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不该 > 第17章 第 17 章

我的书架

第17章 第 17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17

纪欢在原地静静站了两分钟。

扯了扯嘴角, 想笑却发现好像笑不出来。

头顶的太阳光无视人类娇嫩的皮肤,无情地晒得炙热。

身上专为出海准备的穿着以及手里拿着的防晒霜,此时倒显得有些可笑。

是自己想太多了。

纪欢无奈又讥诮地摇摇头。

纪欢心底自嘲一下, 重新戴上墨镜, 转身朝码头外走去。

啧, 她好不容易的一天假期, 可惜了。

路过垃圾桶,纪欢瞥了一眼, 顺手将防晒霜丢了进去。

没用的东西,何必留着。

还有自己这一身不合时宜的度假风衣服,也该换下了。

……

另一边, 碧波蓝海上,三艘亮白色的游艇并驾齐驱向外海驰骋, 没有停歇。

即将到目的地时,晏秦终于开够了游艇过足了瘾, 而后将驾驶舱让给雇佣来的船长, 想起了纪欢。

然而,在诺大的游艇上绕了一圈后,他均未发现纪欢的身影。

“见到纪欢了吗?”他问。

许意欢眼神闪了闪,摇头后又和他推测:“她之前说回去拿防晒霜了, 会不会是上了其他的船?”

听罢, 晏秦眉头微微蹙起。

心底却无端的隐隐不安。

晏秦拿出手机, 这才看到纪欢发的信息,正如许意欢说的那样是回头拿防晒霜了。

想打电话过去, 却想起在海上并没有手机信号。

他转身回到驾驶舱拿出对讲机,呼叫陆森他们:“纪欢在你们船上吗?”

陆森此时就在驾驶游艇,他开船的瘾还未消去。

让人出去找了一圈后, 告诉晏秦说没见到。

何子杰那艘船却迟迟没联系上,最后三艘船都到了目的地,停靠在一座无人小岛边上后,才得到同样否定的答案。

三艘游艇都未见纪欢,看来她是没有成功上船。

许意欢的嘴角不露痕迹地朝上勾了勾。

有人拉着她去下水玩,许意欢很高兴地答应了。

而晏秦的眉头却皱得更深了,脸色变得肃然,拿出卫星电话开始拨打纪欢的手机。

这个电话纪欢任由其响了一分钟,本想挂掉不听,想了想最后还是按了接听键。

“喂?”语调冷淡。

听到她的声音,晏秦的心终于松懈下来。

“你现在在哪?怎么没上船?”

纪欢看了眼时间,距离他们出发海上已经过了一个多小时。

时间不长,可也不短。

“我回头拿防晒霜了,没人和你说吗?”纪欢不紧不慢地问,表情淡然。

“欢欢说了。是我没看到你发的消息。”晏秦说。“我回头接你。”

没必要。

纪欢讥诮地无声笑了笑。

“不用。你们玩得开心。”她相信他们会的。

纪欢没多说,直接挂断电话。

晏秦皱眉看着被她挂断的电话,叹了口气。

似曾相识的情景,她一生气就挂断电话的事前不久才发生过。

这时,许意欢与人在水里潜了会水回来。

这里沙质细腻,水质清澈,底下珊瑚礁及鱼类资源丰富绚丽,的确非常适合潜水。

“找到纪欢了吗?”看到晏秦点头,许意欢也一脸放心状。“找到就好。”

“对了,陆森找的这个位置的水底实在是太漂亮了,我们也赶紧下去潜水吧?”

晏秦头也不抬:“你去吧。”

手上动作没停,重新拨打纪欢的电话。

纪欢那边一接通,他直截了当说:“我现在回去接你,你留在码头别走开。”

没给她说拒绝的余地。

一旁听到的许意欢愕然:“晏秦,我们要回头吗?这有点太浪费时间了吧?”

虽然不清楚游艇开出了多少海里,可却整整开了一个多小时呀。要是回头,时间都要浪费在路上了。

纪欢冷脸听着那头传来许意欢的话,两秒后笑了。

她勾起唇,说:“行,我在码头等你。”

晏秦没理会许意欢,对纪欢说:“我尽快赶回去。”

纪欢笑得愈加开心了,语调中富含期待:“等你哦。”

讲完这一句后她又主动挂断了电话。

晏秦放下卫星电话,吩咐船长开船回码头,然后又让留在他船上的其他人转移到陆森他们船上玩去。

三艘船本来离得就不远,看到有人过来,陆森感到奇怪,在对讲机里问:“怎么了?”

