是放到市面上那是有价无市,转手随便卖出200贯以上,虽然知道你把价格太高了,但是我不在乎。
就用这两瓶香水抵了赎身的钱,若是同意你就赶紧拿卖身契过来,废话就不用说了。
若是觉得不同意,我就让我兄弟在与你叙叙。”
老鸨子一把接过香水,拔开瓶塞用力闻了闻。
这玩意他只是听说过,可从没见过,不过她也是去过芬芳阁的,闻过那里面用的香水味道。
现在一闻,就知道这是真货不假,露出笑脸让二位稍等,立刻就准备回房去拿卖身契。
“我不同意!”
一直没出声的馨兰,此刻怒目而视着方磐三人,出言阻止老鸨准备去拿卖身契的身形。
“妈妈,虽然你不待见我,可我为你为这玉珠阁可是赚过不少钱的吧?你怎么能问都不问我一句就把我给卖了?
就因为我得罪了韦公子?这事我不同意,你若是逼我,今日我就自缢于此!”
方磐目瞪口呆的看着她,哇塞,好一个烈女子!就是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会自杀?给程处默打了个眼色,让他搞定。
程处默表示了解,悄悄地移了几步,然后一个箭步上去,手起刀落。
“嘭!”
馨兰就被程处默给当场打晕了,撇撇嘴说道:
“我们几个说事,你这小娘皮多什么嘴。”
方磐再一次目瞪口呆,卧槽,这货处事的方式真特娘的简单粗暴。
老鸨此刻尴尬的站在原地,讪讪的笑道:
“呵呵,您二位看到了,她就是如此的烈性,若是以后出了事可千万别怪到我们玉珠阁头上啊。”
方磐挥挥手让她赶紧去拿卖身契,然后让旁边的下人去找根绳子来,既然打都打晕了,那就绑起来吧,免得醒来之后要死要活的。
等到家之后,想来她就会接受这一切的。
待拿到卖身契之后,方磐也无心在这里停留,租了辆马车,将馨兰丢进去只有,带着程处默两人赶回了方府。
一路上程处默都在抱怨,酒都没喝几口,太不过瘾。
方磐只好答应这货,回家之后,晚饭找补回来,保准比这平康坊里吃得尽兴得多。
回府之后,方磐做贼似的,扛着馨兰带着程处默来到一间出门之前就吩咐下人打扫好的房内。
将被捆得结结实实的馨兰放在床上,他这才松了一口气。
然后又赶紧带着程处默找到老爹。
方老爹一见自己儿子,怒火中烧之下准备抄起家伙就打人。却见到儿子身后还有一人,只得压下怒火哼道:
“有话就说,有屁就放!”
在外人面前,方老爹还是很给方磐面子的,不会动用武力压迫他。
方磐笑呵呵的介绍道:
“这是宿国公的长子,程处默,来咱们家认认门。
处默,这是我爹。”
程处默上前恭敬的行礼道:
“叔父安好!侄儿给您请安!冒昧来访,还请见谅。”
方老爹一听这是程咬金的儿子,立马换了一副嘴脸,笑呵呵的道:
“好,好,你也好!不错,宿国公果然虎父无犬子,长得真壮实!”
方磐在一旁撇撇嘴,我到底是不是你亲生的,别人是虎父无犬子,长得壮实。你儿子我可是两拳打倒薛万彻的猛人,咋从来没听你夸过两句?
见两人一副恶心模样,方磐说了一句:
“处默,走,带你去看看我的学生。”
然后便转身离开了,留下处默尴尬的站在原地。
方老爹笑呵呵的说道:
“去吧,你们年轻人多处处,不用留着陪我这个老头子唠叨。”
程处默赶紧行礼,转身朝着方磐跟去。
两人来到后院,见到孩子们都在院中玩耍,还不待他招呼。
霓裳与丽质就发现了他,大呼小叫的朝着他跑了过来。
抱起两个小丫头,诧异的看着丽质问道:
“丫头,你怎么过来了?你爹娘知道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