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唐第一国士 > 第75章:扩招否?

我的书架

第75章:扩招否?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颉利大惊,高声喊道:
“大唐陛下,盟约撕不得啊!我们真的是来恭贺您当上皇帝的,这一切都是一场误会!”
李世民没有理会颉利的呼喊,调转马头,带着高士廉和长孙无忌等人往回走去。
颉利见李世民下定决心要与他们一战,急的就欲打马追上去。鞭子还未挥下,就看到方磐在那举着陶罐盯着他嘿嘿直笑。
顿时勒紧绳索举步不前,只能在原地高声呼喊着李世民。
李世民并未理睬颉利的呼喊,只是头也不回的大声说了一句:
“三日之后,咱们就在这渭水河畔决一雌雄吧!”
说完便打马加速离去,方磐也调转马头直追他们而去。开玩笑,装逼可以,装过头可就完犊子了。
几人兴高采烈的进入军营之中,李世民哈哈大笑,拍着方磐的肩膀说道:
“好小子,想不到你还留了一手,那神火弹威力惊人啊!连朕都吓了一跳。”
方磐腼腆的说道:
“一点小事,不敢劳陛下费心。也就是样子货,吓吓那群突厥人。”
李世民点点头,说道:
“此物甚是不错,你那还有多少?通通卖给朕,配方也卖给我!我要配备给我大唐的所有将士。”
方磐无语的看着李世民,摊着双手说道:
“没了,一瓶都没了。这东西制作起来很麻烦,我也是费了几天的功夫才弄出这一瓶。”
李世民一脸的鄙夷,看着方磐说道:
“小子,欺君可是大罪!莫非你以为朕会亏待你么?速速将东西教出来。”
方磐无奈的说道:
“是真没有了,我敢骗您么?这东西我就是给您配方,您那里的人现在也做不出来。”
李世民指着他背着的布包说道:
“你包里那两瓶难道不是吗?不错啊,当真朕的面都敢说谎,这天下就你一人敢如此吧?”
方磐将布包里的两个陶罐拿出来,敲掉泥封,取出一个勺子,然后当着李世民的面,一勺一勺的舀着里面的东西吃了起来。
高士廉和长孙无忌几人顿时有点发懵,这玩意还能吃?
李世民离得近,看得清楚,用不确定的语气问道:
“这是梨子?”
方磐边吃边点头,然后拿出另一个陶罐递给他。
“没错,新鲜出炉的梨子罐头,又香又甜,生津止渴,陛下您也尝尝。”
“你刚才就拿着这东西吓唬颉利?要是他真的冲过来,你当如何?”
方磐将陶罐放在一旁,擦了擦嘴,一脸欠揍的表情说道:
“他不敢的,有了先前给他演示的那一罐,足以威慑住他,以及他身后的二十万突厥人。
我既然能随手丢出一罐,就能丢出第二罐第三罐,这玩意他没见过,更不懂。
虽然突厥人是傻了点,而且冲起阵来悍不畏死,但毕竟不是真的傻子。既然不是傻子,战死和送死,他们应该还是能分清楚的。”
李世民听了方磐的话之后,龙颜大悦,哈哈大笑道:
“好一个战死和送死,不错,若我是颉利,也不敢贸然上前。不然的话,弄不好就得将二十万人全葬送在这了。”
方磐提醒道:
“现在既然已经唬住了颉利,那就做戏做全套。陛下,还得请您下令,在军中隐蔽一点的地方时不时的放点火。
不能让对方看清楚,又要让对方看到咱们军营在“演练”这种神火弹。”
李世民点头说道:
“不错,此事待会我亲自交代知节去做。你们也辛苦了,都下去休息吧。
这两日就等着对方的使节上门就行了,现在,主动权已经在我们手上了。”
众人闻言,行礼之后,一一退出了出去。方磐刚准备跟着大队一起出去,却被李世民给单独叫住,留了下来。
“小子,配方拿出来吧!这东西在你手中你觉得朕会放心吗?”
就知道是这事,看样子糊弄不过去,方磐心中无奈的想道。
嘴上却说道:
“陛下,我既然在你面前拿出这东西就一定会交给你。
但是,正如我刚才所说,这东西确实制作不易,而且极其容易出事。一丁点火星就能引爆,若是生产的地方稍有一个不慎,可能会全部付之一炬。”
李世民毫不在意的说道:
“那些事是朕该考虑的,你只需将东西交给我就行了。”
方磐却是摇摇头说道:
“此时还不能交给陛下!”
这就怒了,这小子当真以为有点功劳就能跟朕顶缸了?面现怒色的李世民刚准备训斥一下方磐,就听到他说:
“若是现在给予陛下,万一有人拿这东西来对付您,您第一个怀疑的就是我。到时候我就是长十张嘴都说不清,绝对会被您拉出来砍掉脑袋。
要知道这玩意可是不认主的,若是被有心之人弄去,搞不好就会反噬。还是等您将队伍肃清之后再交出来,那时,您才能处理好这东西。”
李世民想到,是啊!这东西若是被隐太子的党羽弄去,对自己的威胁就太大了。这小子说的对,现在只有他会,若是他不传出去那就没有人会制作。
若是给朕,那知道配方的人就太多了,还是再等等吧!现在的根基还是太浅。
看着方磐的眼神柔和了下来,拍了拍他的肩膀道:
“还是你考虑得周到,就依你所言!下去休息吧。”
方磐点点头,转身走出帐外,却见到长孙无忌与高士廉此刻正站在帅帐之外等他。
见他出来,长孙无忌挺着个大肚子呵呵笑道:
“方小哥当真是天纵奇才,神火弹这种奇物都能制作出来!”
这老狐狸都成精了,娘的,这是告诉我你猜到了李二留我的原因么?
面上露出腼腆的微笑谦虚道:
“长孙大人过奖了,小子就是胡乱弄出来的。长孙大人若是有兴趣,小子也可以将配方卖给您的,价钱好商量。”
长孙无忌脸上一窒,遂又立马恢复笑容道:
“呵呵,方小哥说笑了,我要这神火弹有何用?再说了,我长孙家产业不丰,定然买不起如此神物。”
心里却在暗骂,这混账小子当真狡猾,明知道老子找你有事,却拿神火弹来堵我。
方磐见长孙无忌哭穷,一脸遗憾的说道:
“那就太可惜了,本来还以为能凭这破玩意大赚一笔的。若是长孙大人以后发财了,随时可以来找我,价格一定给予最大优惠。”
“咳咳!”
高士廉听到这大小狐狸站在这里打着哈哈,正事一句不说,在长孙无忌身后轻咳了两声。
长孙无忌立即笑容满面的朝方磐问道:
“听说方小哥在家每日给十多名小娃授课?”
这货明知故问,小爷在家每日拉几次屎怕是都被你调查清楚了吧。有长孙派来伺候丽质的人,我家还能有什么秘密?
点点头承认道:
“没错,小子就是瞎胡闹,那些小娃大部分都是被我买来的,算是圆了自己为人师表的一个愿望。”
“我还听说那《三字经》也是出自你手,并且亲自教了他们?”
“没错。”
这货到底想干什么?问些自己知道的事,有趣吗?直接说目的难道不行?绕来绕去的,真麻烦。
长孙无忌可能也觉得问这些问题有些多余,便直接问道:
“我家中尚有一些不满十岁的子侄,不知方小哥可愿再收一批学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