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唐第一国士 > 第64章:拜师

我的书架

第64章:拜师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要知道现在身份不同了,丽质应该受到更加严格的束缚才对,毕竟这位以后可是大唐的嫡长公主,岂能随随便便的就丢在外面放养。
而且郑观音这大仇人还在这里,难道李二夫妇一点都不担心?
丽质皎洁的一笑,说道:
“当然知道呀,就是我烦得他们受不了,他们才同意我过来的。咯咯咯咯,方磐哥哥,我厉害吧!”
瞧着她一脸求表扬的神情,方磐宠溺的拿头顶着她,说道:
“丽质最聪明了,都知道烦人了。”
小丫头嘟着嘴,不高兴的道:
“哼,我才不烦人呢,我就是故意吵着父亲母亲要过来的。”
“好了,知道你最聪明了,总有办法达到自己的目的。”
霓裳在旁边看见方磐表扬丽质,挥着小手道:
“方磐哥哥,你也表扬我把,我也很聪明的。”
方磐哈哈大笑,也拿头顶了她一下,说道:
“好,霓裳也很聪明的,跟丽质一样聪明。”
抱着两个小丫头,哄得他们咯咯直笑,程处默在一旁看的目瞪口呆。厉害啊,高人就是高人,前太子的女儿,现太子的女儿一手一个,还能哄得他们和睦相处。
突然,他似乎想起了什么,菊花一紧,尴尬的看着方磐,结结巴巴的道:
“那个,方大哥,我这个,突然想起家里还有事,就不打扰了。”
说完转身就准备开溜,方磐见他这模样哪还不知道这货在想些什么,喊道:
“站住!”
程处默身形一顿,回头见到方磐抱着两个小丫头向他走过来。
“这两位你还没见礼的,你急着回去个屁啊,我知道你在想什么。跟着我,没事!”
见被方磐识破,程处默挠着脑袋讪讪笑道:
“见过丽质郡主,霓裳县主。”
连个小丫头也在方磐怀里甜甜的见礼。
“程哥哥好!”
一人亲了一下,放下两个小丫头让她们自己去玩,方磐带着忐忑的程处默来到凉亭见郑观音。
“这是郑老师,我们家新请来的书法老师。”
方磐大咧咧的指着郑观音给程处默介绍道,有指着程处默跟郑观音介绍。
“这是程处默,宿国公家的嫡长子,你们二人相互认识一下。”
程处默一张脸跟吃了大便似的,心里暗骂方磐不讲意义,神特么跟着你没事。这尼玛太尴尬了,装作不认识重新介绍?就这?
不过此时也只能顺着方磐的剧情走,朝着郑观音拱手道:
“见过郑老师!”
郑观音与程处默差不多,恶狠狠的瞪了一眼方磐,起身行礼道:
“见过程小公爷。”
方磐哈哈大笑,让二人坐下,开口道:
“恩,既然都认识了,以后处默多走动走动,可以陪着郑老师多说说话。她这人是个闷葫芦,不太爱讲话。这样不好,容易闷出病来。
我今天发现,处默你话很多,以后可以多来,陪郑老师解解闷。”
程处默现在只想一口老血喷出来,赶快晕过去。我的好哥哥诶,这女人是前太子妃,我与她多接触?
要是让外人知道了,我还能活吗?准备帮着前太子复仇?还是与前太子妃暗通款曲?随便一个罪名都能弄死我。
这里太危险了,以后一定要少来,没事不来。
他不敢接方磐的话,只能讪讪赔笑。
郑观音也是郁闷非常,这混账太可恶了。没有一天能让自己舒心度过的,这是专门找着程处默来恶心自己的吧?
我是闷葫芦?不爱讲话?你也要看看你这有什么人适合陪我讲话,一群孩子,几个大老爷们,还是府里的下人?
突然想到上午在方老爹屋外听到的对话,眯起眼睛,露出一个甜死人不偿命的笑容,对着方磐说道:
“我今日听说,你打算约你爹去青楼,不知道去了没有?哎,虽然我是闷了点,不过想到你这么有孝心,能和你爹一起去逛青楼,还是很替你们父子感到高兴的。”
我日!这娘们怎么知道的?难道他偷听我和老爹的谈话?
狐疑的看着郑观音,只见她掩嘴笑着解释说:
“我今日刚好路过,不小心听到的。”
果然如此,方磐的脸皮那可比城墙还厚,完全不受影响,淡淡的说道:
“你既然听到了就应该知道,我爹拒绝了我的邀请,往后有机会我会继续进行这项伟大工作的。
今日是处默陪我一起去的,哎!若不是你音律不行,我何至于去平康坊找歌妓回来。
你说你,当初学习音律的时候怎么就不能认真些呢?这样能省我多少事?”
郑观音见方磐完全无视她的嘲笑,还借机反讽一波,咬牙切齿的问道:
“那不知你找到人了没有?”
方磐笑眯眯的看着她道:
“当然找到了,我亲自出手,很少会失败。是吧?处默。”
转头看向程处默,只见他跟个傻子一样坐在石凳之上看着他。
此刻的程处默已经完全将方磐视为了以后要学习的榜样,敢邀请自己老爹去狎妓,跟前太子妃斗嘴斗得不亦乐乎,将霓裳与丽质调教的乖乖听话。
自己要是跟老爹说要他陪自己去青楼,估计命都得去半条;
跟郑观音争锋相对?这女人自己看见就有些腿软,根本不敢沾惹分毫;
至于霓裳与丽质,想想他们的爹,哎!
所以当方磐问他的时候,他还处在石化之中,根本没听进去。
见这货在发呆,方磐也不理他了,继续笑眯眯的看着郑观音。
郑观音眼珠转了一下,问道:
“那不知现在人在何处?”
方磐顿时警惕道:
“你想干嘛?明日我自会介绍你们认识,今日你就别想着见到人了。”
郑观音一脸委屈的说道:
“我只是想找个人说说话,还能干嘛?你不是说我音律不行吗?我正好去请教一二。”
“你少来,别做出这种表情,想骗我,还早着呢。明日我自会安排你们见面,少给我捣乱。”
银牙暗咬的郑观音哼了一声,起身就往屋里走去了。
见郑观音走了,方磐拍了拍程处默。
“嘿!嘿!醒来了,你在发什么呆?”
回过神的程处默啊了一声,四处瞧瞧,见郑观音已经不在亭内,问道:
“人呢?”
方磐朝着一间房屋努嘴。
“喏,在那间屋,怎么?还想再沟通沟通?走,兄弟带你过去,你们在屋里继续沟通,勾搭都没关系的。”
程处默脑袋摇得像个拨浪鼓,赶紧说道:
“没有,绝对没有,这种沟通以后尽量少有,兄弟我受不了。”
“你刚才发什么呆呢?叫你都没反应。”
只见程处默身形一矮,“噗通”一声跪在地上。
“方大哥,收我为徒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