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唐第一国士 > 第107章:萧倾风

我的书架

第107章:萧倾风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一路继续南下,方磐从吴杰的口中得知了苏杭大致的商业情况。
这一片地区自古以来就以富裕出名,豪绅世家不少,但要论最有名气的当属王、谢两家。
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说的就是这两家。
琅琊王氏、陈郡谢氏,这两家在南方的影响力远超朝廷。可以这么说,他们两家在这里就是土皇帝。
当然,也并不能说他们两家就能在这苏杭地区只手遮天,还有其他家族盘踞在此处。
比如兰陵萧氏,这也是不弱于王、谢两家的存在,只是萧家向来低调,名气自然比不上另外两家。
这次吴杰向方磐介绍的生意伙伴,正是萧家的萧倾风,此人乃是萧家二爷的七儿子。
由于是庶出,再加上对于孔孟之道实在没有天赋,就被安排专门处理家族的商贾一道。
一行200余人慢悠悠的来到苏州城,提前接到通知的萧倾风早已在城门处等候。
见到吴杰,萧倾风充满热情的上前见礼。
“吴兄,自去岁一别已有数月,我兄风采依旧!”
吴杰微笑还礼:
“倾风贤弟有礼了,为兄此次特意过来寻你,要向你引荐一位长安俊杰。”
说完一指方磐,继续说道:
“这位是来自长安的方磐,那闻名于世的琼浆液,就是出自他之手。”
萧倾风一听,大感惊讶,吴杰开始来信说要为他介绍一门大生意,可并没有说来人就是眼前这位,能做出琼浆液这种极品仙酿的少年。
“在下萧倾风,乃是兰陵萧氏人氏,方兄弟的琼浆液,在下可是如雷贯耳。
在这江南地区想求一瓶琼浆液,那可是千金而不得啊!”
方磐拱手还礼道:
“萧兄客气了,之前两年被俗事所累,故琼浆液没有来得及推广到这江南一线。
不过,从下月开始,萧兄就能随意畅饮了,此前我在扬州已经与吴兄的吴家还有谢家、张家,达成合作,往后的江南所有地区,都由他们负责销售。
并且在我们从扬州出发之前,酒坊已经建好,并且已经开工酿酒。”
“哦?如此一来可太好了,去年在下有幸尝过一次琼浆液之后,每每回想起来,总是对那种浓郁的酒香之气念念不忘。
想必这次方兄弟南下,是准备大干一番事业的吧?”
萧倾风闻听扬州三家已经拿下了琼浆液,心中颇为震惊。他可知道这酒若是在这江南地区铺开,其中的利润可是会引得不少人眼红。
这方磐出来江南,第一站就轻易的将琼浆液销售之权扔出,莫不是还有其他更加诱人的利益?不然他凭什么让吴杰将介绍自己给他。
想到此处,他的心顿时火热了起来,看着方磐,简直就是像看着一座铜山。
“来来来,先入城,在下已经提前将众位的下榻之处安排妥当。也在燕来楼定下了席位,方兄弟,待安排妥当后,今晚请您务必赏脸出席。”
“萧兄太客气了,待我将家人安排妥当之后必定赴约。”
几人说笑间来到了一处三进院落的宅子,方磐吩咐众人今日早点休息,明日再做其他打算。
又将紧跟着他的郑观音拉到一旁。
“我们几个大老爷们去喝酒,你想跟着?”
“恩。”
“你以什么身份跟着?我的妻妾还是婢女?”
“这……”
郑观音没想这个问题,她就只是想跟着,看看方磐究竟再做一些什么事。
这真要跟着方磐去了,她以什么身份跟着?妻妾?算了吧,自己没那脸皮。婢女?这也不行,让我给他当下人,届时还要斟酒、布菜,光想想,她就觉得不能接受。
就在她犹豫间,方磐说道:
“你自己考虑清楚,想跟着去可以,但是以什么身份跟着你自己去想。今天就算了,下次想去得把这个问题解决了。”
说完,也不等郑观音回答,他就大步往门外走去。
独留下可怜的前太子妃在原地,为身份问题而苦恼。
……
燕来楼,三楼包间之内,萧倾风举着酒杯道:
“方兄弟,这杯我敬你。借你的光,让在下又能饮到这琼浆美酒。”
“萧兄客气了,我才要感谢你的盛情款待。”
两人碰杯,将杯中之物一饮而尽,相视一眼,顿时哈哈大笑了起来。
“痛快,方兄弟果然也是痛快之人,来,尝尝我们这江南的菜式如何,看看是否符合方兄弟的口味。”
吴杰陪坐在一旁,凑趣道:
“萧贤弟,莫非你认为我那扬州没有江南菜式宴请方贤弟吗?”
萧倾风一愣,一拍脑袋,哈哈大笑道:
“抱歉,抱歉,我将吴兄给忘记了。”
几人推杯换盏之间,方磐颇有了几分醉意,开口问道:
“萧兄,在下此次前来江南,是想租借一批船只,帮助在下从交趾运动到长安,不知你萧家可能帮上这个忙?”
萧倾风顿感诧异,他没想到这方磐如此沉不住气,这第一日就直入主题,沉吟一会才开口道:
“不瞒方兄弟,我们萧家对于海运以及漕运还是有些能力的,就是不知你能拿出什么条件来让我说服族中的众位长辈?”
“哦?在下这次南下打算从交趾运送最少200万石的粮食回长安。在扬州城时,吴兄他们三家已经拿了50万石的份额,不知你们萧家是否能吃下剩下的150万石?”
萧倾风闻言肃然起身,吃惊道:
“200万石粮食?交趾那穷乡僻壤能有这么多粮食?”
方磐老神在在的坐在座位之上,并没有言语,吴杰见此状况,苦笑着说道:
“萧贤弟,此事你就别问了,我早已问过,奈何方老弟口风紧,不肯透露。你只需考虑是否能吃下如此大的运输事物就行。”
萧倾风听见吴杰的话语,回过神来,也是,这属于人家的商业机密,自己如此打探实属孟浪。
端起酒杯朝方磐敬道:
“此事是在下孟浪了,我自罚一杯。”
方磐端起酒杯隔空也回敬了一杯,饮尽酒液之后再次问道:
“萧兄,你还没回答在下,你们萧家是否能吃下在下的这一单生意。”
萧倾风摇头说道:
“肯定是不行的,我们萧家虽然有些家业,但重心却不在水运之上,最多也只能拿下50万石。”
方磐听闻之后,颇有些失望,原以为这兰陵萧家这么大名气,应该能吃下最少100万石的份额,没想到只有50万石。
这剩下的100万石看样子只能从王谢两家那里做文章了。
头脑之中闪过念头之后,方磐笑眯眯的问道:
“若是你们萧家加上王、谢两家,应该够了吧?”
萧倾风点点头,大方的承认道:
“没错,若是有王谢两家一起,那这单生意是能够做成的。但是,不知方兄弟准备用什么东西来打动我们三家一起出手?若是铜钱的话,我估计你这粮食运到长安,有了这运费打底,估计是会亏本的啊。”
方磐端起酒杯喝了一口,缓缓开口说道:
“不知萧兄可曾听闻过香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