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唐第一国士 > 第103章:烟花三月下扬州

我的书架

第103章:烟花三月下扬州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方磐的大部队终于进入了扬州,管家老钱提前几日就赶至扬州城,打点好自家少爷安排的一切事宜。
此刻他们正住在一处租来的别院之中,众人看着与长安完全不同样式的建筑群啧啧称奇。
若说长安的住宅以大气、宽阔、豪放著称,那么这扬州别院就只能以精致秀美来形容。
将众人安顿好之后,方磐来到客厅,唤来老钱,问道:
“交给你做的事情,打探得如何了?”
“少爷,老奴已经打探清楚了,有三户人家符合您说的要求。”
“三户?说来听听吧。”
“这三户人家均是当地的豪绅,分别为吴家、谢家、张家。大业年间家中均有人在朝中任职,而且由于他们都出自扬州,自然而然的形成了一个小集体。
三人守望相助,三家人也相互联姻,彼此之间的势力盘根错节。后来李唐建国之后,由于没人能再入朝堂,三家也就安心的当起了商贾之家。
这么些年下来,生意越做越大,逐渐成了当地有名的豪绅,而且他们的生意天南地北都有,南至广州,北至长安,听说他们跟突厥人好像也有秘密来往的,就是不知道此事的真假。”
方磐听完老钱的介绍,点了点头,继续问道:
“他们主要经营什么生意?”
“丝绸,粮食,还有糖霜。”
沉思一阵过后,方磐开口说道:
“送三分请帖给他们,就说长安琼浆楼方磐后日在醉仙楼约见他们,欲与他们商谈琼浆液在扬州售卖的合作事宜。”
“是,少爷!”
管家躬身行礼退下之后,方磐再次陷入沉思。
这次来到扬州,其目的就是想用蒸馏白酒与当地的士绅合作,以此打开南边的市场通道,好为他之后的计划做铺垫。
本来在他看来,顶多找到一家或者两家最大的家族,就能成功敲开扬州市场的大门,没想到现在得到的消息却是三家合作,这就将他原先定的左右逢源,奇货可居的计划给打乱了。
看样子还得重新准备一番说辞去忽悠人了,希望此行能够一切顺利。
扬州吴家,家主吴永此刻正拿着方磐送来的请帖,喃喃自语道:
“长安琼浆楼,琼浆液啊!这是准备开拓我扬州的市场了?”
这时,下人来报,谢家家主谢诗凡与张家家主张洪嘉联袂来访。
“呵,看样子他们也收到请柬了,请他们进来吧。”
吴永将请柬收入袖口,稍显放松的坐在大厅之内,不一会儿,下人领着两名中年人进入厅内。
“哟,是什么风将二位家主给吹到我这来了?”
吴永笑着朝两人拱手笑道,谢诗凡拱手还礼之后说道:
“别说你不知道我们为什么登门,请柬你也收到了吧?”
张洪嘉也跟着说道:
“咱们三家向来同气连枝,没理由我们两家收到请柬,你会没收到。都说说吧,那外来户这是什么意思?”
这两个家伙还真不把自己当外人,进来就直接开门见山,吴永只好苦笑道:
“我估计,他是想开通扬州市场。那琼浆液你们也都是尝过的,味道我就不说了。这其中的利润,你们都清楚吧。
当初我可是花了大价钱才弄到几斗,据说在长安只卖1贯钱一壶,到我这,翻了何止十倍?
现在他亲自过来,应该是想在我们扬州开分店,趁机打开南方的整个市场。
而我们三家可是扬州城最大的粮商,他若是要酿酒,这材料可是得先找我们才有戏,不然他如何酿得出满足整个南方市场的酒水?”
谢诗凡接着问道:
“若只是要粮食,犯不着请我们三个家主去谈,这里面是不是还有什么别的目的。”
张洪嘉却是冷笑一声:
“他是想借我们的渠道,咱们的生意遍布整个南方,若是有了咱们的渠道,那他那酒水也就遍布整个南方了。”
另外二人闻言,表示同意,只有这样才能说得通方磐同时找他们三人见面。
谢永师问二人:
“咱们如何应对?老规矩,先商量好,再共同进退。”
吴永道:
“有人送钱给咱们,为何不要?至于销售渠道,哼哼,就看那小子有么有足够的条件来打动我等了。”
众人闻言,哈哈大笑了起来。
第二日,方磐一大早就带着众人来到城里游玩,由于此时是春季,绵绵细雨下个不停。
不过这也并不影响大家的游兴,在雨中欣赏着扬州城的各处美景,以及各种美食小吃。
郑观音自从那日听了方磐的话之后,便一直偷偷的暗中观察着他,虽然后来方磐没有承认自己要与世家门阀作对。
但凭着女人的直觉,她就是觉得这小子最终的目的就是想掀翻世家门阀对于百姓的压迫与控制。
在联想到上次偷听了他与孔颖达的对话,郑观音觉得自己的猜想一定是对的,她每每想到这些,就浑身激动得不能自已。
虽然其中有很大程度的害怕,却也有那种刺激感在其中,万一真的让方磐给实现了这个目标,那感觉一定很美。
她觉得自己快疯了,她想参与,又害怕参与。当然,人家方磐早就将她作为了计划中的一部分,只是她自己尚不自知罢了。
这件事她谁也没告诉,包括长孙,这只是她自己的猜想,不告诉宫里应该不算违反当初的约定,她如此的想到。
昨晚她发现方磐房里的灯很晚才熄灭,这与他平时的作息时间不一样,看样子他要出手落子了。
于是,今天出游时,郑观音一直跟在方磐身边,除了上茅厕。其他不管去到任何景点,酒楼,她都一直对方磐实行“贴身保护”。
这就让方磐很纳闷了,这娘们今天怎么了?老是跟着自己,连霓裳都不看着,莫非是春天来了,发情了?
这也不对啊,我一个十六岁的纯情小处男应该也不符合她的口味呀!这特么眼神也不像是发情的眼神,倒像是探究、好奇、疑惑。
这么下去不是个事,忍无可忍的方磐直接开口问道:
“大姐,你今天怎么了?老盯着我干啥?你多赏赏美景,品品美食不行么?”
郑观音这次破天荒的没有脸红,靠近方磐压低声音小声的问道:
“我就是看看你这扬州的第一步怎么走!”
“!?”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