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冷酷秦侯别跑 > 第一百二十七章合理删减

我的书架

第一百二十七章合理删减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郭嘉心中不无恶意的想着自己若是真到了百花阁后的处境,他可从不相信平樱公主是一个心胸广阔的人,相反他认为唐樱向来是一个睚眦必报的女人。
  在郭嘉的眼中平樱有着当一代女皇的资格,但她从始至终都被一根名为‘亲情的’绳索所牢牢地捆绑着。
  只要太子殿下活在这个世上平樱公主就绝对不会对皇位起任何不该有的心思,至于其他皇子除了齐王能让他高看一眼外无任何皇子有能力将大唐治理好。
  当然眼下也不是扯这么题外话的时刻,眼下当务之急还是要从某位公主的魔爪里逃出来,不然的话他的一世英名可真就毁了。
  对于唐子植郭嘉一向是秉承着有多远躲多远的原则,实在是他的恶性趣味太让人难以接受,尤其是那些自认为自身才华不下于唐子植。
  “公主殿下又何苦为难嘉呢,小生前几日刚得一坛佳酿,今日愿意献给公主。”
  郭嘉看着发出轻微响声的火堆眼中闪过一抹肉痛之色,那坛酒可是他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才从户部尚书哪里坑来的,如今却不得不用它来平息唐樱的怒火,说多了都是泪啊!
  唐樱早就听闻郭嘉从户部尚书哪里得到了一坛好酒,不过他真的以为仅凭一坛酒便能平息自己的怒火了吗?
  “不过是一坛上了年头的老酒而已,你认为仅凭一坛杯中之物便可以熄灭本公主的怒火了吗?”唐樱脸上露出不屑的表情,难道郭嘉不知道自己喝过的酒比他走过的路还要多吗?
  郭嘉:“……”
  自己失策了,忘了这位再某位皇子的影响下自然是喝过很多美酒,说不定自己所珍视如命的酒还比不过人家平常所喝的一杯普普通通的酒。
  郭嘉不知道凤阳给内有多少珍贵无比的美酒,说不定里面的美酒就算是朝中的王公重臣穷极一生也喝不上半口。
  “额,小妹虽然郭嘉的酒在你的眼中实属一般,但这好歹也算是他能拿出来最珍贵的东西了!”太子特意在‘珍贵’二字上面加重了读音,自家的妹妹可是一向都很热衷收集别人视为最珍贵的东西。
  太子相信唐樱一定会手下这坛酒尤其是在自己说出‘珍贵’二字后,当然若是再加上一段真实而又宝贵的记忆说不定唐樱已经派人去取了。
  在太子说完话后郭嘉极其配合的表露出不舍的神色,能不能让唐樱放过他就看此刻的表演了。
  唐樱啃了口手上的鸡腿脸上露出不屑地表情,对于郭嘉的表演她只能表示像小丑一样的可笑无聊。
  对于郭嘉如此拙略的表演太子实在时恨不得一脚踢死他,不是没有见过像猪一样的队友但实在是没有见过像郭嘉一样愚蠢的队友。
  “小妹我再加三个羊脂玉瓶,此事就此揭过。”太子看着手中的烤鸡忽然觉得这东西吃起来一点也不香了,今天的损失一定要想办法从郭嘉或者小十一的身上得到足够的补偿。
  “这怎么好意思,等小袖儿回来后我便让她到你那里去取!”唐樱脸上瞬间换上笑嘻嘻的表情,虽然嘴上说着不好意思但实际上还是要。
  太子:“……”
  这丫头还真是令人一眼难尽,说起来自己貌似还是办起了了石头砸了自己的脚,早知道会有这样的结果就从一开始提醒郭嘉了。
  郭嘉:“……”
  郭嘉忽然有一瞬间觉得公主殿下和自己是一路人,嗯,指的是脸皮同样的后。
  唐樱一脸无辜的看着目瞪口呆的太子和郭嘉,这两个这是怎么了,难道是自己要的少了?
  奸商之魂要爆发的唐樱正思索着要不要反悔多加点东西时,太子已经回过神来,他满眼狐疑的上来回打量着唐樱。
  话说这一点都不符合自家妹子贪心的小性格,难不成是被今天得事情刺激到了?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今天带队的就可以去死了。
  正当太子回过神又陷入胡思乱想之中时,此刻唐樱也回过了神,她有心想要多加点东西但见太子一副面无表情地样子以为这便是他的底线了。
  唐樱有些小委屈的嘟起了小嘴唇,当然她这副样子落在郭嘉的眼中则是,公主殿下对此很是满意。
  “太子哥哥你怎么回来如此之早?”唐樱将手上的鸡肉吃完,并顺手将剩下的骨头扔进火堆之中。
  太子一时之间有些语塞,难不成要自己告诉小妹,我和小十一打猎时看到你有危险,小十一带人去救你而我则先行回营地威胁了一波姓秦的然后拍拍屁股早些时间回来了。
  太子觉得自己一旦这样回答了,那么唐樱绝对会让他体验一把什么叫做‘人间极乐’。
  至于郭嘉则是一直淡化自己的存在生怕被唐樱再次盯上,从内心深处而言他决不相信唐樱会如此轻易的放过自己,所以现在还是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好。
  他可不想某日在宫里走着时被人莫名其妙的给背后来一棍,然后在以莫须有的罪名给弄死。
  “太子哥哥为何不说话,难道有什么难言之隐不成?”唐樱笑眯眯的问道,当然如果忽视掉她那时隐时现的小虎牙那就更妙了。
  太子看到唐樱的的小虎牙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左手手腕,很显然他对唐樱的小虎牙有着不小的阴影,若是不回答唐樱的问题难免会被她那对小虎牙来上一口。
  “我可以不回答吗?”太子苦着脸弱弱的说道,骗小妹是不可能骗他的,这绝对和谎言被识破后的代价他难以接受没有半点关系。
  “你说呢?”唐樱的双眼中仿佛闪耀着夜空中的群星,看上去格外的迷人。
  “之前我看到天空中的信号然后便回去质问秦侯,他说是和你在玩闹,所以我寻思着你既然无事所以就先回来了一步。”太子合理的删减自己和秦子墨之间的事情,绝对是突出了不重要的事情。
  唐樱总觉得太子哥哥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但非要她说的话却又说不上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