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冷酷秦侯别跑 > 第二十二章昏迷不醒的唐樱

我的书架

第二十二章昏迷不醒的唐樱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侯爷于奴家有大恩,故不舍离去。”锦瑟拒绝道。
  焚琴不知道老嬷嬷会怎么回答,但她表示对锦瑟是一如既往的虚伪。想当初也不知到是谁整个门派上下被侯爷的大军屠的鸡犬不留,更不知道是谁为了活命甘愿成为对方手中的一柄利刃。
  “如今像贵人这般有情有义的女子真是少见,此乃实属这位侯爷福分和贵人的福分。”老嬷嬷显然是信了锦瑟的说辞,眼中对她的欣赏之色又浓上了几分心中她也是极为满意。
  像她这样的姑娘不应当在这个侯爷身边,如此才女应当留在公主的身边,说不定她身上的才气会沾染到公主的身上几分,说不定公主会少几分跳脱多些优雅稳重。
  在嬷嬷的带领下大约走了半个时辰,一路之上秦子墨自始至终一言未发彷佛整个人都沉醉在了路上的花海当中。
  “诸位贵人,公主此刻赏花,且容老身前去启禀。”嬷嬷将人领到凤阳阁里的花园外对着秦子墨等人道。
  “本侯看起来很好骗吗?”秦子墨看着进入花园里的嬷嬷像是自言自语道。
  身后的焚琴随着秦子墨的声音落下,眼睛里充斥着猩红色的光芒。
  “要不让我出手吧!”嗜血地声音从她的口中发出。
  锦瑟见焚琴如此样子忍不住发出了声叹息低声道:“疯病又犯了!”
  “就当做是夫人调皮就行了,”秦子墨轻声说道,“既然下人不想让本侯见那便索性当一次恶客算了,焚琴推本侯去见夫人!”
  樱粉色的花瓣落到锦瑟的肩上,她身上散发出优雅从容地气息充满了大家闺秀的气质。
  “下手轻点,在怎么说还是要给胆小鬼留些面子的!”秦子墨冰冷的声音伴随漫天飞舞的樱花传进锦瑟的耳畔。
  “奴婢,遵命!”锦瑟脸上浮现着淡淡的微笑轻声道。
  ……
  寝宫之中云袖手中捏着根闪闪发光的银针对准唐樱惨白的额头,眼里充满了担忧与挣扎之色。看着面色越来越苍白嘴唇乌青地唐樱,云袖有些颓丧的将银针放入针囊里。她最终还是放弃了利用外力的方式将唐樱叫醒,因为她深知这种方法不到万不得已之时绝对不可以使用。
  在等两个时辰,若公主还不醒,那我便用银针将公主叫醒。云袖有些心疼的看了看唐樱在心中默默对自己说道。
  此刻若是将唐樱叫醒虽然可以让她暂时摆脱心魔,但若是下一次心魔复发时,会比这次更加的强烈,而且无法用任何的外力叫醒,甚至会有死亡的危险。
  不到万不得已之时,云袖是绝对不会使用银针叫醒唐樱的方法。
  ……
  此时东宫内太子站在太子宫外,他背着双手,双眸深遂的看着天空。
  “今日空气中的香味似乎变得更加浓烈了,也不知凤阳阁内又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这个不省心的妹妹啊,希望他能够永远这样没心没肺。让这个冰冷的皇宫,多少那么一点点的人性以及寻常人家里的温暖。”
  太子像是在自言自语轻声说道。
  “启禀太子殿下,安公公在外面求见。”一个小太监小跑到太子的身后,低声说道。
  “哦,他不在父皇身边伺候,他来我东宫做什么?”开始转过身来,面色疑惑的问道。
  “奴婢不知。”小太监的声音像是被掐住了,嗓子极其尖锐的回答道。
  太子并未怪罪他,他发出一声轻笑,转身去见安德用。毕竟她是父皇,身边的红人。他这个当太子的多多少少还是要给对方一些面子的,虽然不惧怕在父皇面前说自己的坏话,但是说多了难免会有些影响。
  当太子来到正殿时,此刻,安德用正在品着茶。他见太子走进宫殿,急忙起身向太子行礼道。
  “奴婢突然求见,还望太子殿下恕罪。”安德用虽然口上说着数罪的话,但是脸上并无多少惊恐。他说这话只是表明一个态度而已,表明他是皇家的奴婢下人。
  “公公共平日里在父皇身边伺候多有劳累,不知今日来我太子宫有何要事?”太子对于安德用的敷衍并不在意,因为他深知这个大太监只效忠于自己的父皇。
  以他的身份本不必如此和自己说话,这如果换作其他的太太间,完全可以在自己面前趾高气扬。
  “启禀殿下,皇上最近深感宫中的垃圾过多,特命老奴带人清理打扫一番,以免污秽之物装了宫中众多贵人的眼。”安德用恭敬敬的回答道。
  “哦,既然是打扫卫,何公公来我太子宫?”太子有些疑惑的问道,她只当是宫中有些地方确实是脏了,应该打扫了。
  这本是小事,以安德用的身份随便吩咐一个人去做不就行了,也不必亲自跑一趟东宫来见自己。
  “殿下,老奴口中的这些垃圾脏了公主的眼,故老奴恳请殿下一起去清扫一番。”安德安德用件太子不明白自己话里的潜意思,于是他直接近乎挑明了说道。
  果不其然,太子听到宫中的垃圾和唐樱有关,顿时一脸了然之色。
  “不知公公可知宫中的垃圾有多少?”太子压压制住心中的愤怒,一字一句地说道。
  有些不懂事的下人,明知凤阳阁一处禁地,却偏偏还要去寻死。
  “近些年来宫中的垃圾确实有些多,不然老罗又岂敢前来劳烦太子殿下。”安德用继续弯着腰回答的。
  “多谢公公来此,此次人情本太子记下了。”太子表现得有些谦逊地说道。
  这可是一个在父皇面前好好表现的时刻,至于后宫里那些嫔妃会不会在父皇面前吹些枕头风之类的话,太子对此表示出极大的欢迎。
  “殿下事不宜迟请随老奴去各宫清扫垃圾,以免再次冲撞到公主殿下。”安德用道,他之所以来请太子一起去清理并不是单单给他送功劳那么简单,同样的也有拿太子当挡箭牌的意思。
  在两人看来这是个对自己有利的事情,不过有一点是极为肯定的,那就是将唐皇交代下来的事情办的漂漂亮亮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