许意欢接了对讲:“纪欢还在码头没上船,晏秦打算回去接她。”

“原来纪欢没上船?”陆森惊讶。

何子杰加入对话:“没上就没上呗,我们都出来这么远了,晏秦你回头接她真没必要。”

多一个人不多,少一个人也无所谓,又不是有人被抛下海出了意外,他们自己玩的开心就行。

许意欢心里十分赞同子杰的话,没有纪欢其实更好。

但她不能当着晏秦这么说。

纪欢要是识趣,就应该直接不让晏秦回去才对,真是一点不为人着想。

晏秦没说话,肃着脸,只是对许意欢说:“欢欢你也过去他们船上。”

许意欢咬了咬唇犹豫好半晌,最后扯出一抹温婉的笑。

“算了,我陪你一起回去吧,路上我们聊聊天你也没那么无聊,反正我刚才下水玩过了。”表现得为人着想的尽善尽美。

晏秦无所谓,随她留在船上。

回程的速度比去时快得多,船速加码,原本1个多小时的航程直接缩短到50多分钟就回到了出发时的码头。

然而,上去码头附近和旁边休息站都找过了,未见纪欢的踪影。

回到城市手机有信号,晏秦给纪欢打过去。

纪欢那头很快就接了,她懒洋洋的声音传来:“喂?”

“在哪?我回到码头了。”

“呀!我忘记和你说了!”纪欢虚伪的一声惊呼。

“我现在在机场飞机上呢,马上就要离开hk了。”

晏秦俊眉蹙起。

许意欢听到纪欢不在,脸色一变。

为了快点赶回码头,他们特意加速,再豪华的游艇都免不了颠簸。在船上跟了一路的许意欢为了晏秦才强忍住不适,要不然她早就受不住要喊停了。

好不容易他们终于回到码头,而纪欢竟然早就走了?

纪欢就是故意的!

他们专门为了她回来,她却偏偏没在??

这不就是在玩弄他们吗?!

“纪欢你应该早点告诉我们的!”许意欢禁不住恼怒,大声谴责。

早点说,她就不至于受这近一个小时回程的痛苦!

此时舒舒服服靠坐在头等舱里的纪欢听到了许意欢的话,面色愉悦地扣了扣指甲,语调中假情假意的委屈:“我不小心忘了嘛。”

“纪欢你……”想发作却顾及晏秦就在旁边,许意欢心中的气想发发不出来。

“对不起咯。”纪欢翘着二郎腿,表情没有一丝的忏悔。

晏秦无奈地捏了捏眉心。

她这低劣的报复小把戏。

“没注意到你没上船是我的失误。”

“无所谓。”纪欢回答,眼神转瞬变得清冷,声音淡漠。

归根结底,他对她不上心罢了,她不得不认。

“飞机要起飞了,就这样。”纪欢看了眼过来提醒的空乘。一顿,她又笑着对他说:“对了,帮我和许小姐说声不好意思啊,忘记提前和你们说了。不过,我和她算是扯平了。”

许意欢就在晏秦身边,纪欢知道她能听到自己的话,当然也包括自己亲爱的未婚夫。

纪欢不屑于掩饰自己故意捉弄人的恶意。

晏秦知道又如何,不妨碍她的开心。

针对许意欢,报复回去算是对得起自己,起码她现在心底爽快极了。

晏秦当然听懂了。他没立场斥责她这次的捉弄,毕竟是他有错在先。

不过:“没有下次。”

殃及他人总归不好。

纪欢沉默两秒,忽而笑出声,笑得肆意。

“呵呵,下次我还敢!”

