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唐第一国士 > 第84章:一家人

我的书架

第84章:一家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郑观音与馨兰闻言各自坐了下来,看着方磐,等待着他将自己的打算告诉自己。
“其实早上跟你们说的教学方案,是我为将来做的长久计划,并不急于一时去实施,也并不一定会用到现在的这批学生身上。
当然,也不是那么绝对,只是最近一年的时间,他们可能都不会老老实实呆在府里上课学习了。”
二女闻言眉头一皱,不解的看向方磐,只听他接着道:
“我有一个长远的计划,这次帮助完流民,我会带着这群孩子南下,进行一次为期可能一年的旅行,算是陪着他们游学。
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这次游学当中会大大增加他们的见识,那将会比呆在府里上课的效果会好很多。”
郑观音双眼一瞪,准备开口询问那她怎么办。方磐不在的情况下如果有人来找麻烦,那她将如何自处。
看到她这般模样,方磐笑了笑,没给对方开口的机会,说道:
“别这么看着我,你想去的话就一起去,馨兰也是,我不会丢下你们不管的。
如果不愿意去我也会有安排,不会让你们白白浪费光阴的。
若是你们不去,我会建立一所学校,专门供那些被我们救助的流民小孩读书。由你们任教,并且我会在走之前帮你们寻到一批帮手帮助你们。
若是你们都跟着我去,那这所学校将会等到我们回来之时再建,毕竟这是我计划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馨兰开口问道:
“咱们都走了,那这长安城的产业你打算怎么办?就不管了?”
“我在走之前会去拜托皇后,让她安排人帮我看着,相信在这方面不会让我们有后顾之忧的。”
郑观音撇撇嘴,讥诮道:
“你那香水只有你知道配方,若是你走了,谁去配置?难道你舍得将配方交出去?”
方磐嘿嘿笑道:
“我自然会交给信得过的人留下帮我做这件事,不然我怎么能走得放心?”
“难道是你那些叔伯?他们若是拿到配方你这不是害他们么?他们有实力可以保得住?”
方磐摇了摇头,这女人还真是打破砂锅问到底。
“我会交给宿国公,并且拿出一成分子给他。”
郑观音惊呼道:
“程咬金?你交给他?你凭什么这么信任他?”
方磐点点头,认真的看向郑观音:
“第一,当初我初进长安开酒馆的时候,是宿国公为我保驾护航,免去了众多骚扰;
第二,为了将你保出来,也是宿国公帮我去求的陛下,后来更是将你藏在他府里;
第三,他将儿子都送到我这里拜师了,这就是莫大的信任。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其实这香水于我也就这样,你以为我只能靠这东西赚钱?
我若是想赚钱,一年之内能让方府的钱财超过国库!
之所以交给宿国公,并且送一成分子出去。主要是为了拉近我们两家的关系,钱财都只是其次。
你自己算算芬芳阁的分子,丽质三成,霓裳一成,现在送宿国公一成,我留五成。
也就是说现在这芬芳阁是咱们四家的产业,赚多赚少我无所谓,但是凭这个能拉动多大关系,拥有多大的影响力?”
郑观音无语了,这小子太能算计了,当初说好的是丽质和霓裳一人一成,结果他私下给丽质的确实三成。
见到郑观音这表情,方磐知道说错话了,急忙补充道:
“当然,如果霓裳想要跟丽质一样拥有三成的话,我也可以给他的。”
郑观音却是摆摆手,说道:
“算了,现在咱们母女要这么多钱财有什么用?反正吃住都在你这里,有没有钱都无所谓。”
方磐点点头,异常认真的看着郑观音与馨兰说道:
“你们入了我方府的门,那就是我方府的人,我方磐并不吝啬,若是有需要,我甚至可以拿出全部家产来帮助你们。
所以,钱财事物方面你们完全可以放心,我赚来的,就是咱们这一家人的。”
二女见方磐如此认真的对自己说话,都有点不知所措,往日里方磐哪怕说正事开会也是嘻嘻哈哈的。
现在如此严肃的对他们说这些,一时有点无法适应,但是都能从方磐的语气和神态之中感受到他的真诚。
郑观音脸色微红的说道:
“呸!什么叫入了你方府的门?不会说话就闭嘴,这话传出去我们以后还怎么在这里自处?”
馨兰听见郑观音的话,也是面带桃红,低着头不说话。
方磐尴尬的摸了摸鼻子,道:
“这个,反正你们知道意思就行了,我想表达的就是,咱们都是一家人!不要分彼此,我对家人不会分什么远近亲疏,都是公平对待的。”
郑观音点头,这才表示满意,又问道:
“你还没说你打算怎么安排我们,这两个月我们需要做什么?”
方磐没有立即回答她,而是沉默了一阵才开口问道:
“你们想出去帮助那些流民吗?”
馨兰先开口回答:
“我无所谓的,姐姐想去,我就陪她去。姐姐若是不想去,我就在家里陪着她。”
方磐看向郑观音,此刻的郑观音却是有些出神,呆呆的偏着脑袋看向屋门之外的天空。
她来方府两个多月了,一步也没迈出去过。想出去吗?当然想出去,谁又愿意做那笼中的金丝雀,一步也走不出去呢?
但是出去,被认识之人发现了怎么办?会不会给方府带来麻烦?会不会给霓裳带来麻烦?
她很想出去,但是她直到自己其实不应该出去。
回过神,看见方磐静静的看着自己,红唇轻启道:
“我想去,但是,我,不能去!”
方磐咧嘴一笑,双手一拍,大声道:
“好!就这么决定了,你们都跟着队伍一起去!”
郑观音愕然的看着方磐,这家伙难道没听到刚才自己说的话?又强调了一遍:
“我说,我不能去!你没听清楚?”
方磐讶然的看着郑观音,说道:
“我听见了,你前一句说的什么?”
郑观音一愣,低着头小声说道:
“我说我想去。”
“这不就行了,你想去就去,哪有这么多顾虑的,其他的事我帮你摆平。
你只需要带着馨兰做自己的事就行了,我正好有事情需要你们帮忙。”
“可是……”
馨兰捂着嘴在一旁笑道:
“姐姐,方磐都这么说了,想必早有妥善的处理办法,咱们就安心的做自己想做的事就行了。”
郑观音闻言,叹了一口气,小声的朝方磐说了声谢谢。
方磐却是摆摆手,大度的道:
“谢就不必了,咱们是一家人。千万别搞什么大恩大德无以为报,只能以身相许这一套。”
郑观音听到这家伙又口花花起来,气得双拳紧握,大吼道:
“方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