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冷酷秦侯别跑 > 第九十四章戏精公主

我的书架

第九十四章戏精公主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影卫:“……”
  这丫头真是越来越放肆了,昨晚自己可是为了她狠狠的教训了某个不负责任的父亲一顿,不过能看到她开心的笑容也就原谅她这一次。
  “朝堂上因为你昨日遇刺,无论是明里还是暗里闹得不可开交你认为我能歇息的好?”影卫冰冷的反问道:“你的好大哥现在为了你要搬布止戈令!”
  唐樱一脸呆萌的眨了眨眼仿佛听不懂影卫再讲什么,直到过了好一大会儿才想起来‘止戈令’是个什么玩意儿来。
  “所以呢?”终于想起来止戈令背后所代表着何种含义的唐樱一脸天真的问道。
  “大唐的江湖将因为你掀起一阵血雨腥风,同时也会牵连许多无辜的百姓遭受刀病之苦。”影卫做到另一个石凳上慢悠悠的说道。
  “哦!”某公主极为平淡的说道:“做了错事就要付出代价,朝廷早就明令禁止百姓不允许和江湖人士有任何牵连,且若欲江湖人士可上报官府讲明原因后官府并不会追查。
  再说了太子这也是为我出一口恶气,我又何必去劝解他放弃实施‘止戈令’。本公主相信太子哥哥一定不会牵连无辜的,至于那些从未伤害过我的江湖人士我只能说一句抱歉了!”
  影卫极为差异的将目光转向唐樱,这丫头今天这么转了性子,这若是在往常指不定要想着该如何敲诈那些江湖门派一大笔呢。
  今天莫不是她终于想通了该怎么当一个公主不成?影卫满腹疑问的将目光看向云袖,她想要从她哪里得到一个答案。
  不知为何影卫总觉得心中有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怪异感,她可不信唐樱看不出在此次事件中她能捞到多少金银珠宝。
  现在能劝住太子的人唯有她和唐皇,不过唐皇是不会轻易下场的,至于唐樱则完全就是有奶便是娘。
  信不信只要反对太子的大臣望凤阳阁送上精美的金银玉饰,下一刻她就敢走进东宫去找太子撒娇让其打消实施‘止戈令’的念头。
  但奈何凤阳阁的大门难进且城墙太高根本就不是寻常大人所能进来的,唯一有机会进来并说的上话的那位现在正在天牢里面度假。
  “哎哎,你这是什么眼神?”唐樱注意到影卫差异的目光难免有些不满地说道:“本公主在你眼里就是一个为了钱财什么都肯做的人吗?”
  影卫郑重地点了点头,这丫头向来是为了自己喜欢的东西都是‘不择手段’,要是相信她能改的掉贪财的性子太阳简直就能从南方升起来。
  “你什么样,我难道还不清楚吗?”影卫平淡的说道:“说说看,你这次又在这里打什么鬼主意?”
  “哪有,你完全是多心了,本公主那有那么多的小心思!”唐樱连忙摆手拒不承认自己有些小心思,而且这小心思一点的也不小。
  “此次你果真不整任何的幺蛾子?”影卫满眼狐疑的仔仔细细的上下打量了一番唐樱仍旧不相信她所说的任何话。
  “啧,爱不会消失,只会转移移对不对?”忽然唐樱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向影卫一脸委屈的看向她说道。
  某位公主之所以这般明显是不想再和影卫谈论这个话题,此时影卫双眸中的狐疑之色越发的浓郁。
  这丫头绝对是在背地里干了些针对此次事件的事情,而且以某位公主睚眦必报的性子绝对不会放过在幕后指使女刺客刺杀她的幕后真凶。
  “爱不会转移,只会随时间流失!”既然唐樱不在想多加谈论今日早朝的事情,影卫索性皆下了她这话得下半句。
  唐樱一手捂住心满脸不可置信的一手指着影卫,语气颤抖的说道:“你我十几年的陪伴和感情,竟会,竟会如此的……痛痛!”
  某公主的话还未说完额头上便挨了一下,她气呼呼的揉着被敲得地方口中不知道再小声嘀咕着什么。
  至于敲打某公主的凶手早已再消失再目光中,影卫显然是对于某位公主糟糕的演技看不下去了,才会出手敲打她的额头。
  至于‘止戈令’的事情就随它去吧,反正这丫头已经长大了自当明白一些事情。
  至于先前空气中那若有若无的花香,显然不是唐樱和云袖身上散发出来的,很明显的再此之前唐樱在这里见了其她人,至于是谁影卫心中已经有了人选。
  对于唐樱这种隐瞒自己的行为影卫是既有欣慰也有莫名的苦涩,不管怎么说自从‘心魔’好了之后这丫头的心思影卫是越来的看不清楚。
  估计她现在已经着手开始布局针对镇南大将军,至于是什么局影卫隐隐觉得和此次刺杀有所关联。
  唐樱托着腮看着飘落的樱花,小脸上不知不觉地挂有些许的忧伤。
  她觉得自己在这个年龄承受太多不该承受的东西,但奈何总有着一群败类想杀了如此可爱的自己。
  “小袖儿你说现在十一皇兄会在何处享乐?”唐樱的忧愁来的也快去的自然也是很快,这不问起了十一皇子的去处。
  “奴婢不知。”云袖有些心不在焉地回答道。
  “唉,小袖儿你也变了,变得学会敷衍我了!”唐樱一脸遭受了背叛的模样极为痛心疾手的说道,不过在此之前劳烦将自己眼中的笑意先收收。
  显然戏精公主又开始上线了,之前可影卫的对话显然是并未使她满足。
  “殿下奴婢观您邪气入体,需要佐以银针排出体内邪气。”云袖眯着眼睛不怀好意的上下打量唐樱一番,好似再寻找该在何处下针的地方。
  “嘿嘿,玩笑,玩笑……”唐樱感受到自家小侍女不怀好意的目光连忙摆手说道,鬼才想被扎针呢!
  虽然扎在身上并不痛,但是光是看着就很瘆人啊!
  “公主何不去东花园欣赏一番盛开的墨梅?”云袖见自家主子一副无所事事的样子幽幽的开口说道。
  至于她为何不自己去,不好意思拜某位公主所赐看守的婆婆不让这位有名的‘毁花’大盗独自进去。
  这事情说起来就够她郁闷的,自己公主殿下不能老是逮着她一人背黑锅啊!
sitemap