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唐第一国士 > 第97章:扮猪,偶尔吃老虎

我的书架

第97章:扮猪,偶尔吃老虎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么说,这小子已经打定主意远游了?”
“看样子就是如此,只是不知道此次的目的是什么。”
李世民沉吟一阵,开口说道:
“算了,那小子不想让我们知道的事,就算再如何打探也没用。观音婢,这事就随他折腾吧,既然说了给我们惊喜,那咱们等着就好。
郑氏那里,你可与她说了?”
长孙轻轻的按摩着李世民的头部,说道:
“都按你说的条件与她说了,不过你不担心她告诉方磐?”
李世民闭着眼轻笑道:
“如此做就是要告诉那小子,放心吧!方磐是个聪明人,会懂朕的心思的。”
“这是为何?这么做有什么意义?这不是让他与我们产生隔阂吗?”
“朕如此做,才是安方磐那小子的心。你想想,我让你去传话给郑氏,让她监视方磐。凭方磐救过郑氏,加上照顾霓裳的恩情,郑氏难道不会告诉他?
朕为何如此做?就是为了告诉方磐,想做事可以,通过郑氏告诉朕一声,我这皇帝心里有底了才能帮他背书。”
长孙仍然担忧的说道:
“那小子万一没领会二郎的意思呢?弄得这么复杂作甚,我直接跟他说一声不就得了。”
“那小子如此精明,定会懂朕为何如此做的。至于为何不直接与他说,这里面也暗含了一层警告的意思,当面说,可就有些伤情分了。”
好吧,既然自己丈夫这么说了,做妻子的只好听从便是。长孙不再言语,专心的按着李世民头上的穴位。
……
皇帝的到来,韦家的闹事,并没有让流民们的心态发生任何影响,哦,现在不能称之为流民了。他们现在是希望村的村民,希望村,这是方磐取的名字。
意为让所有人永远对生活充满希望,这名字也一致获得了大家的认可。
方磐依旧在工地带着众人忙碌,只是工地外多了个小丫头在瞎指挥。
李二和长孙居然没有把丽质给带回去,他们怎么想的?这丫头现在可是长公主,随随便便就丢给他照顾了?
哎,方磐只好安排这丫头跟着霓裳在工地外玩耍,严禁进入工地内一步。若是丽质在这里出个意外,这几千人估计都别想活了。
还好两个丫头很听话,就站在工地外学者包工头的模样,瞎指挥一气,虽然没人搭理她们,却乐此不疲的在那喊叫着。
“呵呵,公主、县主,可不能瞎指挥,万一有人因为你的指挥错误而受伤可就不好了。”
丽质的身后站着一个老者,慈爱的看着两个丫头。
丽质和霓裳回过头,看清来人,回过身乖乖行礼。
“孔爷爷安好!”
老者也向着两个丫头拱手回礼。
“二位殿下,老朽此来专为寻找方磐,不知可否劳烦二位引见一番?”
小丫头们乖乖点头,霓裳说道:
“还请孔爷爷在此稍侯,方磐哥哥现在正在工地内,外人乱闯容易受伤,我让人去将方磐哥哥叫来。”
孔姓老者笑着抚须点头,在工地外驻足,四处打量了起来。
霓裳找到一名护卫,交代一番,护卫便向工地之内行去。
没多久,方磐从工地内出来,看到丽质与霓裳正开心的陪着一名老者聊天。
走近之后,方磐朝老者拱手道:
“小子方磐,见过这位老人家,不知您是?”
不等老者回答,丽质抢先说道:
“方磐哥哥,这位是孔颖达,孔爷爷!任国子监博士,父皇说他老人家最是博学多识,让我要多向他请教呢!”
孔颖达?他怎么到我这来了?
方磐心中疑惑,面上却做惊讶状,再次行礼道:
“原来是孔老大人当面,久闻当世大儒孔大人之名,今日得见当真是三生有幸。”
孔颖达依旧是那副慈祥的笑脸,向方磐拱手道:
“方小哥谬赞了,老夫虽薄有几分虚名,但若论起才学本事,却不及小哥你万一啊。”
两个丫头在一旁听到孔颖达如此赞美方磐,与有荣焉,笑得见牙不见眼的。
抚摸了一下两个丫头的头发,方磐谦虚道:
“孔大人怕是误会了,小子可没什么本事,就是一个小小的商贾。”
孔颖达抚须笑道:
“呵呵,方小哥就不必自谦了,能作出《三字经》这等旷世奇书之人,怎能说没甚本事。何况还有《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这等传世之词。
莫不是你当老夫是闲来无事才来找你的么?莫要拿你那套低调为主的论调来敷衍老夫。”
嘿!看样子不是房玄龄就是杜如晦两个老货将我给卖了,就知道这些家伙靠不住。
方磐朝着孔颖达尴尬的笑了笑,讪讪说道:
“孔大人,这里人来人往的不适合叙话,不若入账内一叙?”
孔颖达闻言称善,跟着方磐来到大帐之内。二人坐定,方磐开口问道:
“不知老大人今日来此有何见教?”
“老夫听闻陛下前几日出城巡查,来了一趟沣水之畔。听闻了你将韦挺之子打伤之事,也听闻众位同僚说起你这的神奇之处。
比如那曲辕犁、水泥等物,好奇之下就找到房玄龄询问一二。”
说到此处,仿佛想起了什么开心之事,嘴边胡须微翘。
“此事你也务须怪他,并不是他故意将你的事情特意讲给我知。而是老夫找到他家,见到了他书房之内的《三字经》。
在经过我一番询问之下,他才将你的事情告诉老夫。
今日老夫休沐,好奇之下便想前来看看,见识一下能写出启蒙神物之人,到底是何模样。”
原来如此,还算老房厚道,没有拿着《三字经》四处宣扬。
“《三字经》只是小子闲时无聊所著,几位大人太抬举了,算不得什么启蒙神物。小子真的就是一个小小的商贾,喜欢赚些钱,当不得诸位高看。”
“哈哈哈哈!”
孔颖达见方磐如此说,顿时大笑不止。
方磐不解的看着孔颖达,难道刚才我说的那话有什么笑点么?值得这老家伙如此大笑。
“孔大人何以发笑?”
大笑一阵的孔颖达喘匀气息,抚须说道:
“玄龄与我说,你这小子最是低调,绝不会承认自己那《三字经》优秀,而且最喜扮猪,别人惹了你,才会出来吃老虎。
如今一见,果然如他所说!”
方磐一脸黑线,老子喜欢扮猪?我特么都说了这是低调,狗日的房玄龄,真不会说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