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唐第一国士 > 第95章:陛下威武

我的书架

第95章:陛下威武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不知道两个女人聊了些什么,反正一个时辰后,长孙面带微笑着出了帐篷。
瞥了一眼帐篷外坐在地上的方磐,说道:
“起来,陪本宫去找陛下。”
方磐无奈,还想着去看看郑观音,只能先把皇后送到李二那里去,待会再来打听她们说了什么。
“你准备远游?”
方磐一愣,心想,这个郑观音,怎么这都说了?
方磐只好老实答道:
“没错,如今我大唐国泰民安,小子准备带着全家出去游玩一趟。”
“丽质呢?也准备带上?”
方磐摇摇头,道:
“没,这事还得看您和陛下的意思。你们同意我就带上,你们不同意,她自然还是得留在长安的。”
长孙颔首轻点,说道:
“怎么突然想离开长安了?你现在这里才刚刚起步,就选择离开,是否是因为韦家和裴家?”
方磐疑惑的看了一眼长孙,见她面无表情,只好说道:
“这次出游是早就计划好的,莫非娘娘以为,我会怕韦家和裴家?”
“你不了解这些世家门阀,他们的底蕴深着呢。方才陛下已经向裴寂暗示了,想来裴家应该不会动你。
只是韦家……”
长孙说道韦家,犹豫了一会,接着说道:
“待本宫回宫之后会去找韦珪聊一聊,让她传话回娘家,相信此事也会就此揭过。”
方磐听到韦珪这个名字愣了半晌,这谁啊?后来才想起,应该是传说中的韦贵妃。
朝着长孙行了一礼,见到这小子总算懂点礼数了,长孙满意的点点头。
“既然你不是因为韦家和裴家,那为何要远游?给本宫说实话,不然,你就呆在这长安城吧。”
我靠,特么的没人权,没自由!万恶的封建社会!
硬刚是肯定刚不过的,只好将早就准备好的说辞拿出来。
“是这样,这些学生们也学了两年了,小子打算带他们来一趟游学。就是边游边学,俗话说读万券书不如行万里路。
就是想让他们增长点见识,而且我的香水、酒、还有娘娘刚才看到的那些新奇玩意,将来要打开市场,要销售到大唐各处。
我这当东家的总得实地考察一番吧?哪些地方适合销售什么,给多少份额,当地的消费能力等等。
这些都必须我亲自去,所以才有这一趟出行。而且也不是马上走,起码要将这里建设完成,才会动身。
算起来应该要到年后了,届时,还望娘娘多多照顾下此处和长安城的店铺。”
方磐给出的解释,长孙觉得合情合理,但她就是不太相信。以这小子的智慧,若是做些什么,肯定没有表面上如此简单。
就像这次他接收4000多流民,表面上看确实是他做善事,扩大家业,可李世民和她就是觉得有古怪。
究其原因就是方磐当初的两年布局,让他们夫妇二人印象太过深刻。所以方磐无论做什么,在他们看来都透着某些目的。
可能这些事现在看起来很平常,但指不定哪天就能爆发出巨大的能量。
若是方磐知道他们夫妻二人的想法,肯定会佩服得五体投地,也会悔不当初去劝了一句程咬金。
导致他一直都处于李世民的监视之中,虽然这种监视没有恶意,可总归让他不舒服。
“你这次出游可有具体的行程安排?需要多久?”
“一路往南,苏杭二州肯定要去一趟的,然后从那里出海去广州看看,最后可能再去一趟交趾。
算下来,可能需要一年的时间。”
“广州?交趾?”
长孙一惊,诧异的看着方磐,接着道:
“你可知那里是什么地方?广州可是冯家的大本营,此刻他们态度不明,若是被冯盎知道你与陛下的关系。
被他们扣住都算你运气好,弄不好可能就会身首异处。
还有交趾,那里不是蛮荒之地吗?你去那里作甚?”
方磐陪着长孙一边走一边道:
“娘娘多虑了,冯盎还没那么大的本事能查出我们的身份,即便被他知道了又如何,小子别的不敢说,但是保命的手段还是有一些的。
至于交趾……”
说到这,方磐笑了笑,说道:
“娘娘,请容我先卖个关子。待我从交趾回来之后,您就会明白我去交趾做什么了。
我可以先跟您稍微透露一点,我回来后,陛下一定会给我个爵位的。”
长孙眉头一皱,停下脚步看着方磐,说道:
“说清楚,不然……”
“不然不准我离开长安是吧?”
方磐双手一摊,打断了长孙的话,叹息着说道:
“不是我不愿说,只是说出之后,万一消息泄露,这事很可能就办不成了。
小子可以保证一点,此事事关我大唐的百年基业,绝对对大唐有百利而不无一害。”
凝视着方磐,长孙微怒的说道:
“你担心本宫会泄露消息?”
方磐吓了一跳,赶紧解释。
“没有!绝对没有!只是这事我现在真不能说,毕竟八字还没一撇。我现在告诉您与陛下,万一,我是说万一泄露出去,弄不好可能会导致生灵涂炭。
这事现在除了我,没有任何人知道,包括我的家人。我的身份就是个商人,完全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去哪都有正当理由。
所以,即便到时候我若没有办成,也完全不影响现在大唐的局面。”
长孙见方磐的口风如此之紧,而且,将去交趾要做的事说的如此严重。眉头皱的更紧,却也不好继续追问下去。
她只是皇后,若方磐说的事是真的,交趾之行会影响大唐现在的格局,那她还真不能继续再问了。
待回宫之后,跟二郎说明之后,待他定夺吧。长孙如此想到,然后眉间一松,继续往前走去。
二人走了一阵,在沣水边找到了正在撒网的李世民,经过这一段时间的捕捞,此刻河里基本已经没有什么鱼了。
不过李二却依然乐此不疲的撒着网,哪怕撒4.5次网只能捞上来那么一两条小鱼。
周边一众大臣马屁不断,只要李世民将网撒出去,就大声叫好。
方磐撇撇嘴,被一旁的长孙斜眼看见了,嘴角微微上翘,小声道:
“不得无礼,你小子就是个无法无天的。”
方磐整理好表情,露出一副阿谀奉承的姿态,在李二身后喊道:
“好!陛下威武!草民观陛下龙姿挺拔,龙爪撒网姿势潇洒不羁,更是身怀龙气,一网下去,网上自带真命天气,河里的鱼儿必定是瑟瑟发抖不敢动弹,只能乖乖将自己献上,供陛下享用。”
李世民本来不错的心情,顿时被方磐这狗屁不通的马屁拍得腻歪,回过头怒道:
“闭嘴!你爹好歹也是军武出身,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个货色。”
“陛下,草民说的可是肺腑之言,草民对陛下的景仰,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又如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听陛下一言,胜读十年寒窗……”
李世民听得头皮发麻,长孙以手抚额看青天,周边的一众大臣目瞪口呆的看着方磐,程咬金咧开大嘴无声的大笑。
“摆驾!回宫!”
为了不再听到方磐这恶心的言语,李世民决定回宫,反正今天看也看了,该做的事想来皇后也做了。
程咬金路过方磐身边时,朝方磐竖了个大拇指。
在营地外恭送完皇帝,方磐转身就向帐篷走去,郑观音应该还在那着等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