她从不委屈自己。

说完,她直接挂断电话。

晏秦愣了一下,看着被再次挂断的电话挑了挑眉,然后无奈得头疼。

他再打回去已经打不通她的电话。

一旁的许意欢没听清纪欢最后那句语出狂言,只听到晏秦面色不虞地对纪欢说‘没有下次’的话,心底才好过了些。

随后又想起纪欢说和自己扯平的话,知道纪欢是在怪她不及时提醒她没上船的事。

许意欢顿觉委屈地咬唇,低哑着嗓音对晏秦说:“我不是故意不和你说她没上船的事的,因为我也不知道她还没回来。”

她又不是为了纪欢来玩的,不可能时时刻刻盯着她上没上船。

晏秦收好手机,心里知道即使再打多少遍电话也不会打通。

看到许意欢像是要哭的样子,他头疼地再次揉揉眉心。

“我知道,我没怪你,不是你的错。”他安慰道。

许意欢:“纪欢她肯定是在生我气了。”

晏秦:“没事,她的小脾气发作而已,别多想。”

不得不承认,纪欢最近的脾性真的是见风在涨。

……

为了不浪费这一天难得的假期时间,纪欢在hk直飞回了躺晏宅。

看到晏爷爷一脸惊喜又对她关怀备至的样子,她的心才暖和起来。

就算全世界只有一个人对自己的好是不带目的的,都值得开心。

与晏爷爷吃饭下棋后,她当天晚上又飞回深市。

次日回到剧组,纪欢与杜昱已经在准备妆发,就见姗姗来迟的赵思言踩着高跟鞋从他们面前走过,且在用下巴看人。

见到纪欢时,赵思言眼露不屑与鄙视,一副瞧不起人的高傲孔雀模样。

纪欢与杜昱无言对视一眼,均想不通她这是又在发什么神经。

整天下来,赵思言看纪欢的时候都是明晃晃地带着诡异目光。

鉴于俩人演对手戏时相安无事,纪欢索性没理睬她。

红姐打电话过来,纪欢找了个角落接听。

“昨天放假有去哪玩吗?”

纪欢摇头苦笑:“没有,反倒是被人坑玩了一把。”

被人坑了?

红姐一惊:“怎么回事,你没出事吧?”

纪欢笑笑:“没事,不值一提。我当场就报仇回来了。”

红姐眉一挑,心里又微叹一声。

她这性子真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

红姐说起正事来:“对了,陶喻那边有个客串,她提议你去,你想不想去?”

“客串?电视剧吗?”

“是一部古装剧,只需要出场几个镜头,且定档在《摘星》之后。”

定档在《摘星》之后就不必担心纪欢会提前曝光。

纪欢有点迟疑:“我没演过古装剧。”

“不碍事。”红姐说起陶喻的原话:“陶喻说,客串的角色就是一个天仙美人,你这张脸就算是站在那里什么都不做也能过。”

纪欢哑然失笑。

“行,承蒙陶喻姐看得起。你们定好时间,我到时候在这边请假。”

几分钟后,纪欢才与红姐聊完,手机又响起了来电铃声。

是晏秦。

纪欢一顿,接通了没出声。

她还以为对方现在还在海上乐不思蜀呢,隔了一天多才想起她,倒是比纪欢预料的要早。

晏秦轻笑一下,低沉磁性的声音传来。

他说:“我还以为你又将我拉进了黑名单呢?”

纪欢挑眉,冷笑:“如果你喜欢,我可以现在为你办理。”

她现在非常熟练此业务。

晏秦眼神一凛,呵笑:“你试试?”

笑面虎。纪欢撇嘴。

“怎么没在酒店?”他从hk返回纪欢原来的酒店找人却扑了空,说是退房了。

“我已经不在深市了,去了外地。”

实际并不,纪欢只是让文雯以她名义在隔壁酒店重新开了房间。不管如何,反正接下来的拍戏时间,纪欢不希望再有人来打扰。

晏秦皱眉:“又去了哪里?”

她倒是比自己还要忙,连番找不着人。

“xx古城。”纪欢随口说了个地名。

“我也可以带你去。”

纪欢嘲笑:“你前天说出海时,也是这么说的。”

“你这小脾气谁治的了?”瞧她这记仇的小模样。

说虽这么说,晏秦脸上却是愉悦的表情,看似心情不错。

纪欢冷哼一声。

“下次我们再出海,就我们两个去,补偿你。”

补偿?

纪欢嗤笑。谁稀罕?

“或许到时我们还能试试解锁新场景?”

说完,晏秦摸摸下巴,顿时觉得这是个非常好的主意。

“……”

这天聊不下去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