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冷酷秦侯别跑 > 第八十章神不知鬼不觉

我的书架

第八十章神不知鬼不觉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锦瑟侧过身一掌测砍在刺客的手臂上,幽蓝色的匕首在空中划过一道蓝色的光弧向着锦瑟的心口刺去。
  秦子墨手中的酒杯微微抖动,然而他的目光却一直停留在唐樱的身上。
  另一边唐樱趁着云袖和影卫保护自己功夫没时间多管自己,于是她的恶魔之爪不断的向着桌子上的硬菜品品出手。
  秦子墨看着唐樱那犹如仓鼠般油光发亮鼓鼓的双颊不由得发出一声轻笑,这位公主平常到底是被周围的人如何“虐待”至此。
  感受到秦子墨的目光,唐樱朝他偷去一道威胁的目光,警告他不要乱传乱看。
  不得不说这酒楼里的饭菜还真是不错,当然和凤阳阁里的饭菜比起来还是有所差别的。
  但无论在多么美味的食物吃多了都会变得味同嚼蜡,能吃上一顿外面的食物还真是不错。
  如此大好时机若不多吃一点简直就是对不起这位刺客姑娘的一片好心,某位公主在心中如此想道。
  至于为何没有像往日一般被刺客的杀气吓得抱头钻到桌子底下,在美食当前下唐樱才懒的去想。
  锦瑟躲掉刺客致命的一击,她就像是一个玩弄老鼠的猫一样,不断地戏弄着行刺的刺客。
  很显然刺客也注意到了这一点,她无论使出多么刁钻的攻击都能被对方轻易的化解掉。
  很显然这次的任务她失败的很彻底,做出一个虚假的攻击骗过对方,她想要转身离开。
  然而锦瑟的的攻击却是向她攻来,不得已之下她不得不和对方打斗在一起,不然的话迎接她的将是死路一条。
  秦子墨饶有趣味的看着两人的打斗,并时不时的轻微点点头似乎在他眼前的不过是两个起舞的舞者毫无任何的伤害。
  某位公主在吃掉半个鸡之后仿佛再也吃不下去了,大大的双眼中充满了好奇的将目光转向了在哪里拼死拼活的刺客。
  至于唐子植则是一直保持着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不就是一次小小的刺杀至于那么大惊小怪吗?
  想他也好歹是被称为‘谪仙人’的存在,此等刺客还尚且不被他放在眼中。
  不过日后想要在邀请唐樱在外面吃饭可就有些难了,自己的脸这次可真是被人狠狠的扇了一巴掌。
  就算是想要行刺,你丫的也要等我们把这顿饭吃完在行刺!
  尽管心中思绪万千,但表面却仍是一副从容不迫的样子。
  端起酒杯面带微笑朝着秦子墨举起,两人酒杯在白空中虚碰一下。
  影卫现在没有任何兴趣管这两个还有心思喝酒的家伙,她与云袖站在桌子全神贯注的保护着唐樱的安危。
  至于某位心大的公主完全没有任何的害怕,反而一脸津津有味的看起来两人精彩的打斗,如果不是影卫在身边她可能还会鼓掌喝彩。
  正在与锦瑟缠斗的女刺客见自己已经逃不掉,脸上露出决然之色,手中的匕首向唐樱投掷而去。
  只要这匕首稍微的划破对方一点皮肤,这位公主就会被匕首上的毒毒死。
  一切都发生在刀光火石之间,女刺客的这动作锦瑟所没有预料到的。
  看着向自己投掷来的匕首,唐樱瞬间小脸发白心跳加速,虽然有影卫在身边保护她的安全,但说到底她也不过是一个女孩。
  还未等影卫出手,便见一直竹筷从秦子墨的手中发出,竹筷所携带的巨大冲击力将匕首击飞到一边的墙壁之上。
  “够了,活的!”冰冷的声音从秦子墨的口中发出,波澜不惊的双眸使人远远地看去不寒而栗。
  坐在对面的唐子植将手中的竹筷放下,拿起酒杯面带微笑朝秦子墨敬了杯酒。
  “哼!”不满的冷哼声从影卫的斗笠下发出,与此同时云袖将伸入左袖中的右手掏出来。
  面对飞来的匕首所有人都早已做好了准备,只不过被秦子墨抢先了半步而已。
  认真起来的锦瑟出手变得更加的凌厉,她可是从侯爷口中听出了浓浓的不满。方才若是真的伤到唐樱,她虽不会至死,但是绝对要受到来自秦府的家规惩处。
  唐樱虽然尚不是秦候的夫人,但她却是对方的未婚妻。从某种意义上讲她已经将小半只脚买进了秦府的大门,而她则有责任保护这位公主殿下。
  也许这位公主就连她自己现在都不知道自己在秦府有多大的权力,当初上代秦候与唐皇为这两人定下婚约时我们的公主殿下便算是秦侯府的未来女主人。
  而她锦瑟的身份则不过是秦侯府的一个丫鬟,她和唐樱的身份有着天差地别的区别。
  片刻之间锦瑟便将女刺客擒下,随后将再也无法动弹的刺客提到众人面前。
  “让公主受到了惊吓,在下愿拿出三株三百年分老参来做补偿。”秦子墨罕见的在外人面前语气变得轻缓起来。
  某位缓过来直拍胸脯的公主连连摆手道:“哪里哪里,说起这次理应是本公主要些你的救命之恩,只要你不提出过分的条件本公主都答应你。”
  唐子植有些不可置信的看了眼唐樱,这丫头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大方了?
  自己救了她那么多次,这不见对自己进行任何的补偿,相反的每次还要背她狠狠的敲诈上一笔,美名其曰为惊吓补偿费。
  难不成这丫头被英雄救美心生感激看上秦候了?可看她这一副目光清澈样子完全不像啊?
  唐子植突然有些搞不懂唐樱想要干什么,不贪图秦子墨的药物反而还要给对方东西,这简直就像是一个弥天大笑话。
  秦子墨深呼了一口气,他现在也有些搞不懂这个胆小鬼又要整些什么幺蛾子。
  但是直觉告诉他,胆小鬼这莫名其妙的示好绝对没有什么好事。刚才的袭击归根结底错误在他这里,毕竟锦瑟的失误也可以看成是他的失责。
  “秦候果真想要有所补偿,不妨和在下一起将幕后的指使者揪出如何?”唐子植出声说道:“如此一来的话,你们也不必互相感谢。”
  说完唐子植若无其事的将桌子上一个由酒水写成的“南”擦掉,不用说能做到这种神不知鬼不觉地步的除了影卫再也无人能做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